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CM我看到的未来没有你【英美衍生】──随川

时间:2020-09-15 08:56:06  作者:随川
  “这样就可以了。”Hotch打开房门,点了点头。
  “好吧,”Bush警长双手叉腰,叹了一口气,说,“如果有需要, Sally Cooper警员一直在外面待命,她会提供你们需要的一切。”
  站在Bush警长身边的一名红发女警,向Hotch点了点头示意。
  但是她似乎不是很欢迎BAU的到来,虽然只是点头示意,但是她的嘴唇向下抿着,眼珠没有直视Hotch。
  Jacques咳了几声,解开衬衫领口的第一颗扣子,试图让自己的打量不那么引人注意。
  她的皮肤很白,即使离她约十步远,但是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她颧骨处几颗小巧的雀斑。她的瞳孔是浅棕色的,在微微白光下显得清冷而疏离。
  “Jacques?”Hotch转过头,低声提醒了还留在原地的青年一声。
  “哦,来了。”Jacques又瞥了一眼那个女警,才跟了上去。
  **
  Reid和JJ开车向发现尸块的地点赶过去,即使塑料袋已经全部转移到法医室,即使很大程度预测到那不会是第一案发现场,但是BAU向来的特点就是不会放过一点点蛛丝马迹。
  当地警方只是在海滩的一角拉起了黄色警戒,JJ正在和驻守的警员交流信息,Reid眯着眼看着一片浪花拍打在灰黑色的岩石上,雪白的水花在烈日中只剩下可怜的泡沫消失在砂砾之中。
  他将海风吹乱的发丝绕到耳后,心里还在回想着Morgan担忧的面色。
  “这几天都在下雨,也只是今天出了太阳。”JJ看了一眼被海水冲刷干净的沙滩,说:“我们可能很难从这里找到什么了。”
  “也不是特别绝对。”Reid站在发现塑料袋的岩石上,顺着海潮望向远方,说“如果这里不是第一案发地点,也不是抛尸地点,那这些袋子很可能是被海浪冲到这里来的。”
  JJ顺着Reid的目光向远处望去,那是一块巨大的岩石突出岸崖外,形成了一座小小的悬崖,下面是海浪汹涌,远离居民区。
  **
  Hotch将受害者的详细信息一张张的贴在白板上,屏幕中的Garcia敲着键盘,试图尽早在已经确定的受害人信息之中找到相同之处。
  “对不起,Sir。”Garcia回车之后,难过的抱歉,“除了都是女性,这次Rosalind Thorpe和Allison Liu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她们和上次发现的…受害人,并没有相同的地方,根据资料,她们很有可能并不认识。”
  “Jacques,有什么发现?”Hotch转过头问正在埋头于一堆资料中的男孩。
  Jacques将上一次的法医资料拿出来,说“我发现无论上次,还是这一次,都缺少了一个很重要的器官——头颅。”
  他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继续说道:“专挑女性,可能是他周围的刺激源来自于女性,头颅,是表现他内心强烈的欲望————无论是仇恨还是爱情,这名女性至少在他生命之中承担非常重要的角色,个人倾向于母亲。”
  Jacques将翻得乱七八糟的纸张推到一边,将上一次发现尸块的照片一一摆好,说“你看这里,尽管以及腐烂了,但是可以看出凶手非常的残忍,他甚至没有全部用刀,或者别的工具,肌肉顺着纹理裂开,但我更倾向于,除了必要的骨骼需要工具,他是用双手将这些女孩撕碎。而且是,恩,对着尸体,打了一、炮之后。”
  “那么他应该至少非常强壮。”
  “哦,并不需要很大的力气。”Jacques低头喝了一口牛奶,说“如果是已经碎、尸的基础上,一把小刀,那么撕开肌肉并不费力。我想,嫌犯至少有一定的医学基础。”
  Hotch接过Jacques递过来的一张照片,是发现塑料袋时的场景,阴沉沉的山谷低空挤满了乌鸦,乍一眼看去像是吸血鬼的狂欢。
  “没有什么血。”Jacques放下手中的牛奶杯,缓慢的靠在椅背上,说“她已经死了,被切成碎块,事实上只需要一个密闭性好的房间,一个下水道,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任何人都能将这些肉块塞进袋子里,是个轻松的活计。”
  “但是女孩们是一起失踪的。他要如何一次性控制两名二十多岁的女孩,将他们一起杀害?”
  “一起?”Jacques笑了笑,说“对于自己喜欢的事情,总是慢慢来才让人印象深刻,回味悠长,不是么?”
