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渣后我怀了大佬的崽【主受】──花青鸾

时间:2020-09-16 08:50:19  作者:花青鸾
  睡着时手机震了震,唐汪困得厉害就这么睡了过去。
  黄昏的暖光照在空荡荡的宿舍里,床上小声打着呼噜声的唐汪在响亮的手机铃声中醒了。
  “糖糖你爸明天的飞机,记得回来吃饭。”
  “知道了小爸,我记着呢。”唐汪听着电话那端温和的男声嗡声嗡气地回着。
  挂了电话唐汪缓了缓,记起睡前的消息翻了翻手机。
  居然是那位周先生。
  【周江行:改天再约,下周都有空,随时call我。】
  没想到还有下文,唐汪想了想回了过去,委婉的表示和对方啪啪啪太废力气以后都不约。
  【糖水铺子:约了私教,太累都没空。】
  “这么说行了吧。”唐汪满意地读了一遍自己的回复,准备起床去吃晚饭,手机刚放下消息进来了。
  【周江行:下次一起。】
  “什么一起?健身房?”唐汪想着对方的轮椅满脸问号。
 
 
第3章 男孩子在外要保护好自己
  第二天,唐汪威胁薛渣男的话有了成效,论坛里骂他的帖子基本没了。唐汪知道论坛管理员的其中一个就住在渣男隔壁的宿舍,论坛闹得风风扬扬多数也是渣男在背后搞鬼。
  他点进首页置顶的帖子,楼主自称知情人士解释了唐汪和薛系草之间的传闻是误会,顺便替唐汪说了几句好话,因为贴上了和薛系草的聊天记录,可信度高跟帖的有不少人都在向唐汪道歉,只是偶尔有人表示不赞同唐汪当众打系草巴掌。
  无视那些敲字说话不腰疼的评论,唐汪总算心情顺畅地去吃了顿饭。
  消失了一周,唐汪缺了不少的课,一整天除了上课都泡在了图书馆。班上的同学私下发消息问问情况,当面很分寸的没问唐汪分手的事,还纷纷友好地把笔记借给他。
  抄了一下午的笔记,唐汪长期低着头的脖子抗议了起来,看了眼时间他收好书本背着包离开了图书馆。
  唐汪的家就在本市,因为离学校有些远所以选择了住校,今天他大爸出差回来,要早些回家帮小爸打下手。
  公交站在健身房旁边,唐汪一边等着车一边给小爸发消息。
  低着头的唐汪听到有脚步声在身旁停下,健身完的人经常从这里坐车走,唐汪没太注意隐隐从周围暗下的光线感到这人应该挺高。
  他默默往旁边挪了挪,拉开距离。个子不高的人总会从个高的人身上感受到压迫。
  周围的脚步声陆陆续续,分不清方向。唐汪灵敏地听到车子开进站的声音,抬头望去。
  “嗬!”唐汪吓了一跳,他周围站着四个彪形大汉,统一穿黑色衣服戴着墨镜,跟双胎似的。
  只见其中一位比了个手势,其余三人有序地从他面前绕了过去。唐汪这才看见停在路边被站牌挡住的黑色商务车。
  四个人分两列站在车门前,离车门最近的手放在把手上,时刻准备着开门。
  唐汪疑惑学校附近的店多数消费目标都是学生。这架势出行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所以这位大人物怎么上这来了?
  周围等车的学生抱着和唐汪相同的想法一起瞅着那辆价值不菲的车。
  没过多久街边上出现了一样打扮的黑衣壮汉,一个拉着门另一个推着一位坐着轮子的男人走了过来。
  男人五官深邃英俊,矮窄的轮椅更能衬托他健硕的身材,让人难以肯定男人是否真的不能行动。
  “周江行?”唐汪顿了顿下意识看向他们出来的建筑,四楼正是他们遇见的健身房。
  这人……是真的长期在这个健身房了?唐汪不禁想到男人昨天回复的消息,真要一起约健身房?
  “真巧。”
  唐汪晃神间男人已经被推到他的面前,对方眼带笑意温和的语气好像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是的……”唐汪机械地回答,心底惊讶自己这是约了个什么身份的人?想着想着他眼神不自觉地移动到了周江行脸上。
  “听教练说附近南华大学的学生喜欢过来,我遇见你两次,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周江行发现唐汪看自己入了迷,脸上的笑意更甚。
  唐汪耳朵还在工作听了进去,下意识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信息,转念又想同一个健身房只要有心打听他并不难,于是点了点头。
  “在等公交车?”
