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快穿之打脸渣男专业户【女强】──乱凌空

时间:2020-09-16 08:53:49  作者:乱凌空
  一向喜欢靠自己,不会依靠别人的宁九尘没有坐在后面,而是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就是为了应付这种突发情况可以保障自己的安全。在司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宁九尘就踩下了副驾驶位置的副刹,配置系数足够高的法拉利制动当真是够快的,才没有发生一起染血的车祸事件。一向喜欢运筹帷幄的宁九尘这次也不得不庆幸原主喜欢这骚包的法拉利跑车了。
  你问宁九尘怎么知道这是女主的,废话,这个时间点骑着自行车往人跑车上撞的,除了剧情设定里女主那个傻白甜,还能有哪个不长眼的往车速这么快的车上撞?
  眼前的场景莫名的有些好笑,自行车已经散架了,前车的车轮还在一个劲的往前滚,江如故跌倒在地,也不知道怎样了。
  “你下去,让她上来坐后面。”
  反应迟钝的司机听到大小姐的指令,赶紧下去看看径直撞上来的姑娘怎么样了。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两个人过来,这效率,简直不忍直视
  “怎么这么慢,还没处理好?”
  宁九尘的声音悠悠地传了过来,冷漠里夹杂着一丝不耐烦。
  “大小姐,她说她站起不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碰瓷,这年头,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明明是她自己往车上撞的,难不成还要赖上我们?”
  大小姐刁蛮的性格是大家都知道的,估计也不会搭理这姑娘,司机都准备好走了,但是大小姐接下来的行为却出乎意料了。
  宁九尘当然不会想,毕竟这可是傻白甜女主啊!
  “哪里不舒服?”
  宁九尘出口,依然是简单粗暴的简洁。冷淡的声音,很有磁性,江如故觉得耳朵都快要怀孕了,声控没救了。
  “我右腿抬不起来,没法走,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去二中,你放心,我不会讹你医药费的,车费我会付给你的。”江如故急得有点想哭了,昨晚假期兼职最后一个班,熬的时间长了。这才早上睡过了,火急火燎地往学校赶,哪成想这一不注意就撞别人车上去了。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往你车上撞的,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
  宁九尘指了指司机,“你去扶她起来,去二中”。
  江如故疼得泪眼汪汪的,司机的动作真的很粗鲁,扶着她半天起不来,怕大小姐等急了,直接就打算把她拎起来。
  看着江如故那有点可怜兮兮,还泪汪汪的模样,她还是忍不住走过去了,“我来,你动作不能慢点?”
  只见宁九尘俯下身子,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位置,一手放在她的腿关节处,稳稳当当地就把她抱了起来。动作很是轻缓,怕弄疼了她。
  突然失去平衡的江如故吓得一下子伸手搂住了她的脖子。这么敏感的地方掌控在别人手里,宁九尘很不舒服,但是看着江如故把她歪她怀里,藏住脸颊上的轻微羞红,她生生止住了刚要说出口的“放开”。
  宁九尘把江如故放在后座上,把靠背放平,让她横躺了下来。有点不放心,想了想,还是跟着她坐在了后面。
  “先去医院。”
  江如故看了她许久,才憋出了一句,“我钱好像没带够。”
  你怕是根本就没带钱吧,宁九尘也不好意思拆穿可怜巴巴的女主,“我有钱,没说你碰瓷”。
  “我会还你的。”
  知晓江如故一贫如洗的家境,宁九尘也不想为难她,“不用,回头帮我个忙就行”。
  拍的片子出来了,小腿撞断了,得住院。都这样刚才她都还以为自己没事,心可真大,女主这样果然是傻白甜才能被男主哄在手里。
  知道她在叔叔婶婶家里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估计也没人会来照顾她,宁九尘让司机去置办一些护理用品什么的,还请了个陪护阿姨,顺便把男主龙霸天也给叫来了。
  笑话,男女主初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成这样了,她再不给男女主制造点机会见个面,等江如故出院少说也得一个月,男主还不定野哪去了,还怎么让他喜欢上女主啊!
