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CM我看到的未来没有你【英美衍生】──随川

时间:2020-09-15 08:56:06  作者:随川
  “嘿,Jacques。” Garcia递过来一个漂亮的画满了粗狂的向日葵的保温杯。
  “这是什么?”Jacques问道。
  “可可。”Garcia说,“外面太冷了,我想你需要这个。我的小朋友。”
  “哦,当然。”Jacques觉得心中有点温暖,说,“谢谢你,不,我是说,太感谢你了,Garcia。”
  Jacques不仅拿着Garcia给的保温杯,头上还顶着JJ友情赞助的毛巾,就这么爬上了等候在门口的雪佛兰。
  “我说,”Emily从驾驶座转过身,哭笑不得的看着Jacques的新造型,说,“你真的打算这样去现场么?我可不想被人说是姐姐带着未成年的弟弟来郊游了。”
  “哦,不会的,等我下车,我会把毛巾留在车里的。”Jacques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可可,皱了一下眉头,太过于甜腻了,比起可可,可能一杯白开水更好一点,毕竟以前感冒的时候妈妈就是这么强行将一杯热水灌下去,然后出一身汗就好了。
  妈妈,我的妈妈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法国人,她可不会这么做的。。。
  “嘿,Jacques,你没事吧?”Emily看着后座的男孩就这么呆呆的盯着可可一声不吭,有些担忧,说“要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早点告诉我。”
  “哦,哦,当然。”Jacques说“不过我要先眯一会儿,hei, Prentiss,到了的时候能叫我一声么?”
  “当然。”
 
 
第6章 第 6 章
  “看这里,嫌犯从后院进入,经过厨房,来到客厅,”Emily在客厅中心站定,打开还闪着绿灯的电视,说,“当时Ann应该在看电影,嗯,《一次别离》,好电影,但是她看得太入迷了,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
  “她的头部没有受伤,她不是被打晕的。”Jacques艰难不让自己发出浓厚的鼻音,但是,看着Emily忍笑的样子,算了,他放弃了。
  “所以,他是怎么?”
  “一把枪就够了。”Jacques向背靠着沙发的Emily打了声招呼“嘿,Emily。”
  Emily转过身,就看见Jacques双手合十向前,如同手持一把□□。
  太黑了,她看不清楚来人的脸,路边清冷的灯光和电影闪烁的荧光照在黑黢黢的枪管上,她只能惊慌的求饶: “哦,Please,不要伤害我。”
  “彭!”Jacques吹了吹食指上虚无的烟,说“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受害者同时会有两种伤口。”
  “他将她打到在地,但是Ann没有死,她试图爬向门口。”
  干涸的血迹重现了昨日女主人的挣扎和绝望。
  “我还带了一把刀。”Jacques望向客厅那张摇椅,幽幽的说“我小心的避开了要害,一刀一刀划开她的静脉,鲜血如同我设想的那样涌了出来,在确定她没有力气喊人后,我。。”
  Emily顺着Jacques的目光看过去,继续说,“找到一个最佳观影位置,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欣赏我的杰作。”
  Jacques摇了摇头,说“不,这算不上是杰作。这是一个失败的作品。她,她结束的太快了,我很生气,她浪费了我的咖啡。”
  “咖啡?!”Emily似乎想起来什么,端起那个还残留咖啡渍的白瓷杯,闻了闻,说“Jacques,你觉得一个家里只有速溶咖啡的人会不会为一场电影专门去买咖啡豆回来自己煮。”
  “对于我来说,”Jacques耸了耸肩,说“他们都一样的难喝。”
  **
  “OK,你们在现场发现的咖啡化验结果是苏门达腊‧曼特宁。” Garcia透过屏幕,看向还在一口一口抿着可可的Jacques,说 “但是我查过Ann Costar最近三个月的消费记录,她并没有购买过这种咖啡豆。我的天啊,这个咖啡豆可真是昂贵!这么一小罐可能就要我两个月的工资了吧?”
  “苏门达腊‧曼特宁,实际上是一种印度尼西亚稀少的阿拉比亚种咖啡豆,现在市面上销售的多来自多巴湖区,由bon□□ita合作的供应商提供,关键是当地的供应商必须为世界各大精品咖啡协会的认证成员。”Reid一边科普,一边瞄向Rossi,“我记得以前在Rossi家里见过一次。”
  “好吧,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这种咖啡豆非常名贵。”Hotch说“Garcia,试试看能不能顺着这条线继续查下去。我们现在掌握的消息并不多。”
  “好的,sir.”
