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CM我看到的未来没有你【英美衍生】──随川

时间:2020-09-15 08:56:06  作者:随川
  “嘿,Jacques,你让我查的有结果了。”Garcia愉快的声音瞬间响起,Emily转过头,看见Jacques脸上可恶的笑容。
  “所以你早就猜到了?”
  “但是还需要Garcia的验证。”Jacques懒得站起来,就坐在椅子上慢吞吞的移到电脑前,问道“所以Garcia你查到了什么?”
  “Randy Martin,没有案底,稳定的工作,最近刚刚订婚,看起来是一名在普通不过的美国好公民,但是!”Garcia回车键后继续说道“有问题的是她的生母,看你们的电脑,伙计。”
  “Flora Martin。”Morgan只念了一个名字,就被后续的资料惊诧到,自己默默的又重头看一遍。
  “怎么了?”Reid做完测写回来,发现分析室的气氛非常的严肃。
  “看这里。”Jacques将自己的平板递给他,说“我想我们可能找到嫌犯了。”
  “Flora Martin,71岁,亚特兰大一个谷场主的女儿,根据记录,三十岁的时候搭顺风车的时候被卡车司机带到卡车休息室的厕所性侵,一年后在当地医院生下Randy Martin,但是由于杀害六名卡车司机和虐待儿童被关到当地的精神病院监狱。”Hotch念完平板上的资料,看向Rossi。
  “所以母子重聚,儿子按照母亲所给的名单杀人。”Rossi说,“这样的模式不会轻易的停下来,这个杀人名单上还会有谁?或者说,这个杀人名单结束后会发生什么?”
  答案再明显不过:Randy Martin要么成为母亲手中的一把刀继续替她杀人,要么自己开始杀人。
  众人陷入一时的沉默。
  Hotch挂掉电话,说“JJ和Jacques先去Randy Martin的家里,剩下的人去Flora Martin所在的监狱,他的老板说他没有上班,他很有可能去探望她的母亲了。”
  **
  “安全!”Reid环顾四周,放下枪支,喊道。
  Jacques随着后面的警员进入房子,与其说是房子,更像是一场飓风过后的灾难现场。
  Reid忧心忡忡的收起枪/支,看着地上破碎的花瓶碎片,椅子的残肢,对着Jacques说:“激烈的打斗痕迹,Randy已经很愤怒了,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
  “而且看样子,他已经抓住了我们下一个受害者。”Jacques随意的翻看着橱窗里的食物,说。
  “Randy的未婚妻….”Reid有点责备自己,他应该早点想到的。
  博士转过身,却看见Jacques呆立在厨房,满头的汗水,脸色苍白的几乎透明。
  Reid快速的走过去,看见橱窗的深处堆满了一个个药瓶。
  他越过Jacques,将里面的东西扫出来。Jacques甚至来不及阻止他,就听见博士温和的念着瓶子上的标签。
  “利培酮、奥氮平、奎硫平…”Reid拿起最后一个瓶子,说“阿司匹林。”
  “哦,”Jacques一张口,却发现嗓子干涩的厉害,但是他还是继续说道,“看样子他的确存在精神方面的问题,额,不是么?”
  “哦,哦。”Reid沉默着,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两人的沉默被突然响起的铃声打破。
  “额,Hotch。”Reid接起电话,回答道。
  Jacques的头又开始疼了,面前的药瓶标签上的文字开始模糊、旋转,随着Reid应着电话的声音,太阳穴就开始狂跳一下,后脑勺也跟着发蒙。他想起那个响起的温柔的女声,他想起每个夜晚缠绕着自己的噩梦,他想哭,但是哭不出来。
  他知道,Reid就在旁边,他应该表现的勇敢点,还有一个受害者没有找到,这个案子还没有完结,他应该勇敢点。
  “Hotch说他们在监狱抓到Randy Martin,但是Randy Martin拒绝认罪。”Reid眼神还在手机屏幕上,对着Jacques说“Randy Martin的母亲的确是后面指挥的那个人,但是…”
  “但是她同样拒绝配合我们。”Jacques轻轻的呼了一口气,不着痕迹的擦去冷汗,说“Randy Martin既然出现在监狱,那么极可能他的未婚妻可能还活着。”
  “但是我们不知道她在哪里。”Reid担忧的说。
  Jacques挑了挑眉头,大胆的猜测:“Flora Martin杀了6个卡车司机,为什么停下了?”
