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CM我看到的未来没有你【英美衍生】──随川

时间:2020-09-15 08:56:06  作者:随川

   

  文案:
  Jacques 不是灵媒,却可以感知情绪,感受未来。
 
第1章 第 1 章
  咯噔。
  铁门从外面上了锁。
  男孩从幽暗潮湿的木板床下缓慢的爬出来,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黑色的脑袋,湖蓝色的双眸浸满了泪水。
  在确定外面暂时安全后,他爬了出来,早上母亲为自己挑选的袖扣早不知道掉落到哪里去了,父亲系上的领结也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细嫩的手臂上一道道的擦伤还渗着鲜血。
  不敢离那扇铁门太近,男孩选了房间对角那个最阴暗的角落,蜷缩成一团,五岁的孩子就像是狂风暴雨中被遗忘在街角的小奶猫一般细声抽泣着。
  房间内再无声响,唯有那个闪着红灯的闭路监控系统显示终端二十四小时为上层的忙忙碌碌的工作人员忠诚的记录着男孩的一切。
  **
  那个俊美的黑发青年坐在BAU主管Aaron Hotch的办公室里已经一个多小时了,透明的玻璃窗清晰的将他一举一动显示给不远处的侧写员们,伴随着FBI技术科电脑专家Penelope Garcia的科普,众人适当的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感叹,当然,也只是两位女孩子的赞叹而已。
  “所以,你的意思是,Jacques sauniere,一个24岁拥有美国绿卡的中法混血,”在组里充当幽默的大哥形象的Derek Morgan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怀好意的望向Reid,说“就已经拥有了4个博士学位和两个硕士学位?嘿,要不是他那头黑发,我都要怀疑这是不是Reid的兄弟了。还是说,这年头天才都是批量生产的了?”
  “事实上,”Reid拂去Morgan想要在自己头上作怪的手,认真的反驳,说“他,恩,我是指Jacques sauniere,其实只是获得了3个博士学位而已,数学,犯罪心理学以及法医学,他另外一个管理学还处于博士论文审批阶段,严格来说,还不是算是一个博士。”
  “那又怎样?” Garcia抱着平板继续念着那个男人神奇的一生,虽然,他的人生才过了24个年头,但是这份履历已经辉煌的让人挪不开眼。
  “但是他传奇之处不在于他的学位,哦,你看,他竟然还是他们组里的神枪手担当,柔道黑带,通晓多国语言,叙利亚军事任务期间成功阻止一起刺杀大使恶性爆炸事件,哦,天啊,天啊,看这里,看这里,” Garcia激动的将平板一把塞进Emily的怀里,“他竟然还是一个大提琴演奏家!他还是人么!哦,不,我的意思是说,他,简直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
  “所以,这个像神的男人,为什么会坐在Hotch的办公室里?” Emily倒不是很感兴趣他的才华和。。好吧,美貌,比起这个,她倒是很感兴趣男人的目的。
  JJ抱着一叠卷宗从门口回来,对聚在一起讨论的四个人打了声招呼,说“各位,我们有案子了。”
  Rossi跟在jj身后,在路过Reid的位子时,稍一抬头便透过那扇玻璃窗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Jacques?他怎么在这里?”
  “wo!所以Rossi你知道他?”Emilly惊讶的转过头问道。
  “当然。”Rossi无视4双好奇的眼睛,随意的将自己的提包放在一张办公桌上,说“他是BAU的孩子,也可以理解为,他几乎是在fbi大楼里长大的,Giden几乎将他当做成自己的孩子。”
  4人忽的有些沉默。Giden的不辞而别一直是BAU众人一个难以言说的苦痛,特别是对Reid来说,这感觉就如同当年被父亲抛弃一样难以接受,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直靠着摸索象棋的走法来排解内心的苦闷。
  博士安静的垂下眼眸,明晃晃的灯光透过纤长的睫毛落下阴影。他站了起来,沉默地,跟着Rossi走进了分析室。
 
