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快穿之打脸渣男专业户【女强】──乱凌空

时间:2020-09-16 08:53:49  作者:乱凌空
  怎么样翘走喜欢我的人的女朋友,这关系好乱啊,我得理理。江如故的小脑袋不够用了,干脆又爬起来,轻手轻脚地推开门,生怕吵醒隔壁的人。看到隔壁房门关得严严实实的,放心了,一溜烟窜去了书房。
  江如故坐在书桌前,拿着笔在纸上慢悠悠地做着自己的分析,从人物关系,追求对象,到制定战略计划。在宁九尘起床之前搞定了追求策划书,忍不住打了个响指,完美。
  想起上次的事件过后,宁九尘明确表示相信自己,相信不会主动去勾搭她的男朋友,还宽慰她不要把周围人说的话当回事。最重要的是,那天她承诺自己,有任何事都可以找她帮忙,不需要害怕。
  这种感觉,就好像在外游荡的浪子突然找到了回家的路,她这个习惯打碎牙齿和血吞的人,找到了可以倚靠的依靠。
  在不小心看到江如故主动找龙霸天交谈的时候,宁九尘终于想要动手了,提前一点就提前一点吧,她还是不希望这个她看得越来越顺眼的女主喜欢上这么个渣的。运筹帷幄的宁九尘,从来喜欢给自己留有余地,永远不会为任何人不留退路。尽管,很久很久以后,她被自己说过的话打脸了。
  江如故坚持要自己去做兼职挣钱,虽然宁九尘有点心疼她,但到底还是同意她去了。为了不想让自己过多干预,把原本能够自食其力的女主给一不小心养成废柴,毕竟这个世界上最后能依靠的只有她自己呢。
  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宁九尘才不会承认自己想维护她那薄弱的自尊心。正如她看不惯江如故的叔叔婶婶对待她的方式,却也没有和江如故提。
  二中是没有晚自习的,毕竟多的是以玩票为主的富二代,得照顾着给他们时间放松。大概原来的小说里这么设定就是为了给男女主制造机会,江如故才能有时间晚上去清吧里打工,让龙霸天算计上。
  有时候宁九尘也挺佩服原来作者的思路,虽然狗血老套的风格遭人嫌弃,男主的人设渣到让人不想评价,但是她每一步的设定都在努力将两人的感情推进。不是干柴烈火一触即燃的方式,而是循序渐进,让龙霸天一步步攻克了江如故的心。
  清吧里的待遇不错,而且管理还比较严格,看起来很是干净,并不会让人有所怀疑。事实上,这是一家很高档的私人场所,隐蔽性挺强,也是龙霸天最常来约小姐来一炮的地方。
  故事既然这么设定,自然是要给他们的发展制造机会。龙霸天偶然看到一直在私下里追求的江如故在这里做兼职,于是就下药强上了,只能说他手段很高明,强上了江如故不紧没有让她心生反感,还促进了两个人感情的发展。
  能这么水到渠成是因为他给自己下了那种药,让人把江如故引到他的包厢来。乘着自己还有点理智掌控的时候,没有和别人发生纠缠,而是拖着江如故就近找了房间缠缠绵绵。
  你看,我被别人下了药,不是故意不尊重你,不顾你的意愿就想强要了你的。而且这种情况下我还能推开别人,只靠近你,说明我对你的感情多真挚啊。
  宁九尘实在无语了,但不得不承认,原文里这场翻云覆雨之后,两个人彻底定情了。
  所以在知道江如故找到按照故事里发展的清吧兼职工作后,宁九尘刚准备出言反对,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没有立场这么管着她。这么一想,她又有了别的想法,正好让她对龙霸天彻底死心,然后就正式准备来虐龙霸天了。
  要是江如故知道她去清吧兼职挣的钱,抵不上宁九尘派俩保镖暗地里护着她花的钱,还浪费了她跟在宁九尘身边的时间,估计要后悔死了。
