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烈火遇暖阳【年下】──酒小熹

时间:2020-09-16 08:55:37  作者:酒小熹
  言外之意是说,你昨晚都喝到吐了,今天确定还能喝吗?
  程恩星见状忽然古灵精怪的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瞅着夏方瑜问,“夏老师,您准许我喝这杯酒吗?”
  夏方瑜不觉浑身一阵鸡皮疙瘩起,连忙从她身上收回视线,支支吾吾道,“随便你,这是你的自由。”
  黄依桐看到这副场面忍不住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程恩星你也太逗了,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程恩星抖了个机灵自信说,“大家都这么说。”
  “好玩好玩,真好玩。”黄依桐忍不住补充一句,“年轻可真好啊,哎,老夏,咱们十八岁的时候,好像才零几年,玩得可没有像现在这么丰富多彩。”
  夏方瑜努力回想了一番,认真的神色回答,“不管身处于哪个时代,都有那个时代独特的美好,不是吗。”
  黄依桐感到无比的尴尬,好像是她有多嫌弃从前一样,赶紧张罗着转移话题,“哎哎哎,来碰杯碰杯。”
  程恩星尝了一口酒,忍不住赞叹,“唔~这酒还不错。”
  黄依桐听了好奇问,“怎么,你小小年纪还会品酒啦?”
  “我爸酒柜里一大堆各种各样的酒,我从小经常偷着喝。”程恩星滑稽一笑。
  整个晚饭夏方瑜都没说什么话,杯中的酒几乎一口未动。反倒是黄依桐和程恩星两人聊得热络,后来兴许是觉得吃火锅太热了,将阵地从客厅转移上了顶楼。
  程恩星有些惊讶,她也是刚刚才知道原来这楼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露台,像是初次发现了桃花源一样令人惊喜,上面种着一些花花草草,还有藤曼缠绕着的秋千椅,小木桌,黄依桐大嘴巴同她介绍说,“这里是夏主任的秘密花园~”
  夏方瑜绷着脸为自己辩解,“我只是偶尔上来坐坐。”
  黄依桐不管不顾,继续拉着程恩星说,“你别看她这小区破破烂烂的,这里地段的房子在整个首都可是数一数二的贵呢,要我说老夏当时买这房子真是赚了,只可惜我那时候不够有头脑,要是我也投资一套房就好了,这样我压根就不用出去上班了,天天躺在家里当包租婆就行。”
  夏方瑜闻言无奈笑笑,“当时我隔壁楼栋不是有一套好户型,你不是看不上这里吗。”
  黄依桐摆摆手后悔莫及,“那时候我年少无知,没有你有远见。”
  程恩星不太了解有关房价方面的东西,尽管也有所耳闻首都这些年的房价翻涨了好多倍,毕竟她是从出生开始就不愁钱的人,于是好奇地小声询问黄依桐一句,“这个破小区的房价真真那么贵啊?”
  “你还小不太了解,这里可是首都大学附小,说是最好的学区房也不为过,有些户型的房子单价都被炒到了十万一平。”
  程恩星惊呆了,毕竟在她的心里,这里的房子怎么可能值那么多价,但它确实实实在在这么值钱。
  “所以我就说啦。”黄依桐靠在了秋千椅上荡悠悠,“我要是老夏就赶紧把这房给买了,身价分分钟破千万那种。”
  夏方瑜鄙视她的短见,“房子卖了,还不是得买其他的房住,更何况这套房的贷款我还没还完。”
  “你七八年前的贷款放在现在那都不算个事,你也不看看你的工资涨了多少,房价又涨了多少。”
  “……”
  程恩星对此类的话题并不是特别感兴趣,她也尚未想那么远,在她看来,自己只不过刚刚高考完高中毕业,接下来等待她的还有四年大学,距离踏入社会还远着呢,考虑工作和房子的事情也离她很遥远,再说了,她需要奋斗什么房子,她爸随随便便不就挣出一套房了嘛。
  六月份的夜晚还不是那么燥热,气温和白天相比降了不少,坐在顶楼露台上荡着秋千喝着啤酒还是很惬意的。
  “小程,你打算报哪所大学什么专业啊?”黄依桐忽然好奇问起来。
  “我,我吗?”程恩星想了想,“还不知道,我高中学的画画,可能大学也顺着这路子走吧。”
  她对人生向来没什么追求,她不像潘佳佳,好好学习刻苦钻研考研读博升职加薪,她也不像李可欣,长大以后继承父业当个小老板,朋友帮里,她似乎才是那个最无所事事没有追求的人,程恩星青春期的人生铭言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天谁是谁。
  “画画好啊,将来做个艺术家,开自己的画展。”黄依桐吹捧着她。
  程恩星连连摆摆手,她最怕有人夸她了,这会让她浑身感到不自在,她骨子里从来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那些事情,“我不行我不行,我能顺利混到毕业就很不错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夏方瑜骤然开口,“你要相信自己,你能行的。”
  程恩星愣了愣,心里闪过一阵心虚,她真不行。