 
第2章 第 2 章
  “各位,这位是Agent Sauniere ” Hotch侧过身,将背后的青年展现在队友前,介绍到:“从今日起,他将会是我们BAU一员了。”
  众人不知说什么好,BAU向来是紧缺人手,但是很少有在老成员完备的情况下,突然之间插入新的成员。
  “欢迎。”Rossi最先反应过来,站起来,伸出右手。
  “好久不见,D□□id。” Jacques几乎没笑,如果硬生生将嘴扯开也算是一种笑容的话,那么他微笑着回握了Rossi的手,并格外给了一个深深的拥抱。
  Rossi宠溺的笑着纠正他:“是Uncle D□□id,臭小子。”
  Hotch适时分开了还在拥抱的二人,将剩下的组员分别介绍给Jacques,Jacques一脸笑意的打着招呼,但轮到那个瘦弱的文质彬彬的还是像学生一样的探员时,Jacques却没等到对方伸出的手。
  “Spencer Reid。”
  他也许有点紧张,修长的手指不停摩擦着裤腿缝,眼睛想要盯着我,却又不停瞄向卷宗。
  “哦,Dr.reid,我知道。”Jacques将手插进裤子口袋里,回答道,“我听Jason提起过。”
  “他,他提过我?”Reid猛然望向对方,又迟疑了,“哦,恩,我是说,我是说。。。”
  “Reid,Jacques后面会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你还有很长时间慢慢问。”Hotch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翻开了卷宗,“现在坐下,还有案子等着我们去解决。”说完,他朝着JJ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俄克拉荷马州的杜兰特,在过去三天时间里,发现三个女受害者在遭受折磨和性虐待后被硫酸弄瞎了眼睛。”JJ拿起桌上的遥控器,一张一张的将被害人的基本资料显示在大屏幕上,继续说, “Abby Elcott,第一位受害者,19岁,美术学生,遇害前正在参加一个高级绘画班,在失踪两天后被找到。第二位受害者,Beth Westerly,17岁,咖啡店员工,遇害前正在去有氧体操班的路上。”
  “都是低危类型遇害者。”Emilly盯着手中的照片说道。
  Rossi补充到“女孩子们的相貌也相似。”
  “两个绑架地点相聚多远?” Morgan问道。
  “5英里。”JJ调出一幅当地地图,标出两个巴士的地标,又接着讲到“两个抛尸地点一个在小巷里,一个在玉米地。”
  “所以他钉住她们的眼皮,然后弄瞎她们。”Rossi翻到尸检的那一页,沉思许久。
  “也许是关于力量和控制,”Morgan说道,“他想让她们看着,炫耀自己的能力。”
  “或者也许是关于羞耻,嫌犯可能自己面貌上有损,弄瞎她们也许是为了让她们感受到无助,绝望,就像是他在他自己眼中的投射。”Reid说。
  “就像是一场眼球摘除术。”Emily说,“只是没有手术刀而已,工具很特殊,硫酸,诶?这种是工厂用的浓硫酸还是实验室里的那种?有做过检测么?”
  JJ遗憾的摇了摇头,当地警方只是做了最为简单的检查,这样细小的点显然被他们遗漏了。
  “Garcia,列出一份职业清单,我们要找到嫌犯是如何才能接触到硫酸。”Hotch合上卷宗,站了起来,说,“飞机三十分钟后起飞。”
  众人点点头,三三两两的起身向外走去,准备出差的用物。
  “也许现在,你可以和我讲一下为什么一个应该在医院里的人会出现在这里?”Rossi等人都走完了,整个会议室空了下来,才缓缓的问道。
  “事实上,我身体恢复的证明在一个星期之前就递交给了管理层。”Jacques低下脑袋,闷闷的辩解,“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快的出现在这里,我想你可以去查看Agent Hotch的转交手续。D□□id。”
  “你应该叫我Uncle D□□id,臭小子。”Rossi笑着瞥了一眼脸色还是苍白的青年,却还是有些担忧,“没人比我更清楚你的天赋和善良,Jacques,我只是希望你清楚,无论出什么事,我永远都在你背后。”
  “当然。”青年轻轻的回应了一声,主动低下头,将自己毛茸茸的脑袋伸到Rossi宽厚的手掌下。
  Rossi轻笑几声,用力揉了揉,就像是十八年前他将小男孩从那个阴冷的房间中抱出来时,做的第一个动作。
  **
  侧写师永远是FBI最紧缺的人才,没有之一。所以局里的资源似乎永远都先以侧写师为先,看着眼前的专机,Jacques心里还是有些嫉妒,这里面的茶水间竟然还有一个装满各种类型酒的酒柜,哦,天啊,甚至还有一个咖啡机。
  想当初在紧急事件反应组的时候,目之所向只有冷冰冰的枪械和黄绿色的甲板,想要喝一口温热的水都是奢侈。
  不过还好,自己现在也算是BAU的一员了。
  Jacques选了一个离组员有些距离又不疏远的座位坐了下来,靠在米白色真皮座椅上,拿起卷宗,翻看起来。
  “被害者相貌相似,金发碧眼,且都是在巴士站不远处被绑架。”Emily翻着照片,指出一个关键,“但是,看这两张,女孩的衣服被换过,哦,新换的衣服看上去可不怎么样,款式已经过时很久了,emmm,有些地方颜色都退了,应该是旧衣服。”