  龙霸天来的时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宁九尘正给江如故削苹果。这是人干事,宁九尘这个小公主会帮别人做这种事,龙霸天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龙霸天刚一进门宁九尘就知道了,但是这种无耻又自恋的人,依宁九尘的性格真的不想搭理。这下子不但不能动手,还得装着爱慕的样子,想想她现在就想弄死男主角算了。深呼吸,淡定。
  看着宁九尘一秒变戏精,系统这下都不淡定了,我这绑的是什么魔鬼宿主,以后可得小心点,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了宁魔王。
  “天哥哥,你来了啊,我想你了”。宁九尘一脸欣喜的看着龙霸天,摇了摇他的衣袖,放软了声音向他撒娇。
  这才像我认得的那个宁九尘的样子嘛,刚才果然是眼花了,龙霸天想。
  他刚才可没有注意到宁九尘是只伸出两根手指捏着他的衣袖摇得,满满的厌恶感让她的表情都有点难以维持,也不知道他昨天又在哪个小姐床上卖力耕耘,想想就觉得脏。
  龙霸天凑近她打算香一口,虽然不喜欢她,但是宁九尘长得够好看啊。
  宁九尘轻轻推开了他,“还有人在呢,天哥哥你注意点嘛!”心里都被自己恶心的要吐,和系统吐槽道,回头我一定要狠狠折腾死这个王八蛋。
 
 
第3章 二、校园篇
  看着宁九尘对着来人撒娇的柔媚模样,和之前的清冷截然不同,尤其是两人之间亲密的互动,不知道为什么,江如故就是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
  这人应该就是宁九尘口中的男朋友龙霸天了,他转过头来看自己的眼神,真让人恶心,色眯眯的打量着自己,还真把自己太当回事啊。
  “我把人撞医院来了,她家里也没什么人能过来照看着。你看我还要好好维持我万丈荣光的学霸形象,不像你自由,你就帮我在这照顾她一段时间呗。我请了护工的,你也不用做什么。”
  江如故正要张口解释是自己不小心撞上去的,不怪她,就看到宁九尘悄咪咪对她眨了眨眼,打住了想要说出口的话。看着宁九尘俏皮的小动作,江如故心里有一种诡异的平衡。她不知道怎样形容那种感觉,就好像揉在眼里的沙子弄干净了,一下子就舒服了起来。
  这种不算苦差事的事,龙霸天本来是不愿意的,但是想到这也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看起来就是比较乖巧可人的那种,心里就悄悄动了点心思。
  这几年迫于和宁九尘的婚约,仰仗着她借宁家的势力和大哥斗,不得不卖深情人设,自然不能和别的女人有太多的往来。宁九尘倒是姿色绝伦,又对他爱慕有加,奈何不能碰,保守的宁家在成婚之前是不会让他动宁九尘的。
  男人有时候就是下半身动物,龙霸天从来不觉得这是个贬低的词,毕竟自己的宝贝那么有力,不好好用用多浪费啊。私下里忍不住想玩女人的时候,就偷偷跑去高档的隐蔽工作做得比较好的夜总会里找小姐玩,这种的不太张扬,宁家人不会知道的。
  只是那里的小姐是雏的太少了,好多的都不知道是多少人玩过的货,那里的松的不行,玩的压根不尽兴,都没太多感觉了。偶尔运气不错碰到了,都是被□□出来的,配合着讨好客人,玩的多了也有点烦了。
  龙霸天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江如故,似乎已经看到了她躺在自己身下娇俏可人的模样,红着眼娇羞地看着他,不停地说着不要,然后自己勇猛无敌的样子。
  这天时地利人和,不利用起来去献殷勤都对不起自己,奈何江如故有点油盐不进,搞得龙霸天一度怀疑起来自己的魅力。
  谁让第一印象很重要,故事里的江如故之所以会看上龙霸天,是因为一开始欣赏他的彬彬有礼,后来感慨于他的情深一片,才会爱的不可自拔。即使是他辜负了宁九尘,可是先入为主的感觉让她觉得龙霸天没有错,爱情就是这样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啊,江如故对龙霸天的第一印象就不怎么样,明明有着个魅力无边的女友,还第一次见面就盯着自己看了老久。而且献殷勤献得太明显了,生怕自己不知道似的,江如故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你忘了你有女朋友的么?
  不知道有个词叫不娶勿撩的嘛,除了一张皮相让人看得过去,想不通这个龙霸天还有哪点好,花心大萝卜,男生多半都这个样。想想宁九尘就不舒服,这么好看心肠又好的小姐姐,怎么会看上龙霸天呢?
  想到自己撞了宁九尘的车,她不仅没有计较,还贴心的抱起了自己,将自己送来了医院;知道自己囊中羞涩,帮自己垫付了医药费;自己还没开口,就帮自己和学校里请了假;还请了护工,托了男朋友帮忙照顾自己。
  这让从来无所依靠的江如故很是感动,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嗯,一定得想点子叮嘱她她这男朋友不靠谱,不能让她吃亏啊!