  就在这时,黄依桐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她老公打来的,询问她什么时候回家。
  接起电话的黄依桐瞬间整个人都变了语气,嗲嗲的酥酥的柔声细语,“亲爱的,我马上就回来,么么哒~”
  在场的夏方瑜和程恩星都被震慑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挂点电话后,黄依桐捧着手机起身说,“不好意思啊各位,我老公催我回家了,我现在得走了,咱们改天再聚。”
  “我送送你。”夏方瑜主动站起身。
  程恩星也站了起来,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客套地送一送,黄依桐见了赶紧让她别送了,“你就留下吧,老夏一人送我就行了,她这也没个电梯什么的,爬上爬下疲累。”
  程恩星干脆又坐了下来,朝她挥挥手,“拜拜,改天见。”
  “拜拜。”黄依桐也挥了挥手,和夏方瑜一块下楼离开了顶楼的露台。
  下楼的途中,黄依桐才和夏方瑜说起来心中的感想,“其实和程恩星这孩子初步接触还算愉快,挺外放的一个孩子。”
  夏方瑜跟在她身后下楼没有回话。
  紧接着黄依桐又说,“但愿今后你们能够和谐共处吧。”
  夏方瑜这才笑了,回答她的话,“谢谢你的祝福,我收下了。”
  她们离开后,程恩星跑到了秋千椅上靠着摇晃,一手撑着脸不由得往楼下看去,很快出现了两个身影,并排走着,夏方瑜一直将黄依桐送上了出租车才肯转身返回。
  程恩星的目光一直紧追随着,喃喃着,“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  买定离手,猜猜谁先动心。
 
 
第7章 
  又是一天睡到自然醒,昨夜夏方瑜送完老友后上楼,发现程恩星还在露台便上去唤了她一声,程恩星说自己再坐会,对方便没再打搅,后来她自己实在是撑不住了,蚊子咬得她满胳膊都是包,捂着自己灰溜溜下了楼,好像洗完澡倒床就睡了,她就记得这些。
  今天已经是来这的第三天了,程恩星早就接受了现状,她发现自己还是个适应环境挺快适应能力挺强的人,想想还颇有些小骄傲,只不过自从那天夜里她被爸妈送来这里后,便再也没有接到过他们的电话,按理来说从国内飞美国,顶多也是十几个小时,这都过去好几个十几小时了吧,程恩星起来后坐在床尾再一次给他们拨去了电话,这是不是提示关机,而是直接提示空号了。
  她也头疼也纳闷,不过应该是生意上的事情太过繁忙,所以没办法第一时间联系她吧,程恩星打算再等等看。
  起身下床穿上拖鞋,双手推开窗帘,外面的太阳已经升到了天空正上方,骄阳晒得楼下院子里一片白光,程恩星回头瞄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指针都快十二点了,没想到今天睡得比昨天还久。
  随着起床身体机能的唤醒,饥饿感也逐渐上升,摸了摸饿的前胸贴后背的肚皮,程恩星从房里出来了,房门上有着一张和昨天一模一样的字条,程恩星当然也是随手撕了下来,就连上面写着的文字也和昨天的雷同,稍稍有些变化的可能是前半段是黑色的字,后半段成了蓝色,程恩星笑了,猜测一定是写到一半没油了。
  洗漱一番将自己收拾好,顺便化了个美美的妆,程恩星站在镜子前,理了理自己的热裤口袋,又不忘摆了几个pose显摆臭美自己的一双美腿,这才心满意足地拿起电话来第一个打给了李可欣。
  “喂,逛街去不去啊,我想去做个头发,再做个指甲。”电话接通后,程恩星率先开口。
  结果电话那头下一秒传来的居然是个软糯糯的声音,“是夏学姐吗,可欣刚刚去洗澡了。”
  程恩星的脸都绿了,大概没什么事比这个还要感到尴尬了,见她半天没回应,电话那头的余娇又小声道,“学姐有什么事待会我帮忙转达给可欣吧……”
  “不,不,不用了。”程恩星一口拒绝,“我没什么事了,你们玩的开心吧,就当我没打这电话。”说完程恩星一把掐断了电话。
  没过五分钟,那边又打了过来,这次是李可欣本人。
  “我亲爱的说你给我打电话来啦,是要约我去逛街吗?”李可欣又自顾自十分欠揍的口吻说,“可是我答应了要陪她去看电影欸。”
  “见色忘友的家伙。”程恩星吐槽一句,没好气地说,“行了,我约别人吧。”
  “来么么哒一个,别气了。”李可欣在电话里欠揍的发言。
  “鬼跟你么么哒……”程恩星又把电话给挂了,被她惹得又气又想笑。
  这时她又想到了一个人,不如约佳佳一块出来玩吧,她俩平时除了在学校里见面,一起吃饭什么的以外,好像还挺少私下出来玩吧,一个方面是两人住的距离实在是有点远,程恩星家住三环,潘佳佳家住五环,还有一个方面是潘佳佳平时放学在家都得写作业复习功课,她妈妈管得严,不让她出来玩。
  不过这下都高考结束了,约她出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程恩星想着给她发了个微信,试探一下比直接电话要保险一点。
  程恩星:呼叫潘佳佳。
  潘佳佳没过两分钟回复了她:潘佳佳收到!
