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CM我看到的未来没有你【英美衍生】──随川

时间:2020-09-15 08:56:06  作者:随川
  “当然~”Jacques放下杯子,说:“我们还有Rossi!”
  “我不会动一根手指头的!”Rossi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连忙否认,但是一个人都没理他。
  **
  “可是你昨天也没有喝很多的酒么?”Jacques贴心的递给Reid一杯牛奶,问道“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
  Reid痛苦的迫使自己的脑袋离开桌子,楞了一会,眼神才没有那么迷茫。
  没有说话,他接过杯子,温热的奶香味在鼻尖晕开。
  Jacques看见小博士下巴上长出来的点点胡茬,心中忽的一颤,还没好好感受一下这个奇怪的悸动,就听见Garcia在背后“哒哒哒”的脚步声。
  “哦,天啊。”Morgan还穿着昨天的衣服,从外面推门进来,也许是昨天晚上太过于美好,他看见Garcia手中的PDA时,脑袋又开始一抽一抽的痛起来。
  “我的宝贝,认真的么?”Morgan叹了一口气,说“又有案子了是么?”
  “哦,我可怜的,又花心的巧克力王子,你昨天又没回家了吧?瞧瞧你的衣服。”Garcia扯了扯Morgan散落的领带,笑着说:“快点过来吧,我们又有案子了。”
  **
  “田纳西州,查塔努加市一个卡车休息站的厕所里昨天发现一具不明尸体。”Garcia点开屏幕,继续说道:“在这前一天,阿拉巴马,伯明翰卡车休息站的厕所发现60岁的Claire Westchester的尸体。两名受害者都被…..”
  可爱的女孩说不下去了,她现在特别怀念小猫咪的视频,哦,天啊,哪怕是一张照片也能安抚她受伤的心灵。
  “被刺了很多次。”Hotch冷静的接过话,说“受害者的耳朵被割过,同样在厕所里摆出姿势。所以亚特兰大外勤办公室特别邀请我们帮助调查这一系列杀人案,具体资料已经上传到高速公路连环杀手资料库。”
  “两处抛尸地点相聚237.3千米。”Reid站起来,打开地图,沉思说道:“可能凶手认为跨越州界抛弃尸体警方就不会联合立案调查。而且,亚特兰大是国内最大的长途交通枢纽之一,境内有三条州际公路,国内像这样的地方并不多。”
  “虽然很明显,但我还是想说。”JJ放下手中的平板,说“我们的嫌犯很可能是卡车司机。”
  “高速公路连环凶杀案资料库没有破的案子就有上百件。”Emily语气带着点忧愁,说:“想找到他,就像大海捞针。”
  “但是联合这几次案件的时间来看。”Rossi接着说“这个凶手还在活动期,他还可能再次犯案。”
  “没错。”Hotch站了起来,严肃的宣布:“所以我们必须快一点,飞机在三十分钟后起飞。”
  Reid整理好自己专属的纸质资料,却看见Jacques一言不发的低着头凝视着法医资料。
  他走近看了一眼,是受害者的照片。
  “嘿,你还好么?”
  Jacques缓缓的抬起头,疲惫的扶额靠在了椅背上,叹了一口气,说:“我觉得很奇怪。我看着这里….”
  Reid的目光随着那根白皙而修长的手指移到PDA显示的那张照片上,是受害者被人割去随意丢在地上的耳朵。
  “他们都被割去左耳。”Jacques说:“从伤口看,非常粗糙。然后我感受到无比的愤怒…”
  Jacques不知道怎么讲,他费力的组织语言,然后说:“但是却非常迷茫。按照以往,我以为嫌犯是一个新手。然后,我看见了这张照片。”
  Reid皱着眉,Jacques已经滑向下一张照片,那是60岁的Claire Westchester被刺了7刀的胸膛和脖颈。
  “法医上说致死原因是失血过多。但是致命的刀伤实在颈动脉这里。”
  “所以?”
  Jacques将图片放大,指着伤口,说:“这个伤口…”
  “很干净。”
  “对。”Jacques站了起来,忧心忡忡的看着Reid,说:“这种伤口应该出现在非常有经验的惯犯身上才对。”
  “你是说我们面对的是团伙作案?”