  “Hotch,我和Reid在法医那里检查了前五名受害者的尸体。”Morgan皱着眉头,就像是两条毛毛虫在不停蠕动,“我们发现嫌犯的手法在不停进步,第一名受害者,他的第一枪打中了肺部,造成张力性气胸,几乎不超过三分钟,受害者死于窒息和失血。”
  “但是他还是划开了她大腿上的静脉,但是很可惜,血液凝固了。”Reid在桌子上排列出一张张照片,指向其中一张说“第二名受害者,第一枪射中胃部,消化液流向腹腔,在剧烈的疼痛和挣扎下,他没有办法在受害者活着的状态下放血,所以他干脆的打了第二枪。”
  “但是后面的几起,就顺利多了。”Rossi若有所思的拿起一张照片,女人金黄色的头发凝固在黑色的血液里,他说,“第一枪打在腹腔,避开重要的器官,减少血液的流逝,虽然还是有些挣扎,但是没关系,一切都在控制之下。”
  “他至少是一个很好的学生,进步非常快。”Emily说,“他非常准确的划开了Ann大腿上的大静脉,至少他拥有一定的解剖知识。而且对房子的构造和周围的环境非常熟悉。”
  “而且还有对这种咖啡病态的痴迷。”Reid拿起物证课的报告说“他还带着自己的咖啡豆用受害者家中的咖啡机煮咖啡喝。”
  “就像在歌剧院看一场演出一样。”Jacques双手抵着下巴,疲惫的趴在桌子上,认真的说“一把椅子,一杯咖啡,一个流着血无力挣扎的女人,这是他的专属演出。”
  Rossi刚想要说些什么,就看见JJ快步走近房间,严肃的打开角落里的电视,说“各位,消息已经被媒体知道了,现在外面都是记者。”
  嘈杂的滋滋声随着电视屏幕的亮起瞬间涌入Jacques的大脑,喜悦,兴奋慢慢的占据了所有的情感储备。
  Jacques放下手中的杯子,扶着桌沿慢慢的站了起来,带着犹豫,对着众人说:“我想,我们得快点了,我觉得……”
  “觉得什么?”Rossi担忧递过去一张纸巾,缓缓的问道。
  “那个嫌犯。”Jacques没有接过纸巾,白皙的手指划过桌上一张张恐惧的眼睛的照片,微笑的说,“就在今天晚上,也许就是他的告别演出了。”
 
 
第7章 第 7 章
  “OK,我们…还剩下八名。”Morgan叹了一口气,说“受害者的外貌并没有什么相似之处,但是根据条件,我们只能排除到这里了。话说,Jacques,你真的认为他会在今晚作案么?”
  “不知道。”Jacques趴在桌子上,冰冷的玻璃一点点冷却着快速运转的CPU,他已经保持着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快半个小时了。
  “Morgan,我们现在有足够的人手将这些女孩都保护起来么?” Rossi担忧的看着门外越聚越多的媒体,JJ不断的打着电话,试图将消息传播控制在最低范围。
  “不行。”Morgan叹了一口气。
  “好吧,我们现在有八名潜在的受害者,以及,”Hotch转身在白板上划去三个名字,说“三十八位疑犯。”
  Jacques望着白板上的女孩子们,视线又一次模糊起来,那种愉快,那种我的故事终于有了听众的兴奋感从心里某个角落弥漫开来。
  “jac,你喜欢哪个女孩,如果是你的话?”
  Jason温柔的在耳边询问,Jacques明明知道这是一种幻觉,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沉思起来。
  如果,如果是我。
  多美的肉体啊,血液的芬芳,伴随着咖啡的香醇,哦,我还需要,美妙的歌喉,这样一个故事才能算是完整。
  当她看着我的时候,当她求饶的时候,当她的鲜血弥漫在我的脚下的时候,我就知道,那才是最完美的。
  最棒的是,今晚我还有我的观众。
  Jacques仿佛感受到什么,他站了起来,直勾勾的盯着那白板上最角落的一张照片,火红的头发,点点雀斑,但是,天啊,Jacques觉得自己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孩。
  她是我的。
  “是她。”
  “你确定?”Emily觉得这个可怜的男孩快要虚脱的晕过去,“不过,Jacques,你还好么?”