  程恩星:我好无聊,我去找你玩吧。
  潘佳佳:好啊…可是我家住的离市中心比较远欸,坐车可能要坐很久。
  程恩星:没事,总比我一个人闲着要好,你把你家地址发给我吧,我打个车很快过去。
  潘佳佳:好![位置]
  程恩星:先不说了,待会见。
  收到地址的程恩星赶紧拎起包下楼出门去,又一次从六楼爬到一楼,她的小腿肚酸涩的不行,她估计这个暑假要是爬下来,她的腿部肌肉能够健硕不少。(lll¬ω¬)真的难以想象,传说中冷面无情的夏主任居然每天上班都要爬这样一遍楼梯,难怪她年过三十,身材还保持的那么好。
  刚出单元楼便马不停蹄撑开太阳伞来,尽管她防晒乳抹了两层,依然不愿意让太阳光晒到自己一分,她穿得这么清凉,可不想等大学开学变成一个黑妞,那会很难看的,她是那么一个在意形象的人。
  出小区大门没多久,很容易便拦了一辆计程车,程恩星上车后报了潘佳佳家的地址,坐在后座的她忙给自己塞上听歌的耳机,以此来消遣漫长的坐车时光。
  下午一点,夏方瑜才有时间去吃饭,地点就在学校的食堂二楼,这里大多数窗口都是为教职工专用提供的,这个时间点还来吃饭的老师并不多,她一人端着餐盘坐在了靠窗的位置,这才想起来给程恩星主动发了条微信消息。
  夏方瑜:吃饭了吗中午。
  程恩星低头捧着手机回复:哦随便吃了点,我现在要去找同学玩。
  夏方瑜:嗯,注意安全。
  程恩星不知道接下来又该怎么回复,只好关闭了聊天框选择不回复。
  “咦,夏老师啊,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吃饭呢。”说话这人是高二六班的班主任江晓蝶,平时私底下最爱说各个老师领导的八卦和丑事,夏方瑜和她关系一般般,不过她不太喜欢这个人,尽量地保持着距离。
  夏方瑜抬头看向对方礼貌微笑,“刚忙完毕业生的资料档案。”
  “哎哟真羡慕你,每天轻松死了,不像我当个什么班主任,拿的钱也不是很多,整天操心累死累活的。”江晓蝶端着餐盘直接坐在了夏方瑜的跟前,丝毫不客气。
  夏方瑜笑了笑没说话,她也并不觉得自己的工作就有多廉价和轻松。
  见她没搭理自己,江晓蝶只好又巴着她说话,“邹老师最近没来找你吧?”
  夏方瑜不解,吃着饭抬头问,“找我做什么?”
  江晓蝶赶紧挥了挥手笑着掩饰,“没事没事,当我什么都没说,不过最近女老师圈子里谈起结婚的事情说到了你,咱学校满三十还没结婚的女老师,好像没几个了吧。”
  夏方瑜放下筷子来,彻底没了食欲,“随她们怎么说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哎,夏老师你吃好啦?”江晓蝶扭过头去追问,夏方瑜已经收拾着自己的餐盘走远。
  夏方瑜向来不喜欢将自己的私人生活带进工作环境中讨论,也不愿参与那些八卦讨论会,因此入职这些年来,她的人缘一直一般般,因为从来不抱团,老实做好自己本分工作的事,再加之总有一些男老师对她表达爱慕,导致部份女老师爱在背后嚼她的舌根。
  不过夏方瑜从来不在乎这些,她只需要好好上班拿薪水就好,别的与她无关。
  …
  听不完十首歌,已经抵达了目的地,因为前面是个窄窄的巷子,出租车司机害怕进去后调头困难,死活不愿意开进去,在这里就把程恩星给放了下来,付完车费无奈下车,程恩星打着伞独自往里走去。
  这一片没有商业小区,都是一些两三层楼的自建房,看着也颇有些年代了,巷子的地面不是那么的干净,程恩星很小心翼翼在走,生怕弄脏自己的小白鞋。
  从下车起约莫又走了有十来分钟才找到潘佳佳的家,程恩星站在楼底下还不太确定,先给她发了条消息。
  没一会,二楼的窗子那探出一个脑袋,是潘佳佳的大额头,她朝楼下的程恩星挥挥手,“恩星!我马上下来给你开门。”
  程恩星嗯了一声。
  这还是她认识潘佳佳十多年来,头一回来她的家里,也是她为数不多的离开市中心来B市这么远的地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