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傻媳妇儿撩断腿──白十三

时间:2020-09-16 08:49:20  作者:白十三
  于是赵舒津对刘洛尘,就不由得又多了几分好感。
  心想提高一下价位。
  在看到最后一个布包中的药材时,也不有的惊呼。
  “铁皮石斛!五年分的,品质这般好,这是难得呀。”
  赵舒津自幼学医,就是个药痴。
  小心翼翼的拿出植株,放在手上仔细查看,越看越是喜欢。
  “这味铁皮石斛,我给你20两,其他的车前草和金银花我给你二两,你看怎么样?”
  刘洛尘闻言心中一喜。
  一两就是一百文,原主没买过药,刘洛尘用现代价格换算一下,感觉老板给的价钱,还是很公道的,于是点头同意。
  “好,老板爽快!不知可否将其中十两拆成碎银子?”
  赵舒津昂首点头:“没问题。”
  赵舒津的连忙吩咐童子取钱,送到刘洛尘手上,并且亲自将人送出门,说道:“以后要是要有好品相的药材,老弟可要来福瑞堂,保证给你个满意价。”
  “好多,多谢掌柜的。”刘洛尘拱手回礼,带着笑意离开。
  这个老板给的价钱很实诚,看来以后可以长期合作。
  刘洛尘小心将银子揣好,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连忙就向不远处的暗巷跑去。
  那个小傻子虽然块头很大,看上去很唬人。
  但实际上也就是个小孩儿的心性,可别跑丢了。
  远远的刘洛尘就听到一些小孩子,叽叽喳喳的叫声,”大傻子!大傻子!没爹没娘,大傻子!
  
 
 
第17章 守住给你的包子
  “大傻子,偷包子,丢石子,打死他。”
  “不......不是偷的,相公给买的。”
  “他说谎,丢石子,打死他。”
  刘洛尘面色变了变,脚下又加快了几分。
  果然,看到巷子深处,五六个小孩围成一圈。
  南念抱成一团,蹲在地上,那些孩子就拿小石子往他身上丢,
  而那个傻大个,竟然连躲都不知道躲。
  胳膊上被划了几道痕迹,隐于渗出血丝,刘洛尘顿时怒了。
  直接上前使出怪力,一手提着一个小男孩,恶生恶气的喊道:“干什么呢!欺负人,把你的送到牢里,吃牢饭,被老鼠啃屁股。”
  其他几个小孩儿,刘洛尘一吓唬,顿时一哄而散,
  而被刘洛尘拎在手上的两个小男孩,跑不掉被吓得哇哇直哭:“我不要,不要吃牢饭,不要被老鼠啃屁股,呜呜呜。”
  “哼,再让我看到你们欺负人,就把你挨个的关起来,屁股打烂。”
  就是几个小豆丁,刘洛尘一个成年人,也不能真的将他们怎么样。
  将两个大哭不止的孩子放到地上后,这两个小男孩一溜烟的就跑了。
  “在看到你们欺负我家阿念,捶你们!”
  刘洛尘转身,看到依旧蹲在原地,缩成一团的南念。
  有些生气,一把将人拽了起来,大声问道:“为什么不反抗?”
  南念以为刘洛尘生气刘,低垂着头,不发一语。
  刘洛尘看着他的伤口,越看越生气:“不能打人还不会跑吗?就这几个小崽子,还真能......”
  刘洛尘后半句斥责的话,梗在喉咙,说什么也发不出声音。
  只见南念怀里,小心翼翼的抱着刚才他给买的两个肉包子。
  ??是由于南念刚才蜷缩的姿势,肉包子有些被压扁了,但是依旧是白白胖胖的。
  南念扁扁嘴,小心翼翼的看着刘洛尘,捧着肉包子送到他眼前。
  “相公别生气,包子,吃包子。”
  刘洛尘顿时眼眶有些热,用袖子擦去南念脸上的痕迹。
  看着他脸颊的擦伤,有些心疼的问道:“你是为了这些包子,才不反抗的吗?”
  南念傻乎乎的笑了,手心的包子往前送了送,“不疼,相公吃,阿念不跑,相公找不到。”
  此刻刘洛尘的心,仿佛被谁狠狠攥了一下,又酸又疼。
  拿起那个被压扁的包子,塞在口中,仔细品尝。
  又将另外一个完好的包子,送到南念嘴边,细不可闻的嘟囔道:“真是一个傻子。”
  南念:“阿念,不傻。”
  刘洛尘将大半的包子都给南念吃了,伸手拍拍他身上的灰尘,“药材换了许多钱,我给南念割肉,包包子吃好不好?”
  南念“好,相公很好厉害,包子好吃。”
  刘洛尘:“嗯。”
  南念身材高大,小竹筐背在他背上仿若无物,开心的跟在刘洛尘身边。
  两人走到集市,已经午后天色渐暗。
  但集市上依旧是人来人往,刘洛尘拽着南念的手腕,唯恐他走丢了。
  来到集市一处,专门卖野味的位置。
  将打到的一只山鸡,一只野兔摆了出来。
  刘洛尘将绳子的一端,放在南念手中,嘱咐他拿好。
  这山鸡兔子虽然被绑了脚,但是依旧是活蹦乱跳的。
  刘洛尘上前两步,大声的叫卖道:“走一走,看一看,路过的老少爷们们,新鲜的兔子山鸡,便宜的很,买一送一啊。”
  