  于是,宁九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轻微虐了一把渣男了,当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以宁九尘的水平,学习简直是件最不起眼的小事了。但她还是认真做了各科笔记,回头扔给江如故自学去吧,手把手教这种劳累自己的蠢事,她可懒得做。剧情里可说女主是学霸的,希望学习不要像为人一样蠢。
  正好最近和龙霸天他哥,龙家大少龙震天也牵线搭桥搭好了,该去会会龙霸天了,看我玩不死你算你本事。捎带着去看看进展怎么样了,男主有没有对女主有点感觉,顺带给女主补补课,太差劲了不像话。
  宁九尘来的时候,龙霸天正在动手给江如故盛买来的猪腿汤。不得不说他还不是太笨,起码明明是过来的时候顺路在店铺里买的汤,还知道折腾到到保温桶里拎来,说是特地让家里人给她煲得汤,吃哪补哪。麻烦是麻烦那么点,但是心意可不一样,龙霸天不相信温柔多金的自己俘获不了小姑娘的心。
  可惜江如故并不领情,看到宁九尘过来探望自己高兴之余又生怕对方误会自己想勾搭她的男朋友,其实比起你男朋友,我更想勾搭你啊。
  “你来了啊”,看着眼神微变的宁九尘,慌得江如故口不择言地开始解释,“我真的和你男朋友没有关系啊,他这么殷勤真的不关我事,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你别生气啊。”
  “没事,别多想”。
  江如故慌里慌张解释的样子还有点小可爱的,糅合她本身清冷气质的宁九尘难得真诚了轻笑了下,意外的好看撩人,也不知道勾动了谁的心。
  “阿尘,你听我解释”,龙霸天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认错。自认为完美的勾起四十五度微笑,皮笑肉不笑的,破坏了这张脸紧有的美感来,有点猥琐相。
  其实龙霸天心里还是有点小起伏的,宁九尘长得是真好看,尤其是不矫情的时候特别有味道。以后踹倒了宁家,一定要先尝尝这个人的滋味再解约。要是能弄来做地下情人就更棒了,等到玩腻了再扔给手下人玩好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宁九尘要是知道他此刻心中所想,可能会折腾出上百种不亚于凌迟的方法折磨他,非得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行。
  “你跟我出去”,宁九尘的声音很冷,一句话就能冻死人的冷。
  刚刚看到龙霸天这样讨好江如故,她倒突然有点担心傻白甜女主又沦陷了。本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宁九尘最近把所有能查到的东西都查的特别细,然后意外的有点心疼起女主来。毕竟小说里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她也没当回事,可现在这是活生生的人,所有的痛苦可都是江如故自己经历过的。
  年幼失怙的江如故,很小的时候就和母亲相依为命了,孤儿寡母的生活在一群豺狼虎豹面前,又怎么不会受人欺凌。
  来的时候坐在车上看的文件里,特别详细描述了一件江如故小时候和别人打架的事情。又想起司机当时粗鲁的动作,疼得她眼泪汪汪也没哭诉着叫痛,宁九尘的心里真的升起一种密密麻麻的情绪叫心疼。
  那时候的江如故还不像现在这样会隐忍,因为听到同学嘲笑她是没有爹的野种就和对方打了一架,饮食不良的她瘦瘦小小的,根本打不过别人。奈何她这不要命的打法,虽然身上被打得青青紫紫,也没叫别人占得什么便宜,恁是打的对方流鼻血。
  错也错在了这里。
  回家怕母亲担心,什么也没说。拎水的时候水壶一直晃,母亲问她怎么了,胳膊疼她撒谎说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后来人家家长给学校施加压力,要把她开除学籍,她母亲才知道她和别人打架了。
  那天在校长办公室里,母亲让她去下跪认错,她死也不肯,也不解释。然后母亲跪了下来,代她认错,说孩子不懂事,丈夫死得早没有教育好。那一刻,江如故觉得自己突然就长大了,帮母亲擦干眼泪,跟着就跪了下去认错,才继续留在了学校读书。
  晚上回去以后,母亲让她跪在她父亲的肖像面前反省,不小心看到她露出来的青紫一块。扒了衣服才发现到处都是伤口,问她为什么打架也不说。然后母亲一边给她抹药一边掉眼泪,她抱着一直哭的母亲说:“我告诉你,你不要难过。今天他骂我是没有爹的狗杂种,我才和他打起来的。”
  许是忧思伤身,母亲也没能陪她太久就撒手人寰了,她成为一个孤儿的时候也不过才十多岁。村子里有声望的人让她叔叔婶婶抚养她,村民们也可怜她,经常给她送点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某种意义上说,她也算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
  叔叔婶婶虽然没有太刻薄她,但是也不怎么关心她,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们还有个儿子,她的表弟,所以厚此薄彼也是常有的事。
  本来她初中毕业叔叔婶婶就不打算让她读书了,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嘛,以后成了家不还是别人家里的人,还不如把学费省下来给她留着以后娶媳妇用。
  因为她成绩好,二中愿意免学费录取她,村里人又都来劝,叔叔婶婶才愿意放走这么个劳动力让她去读书。生活费是她自己寒暑假兼职挣得,发传单,贴海报,卖早饭,餐厅里刷碗洗盘子,能挣钱的活她什么都干。
  挣到手的钱还被叔叔婶婶扣去一半给她表弟买吃的穿的去了,两千来块钱就是她一个学期的生活费,她选择寄宿就是想给自己多争取一点自由。
  兼职的时候来回跑,她舍不得花钱坐公交车,都是步走。有一天早上卖早饭的活迟到了,被老板狠狠训斥了一通。她才狠了狠心,抠出百来块买了辆二手自行车,哪成想开学那天直接撞宁九尘的车上,撞散架了。
 
 
第4章 三、校园篇
  “阿尘,你听我解释,我真的只是按照你的嘱咐好好的照顾她,我一直都和她保持距离的。”龙霸天放低了身段,轻声哄着宁九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