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CM我看到的未来没有你【英美衍生】──随川

时间:2020-09-15 08:56:06  作者:随川
  警车,救护车,话筒,还有摄像机,即使是深夜了,人类进步的科技文明也能将黑暗点亮,如同白昼。
  “Jacques,你没事吧?”Reid最先跑过来,却看见鹅黄色的灯光下,黑发青年端着咖啡杯皱着眉头,发着呆。
  女孩的伤口做了简单的止血,躺在地毯上恶狠狠的盯着客厅的一个角落,那个男人,我的天啊,Terry Nichols,整个肩膀已经满是鲜血,连嘴唇都是灰白的。
  “放心吧,他没事,还活着呢。”Jacques将自己手里的杯子递给Reid,像个孩子一样委屈着说,“这个咖啡一点都不好喝!”
  Reid默默接过杯子,忽的发现脚下触感有些不对,移开脚才发现沙发边至少扔了十来个牛奶糖的糖纸。
  最后,Emily在客厅的最角落发现了一台摄像机,忠实的记录了整个犯罪现场,即使在嫌犯拒绝认罪的情况下,也有了最直接的证据。
  快要凌晨了,BAU众人就在警局道了别,直接开车回家了。
  “所以呢,你为什么还不回去?”Reid整理好东西出来看见Jacques还一直徘徊在警局门口,奇怪的问道。
  “我在等出租车啊。”
  “你没车么?”Reid问道,忽的又想起什么来,说,“你不是说你家就在这附近么?”
  “我是说FBI大楼附近。”
  “但是这个警局就在FBI大楼前面这个街区啊。”
  Jacques无辜的回望着顶着一头卷毛的博士,认真的反驳,“但是对我来说,那就是一个新的世界了,你懂么?”
  “好吧,”Reid心里想,简直就像个孩子。
  他打开伞,真诚的邀请说:“如果不介意,我送你回去,怎么样?额,我是说,我家也在这附近。”
  “哦,真的么?”Jacques揉了揉脑袋,迷迷糊糊的说,“当然,那,再好不过了。”
  他的头发更乱了。Reid看着走在自己左边,比自己低半个头的青年,空气中隐隐约约还漂浮着牛奶的香气。
  “Jacques。”
  “恩?”
  “下次最好不要一个人,你应该找个同伴,比如说Morgan,或者,或者,我也可以。”
  “但是Morgan需要帮助测写嫌犯,而且,Dr.Reid,我想问一下,上次的射击测试你通过了么?”
  “……”Reid庆幸现在是晚上,青年看不见自己沉默而窘迫的样子。
  五分钟后,Reid停下了脚步,沉思了一会,问道:“Jacques,你家,是这个地址么?”
  “对啊,”Jacques看了一眼手机,肯定的说,“这就是房东给我发的地址,没错。”
  “所以,你是我楼上新搬来的那个租客?”
  “诶?哦,好像,是吧。”
  Reid看着青年甩了甩头发,黑色的发丝像是华国最柔美的绸缎,附在青年白皙的脸颊上。
  “嘿,Dr.Reid,”Jacques突然想起什么来,笑的像个讨糖吃的孩子,他说“那么,明天,我们可以一起去上班么?”
  Reid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那双清澈的蓝眼睛里满满都是祈求,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点点头,说:“当然。”
  **
  雨下着下着到了凌晨忽的就变大了,粗大的雨点哗啦啦的砸向地面,Jacques打开窗户,整个空中都是漂浮的尘埃和冰冷的雨滴。
  现在才是凌晨五点,但是头又开始一抽一抽的疼起来。Jacques将整瓶的药片倒在光滑的楠木桌面上,数了数,这个月消耗的很快,才只是月初,就只有一半的量了。
  青年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将药片一个一个的放回瓶子里。
  窗户没有关上,白纱窗帘被纷飞的雨水打湿,蜷缩在玻璃上如同落入土壤的白玫瑰花瓣。
  Jacques像一只土拨鼠将自己藏在柔软的被子构成的洞穴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床头柜上的药瓶,最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吃了一片。
  苦涩的滋味在舌尖和咽喉深处弥漫开来,Jacques听着雨点打在玻璃窗上发出的清脆声响,大脑开始变得混混沌沌,眼前出现了重影。
  “阿冬。”一个温柔的女声从远处飘来。Jacques想要转身去追寻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忽然被无限放大,他觉得四肢疲软,后枕部的胀痛一阵接着一阵,他眨了眨眼睛,也发现自己被人牢牢的抱在怀里。
  “嘿,小家伙,”Jason不再是那幅严厉的样子,他笑的很温柔,他说,“没事了,你安全了。”
  安全了?
