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CM我看到的未来没有你【英美衍生】──随川

时间:2020-09-15 08:56:06  作者:随川
  “事实上,如果没有意外,当时的Louise Sauniere就要继承这个庞大的家族了。”Reid说,“谁会有这么大的能力去威胁她?”
  “砰!”Garcia抱着平板电脑撞开了会议室的门,她神色慌张的有些言无伦次:“嘿,guys,你们,你们都在啊?”
  Hotch和Morgan同时站了起来,上前几步,异口同声的问道:“怎么了?你查到什么了?”
  “我,我有些害怕,不过,等等,” Garcia抓住Morgan健硕的胳膊,缓慢的深呼吸了几次,嘴唇颤抖的说,“等等,等等,让我缓缓,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第94章 第 94 章
  “Aidan已经死了,已经没有人知道你的秘密了,这难道还不够吗?” Louise穿着无袖黑裙,她似乎哭了很久,声音变得沙哑而低沉,她哽咽着质问对面的男人。黑纱像是一层薄雾笼罩着这个伤心欲绝的女人,她的丈夫死去了,这个女人也如同一支风雨中的玫瑰迅速凋落。
  男人沉默片刻,然后笑了:“Louise,秘密只属于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被叫做秘密。”
  女人扯去头上的黑纱,双眼明亮,哪里有过痛哭的痕迹,她嗤笑道:“所以你也要杀了我吗?在我的丈夫的葬礼上?”
  男人并没有说话,他站在窗口,身姿挺拔,稍短的头发整齐的往后梳并用发胶固定,法国顶级高级西装包裹着男人全身,使得他肌肉线条显得清晰柔美。男人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潇洒的点燃,白灰色的烟雾袅袅在旷阔的会客厅里散开,模糊了对面女人的面孔。
  过了许久,外面的天空变得极其暗沉,雨点像是石子一样“砰砰砰”的砸在玻璃上,有些甚至飞入室内,在洁白的大理石地板上飞溅起来。
  男人开口说:“我爱你,Jacob是我的教子,会是我唯一的孩子。”
  Louise讥笑到:“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男人微微眯起眼睛,透过白烟看着女人,说:“你我都明白,在这个时代,有价值的人才会拥有活下去的权利。”
  “并不是你没有价值。”男人笑着说,“当你选择我去做垫脚石的时候,就应该做好被我这块石头绊倒的准备,但是很可惜,你没有。”
  他说:“去见Jacob最后一面吧,作为母亲,你应该有不少的话留给自己的儿子。”
  “呵。”Louise神色漠然,她转过身,注视着前方看不清神色的耶稣像,她开始觉得寒冷,整个世界像是一个牢固的堡垒将她死死的困住,片刻不得喘息,什么时候自己真实的笑过呢?Louise有些迷茫,大约是在婚礼上吧,当Aidan将自己牢牢的抱在怀里的时候,身体被人紧固着,心却的到了自由。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仿佛整个世界被人浸入了冰冷黑暗的深藫,背后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他们都知道女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或者说,女人必须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这场游戏已经不适合Sauniere家族,如果女人一意孤行,那么她的身边将密布耳目,从此再无可信之人。
  再强大的鲨鱼,如果不能消化胃里的食物,最后也只能被食物剖肚而死。
  空气湿漉漉的,还夹杂着令人厌恶的烟味,Louise站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苦涩而绝望的笑出声来。
  **
  “Robert Mueller。”
  Hotch率先念出Garcia搜索出来的名字,也第一个陷入了沉默。
  “Garcia,我想先听听你的理由。”Rossi看向女孩,说。
  Garcia紧张极了,她咕噜咕噜将一大杯咖啡灌进胃里,想了许久,才整理好思路:“HOtch让我查一下那几个人,我就想起来当初Jacob拜托我查过这个Black Jafferson,所以我把他的资料调出来,希望可以从中找到什么遗落的线索。”
  她自己找到的资料投影到屏幕上,说:“我们现在都知道他曾参与过Jacob的绑架案,可是并没有被逮捕归案,这些都不重要,Rossi,你还记得当初指挥这个案件的人是谁吗”
  “这个,当时BAU和很多部门联合办案,但是具体指挥的话…….”Rossi皱起了眉头。
  “哦,不,不,”Garcia忙挥了挥手,歉意的说,“我说错了,我是想问你还记得当时是谁组织抓捕行动的吗?”
