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傻媳妇儿撩断腿──白十三

时间:2020-09-16 08:49:20  作者:白十三

 

 
  简介:
  洛尘,猝死穿越古代,喜得一个冲喜大汉,身高八尺,壮硕如牛那种。
  洛尘看看自个小胳膊小腿,嘤嘤嘤。
  男媳妇儿,一米九,肌肉虬结,小相公,怕怕的。
  真正的的勇士,敢于直面高大媳妇儿种地打猎,采药买田,带着傻媳妇儿,种种田,吃美食。
  脚踏极品亲戚,智斗乡村恶霸。
  哪料到,忽然一天,傻媳妇儿,不傻了!!!嘤嘤嘤,媳妇儿,你不傻了,还爱我吗?
  【扮猪吃老虎弱攻vs外族强猛健壮受】
 
 
 
第1章 喜提冲喜壮媳妇儿
  脆皮鸭文学作者刘洛尘,凌晨一点写小黄文,吐血三升,猝死。
  享年28岁,性别男,爱好男。
  写各种肉香四溢小短文,但是却只有右手为伴,又名大龄单身狗。
  在醒来之时,很多陌生的记忆冲入脑子,刘洛尘只感觉眩晕恶心。
  貌似被人抬在担架上,整个脑仁都在晃荡。
  难道是写文脑洞过大,写出脑震荡了?
  “别......别晃......”
  奈何他现在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刘洛尘感觉被人抬下来。
  周围很嘈杂,很多人吵嚷着,还有放鞭炮了声音。
  紧接着有个女人,在他身边低声耳语,声音透露着嫌恶。
  “小杂种,你也别怪后娘心狠。你死了,就没人跟我儿子挣了,呵呵,活不下去也是你的活该。我好歹给你买了个媳妇冲喜,便宜你了。等你死了,我做主把他卖到窑子,也能换几个钱。”
  紧接着一个温热的身体,被塞到刘洛尘怀里。
  冲鼻的劣质脂粉香,呛的刘洛尘不由的咳嗽。
  不对!
  这一切都不对!
  众人的声音渐渐远去了。
  刘洛尘猛的睁开眼睛,瞬间惊呆。
  破旧的茅草屋顶,到处都是蜘蛛网,身上的被子发霉发臭,又潮又硬。
  这根本不是他家!
  再一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瘦的跟小萝卜头一样。
  这也不是他本来的身体。
  穿越!
  刘洛尘不由自主的收紧手臂,忽然听到痛呼声。
  “痛......姆妈,阿念,痛痛.......”
  刘洛尘猛然惊醒,怀了还有一个人,原主冲喜的媳妇儿。感觉那人的温度,刘洛尘双手一哆嗦,将人丢在了炕上。
  这才看清楚。
  妈耶!所谓的冲喜媳妇儿,竟然是纯爷们!
  那男人紧闭双眼昏迷着,光裸着上半身,只穿一件破洞的裤子,身高至少有190。
  一张脸跟刷墙一样,被涂的刷白刷白的,鬓角还带别着一朵可笑的大红花。
  但是小山一样的身材却格外醒目,倒三角身材,肩宽背阔,胸肌健壮发达。
  屁股紧实有力,而那腰身却十分狭窄,两条漂亮的人鱼线,隐没在粗布的腰带当中。
  刘洛尘不受控制的吞吞口水。
  天啦噜,如此的壮汉,也能被买来做媳妇儿吗?
  阿嚏!
  刘洛尘揉揉鼻子,他有点小洁癖,实在受不了这人身上脂粉味。
  下地浸湿一条布巾,给男人擦干净。
  看清样貌,倒抽一口气。
  男人长相,明显属于少数民族,五官立体,英俊英气,很有攻击性。
  眼眶深邃,睫毛又长又翘,鼻梁特别挺直,长眉入鬓,薄唇如刀。
  那汉子就躺在炕上,昏迷不醒,依旧如蛰伏的猛虎一般,凶猛强悍。
  浑身散发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带着原始天然的性感,
  刘洛尘眼珠子,恨不得贴在对方厚实的胸肌上,那里一颗殷红的痣,让人想......
  咕咚!
  刘洛尘又吞了一下口水,心脏骨跳如雷。
  爪子不受控制,想确定一下那颗红痣。
  嗯!皮肤柔韧,肌肉厚实。
  忽然,男人睁开双眼。
  与刘洛尘四目相对,那是一双墨绿色的眸子。
  像深渊一样深邃,却又带着天真懵懂。
  “相公......”
 
