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烈火遇暖阳【年下】──酒小熹

时间:2020-09-16 08:55:37  作者:酒小熹

 

 
 
  文案:
  程恩星是个问题少女,抽烟喝酒打架样样精通。
  刚刚高考结束还没放纵一个礼拜,却被父母告知要到一位阿姨家暂住,理由是他们要出国做生意没时间照顾她。
  就在程恩星见到这位阿姨的第一眼,条件反射想逃。
  这TM不是她过去三年每每见了都闻风丧胆的教导主任夏老师?
  被迫再次想起那几个夏天被勒令校服裙必须过膝盖所支配的恐惧…
  夏方瑜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得温文尔雅,“你好啊,程同学。”
  教导主任x叛逆少女,年下攻,年龄差12岁,(假)叛逆(真)小狼狗。
  慢热+日常向。
  我遇见你,犹如烈火遇暖阳。
  微博@酒小熹
 
 
 
 
第1章 
  全国高考刚刚落下帷幕,首都B市一中的高三教学楼前下起了一片“雪花”雨,学生们撕碎了近来高强度训练的模拟卷,撕碎了打满草稿的草稿纸,撕碎了写满笔记的打印复习题,场面壮观壮阔。
  “真好看。”一位少女趴在三楼阳台的栏杆上,一手托着腮,眼里噙着笑静静地观赏着这一切。
  一中的校服是传统的日式风格,深蓝色的西装搭配深蓝色的格子裙,将少女又长又直的美腿展露无遗,少女的长发是棕栗色,小小的波浪卷不像是校园乖乖女的标配,五官小巧精致非常日系,牛奶肌野生眉,还有略显心机的浅色红唇,清纯中带着小性感。
  “恩星!”身后有人叫她,少女立马回过头来,颇为玩味地打量对方。
  “我说,潘佳佳,这都已经高考完了,你还留着那么多书做什么。”
  这个叫潘佳佳的姑娘是程恩星学生时代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不会背叛她的朋友,就是有些胆小,怯生生的,妥妥的一枚学霸,但在程恩星眼里,那就是书呆子。
  潘佳佳绑着普通的马尾辫露出光洁的额头,抬手扶了扶眼镜框有些结巴的开口道,“我…我妈说,让我把书都带回家,以后借给要高考的堂弟堂妹们用……”
  程恩星戏谑一笑,“那你妈考虑地还真够远的,我记得上回听你说,你有个堂弟刚出生吧。”
  潘佳佳咬了咬唇又急忙解释,“另外两个已经上初中了!”
  程恩星无奈撇嘴,“走吧,这破地方我一秒都不想多呆。”
  潘佳佳跟上两步又急忙脱出口询问,“恩星你的书呢?”
  大步走在前头的程恩星肩头挎着一个包,两袖清风,“啊?什么书?”
  潘佳佳见她一脸迷茫的模样忙尴尬地摇摇头,“没,没什么。”
  据她对程恩星的了解,只要不和她提学习和书本,就什么都OK,她是艺术生,和自己不一样,高考不需要那么多的文化分。其实程恩星这个人还是很义气的,潘佳佳小学就认识她了,虽然她们同龄,但程恩星就像是个大姐大一样,会帮她打跑欺负人的男孩,虽然她有时候说话比较直,脸比较臭,但这也并不妨碍潘佳佳和她做好朋友。
  校园里一片热闹,耳边充斥着嬉笑声与喧哗声,甚至还有各种汽车的鸣笛声。
  程恩星与潘佳佳一路往校门口走着,潘佳佳一直在深呼吸,再长长的嘘气,不由得引起程恩星的好奇。
  “你这是怎么了?”
  潘佳佳摇摇头,冲她一笑,“没有,在想我该报哪所大学比较好。”
  程恩星抱着胳膊不以为然,“填志愿不还早着嘛。”
  “未雨绸缪嘛!”潘佳佳顿了顿又问,“你呢,恩星,你想去哪所大学。”
  程恩星扑哧一声笑出来,“这可不是我想去哪所大学就能我说了算的,得看哪所大学要我,我文化课考得一塌糊涂。”
  “可是你艺术课考得不错不是吗?”潘佳佳又问。“我记得你是咱们学校的年级第一呢。”
  “咳,别提了。”程恩星摆摆手,刻意躲过这个话题。
  潘佳佳了解她,程恩星最不习惯有人这样诚挚地夸赞她了,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她总是不肯承认自己也是有优秀的一面的。
  快走到校门口了,各式各样的私家车几乎围堵地水泄不通,校门口的马路上还有不少名交警正在维持秩序指挥交通。
  潘佳佳见状赶紧又问,“今天你爸爸会来接你吗?”
  程恩星摇了摇头,“他不来,说是没时间,我待会出去自个打个车回去就行了。”
  潘佳佳有一丝惊讶,“我记得你爸爸每次放假都会来接你的,今天高考完这么重要的日子呢。”
  “我也不知道,他最近生意上貌似遇到了棘手的问题。”程恩星看了一眼潘佳佳,抬手揉了下她的脑袋,“先走咯。”
  “好!”潘佳佳后知后觉慢了半拍想跟她挥手,对方已经往东边的方向走远,而她回家的方向是西边,抿抿唇抱紧胸口堆高的书,独自朝西路走去。
  程恩星边走边给自己塞上耳机,耳边自动播放起最近爱听的流行音乐,顺手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给司机报下了要去的地址。
  “师傅,平溪路三十六号,红叶别墅。”
  坐在车里时,程恩星的手机收到了连环消息炸弹。
  “星宝宝,晚上去唱歌,来不来啊。”
  “我叫了好多朋友。”
  “哎,你回家了没啊。”
  “星宝宝~”
  ……
  发消息的皆是同一个人,程恩星的死党兼发小李可欣,从小生活在一个小区,只不过程恩星家在别墅一期,李可欣家在二期,而且俩人并不是同一个学校,李可欣从小念的就是私立贵族学校,程恩星的爸妈不一样,他们较为传统,各种拉关系砸钱也要让她读最好的公立学校。
  程恩星看见消息不免皱起眉头来,打字回复她,“别这么叫我行不行,简直肉麻到家了。”