  Rossi立刻反应了过来:“Robert Mueller。”他顿了顿,说:“我们找到Jacob之后,其他相关人员是他负责抓捕的,但是因为整个行动有些仓促,所以这个Black Jafferson借着暗道逃走了我们也是很后面的时间才知道的。你是说,是他故意放走的吗?”
  “我只是觉得巧合而已。”Garcia摇了摇头,将另一个案件调了出来,说,“真正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个案件,这虽然只是一个经济犯罪的案件,但是它同时牵涉到了和我们案件相关的所有人。”
  Reid细细看去,发现这个就是导致Aidan Liu死亡的那个案件,他说:“但是这和Robert Mueller还有James William有什么关系?”
  Garcia叹了一口气,说:“Reid,你不觉得这个时间点太巧合了吗?在Aidan Liu葬礼之后的一个月,FBI按例开始了高层领导人的轮换,Robert Mueller得到了William议员的支持,就此坐上了副局长的位置,他当时最强大的对手就是Jacob的父亲Aidan Liu,顺便说一句,这个案子就是William议员手下人报的。”
  面对众人不解的目光,Garcia解释道:“资料库不会登记这种小道消息的但是,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我顺着一些帖子找到了当年发言比较多的楼主,他们告诉我,所有的人都觉得Aidan Liu会成为下一个副局长,而Robert Mueller胜出的概率最低。可是,谁都没想到……”
  Reid说:“如果Robert Mueller真的参与了这些事情,为了自保和前程,有些问题就能够有解释了。”
  Morgan不解道:“那Jacob母亲的死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爱她。”
  “他爱她。”
  Reid和Garcia几乎异口同声的说出这句话,两个人惊讶的看向对方,又同时陷入沉默。
  “怎么说?”Morgan问道。
  Garcia有些为难的说:“我虽然没有权限去查局长的资料,但是我比对了他的行程,每当他经过法国附近的时候,并不是说顺路,但是他都会带着一束玫瑰去一个非常偏僻的郊外。那里属于Sauniere家族。”她瞧了一眼Reid,说:“除了爱情,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会让这个男人二十年不变的做同一件事情。”
  Reid开口道:“Sauniere公爵说每年必定会有一束玫瑰出现在Louise女士的墓前,次数不一。我给守墓人看了照片,他认出了局长。”
  博士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他所怀疑的,最终成为了现实。
  “如果在William之后的这个人是他,”Hotch紧紧皱着眉,提问道,“凶手会怎么做?”
  “如果他手中有足够的证据,过不了多久,或者说,必须等Robert Mueller反应过来之前,将一些关键的文件交给CIA,或者媒体手上。”Rossi沉思着说道。
  “什么样的媒体敢报道这样的新闻?”JJ说,“他一开始决定将视频快递给CIA,那么等CIA做出了令他满意的行动后,他就会将手里其他的证据再上交。”
  Hotch点点头,说:“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侧写了。”
  **
  当BAU在Dean的墓前找到Lindsay Al-Assad的时候,天空刚好下起了小雨,细细密密的雨丝随风飘荡着,像是轻柔让人留恋的吻。
  女人穿着黑色纱裙,怀里抱着一大丛鹅黄色稠密的小花,有些枝丫上已经结了浅绿色的果子,看上去小巧可爱。
  女人低着头,抚摸着花瓣,神色忧伤怀念。
  “我想,这个时候CIA已经找到了Robert Mueller了吧?”女人弯腰将怀中的花放在Dean的墓碑前,轻声问道。
  Hotch回答道:“没有意外的话,CIA已经开始了他们的审问。”
  “是么?”女人脸上出现些许的笑意,说,“那我们也走吧,故事到最后总是需要一个结局的,他们都不在了,那就让我把这个故事最后一点点讲完吧。”
  她没有告别,只是安静的转过身来,伸出双手,仍由JJ为自己戴上手铐。
  那些细小的雨丝落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流淌下来,像是晶莹的泪水,可她依旧微笑着,温顺的如同一只绵羊。
  就在她刚要上车的时候,背后忽然响起了清脆的口琴声,熟悉的曲调回旋飘转着,时而缠绵时而欢快,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在空旷坦荡的天空中激荡起几分温暖。