  “我不知道。”Jacques放下手中的PDA,说“但是这个伤口给我一种愉悦,解放的快感。这种快感和愤怒是连续的…这样连续的情感转变很有可能出自同一个人…我不知道。”
  面对这样的Jacques,Reid变得手足无措起来,他的拇指不断摩擦着食指,他头一次觉得窄小的分析室变得空旷和静寂,空气中的沉默使Reid清晰的听到在胸膛里“砰砰砰”跳动的心脏。
  “我应该抱一下他的。”Reid这样想着,然后不知道怎么,就轻轻抱住了男孩。
  “我有点害怕。”男孩闷闷的在怀里说道。
  “没事的。我在。”Reid说着,嘴角就扬起一个微笑。
  “算了吧。”Jacques推开Reid的双手,坏坏的大声笑道:“你还是先把体测过了再说,Dr.Reid~”
  博士遗憾的放下手臂,将双手插进裤子口袋,无奈的看着一秒恢复活力的男孩。
  “我早就过了,Hotch很早就批准我参加外勤了。”面对Jacques的嘲笑,博士头一次想,自己是不是要去练一个Morgan那样的肌肉比较好。
 
 
第14章 第 14 章
  “2009年的一份报告表明,过去30年,近500名连环杀人案的嫌犯都是长途卡车司机。”Reid坐在椅子靠手上,笔直的长腿一直跨过飞机窄小的过道,无意间碰到Jacques的鞋子。
  Jacques不自在的移开右脚,没有坐像,软绵绵的靠在Rossi身上,翻看着法医资料。
  JJ围观了整场小插曲,她瞄了一眼忽然安静下来的Reid,好心的接过话,说:“这些卡车司机差不多将路程上这段时间看做是自己的生活,每天的奔波,赶着日子交货,他们一定有着非常大的压力。”
  “受害者研究…我看看,”Emily点到下一页,说“前一具不明男尸像是流浪汉,后面的Claire Westchester却是一名退休的女教师。”
  “大部分时间居住在大学区的家中,婚姻美满,受人敬仰。”Morgan皱起眉,说“这说不通啊。”
  “的确,这种类型的杀人犯通常选取流浪汉,离家出走的少女,□□之类的高风险人物。”Reid补充道。
  “那他是随机挑选受害者?”Rossi将靠在自己胳膊上的脑袋扒到一边,说“或者除了60多岁,还有什么相似的地方我们没有找到。”
  “也许年龄就是关键点。”Hotch说“嫌犯将他们当做替身,所以割去了他们的耳朵。”
  Jacques将手中的PDA放在桌子上,揉了揉眼睛。
  “Jac,你怎么想?”Rossi忽的问道“除了尸体伤口表现出的不同情绪,你还有什么想法么?”
  “唔…”Jacques想了想,才说:“我觉得这个人是个神经病。”
  “其实联邦和各州监狱以及精神病犯罪研究机构统计数据表明,几乎所有的暴力犯罪都从虐待小动物开始,大约百分之七十的连环杀人凶手在精神方面或多或少异于常人。”Reid说完,看着Jacques戏谑的双眼,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我的意思是,”Jacques翻开法医鉴定那页,说“这个一定是个惯犯,如果,我们只有一个嫌犯的话,我认为是一个,那么他一定有很多的经验了,我猜想他有过一个空窗期,可能表明他接受过治疗,药物和心理医生帮助了他,但是有一个契机,或许是他停药了,于是他重新开始了老本行。”
  “这不可能。”Emily反驳道,“如果他是一个惯犯,并且接受过治疗,那么他以前的案子很有可能被他的心理医生发现,法律不会让他一直逍遥在外。”
  “这个很简单。”Jacques说“如果是少年犯呢?就像Hotch说的那样,他一直选的都是60多岁的受害者,可能刺激源来自于父母那一辈,割去了他们的耳朵,非常强烈的个人情感投向。”
  “当然,这只是一个非常粗略的设想。”Jacques合上PDA的盖子,结束了话题。
  “不管怎样,我们会抓住他的。”Hotch沉着的分配任务,说“到了以后,Jacques,你和Reid去找法医,MORgan和Emily去查塔努加,看一下案发地点有什么遗漏的信息,D□□id和我去警局,JJ,你去和家属——Claire Westchester的丈夫谈一谈,我们需要更多电脑上没有的信息。”
  **
  “不明男尸的身份查出来了。”法医将资料递给Reid,说“Frank Myers,来自亚特兰大。根据牙医确认的身份。”
  “他好像这几年一直进出收留所。”Reid翻了一下,将手中的资料递给Jacques,俯身仔细看着男尸胸膛的刀伤,又问道“致死因查出来是什么了么?”
  “失血过多。”法医说“嫌犯切断了他的腹主动脉。伤口非常深,几乎移到致命。”
  “其他的伤口是死后造成的么?”Jacques问道“还有那个…左耳?”