 
 
第18章 买一送一啦
  周围的人群一听买一送一,这可是大便宜,顿时就围拢了过来。
  有几个大娘,七嘴八舌的问道,:“小伙子,你这是怎么卖的?是买一送一不?”
  “对!买1送1,山鸡30文,兔子贵一些50文。买山鸡我就免费送一把蘑菇,买兔子就送一把野菜,回去一炒,也是一道好菜。”
  几个大娘一听,原来是买山鸡兔子送蘑菇、野菜、
  还以为是买兔子送山鸡呢,眼中闪过失望之色、
  不过听听价钱倒是不贵,而且有东西送,这可是白占的便宜。
  那蘑菇和野菜一看就是刚采的,还水灵灵的呢。
  这样的野味,晚上家中带客也是极有面子的。
  他们要是在线的,就知道,这都是套路,满满套路。
  刘洛尘本就是张娃娃脸,虽然看着瘦弱面色苍白。
  但是一笑起来,也格外惹人怜爱,
  一翻俏皮话说下来,惹得周围的大娘们纷纷哈哈直笑,。
  到他衣衫破旧,瘦骨嶙峋,也不由得起了几分同情之心。
  于是就你一只兔子,我一只山鸡的,将东西都买了个干净。
  刘洛尘整理背包中剩下的一只三鸡和一只野兔,还有蘑菇一袋,满意的点点头。
  将铜钱揣好,拉着南念就去逛街。
  刘洛尘来到成衣铺子,给南念和自己买了两身衣服。
  灰色,深褐色的短打,结实耐用。
  方便劳作,在村里也不打眼。
  刘洛尘又选了一块上等的细棉布,这样的料子柔软吸汗,透气性好。
  他准备拿回去,给些手工费,让邻居奶奶给他俩做几身里衣服。
  看了看那成品的绣花棉被,价钱真高呀!他还是穷鬼一个。
  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得回村里,找人帮着做几床被子,也会便宜许多,
  结账时用去,二两14文,刘洛尘也不由得有些肉痛。
  成衣店的衣服还是有些贵了,这要是买几匹布自己会做,能便宜一半。
  可惜,他们两个大老爷们儿,是不会拿针线的。
  一路走来,刘洛尘又买了一些细粮米面,油盐酱醋,一些粗瓷的碟碗。
  还给南念买了一些糕点,小竹筐又满满的。
  刘洛尘将衣物布料放在下面,最上面放一些蘑菇野菜,用一块布巾盖上。
  刘洛尘之所以要卖山鸡和兔子,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他今儿,买了这么多东西,藏也是藏不住的。
  只让其他村人以为是他上山捕猎,猎到一些猎物换了钱,这才不会引人怀疑。
  算着时辰,来到城门前。
  果然看到回乡的牛车,缴了车钱。
  刘洛尘与南念上车,从边框中掏出一块麦芽糖,塞到南念口中。
  南念含着甜丝丝的麦芽糖,笑的眉眼弯弯,像一只大型犬。
  下巴放在刘洛尘的肩膀上,小声说道:“好吃,真甜。”
  刘洛尘嘴角微微泛起笑容,
  刘二婶子和他儿媳妇柳絮这时也上了车,
  柳絮低垂着头,提着几副药,脸色苍白。
  眼睛红肿,显然是哭过的。
  刘二婶子交了车钱之后,坐到儿媳妇身边,狠狠的剜了对方一眼,然后说道:“摆出这副受气的样子,给谁看呢?两年了花了那么多银钱吃药,连个孩子都保不住,还有脸委屈。我们老刘家只是大了什么大霉,才娶了你这样的儿媳妇。”
  
 
 