  “嗯。”唐汪克制自己颜控的属性,拼命想要转移视线,结果听着对方低音炮又忍不住看了回去。
  “去哪我捎你一程。”周江行说完他的壮汉保镖立刻给唐汪让了条道。
  就在唐汪不知怎么回绝的时候,他要坐的公交车入站了。
  “我车到了,谢谢了。”唐汪快步登上公交车,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又留恋对方的脸。
  这么一看,他发现周江行也在看他。
  对方还是刚才的笑脸,不知怎么唐汪觉得对方并不高兴,隐隐泄露出失落。
  车子很快启动,唐汪望着窗外景色耸耸肩,人家是什么人怎么会让他轻易看出喜乐。
  被留在原地的周江行扫了一眼站牌上载着唐汪离开的公交车路线,在香榭颂站上顿了顿。
  “走了。”周江行看向车子离开的方向,不知说的是谁。
  保镖听到指令帮助周江行上了车,没人敢探究老板话中的深意。
  唐汪坐了十几站后终到了目的地,他家就在下车站台两三百米的香榭颂小区,在往前面一两公里就是小爸工作的市第一医院。
  替小爸去超市买了点蔬菜提回家,一开门唐汪就闻到了排骨汤的味道,
  “糖糖回来了?快进来帮我把菜摘了。”厨房里穿着格子围裙的喻尹手里拿着酱油探出半个身子。
  喻尹四十多岁的人还保持匀称的体型,一头浓密且黑的利落短发,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在外面他是那个令人信服的喻医生,在家中却经常表现出幼稚的一面。
  “好。”唐汪套上围裙和小爸一起蹲进了厨房。他小爸虽然是医生做惯了手术,但偏偏怕虫子,这个季节菜里经常藏着小虫子所以摘菜都是他和大爸的活。
  趁着小爸不注意,唐汪把菜叶子上的小青虫灭了口。
  “你腰怎么了?”
  准备弄死下一个虫子的唐汪手一抖,虫子掉进了还没处理的那堆菜里没了踪影。
  “我体育课扭了一下!”唐汪坐在小板凳上弯腰摘菜,还没恢复好的腰难免有些不舒服,没成想被眼尖的小爸看出来了。
  “你出国了一周,哪来的体育课?”生活上大大咧咧的喻尹在某些方便却敏锐的很。
  唐汪一愣,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沾着脏的手在围裙上蹭了下。
  “和男朋友分手了?”喻尹不再看着唐汪,继续忙活锅里的菜,“好男人多的是,回头让你大爸挑几个得意学生介绍给你认识,照片我都看过没你大爸年轻时候帅,但也是校草级的包你这个小颜控满意。”
  见小爸没再继续追问腰的事,唐汪长舒一口气。
  “不用,我暂时不想谈。”唐汪以为自己也能找个和小爸大爸这样的爱情,经历了渣男的事,他没那么天真了。
  “听你大爸说他们学校有个剧组要来拍戏,有你喜欢的那个什么影帝,回头让你大爸带你去看。”糖糖没带男朋友回来过,可喻尹看过那男孩照片,那天他们下午茶糖糖虽然装着没事,但他认出来咖啡厅里和别的女人接吻的就是糖糖的男朋友,
  唐汪眼神一亮,拼命点头突然想起什么,拽了拽衣服领子防止痕迹露出来。
  父子俩一边做晚饭,一边聊天,唐汪说着国外旅游的所见所闻。
  “你住的那条街酒吧挺多,你没去吧?”原本温馨的气氛被喻尹严肃的语气打破。
  “没没没,你们不给我去酒吧我从来不去的。”唐汪想着周江行的脸心虚得不行,硬是攥着围裙挺住了。
  “嗯,在外面少喝酒,酒吧这种地方乱得很,一不注意就被人拖去酒店了。”喻尹从小教育唐汪,只是例行问问没多想,并没注意到儿子的不对劲。
  唐汪眼神飘忽,想起那天他第一次去酒吧。喝多了就拽着周江行不放,把人拖进了房间。
  “男孩子在外也要保护好自己,结婚前有些事不能做记住啊。”
  喻尹说得认真,唐汪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听这句话了。他大爸和小爸都不是思想保守的人,不然当年就不会在还没开始同性结婚时不顾所有人反对坚定的在一起。
  但床上的这事,两人从小就教育他结婚后才能做,唐汪不明白两人用意却也一直听话,然而他和周江行……
  拉了拉衣服,唐汪决定回房间换件高领子的衣服,家里开空调穿厚点也不会引起注意。
  回到房间唐汪先开窗通风,他和大爸一周都没回来小爸又忙,房间还算干净但一股味要散散。
  他的窗户对着小区里的喷泉小广场,小孩吃饭前都喜欢和爷爷奶奶在那玩一会。
  一道挺拔的年轻背影引起了唐汪的注意,对方背对着他站在喷泉边上。
  男人肩宽腿长,走路姿势有些奇怪,有点像旁边正在学走路的孩童。男人的好身材让唐汪多瞄了几眼,有些好奇男人长得怎么样。
  外面传来门响,唐汪收回视线迅速换好衣服出去迎接大爸。在他离开的那刻,喷泉边的男人往他的窗户看了过来。
  如果唐汪在他会发现这人正是下午邀请他搭车的周江行。
  有话要说:喻尹:男孩子在外要保护好自己。 唐汪:周江行,你听见了吗!