  对方见她回复了,赶紧又发消息过来,“怎么样啊,高考完了,不该出去放纵放纵一夜?”
  程恩星忙回复说,“那是必须的,多备点好酒什么的,我快到家了,先不跟你说了。”
  司机将车停在了一栋别墅门前,程恩星瞟了一眼前方的打表49.7,忙翻出钱包来,从中抽出了一张五十的钞票扔在了前座,紧接着开车门下车。
  站在家门口时才觉得奇怪,明明她爸的车就停在门口,院子里一片寂静,程恩星赶紧上前去用指纹解锁了电子门,人刚进去便被满地的行李箱给震惊到了。
  “这是在干嘛呢,要搬家了吗?”
  一位妇人闻声迎了出来,“我们恩星回来啦,考得怎么样啊。”
  程恩星面无表情地耸耸肩,“就那样吧。”顿了顿又不禁询问一声,“你跟爸这是在干嘛呢,爸他在家吗?”
  “他在书房里。”妇人回答,“哎,你先别进去打扰他,他在谈生意呢。”
  “谈生意用得着把家里搞成这样一团乱吗?”程恩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和她早上出门简直是判若两个地方。
  妇人怕她着急和生气,赶紧拉着她去一边解释。
  “是这样的,恩星啊,我跟你爸两个呢,要去美国了,有一桩生意要做,可能短时间内都不会回国内。”
  “那我一个人怎么办,”程恩星说完又耸耸肩自顾自满不在意道,“算了,我都成年了,也能照顾好自己。”
  妇人从她眼里看出了她骨子里的倔强,不过他们早有准备,“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将你托付给了一位跟妈妈关系很好的年轻的阿姨,这段时间呢,你就到她那里去住。”
  程恩星鼓起嘴抱着胳膊,“我不去,我哪里也不去,就在我自己家。”
  “咱家的房子已经租出去了,房租直接交给那位照顾你生活的阿姨,乖,听话啊。”
  程恩星快气死了,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先斩后奏,居然连自家的房子都租出去了,完全没有和她商量过。
  秉着一口气,程恩星独自走到了窗台边,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起后抽起来,吞云吐雾的姿势极其娴熟。
  妇人嗅到了一丝烟味,赶紧走上前去,悄悄地夺走她手上的烟掐灭,“一会让你爸看到又该训斥你了,女孩子学什么抽烟,还有啊,等到了那位阿姨家,可千万别抽烟,她有过敏性鼻炎。”
  程恩星:WTF???
  这时候程永存从书房里出来了,瞥见程恩星和她妈正在窗台那站着,“你妈都跟你说明白了,现在进房间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程恩星惊吓到了,“现在就收拾吗?现在吗?”
  程永存一脸镇静和严肃,不苟言笑,“还不快去,我跟你妈今天晚上八点的飞机,待会送你过去以后我们就该走了。”
  这不是活脱脱的赶鸭子上架吗?
  可偏偏程恩星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她爸,不敢怠慢一分,即使心中再多不愿也只得老老实实回房收拾行李。
  程永存看了一眼一楼客厅里孤零零站着的董明佳说道,“去帮孩子收拾收拾,不然恐怕来不及。”
  一个半小时后。
  程恩星坐上了即将要去往另一个陌生人家里的车上,她的心里满是不情愿,可是又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她现在经济不独立,离开了她爸妈,她什么都不是。
  半个小时的行驶后,车子进入了大学路,这附近都是较为老旧的小区,看着颇有年代感,程恩星趴在窗旁不禁感慨一声,“这里都是什么穷人住的地方啊。”
  “恩星,别乱说话。”董明佳在一旁提醒。“这里附近可都是高校,B市的高等学府,包括你想要上的美术大学也在这里。”
  程恩星只好乖乖得闭嘴,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她,住在几百平的大房子里几乎没来过这样旧旧的民居区域,根本没体验过何为人间疾寒。
  车子开不进去,只好暂时停在了小区门口,一行人下车步行,手里还得拖着程恩星的两个大箱子。
  “这阿姨是什么人啊,我以前见过吗?”程恩星感觉无聊有所好奇。
  董明佳却保持着神秘,“待会见到就知道了。”
  老旧的小区还是原来的步梯,而这位神秘的阿姨又住在顶楼,程恩星一路爬上去已经没了再爬下去的勇气。
  董明佳站在门前按了按门铃,里面传来一阵细碎的响声,紧接着有人走到了玄关处打开门。
  “小夏啊,打扰到你了吧。”董明佳笑得如同花儿一样灿烂。
  程恩星站在后头思想还在神游。
  董明佳赶紧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上前来介绍,“恩星,快过来。”
  程恩星这才抬头看向对方,刚准备礼貌性地打招呼,笑容僵在了脸上。
  “夏老师?”
  这tm不是他们一中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教导主任?
  程恩星的灵魂尚处于震惊中无法缓过神来。
  夏方瑜平静的脸上划过一丝笑意,抬手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笑得温文尔雅开口,“你好啊,程同学。”
  作者有话要说:  阅读小tips:
  1.背景架空。
 