 
第2章 这个媳妇儿,有点傻
  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偏偏又带着一点委屈。
  刘洛尘猛的坐直,触电一样收回手,不可置信的掏掏耳朵。
  “你说啥?!”
  男人乖乖坐起身:“相公,阿念,饿。”(o)
  刘洛尘:“为......为啥叫为相公?”被这么个壮汉渴望看着,刘洛尘不自在的夹了夹腿,可耻那啥了。
  22
  阿念眨眨眼:“刘叔说,被卖了想吃饭,就要洗衣,做饭,生崽,可是......”南念傻兮兮的挠挠头,墨绿色的眸子看着刘洛尘:“可是生崽是啥?”
  刘叔想来就是那个人牙子了。
  刘洛尘瞥了一眼男人六块腹肌的腹部,咽咽口水:“生......生崽你恐怕不行。”
  闻言汉子不自所措瞪大眼,一把拽住刘洛尘的手,放在自个身上肉最多的位置。
  “刘叔说,相公想干啥干啥,南念乖,相公就......就会疼阿念。”
  浑圆......结实......(o)…很翘
  刘洛尘耳朵刷一下红了,狗咬一样收回爪子,一下就窜下地。
  “那啥.......不......不用这样,你听话,我就让你吃饱。这样你以后叫南念”
  南望华夏梦回千古,这是刘洛尘对现代社会,最后的纪念。
  汉子眼睛一亮,上前一把抱住刘洛尘,咧嘴傻笑。
  “相公真好,我叫南念,南念要跟相公生崽崽。”
  生......生个锤子呀!
  耳朵下,汉子的心跳,震动这刘洛尘的耳膜。
  上辈子刘洛尘就是一个大龄处,这会被这壮汉撩的面红耳赤。
  “你站好!不,不許抱我!”
  “哦。”南念乖乖应答,笑出一口大白牙,站的笔直笔直。
  刘洛尘无奈捂脸,有种提前养儿子的感觉呢。
  又盘问了几句,南念都懵懵懂懂的。刘洛尘发现,这个自称南念的男人,言语仿若稚童,脑子不太好的样子。
  再一摸南念的后脑,果然一个大包。
  只怕这个人是塞外少数民族的俘虏,战败后就变做奴隶。
  如果侥幸被买走,还有可能入良籍。
  否则就是在黑矿山,活活累死的下场。
  咕噜噜~咕噜噜~
  南念可怜巴巴看着刘洛尘:“相公,饿。”
  刘洛尘摸摸肚子,也是真饿了。
  于是跑到灶间,翻箱倒柜,就找到俩红薯,一根老玉米。
  连个米粒都没有,看来那些人,是算准了原主活不长。
  其心何其毒辣。
  刘洛尘:“南念去院子抱柴火。”
  南念:“哦。”
  好在有原主的身体记忆,刘洛尘顺利点着炉灶,将红薯和玉米,一锅煮了。
  南念一直屁颠颠的跟在刘洛尘身后,一米九几的身高,让灶间变的十分拥挤。
  刘洛尘指着火灶边的小凳子,凶巴巴的说道:“停!乖乖坐这等吃。”
  “哦。”
  “不可用手碰火,知道吗?”
  “哦。”
  南念铁塔一样的大个子,委屈巴巴的坐在小凳子上,直勾勾的看着大铁锅咽口水。
  活像一只饿极等食的大狗狗。
  一瞬间,刘洛尘心情好了很多,伸手揉了揉男人的发頂。
  刘洛尘拿着水壶,准备到院子井里打点水喝。
  这时,刘洛尘这才机会看自己未来的家。
  穷。
  拿是在真穷。
  家徒四壁,墙壁破旧裂缝,恐怕一场大雨,就可能坍塌。
  别说家具了,整个屋子就一个瘸腿木桌子,俩凳子。
 
