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CM我看到的未来没有你【英美衍生】──随川

时间:2020-09-15 08:56:06  作者:随川
  “当然。”Edmund Kemper微微的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随意的扔掉还在滴血的匕首。
  才松了一口气的Reid猛然看见Edmund Kemper不知从哪里拿起了一只小巧的黑色□□对着女人的头顶。
  “可是我不想回去了。” Edmund Kemper像一个委屈的孩子,对着两个FBI控诉:“那个医院里都是疯子!你们更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对我的!他们都是疯子!”
  “可你现在并不想死。”Jacques耸了耸肩,缓缓的说:“要不然就不会在这里等我们这么久。你在警局里做过清洁工?那一定和好多,好多的警察很熟悉了吧?这么大的案子也不会瞒过你的耳朵。”
  Jacques顿了顿,接着说:“发现三个塑料袋的时候,你就知道我们肯定会把以前的案子联系在一块,当你看见FBI的人走近门口的时候,你就知道,时间到了。你遛进警局,千方百计就是想把你的资料从密封的档案中拿出来,放在Cooper警员给我们的一堆青少年案件之中,然后绑了Clarnell·Kemper,你的妹妹,整整一个早上,就为了等我们么?哦,我想,等我们来的时候还顺便回顾了一下以前的女孩,恩?”
  Reid瞪大了眼睛,在Edmund Kemper背后,他看到散落在地上数十张女孩们被捆绑着惊恐挣扎的照片。
  “哦,她们…”Edmund Kemper移开靠在扳机的右食指,左手蹭了蹭嘴角,怀念的说:“她们可真美丽。你应该看看的。恩?”
  Jacques不顾Reid的警告,向前走了一步,说:“只有她们么?”
  “当然不。”Edmund Kemper微微笑道,“一个快要死掉的女人,不知道多少的失踪少女,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做一笔交易了吧?”
 
 
第12章 第 12 章
  Jacques看着浴缸里不知道还有没有呼吸的女人,沉思了了一会儿,又转过头看了一眼一直举着□□的Reid,才缓缓的对着Edmund Kemper确认:“你想找到你的母亲。”
  “她,根本不能算是一个母亲!” Edmund Kemper突然激动起来,大声的反驳道。
  “但是你还是想找到她。”Reid忽的想起Jacques让Garcia查到的那些资料,他安静的讲着,像在描述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即使她对你一点都不好。每天像防备一只狼一样警戒着你,家里有这多的兄弟姐妹,但是你总是被忽视的那个,你用的吃的穿的永远只是兄弟剩下淘汰不要的。”
  “她,她还打我!把我关在阁楼里,你不知道,那里很黑,我很害怕。” Edmund Kemper语音颤抖着,使劲用□□顶了顶池中女人的头,“可是他们呢?他们却可以在楼下庆祝圣诞!我听见他们在笑!为什么他们可以这样对我!就好像我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Jacques默默的将手移到背后,缓缓的移向那个沉浸在自己悲惨童年的男人。
  Reid紧张的盯着Edmund Kemper,咽了咽口水,紧接着开口说:“但是,那些女孩做错了什么?恩?”
  Jacques心中猛然一惊,他听见Reid提起那些女孩就知道这可能会将Edmund Kemper从自己的回忆中惊醒,果然,Kemper将□□收回对准了Reid,激动的大声的喊着:“去他妈的!那是她们自己找的!”
  他神经质的大幅度的摇着手臂,泪水绷不住从眼眶中涌出,说:“我让你们找的人呢!恩?她在哪里!再三分钟…..”
  Kemper忽的停了下来,温柔的将女人湿漉漉的头从绯红色的水中提起,嘴里却恶狠狠的下最后通牒:“再三分钟,我就带着她最喜爱的小女儿,一起下地狱!”
  Jacques看着恍惚的男人,向Reid点了点头。
  Reid举起自己的手机,点开导航那页,叫了一声:“Kemper,你看!你的妈妈….”
  Reid话音未落,就在Kemper转过头的那一刹那,Jacques猛地提起抬腿,“碰”的一声踢飞了Kemper右手的□□。
  “咔嚓”
  Jacques右膝关节狠狠抵住Kemper的左胳膊,举起右手,握拳,一下一下,砸向他的左太阳穴。
  干脆利落。
  Reid看见Kemper倒在瓷砖上彻底晕了过去,才松了一口气。
  Jacques将Kemper拷在水管上,又狠狠的踢了一脚,才慢悠悠的理了理有些散开来的领带,他走到浴缸边,问道:“这个女的还活着么?”
