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渣后我怀了大佬的崽【主受】──花青鸾

时间:2020-09-16 08:50:19  作者:花青鸾

 

 
 
  文案:
  唐汪被男友劈腿的第二天拿到了奖学金。
  渣男哪有奖学金香!出国玩!泡男人!男人坐轮椅?没事!脸帅身材好!我自己可以!
  潇洒了一周的唐汪回到学校,不仅天天被渣男故意秀恩爱,肚子还日益渐肥。
  一次体检后,唐汪发现自己怀孕了。
  唐汪:???????谁的种?
  轮椅攻举手手,送花花,求婚婚。
  唐不想嫁汪:“我不喜欢比我矮的男人。”
  某攻面带微笑并且站了起来,微微俯视:“现在可以了吧?”
  唐想打人汪:“可以?你可快滚吧!”
  n年后的毕业典礼。
  唐汪结了婚,挽着老攻带着崽,故意在刚被女友甩的渣男面前亲了亲他的大佬老攻。
  崽崽:“为什么那个叔叔一直瞪着爸爸?”
  唐汪:“那不是瞪,是酸。”
  某攻:“是想被打断腿。”
  渣男膝盖隐隐作痛夹着尾巴迅速逃离现场。
  伪断腿轮椅大佬攻x想跑又沉迷美色看脸受
  阅读须知
  1、生子!!!
  2、同性可结婚背景
 
 
 
