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综]为美好的黑衣组织献上祝福──糖霜泡芙

时间:2020-09-16 08:41:45  作者:糖霜泡芙

 

 
  文案:
  草薙恭本以为,作为不老不死的人类,自己只需要永远注视这个世界,在孤独与无趣中度过余生。
  直到他因为颜值救了某酒厂唯一指定忠犬。
  “其实我那天只是觉得碰到了惊艳的银发美人,所以心血来潮喔,绝对没有从一开始就对你图谋不轨。”
  “哦。”
  银发青年敲了敲恋人不知在想什么的脑袋,声音低沉:“但我是一见钟情。”
  [避雷]
  1.1V1
  2.存在多处BUG请无视
  3.男主是个感情淡薄的不死者,开场双箭头,好感是满的
  4.如果喜欢的话,欢迎收藏,更新不定期但是尽量维持稳定,请多指教啦
第1章 邻居
  草薙恭确认自己头顶上的门牌显示的字样是熟悉的203号,抬手轻轻敲响了那扇门。每次拜访这个人的时候遭遇都不会太愉快,但是房东几乎是半强行地托付他了应该分发给住户们的圣诞礼物,草薙恭不得不自暴自弃地替他拜访全公寓。将礼物送给看起来就很温柔的褐发刺猬头青年和来自中国的黑发留学生时十分顺利,不过,草薙恭不相信面对这家伙也能如此幸运。
  原因无他,他认识住在203号房间的男人,并且充分了解他是个危险分子。
  在他近乎扰民的攻势下,门打开一条缝,草薙恭听到了咔嚓的脆响,绝对不是门链发出来的,更像枪上膛的声音。男人比他稍微高一些,银发下锐利的眼眸紧盯着他,发现门外只是呆站着的草薙恭时,他啧了一声,失去兴趣似的转身走了进去。
  草薙扒住门框,防止他赶自己出去,好在男人并没有这种想法。他抱着包装精致的礼物盒,跟在后面说了句“打扰了”,老实地在玄关换鞋。
  住在203的男人是执行任务中的某组织成员,名为琴酒。这个组织都以酒名作代号,他的地位似乎不低,但每天都极其忙碌。至于他的本名——黑泽阵,则是草薙恭在一次意外中得知的。而且总是用琴酒这个名字太中二,喊假名又很别扭,草薙恭干脆无视了他的威胁,直接用黑泽先生来称呼。
  虽然琴酒的手里有枪支,但那些东西都对草薙恭无法造成威胁。
  草薙恭是不死的人类。
  他没有得到人体实验的记忆,也不是什么拥有除此之外超能力的异形生物,普通地度过了二十几年岁月。在成年礼的夜晚他曾遭遇过强盗杀人事件,本以为必死无疑,谁知道对方把他肢解丢进湖中,才离开没到十分钟后,草薙恭一边打着喷嚏,一边拖着湿漉漉的身体爬了上来。
  衣服已经被划破了,他费了很大的功夫才避开路灯,悄悄跑回家里。好在路上没有碰到失眠的中老年人,不然绝对会被认成裸奔的恶鬼。总之,自那之后,草薙恭的运气一度变得很差,因为救助溺水者、不小心被伞尖刺进眼睛、雨天时被电击、捡到来历不明还会乱开枪的黑帮人士之类的事件死而复生了几回。
  至于那个捡回来的家伙,自然是琴酒。草薙恭一时鬼迷心窍,将他留在租住的房间里,甚至推荐据说任务目标就住在附近的琴酒搬进隔壁。知道他是个恐怖分子已经是很多天后了,草薙恭时常思考该不该报警以及自己是不是共犯这两个难题。
  琴酒意外地其实没有那么凶暴,他会按时上缴房租,不与周围的人们接触,却同时也不交恶。而且连草薙恭的水平制作出的炖肉汤都愿意尝试,这让对方非常感动。
  当然,由于害怕琴酒把敲门的全当成敌人贸然开枪,连巡警查看证件时都是草薙恭陪同的。
  “黑泽先生。”草薙恭把礼物盒放在桌子上,它裹着一层红色的礼物纸,表面印着发光的小星星,富有节日氛围,“这是房东先生托我交给你的礼物,圣诞节快乐。”
  琴酒沉默着,眼神里像是在问“这是什么东西”,草薙恭拍了拍盒体:“放心,不是□□包,如果你没有兴趣的话,我就失礼地帮你拆开吧。”
  琴酒点了点头,草薙扯住金色丝带拉开,盒子里摆着一个苹果模样的八音盒,廉价却亮晶晶的水钻显得有几分可爱。草薙安装上电池,致爱丽丝的旋律顿时流淌出来。
  “感觉像是送给女高中生的礼物。”草薙笑着把它推到琴酒面前,不顾对方黑漆漆的脸色站起身,“虽然是白天,但是至少开一下日光灯吧,你这里采光不太好,一直这样会闷出毛病的。”
  琴酒不喜欢开灯,屋子里经常是昏暗的,草薙绊倒过几次后,他善解人意地拉开了一角窗帘。他的举动不知是因为杀手的警惕,还是本来就讨厌阳光,草薙找到开关,只打开了靠着玄关的那盏灯,好歹能看清楚房间里的物品了。
  他翻出抹布,擦了擦积灰的储物柜,“我帮你放在这里。”
  “无聊。”
  琴酒的黑风衣摩擦出了声响,草薙听见他冷冰冰的话语。男人越过他,先他一步把八音盒安置好,双手环胸,从上至下斜视着他。
  草薙耸了耸肩:“你的脸也没以前那么苍白了,多晒晒太阳。既然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就快点去解决你的什么目标吧。”
