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傻媳妇儿撩断腿──白十三

时间:2020-09-16 08:49:20  作者:白十三
  南念个子大,胃口也大。
  三口两口的,就将一个白面馍馍,吃了个干净。
  然后就看着刘洛尘咬了一口的半个馒头,眼巴巴的不住的咽口水。
  刘洛尘被男人饥饿的眼神盯得直发毛,摸了摸还有些瘪的肚子。
  再看看南念,水汪汪的墨绿眼眸,蜜色的皮肤,额头颗颗汗珠。
  手臂那饱满的肌肉,显得越加雄壮性感。
  该死的有男人味。
  咕咚
  刘洛尘咽了个口水,
  再回神的时候,手里剩下的半个白面馍馍,已经递了过去了。
  刘洛尘尴尬的摸摸鼻子。
  “你吃吧,我还不饿。”
  哎呀妈,果然美色误人啊!!!
  南念惊喜的接过馒头,呲起两排大白牙,傻乎乎的笑:“相公真好。”
  然后就低头哼哧哼哧的吃了起来。
  刘洛尘怜爱的摸了摸南念的大狗头,呼噜了几把。
  暗暗握紧小拳头,决定一定要抓紧的挣银钱,改善生活。
  等爷有钱了,白面馒头吃一个丢一个,白面包子都要纯肉馅儿的,不要素的。
  等到南念吃完后。
  取出一个竹筒,在不远处的山泉口接了点泉水。
  这里的水质甘甜清冽,喝下几口后,刚才那点子疲惫,也烟消云散。
  刚才哪点闷热,也是一扫而空。
  刘洛尘眼尖的看着不远处草丛中,有几株莲座状的植物,
  眼睛一亮,连忙上前蹲下身查看。
 
 
第13章 采药,换小钱钱
  刘洛尘眼尖的看着不远处草丛中,有几株莲座状的植物,
  眼睛一亮,连忙上前蹲下身查看。
  车前草,叶呈莲座状,叶片纸质,椭圆形。作用利尿,清热,祛痰。
  是一位很常用到的药。
  这种草药是药店中常用的草药,价值虽然不是很昂贵,但是却很容易出手,
  刘洛尘连忙回身,看到南念吃完后。
  招呼他,带着背篓来到那几株车前草面前,拿出柴刀小心翼翼的挖下草药,不伤害它的根茎。
  然后仔细的用布包好,放在背篓当中,
  笑眯眯的对南念说道,:“这是车前草能换银钱,等一会儿,去镇上药铺卖了换钱,给阿念割肉吃。”
  南宁一听有肉吃,大张着嘴,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草能换肉吃,相公好厉害!”
  南念现在不仅是刘洛尘的小尾巴,而且也是随时无条件相公吹。
  看到相公辛苦的在草丛中搜寻。
  于是南念满满干劲儿,棒相公找这种草药。
  还真别说,傻人有傻福,被他又找到了十几株车前草
  刘洛尘没料到傻乎乎的南念,草药这方面,记性也这么好。
  看过几次的草药外形,竟然就能记主并且辨认出来。
  这可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于是欣喜的揉一揉南念的头,然后鼓励的说道:“阿念太棒了,今天吃肉吃到饱。”
  “嘿嘿,吃肉吃肉,”南念海豹拍手,高兴的蹦蹦跳跳。
  而更幸运的是,在车前草的不远处,刘洛尘同样看到几株金银花,品??很好。
  这简直就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笑眯眯的将这些草药摘下保存好,
  刘洛尘就仿佛看到一串又一串的铜钱,手拉手围着他跳舞。
  瞬间那些铜钱又换做,猪肉鸡肉大馒头围着它翩翩起舞,
  今天上山他就做了两手准备,设陷阱捕猎物,并且尝试能不能采摘草药去镇里换些银钱,没想到他的运气这么好。
  只是仿佛运气被用光也一样,采摘了车前草和金银花后。
  刘洛尘就再没有遇到药材,眼看着太阳西斜,他现在又饿又累,也是时候回去了,
  于是招呼不远处的南念,看到这人头发都汗湿了。
  累了也傻乎乎的,不知道休息,为了找草药,头发都被树枝刮乱了。
  南念可怜巴巴:“相公,没找到。”
  “傻阿念,你已经很厉害了,咱们找到这么多草药,一会儿就直接去镇里换钱,走咱们去看那几个陷阱。”
  刘洛尘给南念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又给他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髻。
  走到第一个陷阱处,很幸运的竟然抓到一只野兔,灰色的皮毛,长得很肥。
  刘洛尘眼睛一亮,连忙用绳子将野兔的腿捆住。
  然后丢到背篓,又朝其他几个陷阱找去。
  那些陷阱,有的抓住了猎物,有的没有。
  不过算下来,刘洛尘布置了5个陷阱。
  抓到了两只山鸡,两只野兔,也算成绩很好了,
  于是又在隐蔽的地方,布置了5个陷阱,等过几天天找时间上来看看。
  刘洛尘就和男人,从另一条小道准备下山。
 