 
第1章 帅哥加好友吗
  雄伟气派的南华大学门口一辆出租车为了避开拍照的路人,发出刺耳的急刹车声。
  唐汪迈着虚浮的脚步,身形不稳地扶着车门下了车。
  出租车司机从机场接到人一直关注着小帅哥,见那原本惨白的脸色更增几分病色,搬下行李箱后忍不住出声询问。
  “前面一公里有家医院,帅哥你要不去看看?”
  唐汪摆摆手,沙哑着嗓子说了声谢谢关上了车门。
  夏末的阳光不比盛夏的炙热,唐汪只站了一小会,却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身体的酸痛比小时候打完群架还要酸爽,想想离校门还有一段距离的寝室唐汪咬咬牙借着行李箱拉杆,缓缓移动。
  校门口的小吃摊围着不少的学生,各种食物混杂在一起的味道让唐汪更加不适。
  “听说了吗,咱们薛系草恢复单身了!”
  “早传开了,据说是他前任出轨被抓个正着,伤心了好几天都没来学校,借酒消愁时才和学生会几个部长说漏了嘴。”
  唐汪突然停下,抬眼看向某个摊前还在继续八卦的几人。
  “薛系草人帅腿长人也好,之前我舍友刚进学生会薛系草对新人温柔还耐心。我听隔壁宿舍说薛系草的前任勾搭上了有钱人。”
  “这也太恶心了吧,心疼薛系草,我刚在学生会看到他了,虽然人很憔悴但更帅了。人啊就是不知道珍惜,有钱怎么了,咱们系草前途无量是公认的啊!”
  “那人不是也我们学校吗,哪个系的啊?”
  “我看论坛说是德语系的,人清秀可爱可不就是有些有钱人喜欢的调调。”
  “有没有照片??”
  拉杆中央的软垫被手指紧紧攥着,手指周围明显凹下去一圈,唐汪干燥浅色的嘴唇硬生生被咬得出血,他深沉着脸耳边萦绕着附近人的议论。
  愤怒一瞬间在身体内充斥,让唐汪暂时忘却了不适,他扯着拉杆一改刚才的虚弱无力,踏着气愤的步子径直往校学生会的大楼而去。
  半个小时后南华的论坛多了一篇昔日情侣反目成仇当众抽耳光的帖子,评论迅速破十页。
  此时帖子的主角之一唐汪已经趴在了宿舍床上,外套被扔在一边只穿着宽松体恤衫,腰间露出了一片布满青红痕迹的皮肤,隐隐可见腰侧印着指痕。
  一个星期前唐汪和家人出门意外在咖啡厅外看到了他交往半年的男朋友薛泓博和一位漂亮女生接吻。
  难受了一晚的他第二天给薛泓博发短信分手断得一干二净,凑巧学校的奖学金到账了,唐汪当即趁着签证还没过期收拾好行李出国旅游散心去了。
  谁成想一周后他忍着屁股的不适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连学校大门都没进,就听到自己的出轨传闻??
  “出轨?还憔悴?”唐汪撕着渣男送他的书泄愤,一边辱骂对方,“渣男给我死!”
  薄薄的一本书不禁撕,唐汪想着等他休息好一定去把渣男暴打一顿,就这么精疲力尽地睡了过去。
  梦中他仿佛又回到了昨天晚上,昏暗的酒吧他看见了那位坐着的男人,男人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和那衣物下爆发力十足的肌肉线条无一不在吸引着酒精上头的他。
  房间里的玫瑰熏香让俩人之间的气氛暧昧又黏腻,他清楚的记得对方呼吸时喷洒在他颈肩的热气,那双粗糙的手在他身上游走时的战栗。
  唐汪像是海面上的皮艇,一个浪打过来潮湿又颤抖,不知挣扎了多久,最后残破地被冲上了岸。
  醒来时窗外的阳光还很青涩,唐汪缓了缓看了眼手机,他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梦里男人在他耳边的低语让唐汪忍不住摸了摸耳朵。
  虽然他和渣男交往了半年多,但因为一些原因一直没有身体上的亲密接触。那天他和酒吧遇见的陌生男人是他的第一次,事后即是太痛苦,可还挺爽。唐汪揉了揉腰,觉得今天暂时还是不能暴打渣男一顿。
  一大早唐汪的手机提示音不停地在响,看了一眼全是朋友发来的八卦问候。
  点进其中的链接,学校论坛一篇火爆的帖子声情并茂地详细诉说了他和薛泓博分手大戏,往下一翻骂他的不胜其数。
  唐汪是个颜控,当初答应薛渣男追求时除了对方对他用心另一半也是因为对方的脸。现在他明白了和帅哥追求身体上的愉悦比和帅哥谈恋爱要靠谱。
  交往半年他丝毫没看出薛渣男道貌岸然下的人渣本质。哪怕腰酸背痛他今天也要去暴打这位传闻中分手后还照顾前任面子,心酸悲痛只自己消化的深情薛系草。
  为了能够打赢一八五的薛渣男,唐汪拖着走不利索的身体预约了健身房的私教。
  南华学校门口两百米处有一家健身房,当代大学生没几个能早起锻炼,唐汪到的时候健身房里只有零星的几个人。
  他的教练不仅长得赏心悦目,技能也多。让教练帮忙推拿训练了一小时唐汪的腰舒服多了。请教了几招打拳时的技巧后,唐汪自信满满地准备去和薛渣男好好切磋切磋。
  健身房在四楼,电梯的移动速度不慢,仅仅几秒便到了。
  “周先生,需要我推您出去吗?”
  “不必。”
  青年人殷勤的声音随着电梯门的打开传入唐汪的耳中,随后那句冷淡又疏离的拒绝声勾起了他夜晚时的某段记忆。
  那人即使坐在轮椅上,两条大长腿依旧令人无法忽视,当他坐在男人腿上时,那紧绷的感觉让他恍惚间以为对方可以正常的站立。
  “不进吗?”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拉回了唐汪飘远的思绪。他看着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指按在冰冷的银色按钮上,衣物下的手臂依旧和初见时一样蓬勃有力,顺着手臂往上看去,是那张让唐汪每一次回忆起都会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英俊面孔。
  偶遇一夜情对象应该说什么?
  唐汪傻愣愣地瞅着对方的脸,和第一次见面时的温润不同。男人今天露出了饱满的额头,剑眉星目,目光所到之处凌冽又锐利,是位哪怕坐着轮椅却依旧进攻性很强令人胆颤的上位者。
  如果不是认得男人食指侧面不易察觉的黑色小痣,唐汪甚至以为自己遇见了一夜情对象的双胞胎兄弟。
  无论对方是温柔还是冷漠的人,唐汪都馋对方的脸,原本被教练治好的腰下意识作痛,好像在提醒他那晚的疯狂,不得不说禁欲又疏离的男人更让人心动。
  “加好友吗?”唐汪盯着对方扣到最后一颗扣子的衬衫,脱口而出。
  此话一出男人背后背景板的西装男瞪大了双眼,镜片背后微微凸起的眼睛神似金鱼眼。
  “我以为你不想见我。”在西装男持续的震惊下,男人居然真的掏出了手机。
  唐汪尴尬地挠挠头,那天他醒来后发现男人不在加上赶航班,便匆匆忙忙地跑了。
  “那再见。”男人加完好友递给唐汪一张名片,操纵着轮椅转过身在西装男的介绍声下只留给唐汪一个潇洒的背影。
  走进电梯时唐汪看了眼手上黑底白字的名片,只有一个人名和一串手机号。
  “这人有点奇怪。”坐轮椅却来健身房,他不记得这家健身房高级到有复健之类的项目。
  唐汪嘀咕着把对方的备注改成名字顺手点进了朋友圈,发现只有一张手捧奶茶的照片,日期显示还是在三年前。
  奶茶是他喜欢喝的牌子之一,唐汪好奇地想要点开,手指点上去的那一刻,手机震了震男人发了条消息过来。
  【周江行:今晚约吗?】
  有话要说:开始更新啦!求支持!日更! 受属性颜控。
 