  他认真地回视琴酒的眼睛:“黑泽先生,即使我不清楚你有什么苦衷,也不是正义使者……你最好还是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还有,我不会报警的,在我没有见到自己无法忍受的事件发生之前,我都不会多管闲事。”
  一口气说完,草薙顿时觉得羞耻极了,恨不得捂脸自杀。
  说起来,自杀是没用的嘛。
  草薙恭确实没有做正义使者或者圣父的想法,他的道德感姑且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对于自己在行动不便,身受重伤时受到草薙帮助这件事,琴酒拥有充分认知,所以才允许了他逾越的举动。
  于是他被懒得思考太多的草薙大方地划入讲义气的好人行列。
  没有什么是死一次不能解决的,实在不行可以多死几次,草薙从来不觉得琴酒是个威胁,反倒看作稍微有些傲娇的普通人。
  “你就是为了说这个?”琴酒不悦地问。
  糟糕,他是不是不耐烦了。
  草薙叹了口气:“不……我其实是想说,最近我找到了打工的地方,大概回来会比较晚,你千万不要和其他住户产生争执哦。如果有应付不来的就假装不在,总之你可别被抓走了。”
  果不其然,琴酒的眼睛眯了起来,“你认为那帮废物有能力拦住我?”
  “我没那么觉得啦。”草薙头疼地皱起眉毛,“嘛,你还没有完成任务吗?委托人真的不会扣你工资?”
  “他们不敢。”琴酒闷声说,“而且已经做完了。”
  “咦?我都不知道你有出过公寓……那你什么时候搬走可以喊我帮忙。”
  琴酒的声音突然下降了几度,但草薙丝毫没有察觉,只听到年轻的杀手说:“我不会搬走。”
  “喂等等,我真的要报警了。”
  “不会在你面前杀人的。”琴酒堵回他的话,“打工的名片,给我。”
  草薙向后瑟缩了一下,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他看,片刻后从口袋里取出折皱的宣传单,米花町的波洛咖啡厅——他偶然被介绍了这个地方,两位打工的前辈相当亲切,草薙没费多少力气就得到了店主的同意。
  “面对客人时要挂上营业性笑容啊,草薙君。”
  名为安室透的前辈认真地向他提出建议,草薙默然接受。其实他并不是不愉快,只是天生面部表情显得有些冷淡,微笑看起来不像真心实意的,对于服务人员来说这是大忌。
  琴酒接过宣传单,目光定格在上面许久,他不可能记错,这就是波本的报告里提到过的打工地点。如果草薙和安室透乃至毛利小五郎接触……以他的性格,是会选择另一边的吧。他不动声色地攥紧薄纸。
  他们之间仅仅几个月相处。如果说将濒死的他带回来,迎着枪口替自己包扎的草薙于他有恩,那么琴酒没有杀掉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只要彻底离开,不再互相干涉,就能让一切回归正轨。
  “你喜欢吃甜食的话,我可以带蛋糕给你。”草薙挠了挠头发,“草莓?巧克力?还是芒果?”
  琴酒转身走进里屋,“不需要。”
  他们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对话了,草薙恭不在意地晃了晃手指,说:“决定了,给你草莓的,明天晚上再见。”
  语音未落,他已经关上门,自觉地跑出琴酒居住的203号房间。
  草薙恭不讨厌琴酒,于不死的人类而言,世间很多事情都是无聊的,他的观念和常人不同,更接近于绝对的中立。帮助琴酒,每天拜访琴酒,带去点心,甚至仗着他不会真正开枪拉琴酒去公园买冰激凌,都只是因为无聊。
  黑泽阵很有趣,所以和他待在一起难以感到无聊。
  钥匙咔哒与锁头接触,草薙茫然地望着空无一物的客厅,自言自语:“什么时候会腻呢——”
  等到黑泽阵的秘密完全消失的时候,他就会对这件事情永远失去兴趣了。相信琴酒本人也是如此吧,毕竟,谁会认为死不掉的怪物也能变成正常人呢。
  对不起啦,黑泽先生。
  草薙恭在内心双手合十,表达忏悔之情。
第2章 工作
  “早上好,李舜生先生。”
  草薙刚锁上自己的房门,便看到住在二层最里面房间的中国留学生经过身边。他打了个招呼,从包里取出一罐糖果递给他。这是要带到咖啡厅里博取前辈们好感的礼物,因此存量不少,随便塞进路人怀里稳赚不亏。
  黑发黑眼的青年似乎相当不好意思,笑着接受了他的好意。草薙恭有些后悔这个举动,万一他不喜欢糖果的话,勉强装作接受也太可怜了。抬头间,他与李舜生那双完全无神的双眼接触,好像要互相窥探清楚之后的故事般。草薙先移开了目光,瞟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啊,要迟到了!我先走了!”