  Reid回想了一下,资料上写的清清楚楚,Flora Martin再杀害六个卡车司机后逃逸了将近一个月,她本可以继续藏匿的,但是她收手了,警察在城外的一个谷场抓到了她。
  “我想,”Jacques快步走向停在外面的警车,说“Flora Martin为什么专挑卡车司机?为什么再杀害六个卡车司机后停手?那第六个人会不会就是Randy的父亲,如果Randy杀人技巧来自母亲,那么总需要第一个受害者。”
  “你是说…”Reid不寒而栗,即使知道人性复杂,但是内心温柔善良的他总是希望人间美好,特别是在母亲这一个伟大的身份上。
  “就是你想的那样。”Jacques将驾驶座的车门打开,示意Reid坐进去,自己坐到了副驾驶座的位置上。
  Reid有点不习惯开车,他生疏的发动雪佛兰,就听见旁边的Jacques对着电话里的Garcia问道“嘿,美女,我想问一下Flora Martin长大的那个谷场在哪?”
  **
  Hotch他们离谷场的距离更近,当Reid到了的时候,谷场外满满当当的停着警车,Morgan和Emily救出了即将崩溃的女人。
  浅浅的一轮弯月在天际若隐若现,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女人还活着,一个悲剧有了一个还算美好的结局。
  Reid还坐在驾驶位上,雪佛兰在冷风中渐渐冷却安静下来。他转过头,Jacques的下巴靠在车窗边沿,木讷的望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亚麻的白色衬衫柔软的包裹着男孩纤细的腰肢,在清冷的夜色中隐隐的散发着温暖的气味。
  Reid知道现在的他应该下车去找Morgan,或者打电话给hotch。但他只是控制不住自己,他甚至忘记了在Randy那里看见有关精神分裂的药物时那种恐惧。
  Jacques发着呆,他浓密而卷翘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在夜色中安静的微颤。
  Reid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是因为遗传几率而恐惧着疾病的发生,那么,Jacques又是在害怕什么?
 
 
第16章 第 16 章
  “阿冬。”
  盛夏的烈日透过白色飘窗照进房间,四面巨大的落地窗向外开着,热气源源不断的涌进来。
  “阿冬。”她转过头,朝向自己的方向。
  她的脸色苍白极了,Jacques看见两行清泪从她的脸颊滴落在柔软的被子上,他才发现女人纤细的手腕上重重叠叠尽是或青或紫的淤痕。
  明明是那么触目惊心的伤痕,Jacques却觉得习以为常,他甚至不能感受到内心的波动。
  他一步一步的走近,目光转向四周,这个房间被人撤去所有锐利的尖角,即使是光滑的床边扶手,都被人细心的绕上一圈又一圈厚实的纱布。
  “阿冬,到妈妈这里来。”女人带着哭声轻轻的呼唤,“还疼么?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也不想的。过来,让妈妈抱抱,好么?”
  Jacques猛地停住,他觉得内心有个小人在剧烈的挣扎,昔日恶毒的咒骂和鞭打的疼痛一起涌上,然后他看见自己的身体飞快的跑出房间。
  “砰!”房门被重重的锁上。
  “阿冬…”
  又来了。
  Jacques厌烦的抿着嘴,令人头疼的哭声在耳边响起,久久不散。
  **
  “他这样多久了?”Emily站在Reid的位置上看着Jacques盯着一张纸发呆。
  JJ瞄了一眼手表,说“10分25秒。”
  Rossi表示这些孩子就是闲的没事干了,他摇了摇头,带着自己的结案报告去找Hotch。
  Reid站了起来,走向Jacques,担忧的说“嘿,Jacques…”
  “伙计们,十分钟前洛杉矶一辆城际公交遭受毒气袭击,目前为止已经有十人遇害。”Garcia匆匆的小跑着走到工作间,边喘气边说。
  Hotch和Rossi从办公室里出来,面色严肃,显然他们也得到了消息。Hotch将一个黑色文件夹递给Reid,说“叙利亚前段时间曾遭受过□□袭击,这两者之间可能有什么关系。飞机立马起飞了,各位,打起精神。”
  Jacques艰难的缓过神来,就听见Reid翻动着文件夹,絮絮叨叨的说:“….东京地铁袭击事件,宗教极端分子带着塑料袋装的□□毒气,用伞尖刺破…”
  Jacques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Rossi将他宽厚的手掌放在他的肩膀,看着他,问道“你还好么?如果…你可以和Garcia留在这里。”
  “不需要。”Jacques尽量使自己看起来精神点,专注点,他看着不断翻动着资料的Reid,问道“毒气成分检验出来是什么了么?”