 
第14章 铁皮石斛,发啦!!!
  这边的小道,是原主偶然打猎发现的。
  隐藏在南边,周围丛林密布,地势有些陡峭,很少有人知道。
  南念就是个小孩儿心性,一路蹦蹦跳跳。
  一米九几的身高,抱着背篓,显得那背篓跟小孩的玩具一样。
  乐颠颠的看着里面的肥兔子和野鸡,脚下蹦蹦跳跳的就往下走,一个不留神就摔了个大屁墩儿。
  刘洛尘一惊,连忙上前查看他的伤势,哪知道南念指着远处草丛,说道:“相公,不是绿色,紫色的。”
  刘洛尘低垂头,拍去南念身上的灰尘,检查他是否有伤口,也没听清他说什么,只是无意识的问。“什么紫色?”
  南念上前走了两步,蹲下身,指着草丛深处的一株植物。
  傻乎乎的看着刘洛尘,“相公,那株草是紫色。”
  紫色的!!!
  刘洛尘心猛的一跳,连忙蹲下来,把拉开周围的杂草。
  只见那株植物,叶长圆状披针形,边缘带浅紫,正是铁皮石斛。
  益胃生津,滋阴清热,很温和的补益药,而且看年份不低。
  天然的铁皮石斛,可是名贵药材
  看着植株的颜色与长势,这铁皮石斛至少是10年以上。。
  据说没有百年份的那般金贵,但也是十分值钱的,
  刘洛尘自动将这铁皮石斛在脑中换算成银子,双眼瞬间变成星星眼,
  发了发了,
  那些个银子,都露出妖娆的大腿,向他飞扑而来。
  刘洛尘高兴的一把抱住南念,本想原地蹦了几下。
  奈何自个小鸡仔一样的身高体重,自个蹦了几下,南念纹丝不动。
  “......”
  刘洛尘心中默默吐槽。老天爷,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到就。
  媳妇这么猛,这么壮,怎么推倒!!!
  不过看到眼睛亮晶晶,等待表扬的南念。
  上前重重呼噜一把头:“我家阿念真是太棒了,简直是小福星。”
  说完,就蹲在那种铁皮石斛间,用手小心的将土扒开,一丁点儿都不敢伤到根系。
  铁皮石斛根系发达,足足挖了一盏茶的功夫,这才将药,完完整整的挖出来。
  将那株铁皮石斛,用布包好。
  放在筐子最上面,这可是顶顶金贵的物件,压坏了可是罪过。
  刘洛尘看着天色,已经午后了。
  原本打算直接下山回家的,只是这草药,恐怕等到明天,品相就大打折扣了。
  只能赶路去镇里了。
  看到傻乎乎跟着自己南念,刘洛尘又有些犹豫。
  “阿念,咱们去镇里,给你买肉吃,但是阿念要听话知道吗?”
  “嗯,吃肉,听相公的话!”南念重重的点头。
  一路上,南念背着竹篓,汗水顺着脖颈蜜色的皮肤,往下滴。
  热的脸红红的,那个小傻子一直呲着两排大白牙傻笑,头发汗湿了也不管。
  刘洛尘心疼,连忙取了山泉水给南念喝。
  “你歇歇,把筐子给我吧,我来背。”
  闻言南念握紧竹筐背带,连连摇头,说道:“不,相公累,阿念背,阿念厉害。”
  不管怎么劝说,南念都固执己见,刘洛尘只能放弃。
  唉......空有一身力气,无用武之地呀。
  不过看到前方高大的身影,汗水浸透衣衫,背部健硕的线条,倒是很养眼,嘿嘿嘿。
  
 
 