  “对不起,打扰了。” Sally Cooper警员敲了敲开着的门,说“另一名女孩的父母已经到二号接待室,我想你们还要再需要一名探员。”
  “好的,我马上过去。”Hotch放下照片,点了点头。
  Jacques点开手机,顺利的在联系人中找到了Garcia的名字。
  “嘿,Garcia。”
  “哦,哦,我的小帅哥。”手提电脑亮着的屏幕忽的亮起来,Garcia笑的很亲切,她说:“额,其实你不需要给我打电话的,我就在这儿。”
  “哦,那就更好不过了。”Jacques挂掉电话,说:“可能,我能不能帮我找一下….”
  “哦,当然。说吧。”
  “他,我是说嫌犯,尸块还算新鲜,假设正当壮年….”Jacques想了想,说“找一下50年代到60年代加州离异案,母亲获得了男孩的抚养权,我想,这位母亲应该很快就再婚了,并且拥有多个孩子,他只是其中最不起眼的,或者最令人头痛的一个。他应该还通过什么手段接触到过医学知识,从小就体现出与普通人不一样的特质,比如残害小动物或者及其偏执的表现….那么我想,他少年的时候一定恶行累累但是系统中没有他的DNA,恩,那么他犯得罪行很小或者要不然隐藏的很好。”
  “或者也可能是当地警方没有录入,数据记录开始的并不是很早,像这种小的少年犯错可能只记录在纸质资料里。而且这个范围实在有点大,”Garcia看了下电脑筛选出来的结果,说“我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Jacques…Jacques?”
  Jacques透过玻璃窗看到泪水从那位母亲的悲伤的布满红丝的眼睛中流下来,她试图表现的冷静镇定,但是女儿失踪突然被告知是被人杀害而且是碎尸,一系列的打击足够让这个可怜的母亲失去最后一丝理智。
  “阿冬。”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耳边幽幽的响起。
  Jacques猛地转向右边,屏幕中的Garcia被吓了一跳,她惶恐不安的打了一声招呼,说:“嘿,Jacques,你,你还好么?”
  “哦,哦,当然。”Jacques勉强的笑了笑,说:“你知道的么,该死的流感病毒,我想我可能还要一杯热牛奶。”
  “是啊,感冒最难过了。”Garcia理解的点了点头,说:“我先下线了。帮我和我的巧克力王子问好!”
  青年正准备起身的时候,掩着的门轻轻的被推开了,Reid挎着邮差包侧过身,让后面的JJ先走进来。
  “Jacques?”JJ看着青年问,“这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Jacques望着Reid绅士的举动,目光闪了闪,说,“我想看一下警局里少年犯的纸质资料,Garcia说有一些年代比较久远的可能没有登记在数据库里。”
  JJ了然的点点头,说:“我去和Cooper警官说一声。”
  “我看不容易。”Jacques默默地说,那个女警员虽然没怎么多说话,但是Jacques从始至终感受到了一种拒绝。
  “也许别人不容易。”Reid认真的回答,说:“但是JJ不一样。”
  “难说。”Jacques忽的想起什么来,转过头,好奇的问Reid,说“话说,Dr.Reid,冒昧的问一句,你,有没有,谈过恋爱?”
 
 
第11章 第 11 章
  “抱歉,”JJ空手而归,无奈的说,“显然Cooper警官将BAU当做是无所不能的团队。”
  “我….”Hotch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Jacques认认真真的就着手提电脑的屏幕理了理乱糟糟的黑发,狠狠的吸了一下堵住的鼻子,理了理刻着繁复花纹小巧的金黄色袖扣,从自己身边走出房间。
  “wo!”Emily从接待室回来,就看见Jacques一路“风骚”的走位,“他是要干什么去?”
  “谁知道?”JJ说完却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留在门边。
  事实证明,再冷漠的美人也逃不过Jacques迷人的蓝眼睛。中法混血让Jacques的外表少了几分侵略性,也不会有扑面而来的压迫感,深眼窝,湛蓝灵动的眸子,高挺的鼻梁,浅薄的粉红色的双唇,让人第一感觉便是干净,天真。但是他对着你微微笑起来的时候,冲着你说着些动人的赞美时,你又会觉得他是一个披着天使外壳的小恶魔,明明知道他是不怀好意的,但是当那双无辜而充满诱惑的眼睛望着你的时候,哪怕是生命,自己都会捧到他的面前。
  “Jacques?”cooper 警官眨了眨眼睛,笑着问道,“那不是一个法国名字么?”