第19章 可怜的女人
  柳絮的肩膀抖了抖,头更低垂了,死死地攥住手上的药包,指纸节都有些发白。
  “婆婆,这......这在外面呢。”
  刘二婶子眼睛一瞪,狠狠掐了柳絮一把:“在外面怎么了,就你娇贵,我是你婆婆,说不的你了?不能给我生孙子,就是一个吃白饭的。再生不出来,我给让我儿子把你休了。”
  刘洛尘看到那女人瑟缩一下,都不敢躲,手背上晕湿的一片,不由的心生怜悯。
  这柳絮也是个命苦的,家里边穷。
  上边有三个哥哥,娶不上媳妇儿。
  为了给家中男孩娶亲,传宗接代,这就将她嫁了换彩礼。
  而刘二婶家的儿子刘强,在刘家村那时出名的混。
  整日就知道喝酒耍钱,喝醉了更是喜欢动手打媳妇。
  在村中名声都坏了,村里但凡疼惜子女的父母,都不会将人嫁给他。
  所以刘二家才花了大彩礼,娶了这么个媳妇儿,说是娶就跟买卖也差不多。
  柳絮两次怀孕,孩子都被打没了。
  有一次被打的是在受不了,偷跑回家了,又被爹娘送了回来。
  回家就遭到刘强好一顿毒打,性格就怯懦害怕了。
  刘洛尘本就是一个21世纪的灵魂,尽管接管了原主的记忆,但对于这种事情,也实在是看不下去呀。
  不过,如果他现在义正言辞的指责刘秀婶子,辱骂儿媳妇不对,回家只怕这柳絮还要更惨。
  他???口气,捏了一块手指大的麦芽糖,塞到刘二婶子的手中,转移话题的说道:“这是我今儿买的麦芽糖,婶子甜甜嘴。我想在自己那破院子里边,种点儿小菜,够自家吃用就行,也不知村子里,谁家有多余的菜种。”
  麦芽糖在这个古代,那可是顶好的东西。
  一年到头,农家人也就买个几块,给自家最受宠的孙子甜甜嘴。
  刘二婶笑眯眯的接过糖块,掐下来指甲盖大小塞在嘴中,剩下的都揣在怀里。
  砸吧砸吧嘴中的甜味儿,满脸笑意,“哎哟,你这个孩子就是不会过日子,两个大男人,买什么麦芽糖呀?不过你要问菜种,那可是问对人了。我家今年剩了不少菜籽,有小葱白菜,油菜等小青菜也不知,你合不合用?”
  刘洛尘一听,连连点头,何用何用?婶子卖我一些,这样我家今年也有菜吃了,
  村子里边的东西一般都是以物易物。
  只是刘洛尘家中并无常物,只能出钱买。
  而刘婶子一听说有钱,那脸笑的跟菊花一样。
  看着刘洛尘满满当当的背篓,眼珠一转,问道:“哎哟,我看你这竹筐中背的东西不少啊,洛尘小子在镇子里没少买东西啊,这是哪发财了?”
  洛尘坦然一笑:“早上上山,偶然猎到几只兔子和山鸡,集上换了几文钱,咳咳......这不抓了两副药,剩下的也不过买个油盐酱醋,唉,冬天的粮食还不知怎么办呢?”
  刘洛尘白着一张小脸,幽幽叹气,很有几分凄苦的味道。
  刘铁柱家分家闹的那一场,村里谁不知道?
  
 
 
第20章 腿,腿麻了。
  一家子人,独独将受重伤的大儿子分了出来,没分一丁点田地和米粮,几乎是净身出户。
  这刘洛尘还不要生母的嫁妆,谁不说他傻,便宜了那个恶毒的后妈。
  虽然这么想,但是刘秀婶脸上,依旧是带着笑容。
  瞄了一眼刘洛尘揣在怀里的麦芽糖,暗道小气。
  啧巴啧巴嘴儿,说道:“唉,也是,你这身子骨啊,真是不行,可是要好好养着。不过好在你有一门手艺,往后你就照顾好自己,我看你那傻媳妇壮实的很,也能帮你干些活,给一口饭不饿死也就行了。”
  刘洛尘最是听不得别人说自家人傻,尽管两人只相处了两天不到,但是对方纯粹信赖的感情,确实让他这个异界漂泊的灵魂,有了些许归属感,至少在这个世界有人需要他。
  也不知南念,听懂没有。
  刘洛尘心疼的拍拍南念的大腿,安慰对方,然后恢复往日淡笑的表情,说道:“我家南念,虽然性子单纯了一些,但却极听话,能帮我打理家务,更能帮我上山打猎,是我修来的福分。”
  刘秀婶子看到傻乎乎的南念,撇撇嘴到底没有说什么,人家闭门过日子,不嫌弃她也不能说啥。
  这刘家老大看上去白白净净,细胳膊细腿儿的。
  没准就喜欢这样膀大腰圆的。
  难道还是炕上那点事,刘家老大还是个喜欢被压的?
  刘秀身子看着刘洛尘的眼神,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刘洛尘不知道他几句话,就让刘秀婶子想歪了。
  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许也不会在意的。
  牛车晃悠悠的,深秋的傍晚有些许凉意。
  刘洛尘穿的很多,他虽然天生力大无穷,但是这两天穿越奔波,他到底是累了。
  迷迷糊糊的,就趴在南念腿上睡着了。
  南面低头看着相公的睡眼,白白嫩嫩的包子脸。
  他伸出手想去戳一戳那肉肉的脸颊,怕吵醒了对方,只能这样呆呆的看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