第15章 相公,买包子吃
  两人从南边下了山,又走了一盏茶的功夫,正巧遇上去镇里的牛车。
  刘洛尘花了10文钱,同南念一起坐上牛车。
  车上有两个同村妇女,刘秀婶子和她家儿媳妇柳絮。
  柳絮低垂这头,眼角有些乌青,见到外人,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刘秀婶子一见刘洛尘带着他傻媳妇儿上车了,往前凑了凑,八卦的问:“呦,洛尘小子,你大下午的,着急这去镇里,有啥急事?”
  一边问,一边伸着脖子看南念背的竹筐。
  乖乖这筐子满满的,别是打到什么大猎物吧,这得值多少钱。
  要知道牛在农户家,那可是重要财产。
  整个刘家村,也不过只有三头牛。
  原主父亲家,就有一头。
  那可是顶顶值得炫耀的事情。
  村里人去镇里,除非有急事,要不可是舍不车钱,大多是徒步。
  刘洛尘敷衍的笑了笑,挡住刘秀婶子探究的目光。
  “咳咳,家里药没有了,去镇里抓点药。”
  这刘婶子就是八卦嘴碎,就喜欢打听别人家的八卦。
  “唉.....你这个身子,也是真不好,我家给这个儿媳妇抓药,可是花了不少钱呢,镇上的药完,狠狠瞪了柳絮一眼。
  柳絮的头埋的更低了,隐约有些发抖。
  刘洛尘毕竟是个二十一世纪的人,有些不忍心。
  牵牵嘴角:“呵呵,吃药就好了,婶子也是有福气的,不用担心。”
  说完刘洛尘就闭着眼,靠在南念肩膀上养神。
  刘秀婶子一看对方不想多谈,也就讪讪的闭上嘴。
  一行人??了城门前,就分开了。
  进程后,刘洛尘在门口茶摊,喝了碗茶。
  大厅到镇里几个药铺,最后决定前往福瑞堂药铺。
  为了不引人注目,刘洛尘只能独自前往,将南念放在不远处的暗巷。
  “你千万不要走,我一会就回来,也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哦。”
  刘洛尘抬头,发现男人心不在焉的。
  直勾勾的街角看着一处,不住的咽口水。
  抬头一看,是一处包子摊儿。
  热腾腾,胖乎乎的包子,在蒸腾热气之中,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刘洛尘:“想吃?”
  南念重重点头:“嘿嘿,相公想吃。”
  刘洛尘:“不对,是阿念想吃。”
  南念咽口水,鹦鹉学舌:“阿念想吃,相公买。”
  刘洛尘快步跑到包子摊儿前,要了两个肉包子,两个菜包子。
  用油纸包包好,回到南念身边。
  拉着南念手腕,将人带到巷子深处。
  将包子塞在南念怀中,又仔细叮嘱,“你就站在这里吃包子,一步都不要离开。阿念吃完这些包子,我就回来了。”
  南念捧着白胖的包子,笑出两排大白牙,“相公,吃。”
  刘洛尘呼噜阿念头发:“我不吃,阿念吃吧。”
  “等相公回来,一起吃。”
  刘洛尘看着天色越来越暗了,胡乱的点点头说:“好,那等回来一起吃,阿念安不许走,有事就要药铺找我,知道吗?”
  刘洛尘乔装打扮一下,故意将脸抹黑,然后走进福瑞堂药铺。
  
 
 
第16章 买药,小钱钱到手
  古代药铺门庭两侧。
  上书对联但愿世间人无病,宁可上架药生尘
  药铺的规矩,那是没有迎客的。
  患者来了,都得自己找大夫,诊脉取药。
  此刻柜台上,只有一个十几岁的药童,正在整理药柜。
  刘洛尘进来,直接来带柜台前,朗声问道:“敢问小先生,药铺收药材吗?”
  药童抬了一下眼皮:“收!但是要看品相。不好,可不要。”
  药童打量眼前人,脸上脏乎乎的,十分瘦弱。
  衣服破旧,脚上的鞋子熬磨破了。
  显然是个普通的农家热门,态度不禁有几分怠慢。
  “小冬,不得无礼。”
  从帘子后走出一位青年人,面容俊朗,藏蓝色的褂子,更显得气质温润如玉。
  来人走到刘洛尘面前,不着痕迹的看着刘洛尘。
  他自问有些识人断物的手段,这人虽粗布麻衣,但却一点不见怯懦。
  刚才与童子一番对话,言谈有度,气质卓然,可不像是一般农家人。
  男子微微拱手:“这位小哥别见怪,小童不懂事,坐下喝杯清茶。我是这家药店的老板,您有药材,不妨跟我说。”
  男子就是赵舒津,引这刘洛尘在西侧桌边坐下,仆人上前给刘洛尘倒了茶水。
  刘洛尘一看这人温和儒雅的气度,就心生好感,不卑不亢的拱手回礼说道:“小子今天上山,采得一些草药,先生过目。”
  说罢,就拿出背篓中的草药,推倒赵舒津的面前。
  赵舒津的一看布包中品相极佳的车前草和金银花,就眼前一亮。
  要知道,虽然谁都可以上山采药,只是这采药,可是一门大学门。这要是手法不佳,怀了品相,那可就是不值钱了。
  这两种药材虽然不金贵,但是品相极好,药性极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