  他摆了摆手,小跑着冲下楼梯。
  “黑。”在视线看不见的角落里,一只通体漆黑的猫窜上栏杆,猫瞳注视着人类的背影,“他有什么问题吗?”
  代号为黑的青年摇头否认,“没有。告诉我下一个任务。”
  他很确定同层那个银发黑衣,不常在白天见到的男人身上拥有和杀手相同的戾气,但不可思议的,经常拜访他的草薙恭却无法感受到一分一毫的属于他们这种人的味道。尽管如此,李舜生依旧很在意草薙恭,他不清楚对方难以起波动的情绪下究竟潜藏着怎样的心理状态,只是由衷希望对方不要和名为契约者的怪物或者黑帮扯上关系。
  ■
  草薙恭确认自己提前了开店时间大约二十分钟到达,松了口气。
  “安室前辈。”草薙对他鞠躬道,“我来帮忙吧。”
  安室透是波洛咖啡厅的服务生,据说他还有一个身份是优秀的侦探,师从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不过草薙恭对这方面不怎么感兴趣,他认为怪盗基德说不定还更好玩一些,所以根本不关注警方又依靠哪位名侦探才得以破案的新闻。
  安室透把写着OPEN的木牌挂到玻璃门上,笑道:“叫我安室就好,阿恭。”
  草薙虽然很想问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阿恭,但他无法拒绝那个笑容。等到他们布置完墙壁上的贴纸以及柜台旁边的圣诞树,安室透端来了泡好的红茶和新鲜出炉的曲奇饼,草薙恭在他的眼神催促下拿起了其中一块。
  浓郁的奶油充斥着口腔,草薙双手捧着瓷杯,称赞道:“不愧是安室前辈,已经完全掌握到了店长的精髓,真厉害啊。”
  “哈哈,我倒是觉得有点遗憾。”安室眯着眼睛,从盘子里取走点心,“我还以为阿恭在享受甜品时表情会变得幸福些,可惜还是失败了。”
  从刚见面的时候他就觉得面前的青年缺少了什么东西,几天相处后,安室发现草薙恭几乎没有什么表情波动。无论是恶作剧还是一些从梯子上掉下来、撞到门框的小意外,草薙恭没有任何时刻表现过任何愤怒或痛苦的情绪,他总是用冷淡的音调说出“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之类的话。
  所以安室透不由自主地开始注意他。
  “可能是因为我天生就是这种样子吧,面部神经不协调?”草薙恭将红茶一饮而尽,眨了眨眼睛,“啊,对了,我给安室前辈准备了糖果,圣诞节快乐!”
  他掏出绑好的精致布袋,安室捻着亮晶晶的糖果纸,挑了一枚草莓味的,“多谢,圣诞快乐。”
  草薙必须承认安室透是个爽朗系的帅哥,别说是女性,就算有男性喜欢上他也不稀奇。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甚至一口气可以放倒三个强盗,情商又高,谁不喜欢呢。
  “安室前辈果然是做什么都超强的大帅哥啊,连我都快喜欢上前辈了。”他泄气似的说,虽然语调与平常一般无二,“这么说来,安室前辈的圣诞节有安排吗?是要和梓前辈一起度过吗?”
  他所提到的梓是波洛咖啡厅唯一的女店员,根据草薙的观察,她应该对安室透颇有好感。
  “我和她并不是恋人关系啦,我现在有一位不能说出口的恋人呢。”安室晃了晃手指,“所以可不要喜欢上我啊,阿恭不打算和朋友一起开圣诞派对吗?大学里面应该有这种活动吧。”
  草薙恭和学校的接触并不算多,基本上是属于按时完成作业、考试能够维持在偏高的分数,却不参加什么活动的类型,加之住在外面的公寓,和同学的交流几乎等同于没有。如果询问草薙他们的名字和长相,他多半也会说不清楚。
  安室透见他沉默,以为提起了不太愉快的大学生活,立即转移话题:“还需要茶吗?”
  “不用了,好像快到开店的时间了,谢谢前辈。”草薙恭认真道,“圣诞时我要和一位……奇怪的朋友共度,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啦。”
  安室透帮他摆正围裙系在身后的蝴蝶结,“如果是阿恭的朋友,一定会答应的,如果他不答应的话,波洛咖啡厅随时欢迎失恋的人光临哦。”
  “看样子我必须让他答应不可了。”
  朋友……吗?
  草薙俯下身,简单收拾了桌上的残局。
  挂在门边的铃铛由于风吹而发出清脆的声响,草薙冲着来者鞠躬道:“欢迎光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