  “有没有可能是嫌犯换的。”Rossi说,“毕竟硫酸可能将受害者原来的衣服腐蚀掉。”
  “不一定,硫酸甚至能将肉体化为泡沫,在他动手之前就应该知道这个道理,而且死去的受害者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那为什么还要多费工夫给她们换上干净的,额,旧衣服呢?”Reid回答道。
  “Garcia,最近有什么相似的案件么?”Hotch问。
  Jacques望向桌上的一个手提,里面那个有趣的红头发的女孩手不停的敲打着键盘,一个回车后回答道“事实上,两个月前,一个□□和一个离家出走的少女被人发现先奸后杀,眼睛被刀刺瞎。”
  “所以,他在学习,刀具变成了硫酸,用法的改变对他来说会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Hotch停顿了一下,说。
  Rossi放下手中的杯子,问靠在窗户边上怀抱着资料昏昏欲睡的黑发青年,“Jacques,你怎么想?”
  众人的目光集聚在窗边的青年身上,或多或少的带上点审视的意味。
  “恩。。。。哦,我觉得,”Jacques使劲眨了眨眼睛,又揉了揉额头,带着沙哑的嗓音,说道“这感觉像是一种反常的,恩。。。性行为,化学部分,也就是,硫酸,加剧了被害者痛苦,同时也不断提高嫌犯的兴奋阈值。就像,就像那个。。。”
  没等众人细细思考,Jacques迅速补充说道“Ed.Kemper,对,就像是Ed.Kemper,他。。。”
  “先在替代品上做实验,再去杀害自己真正愤怒的对象,那个著名的女学生杀手。”Reid接上Jacques停顿的点,解释完剩下的话。
  “对,”Jacques定定的看了那个瘦弱的博士几秒,然后转头对着众人说“但是具体的我想先去看了尸体再做定论,毕竟这尸检报告实在太过粗糙了,可能遗漏了很多重要的信息。”
  “可以。”Hotch快速的下达了任务,他皱着眉,说,“Jacques,你和Reid去法医处,Rossi和我去抛尸处,JJ去见见家属,Morgan和Prentiss去绑架地点,随时保持联系。”
  **
  下了专机,Jacques拎着自己的行李,爬上早已在机场等候的雪佛兰,仅仅只有三秒的时间,Reid眼睁睁的看着专机上西装笔挺的青年像是烈日下的冰淇淋,融化在后座,好吧,没有西装笔挺,哪怕在Hotch办公室,他也能将笔挺的黑色西装穿出睡衣的韵味。
  唯一的同伴已经在后座躺尸,光是大长腿就占了两个座位,而且一副拒绝讲话的样子,Reid没有办法,只好皱着眉头向来接机的地方警员简单介绍了自己,坐上了副驾驶座位。
  “我说,你们真的是来自FBI的么?”Bob,那个来接机的警员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问道,“我的侄子,看起来都比你们要大,你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么?”
  还没等Reid回答,就大声的宣告了答案,“他还窝在我姐姐的地下室吃方便面呢!”
  “额。。事实上,我。。。”Reid想要解释一下自己的年龄,只是话还没说完,Bob又打断了他。
  “哦,天啊,你们一定要抓住那个该死的混蛋,你都不知道这几天镇上的人有多慌张!”Bob狠狠的锤了一下方向盘,快速转移了话题, “杜兰特是个好地方,她不应该被这样糟蹋!”
  “哦,对了,你们应该还没有尝过我们的蓝莓酒吧,那可是杜兰特的珍宝!”Bob空出右手,友好的锤了一下reid瘦弱的肩膀,说,“嘿,伙计,等我们把那个混蛋抓到手后我们再喝个痛快!不过,说真的,作为一个FBI,你是不是太瘦了一点,还有后座那个男孩,说真的,他成年了么?”
  杜兰特的法医解剖室并不在警局,而是在镇上玛利亚医院的负一层,等Reid一行人到了医院门口,还没等车完全停下来,后座的Jacques就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所以这一路你就是在装睡么?Reid心中默默的想着,拿起自己的邮差包,看着走的飞快的青年,揉了揉自己被炮轰了一路的可怜的耳朵,跟了上去。
 
 
第3章 第 3 章
  “女孩的颈部和胸部都有多处的刀捅伤。”法医将资料递给Reid,特别指出“还有生殖器。”
  “可能是挫败感引发了嫌犯强烈的愤怒,很明显属于过度的杀虐。”reid皱着眉头,翻了一页,又接着说道,“也可能是嫌犯的性无能和缺陷导致了。。。恩。。。Jacques,你还好么?”
  汗水顺着青年苍白的脸庞滑落,黑色的发丝浸湿在冰冷的灯光下却发着柔和的光。
  Jacques脱下一次性手套,抿了抿失去血色的嘴唇,对着reid说,“看这里,还有这里。”
  Reid顺着那根白皙的手指朝着的方向看过去,女孩子整个面庞都被硫酸腐蚀的看不清楚原来的模样,他稍稍俯下身,仔细的观察后,才明白Jacques 让他注意的地方。
  虽然面部皮肤和肌肉都已经被硫酸化开纠缠在一起,但是细致的看看,还是可以发现女孩子的眼睛、嘴巴、鼻子这些地方尤其严重一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