  “危险品紧急处理小组已经赶往现场。”Garcia点开PDA,遗憾的通知到“现在还没有检验报道。”
  “不要担心。”Morgan抱了一下胖女孩,安慰道“我们都会查出来的。”
  “哦,但是,”Garcia说,“我只是希望你们都平安回来。”
  Jacques乘着众人取行李的空档,想了又想,还是打算将抽屉里的装着白色药片的小袋子放到自己的西装口袋里。
  一转身,猛然装上Reid小博士炯炯的小目光。
  Jacques第一个反应转身看Rossi,却发现老男人还在和Hotch交谈,着实松了一口气。他紧张的揽着博士的脖子,干巴巴的说“怎么,Reid,你也需要我安慰一下么?”
  Reid瞄了一眼被Morgan安抚的Garcia,严肃的将Jacques的手臂放下,质问道:“那个是什么?”
  “什么是什么?”一双蓝眼睛里满是天真和无辜。
  “不要和我装傻,Jacques。”Reid盯着男孩的西装,回道。
  “好吧,好吧。”Jacques投降一般举起双手,说“那只是我感冒药,你知道的,我身体不是很好,而且匡提科最近老是下雨…”
  Reid不说话,还是审视一般盯着Jacques。
  Jacques很难描述这种感觉,他厌烦同伴对自己的测写但是他又庆幸有人注意到他内心的不安。
  Reid注视着那双湖蓝色的眼睛,他想起《魂断蓝桥》那首忧伤而空旷的苏格兰民歌《美丽的罗蒙湖畔》,他想起寄回的信件中母亲写的:你应该相信自己的内心。
  “Jacques,”Reid听见自己说:“我一直在这里,额,我是指,如果你需要。”
  “哦。”Jacques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开始发呆了,大概是Reid看着自己的双眼开始,他那么的专注,Jacques觉得自己快要沉浸在他美丽的温柔的棕色双眸之中。
  他恍惚的回答说“当然。今晚怎么样?我是说,如果今天能够…能够结束…”
  “好啊。”Reid咧着嘴笑着回答。
  Jacques觉得他可真傻,却又控制不住自己也傻笑起来。
  Reid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一切都很好。男孩白皙的脸庞透着花瓣似的嫣红,一双明明像是冰冷湖水的双眸却好像有两簇火在烧,烧的他每个夜晚辗转反侧,但是当火渐远,才惊觉自己只是想要离的更近,把它抓的更牢。
  “你说,他们还要这样傻笑多久?”JJ一脸八卦的捅了捅Emily。
  “我可不知道。”Emily一脸坏笑的看着Hotch一脸严肃的走向两个小傻子,“大概现在不能再笑下去了。”
  **
  “我的战士们,洛杉矶驻外办公室已确认有□□毒气。”Garcia透过屏幕向侧写师们传递最新的消息。
  “□□毒气是挥发性最强的神经性毒剂。”Reid说,“几分钟就会出现症状,像是流眼泪,口鼻冒白沫,接下来很快就会痉挛,瘫痪,然后窒息死亡。”
  “最后一次被使用是在两年前叙利亚大马士革附近。”Jacques从茶水间出来说道,他手里还端着一个杯子。
  但是Emily敢确定,被子里装的绝对只是水而已。
  “最近收到消息主要针对美国一些大都市进行恐怖袭击。”JJ说。
  Rossi接过Reid手中的资料,看了看,说:“二十年前对东京地铁进行恐怖袭击的宗教极端分子还很活跃,有没有可能…”
  “他们的组织有两个不同的名字,超过一千人的成员分布于全球各地,但是在美只有四人。”Reid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低,他继续说道“他们的领导已在日本被宣判无期徒刑,而且他瘫痪在床,没有能力下达命令。”
  “那我们不能排除有人假借这个组织的名义进行恐怖袭击。”Hotch说。
  “Garcia,我们目前能掌握多少伤亡人员的信息?”Jacques问道。
  Garcia不断的打开一个又一个的窗口,说:“四名男性,五名女性,年龄在到之间,目前只有她们的身份。”
  “受害者选择没有限定,很随机。”Rossi沉思道。
  “但是□□毒气这种很难控制,而且挥发速度很快,如果想要针对某人的话比较难以操作。”Jacques说完才发现自己抢了Reid的科普,他避免自己对上Reid的目光,别扭的转过头。
  “但是附带伤害之中有嫌犯真正的目标。”Reid轻咳了一声,又补充了一句。
  Hotch一眼扫过两人,才对组内的电脑专家说:“Garcia,查一下受害者的情况,还有,我需要你密切关注网上是否有人对此事宣布负责。”
  “好的,sir。”
 
 
第17章 第 17 章
  “Aaron Hotch,你好。”
  “Natalie,恭喜你调任了。”Hotch笑着祝贺眼前有着棕色长发的干练的老朋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