  在清吧里也呆了挺长的时间,这拉菲的红酒她还是认识的,虽然没本事凭着酒香味闻出年份,可这高昂的价格她知道凭她在这里兼职近三个月的工资是买不起的。但她并不羡慕,因为她想要,宁九尘可以买得起给她喝。这么一想,其实宁九尘好宠她啊。
  梨花木的浅碟子里托着一支还没拧开的拉菲和两只复古的牛角杯,刚踏进四楼就感受到截然不同的奢华,不亚于宁九尘住的公寓。江如故有些意外这样的工作今天能分配到她手里,因为感觉这样的任务怎么也不该分配到她这个底层服务人员手里,但她还是乖乖按照吩咐去了。
  怕等会自己表现得不好,得罪了有钱的客人,江如故站在原地做了个深呼吸,才走近了包厢。
  包厢的门只是半掩着的,江如故站在门外,房内□□的声音源源不断地传来,两道白花花的身影翻滚在床上,疯狂地做着最原始的打桩运动。
  江如故尴尬地不知如何是好,这里不是清吧吗,怎么会有人在做这种事,还被她不小心撞见了。只是不小心瞥到了一眼,江如故就立刻转开了目光,奈何没有办法躲开不停歇的声音。
  在这呆着也不是,走也不是,江如故不知道该怎么办。狠了狠心,江如故敲响了房门,大不了等会放下东西就走。
  “站门外等着”,龙霸天声音从里面传来。
  刚听见敲门声,身下的妞似乎更敏感了,夹得他那一处都快断了,难得淘到个还是第一次的性感女人,龙霸天还意犹未尽呢。既然知道门外站着别人,身下人会给她如此意想不到的反应,那就索性让别人站门外看着,让他狠狠玩一把好了。
  直到宁九尘拉走愣在那里的江如故,江如故才反应过来刚刚那听着特别熟悉的男声,不就是龙霸天吗?那宁九尘在这里出现,岂不是抓到了出轨现场。咦,她怎么拉着我就走,这时候按着宁九尘的性格,不应该直接一脚踹门进去找他们算账才对吗?
  不对,宁九尘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发现了苗头特意过来抓人的?额,突然好气愤,龙霸天那个王八蛋,怎么能这么欺负宁九尘呢。看宁九尘现在一脸冷淡的样子,一定是强装出来的,为了掩饰内心的难过和愤怒。
  江如故觉得又心疼又愤怒,她放心尖尖的人就这样被别人作践么。她看着宁九尘欲言又止,该怎么开口呢。总不能开口对她说,你不如喜欢一心一意的我吧。
  她现在真的好想把宁九尘抱怀里,好吧,她也只是想想,她不敢。
  “还没想好怎么向我认错吗?”宁九尘照着江如故的小脑袋瓜不轻不重地敲了个蚕豆。
  认错,认什么错,她哪里错了?宁九尘这是拿错剧本了吧,怎么不按套路来。
  宁九尘仿佛能读出她心里的想法,“你怎么这么蠢,跑到这种酒吧里来兼职,赶明别人给你俩钱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她在担心我,她在担心我,她在担心我,江如故脑海里一直回旋着这句话。这是不是说明我在她心里比龙霸天要重要,不然刚目睹了那种事,她怎么会第一反应是骂我傻呢?
  江如故忍不住想笑,又觉得这种情况下她不能笑的。她看着宁九尘,认真地回答,“我知道错了”,顿了顿,又忍不住问道,“你不生气吗?”
  “生什么气”,看着江如故眼睛到处乱瞥,宁九尘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有所指,“不生气,我们分了。”
  “分手了?”江如故觉得她得攒钱买点烟花放一放,好好庆祝一下,分了,真的分了,那她是不是有机会上位了。
  想着想着思想就歪了,要是她和宁九尘滚到一起会怎么样。想想就跟带感啊,宁九尘那么霸气的人,一定是强攻,霸道禁欲的御姐强攻我,好帅气。
  “我单方面宣布分了”,看着江如故走了样的笑容,她哪里想到对方居然是在歪歪她,“你想什么,笑得这么猥琐?”