  “哦,当然,我还好。”Jacques将那张照片递给Hotch,再次肯定的重复到“就是她。”
  “你看到了?”hotch 接过照片,Garcia查过这个姑娘,事实上她正在和朋友外出旅行,按理说是不可能在家,而且这是八个中里测写最远的女孩。
  “不,我没有看到。”Jacques很难描述这种感觉,他只是觉得脑袋疼的快要炸掉了。
  “你知道的,没有足够的证据,我是不可能派人去那里的,”Hotch一脸严肃,说“毕竟我们这里的工作是测写嫌犯,而且,我们还有另外七个潜在受害者。”
  “我当然明白。”Jacques并不是第一次办案,他很快的接了下去,“所以我申请去走访潜在受害者,一个人。”
  Hotch没有答话,只是轻微的点了一下头。
  Rossi拍了拍Jacques的肩膀,对着他认真的嘱咐道“不要淘气,好么?如果你抓到他了,必须记住,他是我们的嫌疑犯,不是玩具。”
  Jacques压下心中泛起的喜悦,忍着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严肃一点,他冲着Rossi的眼睛点了点头。
  “嘿,Jacques,你的咖啡!”Reid拿着咖啡刚从外面回来,就看见Jacques一个人匆匆的离开警局。
  “taxi!”
  Jacques顶着细雨转进了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外面的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淅淅沥沥的小雨只是让这个城市看起来更加神秘和危险。
  “嗨,兄弟,你从警局出来?那你应该知道那个杀手吧?”司机好奇的望了一眼后座的黑发青年,猛地压低了声音,“就是那个变态的嗜血狂魔!”
  “什么?抱歉,我不知道。”Jacques从口袋里掏出刚刚抄写下的纸条,递给司机,说“去,去这个地方!快点,一定要到门口!”
  “哦,好吧,好吧。”
  Jacques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就感受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的在胸腔内乱跳,自己整个人几乎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
  他颤抖着右手,从外套内层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试了几次,才顺利拿出一颗白色小圆片,吞了下去。
  车窗外快速掠过的光线停止在一栋棕黄色的别墅前面。
  Jacques下了车,站在门口,望向那个亮着灯的房间,做一个深呼吸后,把腰后的□□拿出来做好警戒,左手点亮手机的界面,向Hotch报告后,缓慢的走向大门,就像势在必得的大猫一步一步的接近自己的猎物。
  “不要,我求求你,让我走,不要!”
  “可是,我们的故事还没开始啊?”男人慢悠悠的拿起刀,走向瘫倒在地上的女孩,“你看见了么,我们的故事肯定会受欢迎的,外面那些媒体,都是为了我的故事而来!明天,我就会把带子寄给他们,到时候,到时候…”
  “到时候,他们就会在标题上写,弗吉尼亚最失败的作家,恩?这个标题不错吧?”Jacques一脚将男人放在一边的□□踢到门边,大声呵斥道“现在,Terry Nichols,放下你手中的刀!”
  “哦,天啊,快救救我!”女孩用尽全身力气呼喊,腹部的创口在不断的挣扎中越发狰狞,她要站不住了,呼声也微弱了下来。
  “哇哦,今天的故事可真是精彩极了。”Terry一把将女孩的头发扯的更紧了, “不如这样,小家伙,你把枪放下,我把女孩还你。”
  那把雪亮的匕首抵在女孩脆弱的脖子下,再往下,就是不断搏动着的颈动脉,
  “上帝啊,快把枪给他,求你了,快给他吧!”女孩快要不行了,腹部的伤口还没凝固,鲜血浸透了衣服,滴答,滴答,落在地板上。
  “我不应该提早回来的。”女孩痛苦的懊悔。
  鲜血的浓厚的铁锈味和咖啡机“滴,滴,滴”的提示音不断刺激着Jacques的大脑。
  他眯了眯眼睛,想,我应该吃两片止痛药的。
  “碰!”
  黑暗的一闪而过的花火,男人狰狞的笑容,女孩的痛苦的呜咽,一瞬间静止下来。
  “做的好。”
  他仿佛听见妈妈温柔的鼓励着他。
  男人伴随着火光向后倒去,女孩凭着一口气挣脱约束,靠在沙发后面再也没力气动了。
  Jacques将男人手中的匕首拿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副手铐将他扣住,丝毫没有去帮他处理肩膀上伤口的意味。
  向Hotch报告后,也拨打了急救电话,Jacques也觉得没什么力气了。
  他自顾自的去了厨房,用女孩的瓷杯倒了一杯咖啡,再拿出两片药来,咽了下去。
  Jacques坐在沙发上端着杯子喝了一口,又细细抿了一下,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你们这么喜欢喝这玩意?又苦又涩还有一种怪怪的酸味。”
  他站了起来,用脚轻轻碰了一下女孩的胳膊,问道:“嘿,你家里有糖么?”
  女孩艰难的睁开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大男孩看了许久,发现男孩是认真的后,挣扎的用右手指了一个方向。
  “哦,谢谢啦。”
 
 
第8章 第 8 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