  Jacques一怔,他转过头,看见空旷的草坪上停满了警车和救护车,人声嘈杂,不断有孩子从别墅里被抱出来,不断有人挣扎的逃脱。
  枪声,咒骂声,孩子的啼哭声,尖锐的像一把锋利的剑刺向Jacques的大脑。
  “不!”
  Jacques猛地一惊,眼前的景象变成了那个阴暗湿冷的房间里,他下意识的抬头,那个监视器的指示灯不断的冲着他闪烁着绿色的光芒。
  一个小小的男孩端端正正的坐在简陋的木桌钱,稚嫩的双手捧着的是自己已经翻了一半的《精神分析引论》。
  太热了,Jacques加快了呼吸的速率,忽然听见旁边的铁门“碰”的一声被人关上。他低下头,看着沉默而冷静的男孩,他又翻了一页,目光沉稳的看着泛黄纸上密密麻麻的注写,似乎一点也听不见外面的童声尖锐的叫喊和男人们恶毒的咒骂声。
  又一个孩子离开了这里,又一个新的孩子离开了他的家庭,又是一天过去了。
 
 
第9章 第 9 章
  “叮。”
  Rossi将微波炉里热好的牛奶拿出来,想了想,又加了三颗方糖,细心的用咖啡勺搅拌均匀后,端了出去。
  “谢谢。”Jacques两个鼻子彻底堵住了,短短半个小时,他试过了Garcia的用力打喷嚏,Morgan的绕着办公室跑十圈,还有小博士提供的□□滴鼻,但是,说真的,还不如一杯Rossi热的牛奶奏效的快。
  “太舒服了。”Jacques带着浓浓的鼻音赞叹了一番。
  “你昨天看起来就不是很好。”Reid担忧看了一眼温度计,说“100.22华氏度,中度热了。”
  Emily问Jacques:“你今天该不会还是淋雨来的吧?”
  “没有。”Reid回答,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下,又解释道,“额,今天我和Jacques一起来的,他住在我家楼下。”
  “哦,原来Jacques就是你那个新搬来的住户?”Garcia右手抱着一大堆资料,左手端着一杯可可匆匆过来,又失望的说,“啊,小帅哥,你已经在喝牛奶了?”
  “给我吧,Garcia。”Jacques接过马克杯,说“我可以都喝完的。我需要他们,非常的需要。”
  “不如我帮你端过去?”跟在Garcia身后的JJ歉意的笑道,“有案子了。”
  “大下雨天的,难道他们就没有什么休息的日子么?”Jacques赌气的将牛奶一口喝完,想了想,又抱了一卷卫生纸,磨磨蹭蹭跟在了Rossi身后进了分析室。
  “加州中央谷底海岸线边一对可怜的热恋小青年在自助游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三个黑色塑料袋。”Garcia叹了一口气,说,“哦,世界上总有让人扫兴的事情,天啊,都不知道那对小恋人会留下什么样的阴影!”
  JJ坐回了自己侧写师的位置,拿起IPAD,皱起了眉头,即使历经了这么多的磨难,现在的她仍无法直视那些残忍的照片。
  “让我猜猜,恩….”Morgan皱了皱眉,说“尸块?”
  “哦,我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多的海燕。”Rossi缓慢的切换了一张图片,说,“海燕不是只吃鱼的么?”
  “额,事实上,”Reid理了理耳边的头发,放大了图片中银白的鸟,说,“这种,我没看错的话,是银鸥,最普通的大西洋鸥类,大多分布于北半球,腐食性,主要以沿海边腐烂的垃圾和动物为食。”
  Garcia快要忍不住了,飞快的切换到法医材料那边,说:“经检测,这些,这些,恩,尸块,是属于两名女孩。24岁的Rosalind Thorpe和23岁的Allison Liu,她们都是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的学生。”
  “但是,当地警方基于什么将其视为连环杀人案件?”Emily问道。
  “是因为一年前,一名攀岩冒险家在加州峡谷中发现了两个黑色塑料,后一个月,一群出来野营的学生在相距峡谷不远的另一座山谷中也发现了两个黑色塑料袋。”Hotch缓缓讲到,他的目光随着屏幕的滑动越发的严厉。
  “全是尸块?”Morgan已经知道了答案,心中不忍,还是默默的问了一句。
  “是的。”Hotch站了起来,说,“因为两个案子都是由同一个法医经手,他将在垃圾袋里的DNA与一年前的做了对比,是同一个人的。剩下的资料我们在机上另做分析。”
  “DNA来源哪里?”Jacques揉了揉发红的鼻子,问道。
  Hotch停下脚步,面带不忍,却又及其愤怒的镇定的说道:“是□□,他们在这几个垃圾袋中都检测到了同一个人的DNA。”
  **
  “啧。”Jacques遗憾的将手中的一卷面巾纸从已经爆满的黑色旅行袋中拿出来,用已经变得迟钝的大脑思考该将它放到哪里去比较好。
  “你已经带了四卷了啊!Jacques!”Morgan探过一个头,说道,“而且我想加州不会连一卷面巾纸也没得卖吧?”