  众人在雨中静静站立着,直到Reid一曲终了,放下手中的口琴,女人开口道:“那是Jacob的口琴。”
  “是的,这是他的口琴。”
  女人眼睛忽然渗出泪水,她说:“这是Dean送给Jacob的口琴。”
  “你这么爱他,”女人安静许久后,忽然说,“你这么爱他,就去找他吧。”
  “找他?”Reid猛地屏住呼吸,眼睛死死的盯着女人,巨大的惊喜将他砸的不知所措。
  “是啊,去找他吧。”女人笑着回答,“就当我对于你的送别曲,的感谢。”
  **
  Reid是在一个音乐学院的演奏大厅里找到Jacob的,大厅空空荡荡,青年安静的坐观众席的第一排,目光温柔的注视着台上演奏大提琴的女孩。
  他忽然有些胆怯,甚至不敢上前一步,他脑袋停止运转了,双眼里满是青年瘦削的侧脸,他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需要先去换个衣服,因为查案,自己也好几天没有好好洗漱了,下巴甚至长出刺人的胡渣……
  就当Reid万分纠结的时候,女孩一曲终了,她笑着将大提琴小心的装好,走下台,亲切的凑近青年不知说些啥,青年听了笑的眯起双眼,温柔的附和她。
  不知道哪里来的愤怒直冲大脑,Reid大步向前,猛地拉开了女孩,青年被这突如其来气势汹汹的男人吓了一跳,脸色刷的变白,眼里全是惊慌不安。
  女孩使劲全力甩开Reid,将青年抱进怀里,轻声安抚道:“别怕,别怕,我在这里,你别怕。”
  Reid愣愣的站在一边看着他们。
  青年似乎安定了下来,他从女孩怀中探出头来小心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过了许久,像是过了一个世纪,Reid听见他轻声的呼唤:“Reid?”
  “Jacob?”博士声音颤抖着,小心翼翼的给出了回应。
  女孩转过头,目光凶狠极了,“你就是Reid?那个Spencer Reid?那个不负责任的,把他丢出家门的渣男Spencer Reid?”
  “啊?”
  女孩见Reid的惊讶不似作假,但也不愿就这么将怀中的青年就这么交出去,气鼓鼓的说:“我是他的邻居,前段时间,Jacob的姐姐给我一笔钱拜托我照护一下他,说,说他出了车祸,失去了记忆,也没有了赚钱的能力,就被伴侣扫地出门了。她要去出差,就请了保姆,也让我有空的时候照护他一下。”
  “可是没过几天,那个保姆就卷了钱跑了!等我发现的时候,Jacob一个人躺在床上都不知道烧了多久了!”女孩死死的抱着青年,斥责道,“你现在过来是想干嘛?我告诉你,你不要……”
  Reid安静的站在青年的面前,什么也听不见,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青年,瘦了很多,头发也短了,脸颊边好不容易养出的肉不见了,可是那双蔚蓝色的双眸还是如此明亮,明亮的像是太阳,将自己冰冷的内心熏得暖洋洋的。
  “喂!这很好笑吗!”女孩气的满脸通红,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Reid微微低下头,瞧着气鼓鼓的女孩,他轻声说:“你放开他。”
  “我……”女孩这才发现怀中的青年正挣扎着靠向这个男人。她微微松开了手,青年猛地向前扑进了男人的怀中,像是一只急于想要安抚的小狗。
  Reid感受到了青年双腿的无力,他的呼吸变得浅促,他双臂紧紧的搂着失而复得的珍宝,将青年小心翼翼的放回轮椅上,在他的额上郑重的落下一个轻吻。
  “我终于找到你了。”
  **
  我失去了那些令我痛苦、令我绝望的记忆,不再拥有超出常人的能力,甚至没有了强健的体魄,我们本可以在茫茫人海中就此别过,你的未来就此可以没有我的名字,没有我,你可以拥有新的爱情,拥有正常的家庭,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因为我太想你了,Jacob,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你解释这份思念,但是我想你要知道的是,即使人海茫茫,或生死别离,你在哪里,我就去哪找你。
  如果你的未来没有我,那就让我结束在此刻。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文就完结了,她是我第一本写完的小说,我也知道里面有很多逻辑BUG和用词不当之类的问题,最关键是,我复制黏贴的时候发现发表的文章章数和文稿的章数好像差了一章,但是现在太晚了,等我有空再仔细找找吧。非常抱歉,还有,谢谢你的观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