 
第3章 妈耶,这个家太穷
  周围都是低矮的房子,好的人家是青砖大瓦房,次一些的就是石头房,也有茅草房。
  飘着渺渺炊烟。
  远处群山环绕,田地连绵,绿意盎然。
  刘洛尘叹口气,他是真的不在现代了。
  电脑,空调,海底捞统统享受不到了。
  刘洛尘整理原主留下的记忆,这才知道,这里是大辉朝。
  皇帝贤明仁善,国力强盛。
  民风开放,男男亦可成婚。
  只是为妻者,不可科举为官,没有家族继承权。
  原主名叫刘洛尘,与他同名。
  是父亲刘铁柱与原配妻子所生的儿子。
  母亲自小喜欢诗书,家道终落,嫁给老实本分的庄稼汉。
  奈何年少之时,母亲重病早亡
  刘铁柱续弦的媳妇儿王氏,是个极尖酸泼辣的人,到刘家就霸占了原主母亲生前的嫁妆。
  一口气给刘铁柱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站稳了脚跟。
  刘铁柱性子懦弱,被王氏拿捏的死死的。
  原主自小被他性格软弱窝囊,10来岁就被迫上山打猎。
  几次死里逃生打来的猎物,得来银钱,都被后娘拿去了。
  弟妹吃肉,他只能吃粗粮窝窝头和刷锅水,饿得骨瘦如柴。
  18岁了,还没成亲,被后娘算计,上山打猎被毒蛇咬了,他这才穿越过来,顶替了原主。
  想起刚传来时,王氏那女人恶毒的话,看来原主死亡,与那女人脱不了关系。
  刘洛尘揉揉眉心,这真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儿,
  低头打量一下自己的身板,衣服空荡荡的挂在身上。
  18岁的青年人,却仿若十三四岁,瘦弱的随时要去世的样子。
  不过原主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小秘密,别看他发育不良的样,但是他天生力大无穷。
  寻常三五个大汉都不是他对手。
  这才能十几岁的娃娃上山,能打到猎物。
  刘洛尘看着眼前的青石大水缸,满满的水,足有千斤。
  他双手环抱水缸,猛一用力,轻轻松松举了起来。
  那大水缸足足有一米多高,衬着刘洛尘越发瘦弱。
  这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下巴都得下掉。
  妈呀!不用菠菜的大力水手。
  莫不是骨缝里都是肌肉,哈哈哈!
  心里乐开花,刘洛尘偷偷的又放下水缸,心里美滋滋。
  再一看这院子颇大,可以翻翻土,重点小青菜什么的。
  先解决温饱问题。
  刘洛尘在现代就是个小市民,自然没什么侠客心态,一辈子追求老婆孩子热炕头。
  刘洛尘皱眉思索,刚才没有看到南念的卖身契,想来还在那个后娘手中。
  必须尽快拿回来,否者也是一个隐患。
  就在这时,院门被人敲响了。
  南念耳朵到是灵,一溜烟的出来开门。
  刘洛尘定睛一看,门外是一个头发花白,脊背佝偻的老汉,正是原主父亲刘铁柱。
  看到刘洛尘竟然能站起来了,又是惊又是喜。
  眼眶微红,将一个小布包塞到刘洛尘手中。
  小心瞄一瞄周围,没其他人,又疏离的退后一步,捏着烟杆说道:“真是老天开眼,你媳妇儿一看就是带福气的,冲喜还真的给你冲好了。娃子呀,是爹对不住你。你二弟眼看着要娶亲,你三弟要上私塾,你是老大,得体谅点弟弟们,家里真没钱没你看病。”
  
 
 
第4章 窝囊亲爹,狠毒后娘
  刘铁柱看了一眼买来的憨傻的汉子,叹了口气又说道:“人傻笨点没啥,身体壮实,能下地干活就行,不管男的女的,在炕上还不都一样,你这身子骨,哪个女人愿意跟你。”
  也许是这具身体对亲生父亲,有着强烈的怨。
  刘洛尘心口好像压着一块巨石,难受窒息。
  一把扯开手中的小布包,掂掂分量不到五斤的黍米。
  一条人命,在亲爹这里就值五斤粗粮。
  刘洛尘眼中闪过嘲讽。
  随即,刘洛尘轻咳几声,故作哀伤,又满脸濡慕之情看着便宜爹说。
  “爹,我十几岁上山打猎,这么多年换的钱也不少,儿子孝顺父亲是应该的,南念既然已经跟我成亲了,他的卖身契不知可否给儿子,咳咳.......没了卖身契,而且怕他有二心。咳咳.....儿子这破败的身体,也不知能活到几时。”
  南念这个二愣子,紧张兮兮抱着自家小相公,替他拍背,傻乎乎的说:”相公不死,南念拍拍。”
  刘洛尘:“咳咳咳!!!”我可谢谢您了,老子差点让你拍的当场去世了。
  暗暗掐了一把小傻子,刘洛尘继续演戏。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话不假。
  本来一听刘洛尘要卖身契,刘老爹还有些犹豫。
  但一看儿子身子瘦的就剩一把骨头,脸白如纸,这般不久于人世的样子,偏偏对自己这个爹又十分敬重孝顺,心又软了。
  一咬牙,从怀里掏出五十个铜板的私房钱,塞到刘洛尘手中,保证道:“老大你放心,明个你去家???,我就让你娘把那傻子的卖身契给你,你好好保重身体,也是顶门立户的人了。”
  刘洛尘看到铜钱,眼睛一亮。
  又咳嗽几声,装作虚弱无力,靠在身后南念壮硕的胸膛上,说道:“爹,这怎么使得,我怕娘那里会不高兴,儿子不能不让爹为难嘛!”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将钱揣在怀里,动作却是飞快。
  刘老爹看到儿子受委屈,还这么为自己着想,也是十分感动。
  “放心吧,爹是男人,是那婆娘的天。她还敢翻了天不成。”
  说罢,拍拍刘洛尘瘦弱的肩膀,刘老爹牛气哄哄,转身就要走。
  就在这时,大门又被人哐当踹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