  “全部是死后造成的。”法医走到尸体左侧,指着耳朵说“但是,很奇怪,这个伤口…”
  “很粗糙。”Reid接过法医的话,看了Jacques一眼。
  “对。”法医意外的看了Reid一眼,转过身,拿出一个透明的证物保护袋子,说“我们还在伤口发现了这个。”
  Jacques接过袋子,里面装的是类似于粗麻绳一样的纤维,上面清晰可见已经凝结的乌黑色血液。
  “他透过麻袋来刺受害者。”Reid想了想,皱起眉,说“施虐狂这种行为不太寻常,他们一般能从受害者的痛苦之中找到自己的乐趣,通畅也是刺激他们继续杀人的主要原因。”
  “不,他不一样。”Jacques将袋子还给法医,说“这个人身上有许多矛盾的点。他可以一刀致死,却手法及其粗劣的割去受害者的耳朵,但是选取抛尸地点,有很熟练。”
  “这一般会出现在杀人凶手形成的前期。”
  “所以他是想了很久,才动手?”Jacques了然的看了一眼Reid,撇了撇嘴,说“但是我总觉得不像,他更像是被人逼迫的,他动手的时候很犹豫,也许只是一时起意,但是动手以后,他只能按照这种模式完成自己的工作。”
  “你不觉得你这段话也是相顾矛盾的么?”
  “额,好像也是。”Jacques取下手套,苦恼的扒了扒头发,说“还是回去看看他们有什么发现吧。”
  “额,Jacques?”
  “怎么了?”
  Reid神清严肃的举起手机,说“我们又有一名受害者了。”
  **
  “受害者Linda Calvary,在市区做房产销售经理。”Hotch向刚从法医处回来的两名组员补充信息,“Morgan和Emily离那里最近,他们已经赶过去了。”
  “Garcia有什么发现么?”Reid在路上就已经向Hotch汇报完了尸体伤口的异常,他取下挎包,问道。
  “那个流浪汉,Frank Myers,以前是哈林顿县的一名公社辩护律师,然后那个,第三位受害者,Linda Calvary,几个月前才取得经理人的资格,她以前的职业是一名护士。”JJ喝了一口咖啡,说。
  “让我猜猜,Frank Myers的一个案子有一名证人或者别的,有一名女士叫做Linda Calvary。”Jacques站起来给自己到了一杯水,猜到。
  “哦,小天才,你还知道点什么?”JJ放下手中的杯子,感兴趣的问道。
  “我猜,这可能涉及到一个冤假错案,被冤枉的人要回来报仇了。”
  JJ认同的点了点头,说“Rossi也是这么想的,Garcia还在查。”
  “如果真的是这样。”Reid说“那么凶手就不是随机杀人的。他有一份杀人名单。”
  “Morgan刚刚打电话来说,凶手可能已经结束这段迷惘的过程了。”Hotch过来,敲了敲门,说“受害者的伤口非常干净,而且没有找到类似的粗纤维。我们需要发布测写了。”
 
 
第15章 第 15 章
  “嘿,Jacques,你怎么一个人在这?”Morgan推开门走进来,奇怪的看着男孩坐在转椅上严肃的转圈圈。
  “哦,你们回来了?”
  “Hotch他们呢?”Emily问道。
  “他们去做测写了。”Jacques双腿一登,停下来,头还是有点晕忽忽的难受。
  “那你…”
  “哦,反正我知道的和Reid知道的差不多。我就在这里想,既然找到了第一名受害者和第三名受害者的关系,那么第一名,我是说那位老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Jacques迟疑道“毕竟JJ询问过他的丈夫后发现Claire Westchester就是一名普通的退休老师。”
  Emily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来,大胆的猜想说“会不会,我们的嫌犯是她曾经的一个学生?”
  Morgan觉得有道理,补充到:“JJ说Claire Westchester是一名特别关心学生的老师,如果我们的嫌犯是她的一个学生,那么她很有可能关注到这个孩子遭受虐待或者别的情况,然后把他报到相关机构。”
  “这就很可能是她,导致了凶手与原生家庭的分离。”
  “不对。”Morgan打断Emily的猜想,说“凶手那时候太年幼,不可能还记得所有人的名字。更别说当时的档案不是电子的,他不可能获取到这种信息。”
  “所以,”Emily瞪大了眼睛,说“他还有一个同伙。一个家长!”迅速说完Morgan的猜想,Emily打开电脑,正准备通知Garcia的时候,屏幕却自己亮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