 
 
第8章 七、校园篇
  看着单纯的江如故,宁九尘是有些亏欠的,虽然自己的确对她挺好的,可是自己还是会毫不手软利用她啊。唯一能保证的,也只有,不伤害她。
  江如故以为的偶然,其实全是宁九尘安排的必然。从江如故打算去清吧兼职开始,宁九尘就策划好了后续的一切。在安排的人发现龙霸天又去那里开荤的时候,江如故就已经按着宁九尘设定的路线走了下去,亲眼看到了这一切。
  可是拉着愣在那里傻乎乎不知所措的江如故,宁九尘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不过,宁九尘从来不会后悔,至少她相信经过这一次,既能完全断了江如故对龙霸天的念头,又能顺理成章地给她找一份合乎心意的兼职工作。
  “酒吧的工作我让人帮你辞了,你想兼职不如给我一远房小表妹周末做家教,他笨得很,适合你教。”
  只是简单的一句提过,宁九尘不会说她是怎么一项一项排除,最后才给江如故确定的这份兼职工作。
  家教的活,最适合不过,工作轻松时间短,还报酬高。这个孩子太小,不好管,那个小孩太大,不听话,这个孩子太皮,不知道会不会欺负江如故,那个孩子倒是不错,但是十多岁的男孩子万一肖想她暗地里做小动作怎么办?人就这么点大,能知道什么,只能说宁九尘想得太多了。
  江如故睡得这一觉可并不安稳,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的宁九尘简直让她疯狂。是的你没猜错,她做春梦了,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湿的连床单上都有痕迹。
  刚刚沐浴完,吹干净了头发,还没来得及去把睡衣换上,穿着那身只系了一条腰带的纯白色浴袍,就听见宁九尘叫自己去她的房间。
  还不明白要干嘛,就被走过来的宁九尘直接打横抱了起来。
  “这么慢,我还是自己来好了。”宁九尘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并不是一贯的清冷,而是有着几分急迫。
  江如故还在想宁九尘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和往常不太一样。说的话很奇怪,做得动作更奇怪,除非自己出了什么事,不然的话宁九尘从来不会主动太过靠近自己。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幻听了,她为什么觉得,她从宁九尘刚刚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压抑不住的渴望。渴望,她会渴望什么。直到宁九尘把江如故扔在了自己的大床上,江如故都还不知道这故事发展到哪里了。
  宁九尘俯下了身子,慢慢地靠近她,灼热的呼吸,脸和脖子感受得清清楚楚。属于宁九尘的薰衣草香味不浅不淡地弥漫了开来,江如故觉得自己被宁九尘的气息团团包围,似乎她的气息都像她本人一样极富侵略性,一寸一寸地向她袭来。
  而她,无力抵抗。脑子似乎都跟着晕晕乎乎起来,约莫像是沐浴的时候,浴室里蒸腾起来的雾气氤氲,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
  她大概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她又不确定可能会发生什么事。这会不会是在梦里,她们才会如此靠近,等到一朝梦醒,依旧是桥归桥路归路,分得清清楚楚?
  一双薄唇触碰另一双薄唇的感觉,她是不敢想象的,而此刻,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带着湿润的柔软轻轻覆在她的嘴唇上,而这主人公,不是别人,是宁九尘,她朝思暮想的人。
  棉花糖般的柔软,带着微微的清甜,像是雨后天晴,纳入肺腑之间的独属于空气那一刻的清甜。江如故不知道怎么描述那滋味的美妙,想来即便是她最爱的金玉满堂也不及这万分之一,不,万万分之一。
  “睁眼,看着我”。
  宁九尘的话,像是唤醒了她,难道,刚刚那是一个短暂的梦?