 
 
第4章 怎么连自己生的儿子都打
  唐汪一出房间就瞧见玄关处他大爸抱着小爸亲密地接着吻。
  两人感情一直很好,唐汪见怪不怪地先去厨房关上炖汤的火。等出来时大爸已经换上了拖鞋,行李箱正被小爸拉着。
  “瘦了。”唐平詹穿着款式普通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高挺的鼻梁上架了一幅细边眼镜,长时间的旅途没有给他脸上染上一丝疲惫。
  别看唐平詹一股读书人儒雅,唐汪小时候每当被大爸注视时,总是没由来的心虚害怕,哪怕对方只是关心他。
  现在他大了,不至于了。可他背着两人搞了次一夜情,心虚得很,被这么一看害怕劲又上来了。唐汪应付下小爸还行,对着大爸一开口就忍不住哆嗦,只能光点头不说话。
  “年纪轻轻,出去玩还能玩得萎靡不振,要多锻炼。”唐平詹从爱人那得知唐汪分手的事,没有多探究只当唐汪心情不好,走上前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给你带礼物了。”
  “谢谢大爸!”
  唐汪望着大爸回房的背影彻底松了口气,趁爸爸们关房腻歪时连忙去把碗筷摆好。
  一家人和和睦睦地吃了顿晚饭,唐汪回房间继续抄他的笔记。他大爸不爱出差,这次推不掉一出就出了一周多,夫夫俩肯定想对方得很,他识相就不出去当电灯泡了。
  好几天的笔记补起来不容易,唐汪一直写到凌晨才结束,伸伸懒腰视线正好看到床头摆着合着,少年时期青涩脸庞的唐汪和身后站着两位成年男人有几分相似。
  用纸巾把相框上的灰擦拭干净,唐汪摸了摸上面的大爸小爸。
  感谢大爸小爸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唐汪笑了笑关上台灯进入美好的梦境。
  梦境里唐汪打得那群嘲笑他爸爸们有病的小孩们哭着求饶,回家后温柔的小爸替他上药。等大爸回来后家长们带着被他打伤的小孩上门算账,唐汪被大爸护在身后倔强地望着那群家长。
  其中一个男人又高又帅,长着周江行的脸,不仅能够正常站立还牵着一个和他有八分像的小男孩。
  “你怎么连自己生的儿子都打?”还是勾得他腿发软的低音炮,但内容却让人心惊胆战。
  唐汪一个机灵吓醒了,他喘着粗气望着头顶的白墙:“什么鬼?”
  阳光透过窗帘缝照射进房间,投在唐汪灰色的被子上,他把手伸到阳光下,暖意驱散了离奇梦境给他带来的震惊。
  “骗大爸小爸,遭报应了。”唐汪坐在床上摸了摸额头出的一层汗,回忆起那天晚上,他见色起意没带套,周江行行动不便却精力十足,两人做了好几次自己动得腰都快累断了。
  梦太可怕唐汪缓了半天才磨磨蹭蹭地洗漱好。已经九点多了,他小爸肯定早去了医院,大爸上午没课还在家。
  “早饭在厨房你自己热热,吃完我送你去学校。”唐平詹坐在沙发上改着学生的论文,听到开门声扶了下眼镜看了唐汪一眼。
  唐汪被大爸不经意间流露的威严震慑了一下,应了一声低着头去了厨房。早饭明显是大爸做的皮蛋瘦肉粥,他弄了碗坐在桌前喝着。一时间屋子里只有纸张翻页和他喝粥的声音。
  “下周剧组就来了,你小爸说有你喜欢的演员。”
  “我周二上午有空!!”唐汪喜欢这位影帝的颜值,难得能见到真人激动地回道。
  把看影帝的事单独设了个备忘录,吃完饭唐汪被大爸送回了学校。
  学校大门口的小吃摊,唐汪又听见了他和薛渣男的名字。
  “薛系草的瓜吃了吗,有反转!他亲口承认前男友没出轨,也没被包养。”
  “啊?那为什么分手?”
  “说是性格不合,据学生会的人说薛系草说自己对不起他前男友,看来有错的压根不是前男友。”
  “那薛系草到底怎么对不起前男友了?”
  几个女生热热闹闹讨论着,突然身边多了个男生。
  男生白白净净是个小帅哥,说话声音也好听几个女生多看了对方几眼。
  “老板给我一份烤冷面,不要香菜,多辣多醋。”唐汪点好单付完钱,近距离等着几人的吃瓜后续。
  “有点好看,要不要上去要个号码?”
  “要什么要,说得跟真得你有这个胆子?”
  几个女生互相调侃了几句又说回了之前的话题。
  “学生会的人说可能薛系草事情太忙,外面又有实习没法和男朋友经常在一起,所以才会分手。”
  “嗐,还以为多大事。这种正常分手传得也太可怕了吧,差点就冤枉人家德语系前男友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