  Reid收回按在女人颈动脉的手指,看了他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Jacques也没说什么,自顾自的坐在干净的瓷砖上,然后用脚将散落在地上的照片推到眼前,一一张张的翻看起来。
  太阳快要落山了,Reid站在窗户边,可以隐隐约约的听见不远处的警笛声,他挂断手中的电话,转过头,看见绚烂的夕阳透过玻璃窗的折射映在Jacques身上。
  静止的池水中死去的女人,蜷缩在一角带着泪水昏迷的罪犯,空气中影影绰绰漂浮的尘埃,白夜在穿着白衬衣的青年天使般的脸庞上落下隐晦的暗影,绵密而腥臭的血液气味刺激着Reid脆弱的鼻粘膜。
  “我应该是疯了。”Reid想,无数的科学理论、定义都无法解释,所有脑海中浮现的文字都无法描述,现在内心汹涌着的那种强烈的情感,他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他没有办法将自己的眼睛从那个男孩身上移开半秒的时间。
  **
  当Hotch 带着大部队赶来时,Kemper还没有醒过来。医院里的医生检查过后说:“我想他之前可能有服用过抑制…额,可能是精神方面的药物,还有大剂量的止痛药,在没有拿到确切药物之前,所有都有可能导致他的昏迷。还有,他的左额颞骨这边有一个血肿,他可能还需要做一次颅骨CT。”
  Morgan挑了挑眉,不远处的Reid手里挽着Jacques的西装外套,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顿了一下,微笑着回答医生到:“不过我们还是希望他能够尽快苏醒,Bush警长需要他的供词之类的。”
  “当然,他要是醒了,医院会立刻通知他的。”
  “嘿,Kid。”Morgan走出医院大门,将手放在Reid的肩膀上。
  Reid忽的惊醒,说:“Kemper怎么样了?还没醒么?”
  他看着Morgan的脸,又说:“Garcia刚刚打电话来说,Kemper的母亲早在他入院的第二年旅游的时候在地震中失踪了,早就被政府列为失踪人口,所以Kemper一直没有找到她….但是Jacques说他的母亲已经死亡很久了….”
  “嘿,Kid,我不是问你这个。”Morgan站到Reid的左侧,看着人群中忙着交接的Hotch等人,缓缓的说:“我是指Jacques。哦…等一下,先听我讲。”
  开朗的巧克力帅哥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有点不好意思,他说:“我看见那个院子里监控视频了,虽然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还会在浴室里放监控,但是基于她家里有十几个摄像头,我想这也没有奇怪的….哦,好吧,我是想说,我很感动,可能你没发现,Jacques那个孩子,全程警备着,护着你。”
  “恩?”Reid回想了一下,怀疑的看着Morgan。
  “是真的。”Morgan笑着说“我看到他的肌肉绷着,还有他站的位置….算了,你可能不会明白,就这样说吧,无论他以前是怎么样的,至少我现在可以他是无害的,至少我想我可以将我的后背交给他。”
  Reid笑了一下,怀里的西装散发着青年的独特的气味,亲切而神秘。
  **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那个房子后面的院子里,而且还是精确到哪一棵树下面,埋着女孩的头颅?”Morgan端起咖啡杯,忍不住问了一句。
  “从玄学的角度,我看见了。”Jacques从罐子了夹出一颗方糖放进杯子里,一边搅拌一边回答Morgan的问题,“从科学的角度….我想Dr.Reid很乐意回答你这个问题。嘿,你能稍微过去一点么?太挤了。”
  Morgan端着杯子轻轻笑了一声,走到茶水间的门口,看了一眼正在和Emily一起打牌的Kid,犹豫了很久,还是转过身,说“嘿,听着,Jacques….我很抱歉。”
  “哦?是为了什么?”
  “恩….”Morgan头一次感到无措,但是抬起头对着那一双戏谑的蔚蓝色的双眼,心中忽的一松,笑道“所有,我是指所有的事。我不该怀疑你的。”
  “这是正常的。”Jacques又放了一颗方糖,说“你不该为此感到抱歉。”他低头尝了尝,觉得差不多甜了,才放下糖罐,又接着说:“无论Rossi又或者是Hotch和你讲了什么,你的确需要自己再确定一遍,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相信的,不是么?”