  “你不喜欢?”
  宁九尘语气不善地看着她,“你不喜欢也要喜欢,因为我喜欢。”
  这一次,宁九尘再没有了方才的温柔。她像是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野兽,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凶狠倔强与一往无前,而江如故此刻就是她的猎物。猎人对于猎物,从来是无比的执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她俯下身子,径直咬在江如故的唇上,直到舔舐到血液的那股腥咸味,才终于放轻放缓了自己的纠缠。
  慢慢地,宁九尘不再满足于像一个门外汉一样围在外面团团打转。灵活的软舌,一点一点摩擦过她嘴唇的每个地方,然后开始触碰她的牙齿,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宁九尘的软舌从她牙关肉上划过的温软。
  柔软的舌头突然开始强硬起来,如同吊着的木桩撞开城门的气势,宁九尘的小舌直接长驱而入,强势地在她口中作怪。漫长的纠缠,青涩如她们都不知道该如何换气,偏是不肯放手,直到两人都快呼吸不过来的时候,宁九尘才不得不放开了她。
  江如故有一种她被身上人深深爱着的感觉,那是不输于自己的执着与沉迷,是如同自己一样死不回头的爱。
  甫一分开,又立即纠缠到了一起,像是南北极的磁铁,自发强大的吸引力,足以对抗外界所有的阻拦。看着宁九尘泛起红色的双眼,凶狠又透露着受伤的软弱,江如故才明白,原来身上这个人也像自己一样害怕着,原来她也会这样的不自信。
  她轻轻地扯下了浴袍的带子,摆脱了仅有的束缚,浴袍一下子松散开来,露出了最撩人的风景。如同窖藏多年的白兰地刚刚起开瓶盖的那一刻,醉人的香气弥漫开来,酒不醉人人自醉。
  爱,才能把最干净的自己完全地交付到另一个人手里。
  她回应着宁九尘的热吻,同样的热度互相纠缠,抬起手,环着身上人的脖颈,渴望,长长久久的纠缠,与宁九尘。
  爱有时候并不需要说出口,她无声地用行动告诉着身上人,她最热忱的一腔爱意,我想与你,共缠绵。
  于是这场爱的交融异常热烈,在这间宁九尘的屋子里,两个人身心交付,一起奏响一场爱的协奏曲,彻夜不息。
  不得不说这是一场消耗巨大的工程,江如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睁开眼就看见宁九尘一直在看着她,都说眼睛是最贴近心的地方,而此刻,宁九尘的眼里满是笑意。冰封多年的雪山消融,属于宁九尘的温暖,让江如故如同迷醉的路人,倾覆一生。
  宁九尘把她抱在怀里,肌肤亲密接触的温暖,是两个人的温度彼此传递。
  低下头,宁九尘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口,这样的甜蜜,恐怕一直泡在蜜罐子也做不到。
  “后悔么?”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宁九尘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摇晃着,按耐不住的笑意,让一向高冷的宁九尘看起来意外的有点傻乎乎的。
  “那把一辈子绑给我好了”,宁九尘轻轻刮了刮她的琼鼻,“说好一辈子,一分一秒都不行。”
  从那天开始,两人就定下了情侣关系。和龙霸天断得干干净净的宁九尘只会一心一意地宠着她,在她吃醋的时候大大方方公开了两人的关系。
  为了追随宁九尘的脚步,她一刻也不愿意懈怠,宁九尘在她身边陪着她一起学习,累了的时候宁九尘亲她一口她就动力十足。她和宁九尘在定情的那张床上,每天都要这样纠缠在一起,她喜欢这样,和宁九尘在一起的感觉。
  她们进了同样的理科班,然后又进了同样的大学学着同样的专业。一毕业,就和宁九尘出国结婚了,而高中对面的小公寓,就是她们新婚的婚房。她喜欢这里,喜欢这个,和宁九尘定下一生的地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