  “但是我只有用这种面巾纸鼻子才不会痛啊。”Jacques无奈的坐在转椅上,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Rossi提着自己Maison Martin Margiela定制的黑色商务旅行包,轻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BAU组中除了Garcia这个电脑技术特派员需要一个办公室外,也就只有HOtch和Rossi拥有一个自己专属的办公场所了。
  Hotch是BAU的组长,这当然可以理解。
  但是Rossi?
  当初Jacques知道自己又要和Uncle David一起共事,特别是知道Uncle David还拥有一个随自己装修的办公室后,就特别开心。
  因为他对比了一下自己和Rossi的荣誉勋章,觉得自己能在FBI大楼里搞一个房间堆满海绵宝宝的梦想不远了!
  “你喜欢海绵宝宝?”Rossi听了Jacques所谓的“我有一个梦想”的发言后冷冷的问道。
  “当然不是。”那时的Jacques还躺在医院的床上,四肢因为防止狂躁而被帮上了束缚带,看上去有一种堕落天使的美感,他虚弱的回答那个没有血缘关系却亲如父亲的意大利男人道,“我只是想,就是,一种想法而已。”
  Jacques脸色还苍白如纸,那双湖蓝色的双眸却闪着狡黠的光,说“你不觉得,这样特别好玩么?”
  “一点都不。”Rossi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露出一丝微笑,说,“话说回来,是什么给了你自信能够比肩我了,臭小子,恩?”
  “FBI授予的荣誉?”
  “那你更应该看一下,你那个,和荣誉等高的记过。”
  反正总是这样那样,Jacques就坐到了Morgan前面的小格子里。
  “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帮你带面巾纸的理由么?”Rossi无语的望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问道。
  “我想。”Jacques贴心的将Rossi真皮黑包的拉链拉上,递给他,嘴角上扬露出一个乖巧无辜的笑容,可怜的说道,“大概是吧。”
  Morgan拉着Reid走在最后面,扯着自己的嘴角,认真的说 “对!他就是这么笑了一下,Rossi就同意了!上帝啊,我从来不知道那个精致的意大利老男人怎么那么好说话……”
  Reid表示你对微笑的理解大概哪里出错了吧?
  “所以我想让你去试探一下Jacques。”
  Reid停下了脚步,奇怪的问道:“试探什么?”
  Morgan轻笑了一声,反问道:“Kid,你真的相信什么可以看到未来这种话么?情感共鸣?!嗯?”他收起嘴角那丝笑意,缓缓的说:“听着,Reid,我相信Rossi,他不会欺骗我们,但是这,这简直在挑战我的世界观!”
  “但是,Hotch知道在洛杉矶警局也有一个….”
  “好吧,好吧,他的能力是一方面,但是,更重要的是,”Morgan理了理自己的皮衣领口,压低了声音,说,“我不相信他。你难道不知道上头已经看我们很不爽了吗?或许,或许,这就是他们一个手段,就等着把BAU解散!”
  “可是…”Reid收紧了握着包带的手指,他想起雨水在Jacques乌黑的发丝上折射的光芒,他想起在闷热的法医室里男孩湿透的衬衣透露的瘦削的身躯,他想起早晨男孩嘴角的牛奶渍…哦,天啊。
  但是,Morgan…..
  Reid直视着Morgan的双眼,认真的说:“会不会是你想的太多了,上次Strauss……可是,你看,我们现在不还是好好的。”
  Morgan叹了一口气,对着不明所以的Reid语重心长的说:“那是因为Emily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宁可自己辞职也要保住BAU,嘿,Kid,不是每一个人都是Emily。”
  Reid沉默了下来,他看着远处和Rossi笑嘻嘻的说话的Jacques,最终还是开口问道:“那你想让我确认什么呢?”
  “放松,Kid。”Morgan看向前方Rossi坏心的将Jacques的头发揉乱,旁边的Emily和JJ笑成一团的样子,也放松的搂住Reid,说,“我只是想确认他是无害的。”
  Reid忽的感受到自己肩膀上的手收紧,长久的沉默后,Reid听见Morgan疲惫的自言自语道:“毕竟我们已经失去的太多了。但是敌人,却不仅只来自于外部。”
 
 
第10章 第 10 章
  “非常感谢你们的到来。”  George Bush警长轻握了一下Hotch的手,说“房间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所有的相关资料都在桌上,白板在房间右边,还有什么需要的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