  “Hotch和我讲的,和其他人一样。” 在Jacques诧异的目光下,Morgan笑着揉了揉男孩的头发,说“是我自己看见的。”
  看见你为了找到Kemper母亲的线索一边翻着资料一边咳嗽的可怜样,看见监控视频里遇到罪犯你下意识的走在Reid的前面,看见你将所有女孩的尸骸拼凑完全Kemper只能全部认罪的如释重负,可能那时候,甚至不需要同伴的再次确认,就从心底隐隐知道,你和我们是一样的。
  “随便吧。”Jacques捧着自己的杯子,舒服的叹了一口气。
  天马上就要亮了,专机在平流层向着匡提科一点点的接近,但是旅程还没有结束。
  “嘿,你们谁拿走第一个格子里的方糖了么?”Reid端着杯子,疑惑的问道,“我上次才放了满满的一罐。”
  Morgan放下手里的杂志,看一了眼蜷缩在Rossi身边如同雏鸟一般安睡的Jacques,笑了一声,说“我可什么也没看见。”
 
 
第13章 第 13 章
  “好孩子,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他在害怕…”黑发男孩软绵绵的充满天真的语调让伏在地上的男人颤抖了一下,男孩接着说,“他,他拿走了一个东西,小小的,银色的东西….”
  “乖孩子。”一双戴着手套的大手将男孩椅子中抱起来,轻轻拍着他瘦弱的后背,安抚的说道:“告诉我,那然后呢?”
  “唔….”男孩紧紧抓住男人的衬衫,他的头很疼,就像是千万根细针穿透了太阳穴,他说“有好多人过来,想让Black先生放开我,但是他抱得我太紧了,他在发抖。”
  地上的男人身上全是电击后的焦痕,他呜咽着,双眼却全是对男孩的恐惧。
  “为什么?”男孩想,“为什么那么害怕我呢?Jacob是个好孩子。”
  “好了,把他送回去吧。”男人将怀中的小东西放在另一个人手中,脱掉手套,还是忍不住拿出手帕厌恶的擦拭着手指,说:“他还太小了,不过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让Black再过来看看他。”
  男人将手帕扔在地上,嘱咐道:“哦,再带几本书过来,我们的小王子就喜欢看书。还有,把那些货收拾的快一点,新的地点再确认一遍,我不想让那些条子抓到我一点点的把柄。”
  站在一旁如同凶恶的豺狼的大汉默默的将男人的话记在心上,然后像一只温顺的吉娃娃一般替男人打开门,目送男人离开。
  “好了。”大汉从腰后拿出□□,对着地上的人说“亲爱的Einstein探员,现在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谈谈你把U盘放哪里去了。”
  **
  大提琴低沉厚重的音色随着微风逐渐在众人耳边逝去,一曲终了,Jacques从那张楠木椅子上站了起来,右手放在胸前,夸张的鞠了一躬。
  众人非常给面子的鼓掌,Garcia还贴心的递给Jacques一杯香槟。
  “哦,我不喝酒。”Jacques微笑着将杯子轻轻放在桌子上,然后拿起一杯白开水。
  “说真的。”Emily惊奇的看着Jacques喝了一口白开水,说“即使我看了好几遍,我也不能够接受。这个,有味道么?”
  “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还能喝得下去?”Emily不可置信的叫了出来。
  “其实,在东方,那个神奇的国度,他们的传统医学认为开水是一种中性的物质,能够将体内的毒素都带走,提高自身的免疫能力。”Reid穿了一件格子衬衫,栗色的卷发被他挽在耳后,其实Jacques觉得Reid要是中分的发型也还不错。
  不过他这种一本正经科普的样子还是太可爱了,忍不住让人用手指戳一下他的脸。
  “哦,好吧。”Emily撇了撇嘴,说“但是我的人生不能接受这样的喝法,我习惯搞点茶叶或者别的什么。”
  “不过那个国家还是很令人向往的。”Rossi靠在沙发上,手边晃荡着红酒——特地从自己家里带来的珍贵收藏款,眯着眼缓缓的说:“我一直想要去那里看看,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刚刚你演奏的曲子是那首《丝路》,对吧”Morgan想了一下,问道。
  “对。”Jacques又给自己到了一杯水,说“YOYO,Yoyo Ma.”
  “wo!”JJ和Garcia还有Emily相互对视了一下,惊讶的叫了一声,满满的戏谑。
  巧克力帅哥觉得脸上有点发热,他甚至都看见Hotch千年冷漠脸都在微微笑了!他气急的反驳:“嘿!别着这么看着我好嘛!我也是有点艺术修养的人啊!”
  “但是Jacques离Ma的距离还差得远。”Rossi站了起来,看着Jacques说“我听过他的演奏会,那种琴声……”
  Rossi深沉的叹了一口气,眯着眼赞叹道:“在那种美妙的琴声里,你可以看见大海也能感受沙漠。Jacques,你的琴声,还少一种时间的沉淀。”
  Jacques看着Rossi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优雅的翻了一个白眼。
  他举起手中的杯子,笑着大声说“太感谢各位帮我收拾房间,这里,我就以水代酒敬大家了!”
  “不用谢啦,小帅哥!”
  “我可是等着晚上那顿意大利大餐呢!”Morgan打趣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