  “哦,介于我的母亲是个土生土长的法国人,”Jacques笑着靠在墙边,侧过身对着女警官甜甜的笑着,说,“当然,你也可以叫我,Jacob。”
  最后一个发音,双唇暧昧的碰撞,属于男孩那种强烈的青春的气息洒在女警的耳边。
  她克制着自己不要去看那双迷人的,闪着加州最耀眼的光芒的湖蓝色双眸,但她还是,不由自主的,伸手将自己的不存在的碎发挽到耳后,说:“那么,jacob,你需要点什么呢?”
  “一顿美好的晚餐,”Jacques注视着这个今天才见过第一面的女人,就像是看着自己的一生挚爱,缓缓的在她耳边补充到,“还有一点点资料而已。”
  “我现在相信他是Rossi的学生了。”Emily看着胜利而归的Jacques,不可思议的和JJ赞叹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显然Rossi和Morgan也在警局门口看完了整个经过,听着Emily的话,情史丰富的意大利男人义正言辞的拒绝承认。
  Reid回避了Morgan的目光,贴心的将Jacques手里的箱子接过来,顺便将还在回望美人的Jacques带回房间。
  结束了一场“美色交易”,Jacques快速的翻看着像山一般的资料,密密麻麻的文字使得头越发懵胀。
  “我来吧。”Reid贴心的将剩下的资料接过去。
  “的确。”Emily笑着说道,“这样会省下很多的时间。”
  房间外的除了必要留守的警官,其他的人在结束测写后被 George Bush警长分派了出去。
  “阿嚏!”Jacques控制不住自己,又撕下一张面巾纸,结果用力过大,将桌子上堆得纸箱扫落在地上。
  Hotch抬头看了一眼一手捏着纸巾,一手捡箱子的Jacques,又撇了一眼无动于衷的Rossi,还是默默的将自己让Jacques去休息的话咽了下去。
  “嘿,Hotch。”Reid停下飞快翻阅的手指,说,“我想我找到我们的嫌犯了。”
  泛黄的纸上墨蓝色笔迹书写了一个又一个惨烈的案件,那个名叫Edmund Kemper的男孩最终记录停留在“在实施了对外祖母的谋杀后,考虑到他未成年,他的母亲结合当地警局将其送往 Atascadero State Hospital进行治疗。”一句话上。
  Atascadero State Hospital,一所专门关押精神病罪犯的州立医院。
  “那所医院管理非常严格,即使结束关押期限,也需要通过所有的测试才可能得到出院的通许。”Rossi沉思道,说,“不过这可以解释五年的空窗期了。”
  “Garcia,我们有了一个名字。”Morgan打通电话,说道。
  “然后,我给你们一个地址。”Garcia飞快的敲到键盘,说“bingo,地址已经发送到你们手机上。不过这个人出院之后一直没有长期的落脚地,我只能给你们最近一次的租房地址。”
  Hotch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地址,然后抬起头对着已经准备好的组员们说:“出发。”
  **
  “尽量活捉,Rossi认为这个家伙身上还有别的命案。”Hotch站在门口,轻声向后面的队友嘱咐。
  “Morgan。现在!”Hotch点头示意。
  “砰!”
  紧闭的房门被狠狠踹开,十几平米的小房间一览无余,很可惜,嫌犯不在家。
  “Hotch!”Emily掀开挂着的帘子,那后面是一个极其简陋的清洗池,一把还带有乌黑色血迹的线剪。
  “怪不得我说一股难受的怪味。”Morgan捏了捏鼻子,嫌弃的说道。
  “Reid和Jacques有回话么?”Hotch挂断留守在警局Rossi的电话,问道。
  “没有。”
  “没有。”
  Hotch收回枪支,严肃向楼下走去,说:“也许他们正好遇到了我们要找的人。”
  “Edmund Kemper?”Reid将枪口对半跪在浴缸边手中拿刀的男人,命令道:“放下你手中的刀。”
  一个将近三四十的女人浮在装满水的浴缸里,面部狰狞,一只满是青紫色淤痕的胳膊挂在外面, Jacques站在Reid的背后,也可以清晰的看见女人脸上每一条褶皱里停留的惊恐。
  “哦,天啊,她可真丑。”Jacques想到。
  “你们来的比我想象的要快一点。”男人转过身体,油腻腻的黑色发丝盖住了额头,杂乱的腮胡须使他看起来格外的疲惫和不修边幅。
  “但是有什么用呢?”男人轻声问。
  的确,女人的血缓缓的晕染了整个浴缸的水,甚至有些流到了地上。Jacques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看见了她的呼吸。
  “她还剩一口气。” Edmund Kemper似乎察觉到Jacques的想法,回答。
  “哦。”说不清楚是惋惜还是庆幸,Jacques只是撇了撇嘴,顺手从右手边的水池边上抽了一张面巾纸。
  “放下,你手里的刀。”Reid紧了紧手中的枪,再次强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