 
第2章 下次一起
  唐汪把对话框里的几个字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这位周先生表达的意思应该是他想的那样吧?
  那天晚上要不是因为失恋打击加上酒精上头,唐汪不会和男人去开房。这事做了一次,他不敢第二次,要是被家里人知道……
  而且这位周先生看上去像个老手,唐汪借口有事回绝了对方,见迟迟没有回复,想来对方应该领悟了他的意思,眼看着到学校了唐汪便把这事抛在了脑后。
  据学弟的消息,薛渣男上午要在办公室帮系主任的忙,这种在老师面前露脸的事他从来不会错过,所以唐汪十分顺利地找到了顶着半张肿脸还坚持拍马屁的薛渣男。
  “这不是小唐吗,来找男朋友?”以前唐汪经常来等薛泓博,所以金融的系主任认得他。
  “陈主任好,我和薛泓博已经分手了。”唐汪笑着说道,余光瞥见一旁整理东西的薛泓博明显愣了一下。
  “啊?那……”系主任顿了顿,惊讶地在两人身上扫过,有些传言他不是没听过,但小唐这孩子不会是那种人,所以系主任没当真,“那你……”
  “我来找薛同学聊聊分手后他的不当言辞给我带来的麻烦该怎么解决。”唐汪实话实说,完全不给渣男面子。
  “老师,资料我都分类好了!”
  薛泓博听罢,急忙出声。系主任不好掺和两人的事,尴尬地放人走了。
  望着一前一后离开的两人,系主任摸摸头顶还算茂密的头发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
  这个点学校人不多基本在上课,没课的也都在宿舍,走廊里很安静只有两人走路的脚步声。
  薛泓博依旧穿着干净清爽的休闲装,鞋子永远白净。哪怕好看的脸被打得略不对称,也依旧可以露出和煦的笑容。
  “我们找个咖啡厅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薛泓博满眼只印着唐汪的身影,好像两人什么事都没发生,还在交往中。
  唐汪冷眼望着对方的假深情,挑衅一笑。
  “去哪谈?建设路上新开的那家心情咖啡店?那环境是不错。对了我还听说他家的海鲜派很好吃,谈之前还能顺便尝尝。”唐汪根本不爱吃海鲜,他说的咖啡厅正是看到薛泓博出轨的那家,而海鲜派也是当时他们所点的。
  薛泓博的笑容明显不自然起来,他收到唐汪的分手短信,并不知道他约会别的女生被唐汪看见了。
  “论坛的事是个误会,我会澄清的。而且那只是我的酒后失言,毕竟我们这么久的感情,你突然要分手我真的很伤心。”薛泓博痴痴地望着唐汪,压根没提他出轨的事。
  唐汪被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渣男深情人设说来就来,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恶心事恐怕没少做过,还未等他说着什么,渣男又道。
  “唐汪……你喜欢过我吗?”
  话音刚落唐汪手上一热,一只手牵住了他,紧接着他下意识甩开了对方。
  “果然,你只喜欢我的脸。”薛泓博落寞地道,“所以你才一直不和我接触,出去旅游也找借口搪塞我。”
  “唐汪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你一直不回应我,我总会有忍不住的时候。”
  渣男真是渣的明明白白,你受不了可以分手,这么说多委屈似的,就差没直说出轨是他逼的了。
  唐汪外表看着乖乖巧巧,性格好像也很温柔但其实有些暴脾气,对于薛泓博这种说得好听,做起来另一套,自己做错事还推锅的人唐汪没耐心和他打嘴炮。
  右手攥拳,唐汪举着胳膊活动了一下,不和薛泓博废话,抡起拳头朝着渣男挥了过去。
  私教钱没白花唐汪有教练指导,下手都是些不容易被人看见的地方。只要不往死里打,疼归疼却只是皮外伤,不会给渣男留下回头找他算账的把柄。
  “给你一天的时间去好好解释解释,要是我再看到论坛有人说我出轨被包养,明天我就搞臭你。”唐汪知道薛泓博求上进,学生会里打拼也是为了和学校老师打好关系以后毕业好办事,如果他的真面目被捅出去连老师们都知道他人设崩塌,那这几年就白努力了。
  薛泓博捂着被打的地方,脸色发白地靠着墙,他五官狰狞恶狠狠地盯着唐汪。
  对唐汪他是喜欢的,但喜欢也架不住天天看着吃不到,明明是对方端着装纯情,自己付出这么多不仅什么都没得到还被甩了,这口气薛泓博怎么都咽不下。
  “不服气?有种打回来?”唐汪笃定渣男不敢对他动手,这种人只会阴人,没胆子正面刚。
  下课铃响,楼上的脚步声和嚷嚷声由远及近。
  唐汪挑挑眉,个子不高却气势十足,颇有种不良老大的样子伸手在渣男肿着的半张脸上拍了拍。
  “记住了,你只有一天的时间。”
  说完,唐汪冷笑了一声掸了掸袖子,迈着六亲不认的步子大摇大摆地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拐弯的一霎那,唐汪一个侧身躲进了厕所隔间。
  他扶着门喘了喘,哪还有刚才嚣张的样子,原本不疼的腰一折腾又开始酸痛起来。
  随着下课厕所陆陆续续有人进来,唐汪歇了片刻,装着身体健康的样子撑着回了宿舍。
  宿舍里除了他另外三个都是考古系的,最近有项目都跟着教授在深山老林里呆着,别说看论坛了信号都不一定有。唐汪锁上门,与世隔绝般的上床睡了一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