 
第2章 
  程恩星的老妈董明佳后知后觉笑着解释说,“差点忘了告诉你,小夏是一中的老师呢,你们可能在学校就碰见过,只是互相不认识对方。”
  程恩星嘴角抽搐了几下,何止是碰见过,那是被逮到过无数次的“衣冠不整”专业户。
  他们学校原本的校服裙长过膝盖,个别甚至能到脚踝,长长的犹如水桶,抑或是圣道院的修女,隔壁的二中老是爱老奶奶老奶奶的叫她们,于是程恩星擅作主张改了自己裙子的尺寸,谁知道总是能够碰见这位夏老师每天清早站在校门口检查每一位学生的仪容仪表,程恩星每次都被抓个正着。
  见到她的那一刻起,程恩星被迫再次想起过去三年被勒令校服裙子必须过膝盖所支配的恐惧,她下意识低头瞥了一眼今天自己的短裙,默不作声地伸手去往下扯了扯裙摆。
  “我刚监考完回来,家里还有些乱,不嫌弃的话快进来坐吧。”夏方瑜招呼说。
  董明佳赶紧摆了摆手客气道,“不了不了,我和恩星她爸还要赶八点的飞机,现在已经六点多了,我们就不进去坐了。”
  程恩星回头望向沉默不言的父亲,“你们现在就要走吗?”
  程永存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叮嘱了一句话,“好好听夏老师的话,我跟你妈会常打电话回来的。”
  说完他给了董明佳一个眼神,暗示时间不能再耽误下去了,即可就要启程。
  董明佳赶紧匆匆忙忙道,“小夏啊,恩星就多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夏方瑜笑着道。
  见他们转身要下楼,程恩星忽然有些不舍,连忙开口问,“我送你们下楼去吧。”
  程永存却毫不犹豫拒绝了,“别送了,爬上爬下的也不方便,好好听夏老师的话。”
  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这两个人一步一步走下了楼梯,逐渐消失在视线里,程恩星站在楼道里发呆了好久。
  或许是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站在门口的夏方瑜忽然开口说,“我先帮你把行李箱拿进去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来。”程恩星转身上前去,最后还是由着对方拎了另外一个行李箱。
  站在玄关,夏方瑜弯腰下去从鞋柜里取出一双崭新的拖鞋来,对程恩星说,“你穿这个吧,前两天刚新买的。”
  “哦……哦谢谢。”程恩星显得拘谨极了,一点也不像那个在校园里叱诧风云的少女。
  夏方瑜笑看着程恩星僵硬地换鞋动作,不由得开口道,“你平时生活里也是这么文静的女生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