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七寸汤包

时间:2020-09-15 08:55:14  作者:七寸汤包
第9章 破晓
  沈泽伸出食指,沿着泥土上明暗交界的地方探了一圈,所及之处有着明显的缝隙和起伏,也没有其他之地硬固,沈泽往周遭看了一圈,也没什么衬手的东西,索性直接上手。
  仓阳市接连下了好久的雨,泥土松软湿润,但粘在手上的触感很糟糕,沈泽没那个功夫嫌弃,三下两下就摸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被埋得不深,只有一层浅浅的皮面覆盖着。
  那是一个铁皮盒子,四四方方,体积不大,没什么纹路,也没有锁,沈泽伸手草草扫了一圈盒上的泥土,然后放在掌心微微掂了掂,侧耳没听到什么动静,除却本身的重量外也不像是装了什么。
  沈泽打开盖子,凉光和着雨丝顺着打开的盖子落进来,入眼的除了一张纸,其他什么都没有。沈泽怔愣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还在飘雨的天,然后对着陈荣的墓碑弯身鞠了一躬,就将盒子收好下了墓园。
  回到车上擦干净了手,沈泽才打开那张纸,饶是做好了一圈猜测,在看到抬头硕大墨黑的“遗书”两个字的时候,沈泽还是被慑住了好一会儿。
  沈泽一字一句看得很认真,直到落眼在最后一个句号,才恍惚着背靠在座椅上,手上那张轻薄发白的纸被牢牢捏住一角,随着过窗而入的凉风一飘一晃……
  “敬爱的组织:本人陈荣,入警十几载,从来没有后悔过,从来没有感到厌倦,也从未想过调离公安系统,床头的配枪和藏蓝的警服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了。
  接到此次任务的那一刻起,我就做好了准备,可惜就差那么临门一脚。我有预感很难捱过去,黑二已经起疑,随时可能前功尽弃,这个大好的机会我真的不想放弃,能做的就是及时止损。
  小白和阿然还年轻,不像我孤家寡人一个,所以那一步死棋我来走会划算一点,然而阿然心性不稳,想来想去还是小白合适一点。我一生没对不起什么人,唯一可能对不住的,就是方白,因为那一枪必须他来开,才能摘干净。
  请组织相信我也成全我,也请组织尽最大可能保住方白和林然。
  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人民也选了我,所以一往无悔。
  国旗在上,警察的一言一行,绝不玷污金色盾牌。
  此致敬礼,陈荣绝笔。”
  沈泽打开手机,给孙局发了一条消息,叫他去隔壁借个信得过的笔迹鉴定专家,在警局等着,才将手中的纸按照折痕叠好,小心翼翼放回到铁盒子里。
  他知道,重见天日的哪只是这张纸啊,跟着重见天日的,其实还有方白。
  这张纸上所有东西,沈泽都是信的,他知道孙局也肯定会信,但警界办事,有时候单靠一个证据都不行,而是逻辑清晰的证据链条,是一条证据链,更别提个人直觉,所以只有他和孙局信了是不够的。
  沈泽回到警局,就把那张纸给了孙局,不说在哪儿找到的,也不说怎么找到的,只是看着那人眼眸中的复杂久久不说话。
  “阿泽啊,你说这划算吗?”孙局抹了一把脸,眼眶通红。
  沈泽没有回答。
  命这东西,不可能量化计算,可对他们这一行来说,有的时候真的进退无路。
  死了的人一身戎血,无树无檐遮身,活着的人不倦不懈,灵犀相契承下那些遗志。
  一日如此,岁岁皆然。
  “我要调两个人。”沈泽开口道。
  “方白那边?”孙局抬头。
  “他那边没人看着我不放心,”沈泽沉声道,不知怎的,他总觉得方白除了黑二的事外,对其他人和事都不上心,这不上心的范围也包括他自己,就好像哪天需要他“牺牲”,就会二话不说搭上一条命。
  可那种感觉又和陈荣的“视死如归”不同。
  “这事不能告诉任何人,笔迹鉴定那人要做好封口工作,省厅那边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一旦走漏了消息,他的处境就更危险了。”沈泽说完就站起身来,看着孙局有些疲累地点了点头,叹息着说了一句:“我会想法子把陈哥的尸骨找回来,别想太多。”
  黑二的头马在带家的过程中被黑吃黑,折在了里面,所以身边没什么特别衬手的,温衍自然而然顶了上去,跟了好几趟深夜的交易,还被带着认识了几个中间人,俗称嫁娘。
  黑二底下的马仔,无论年龄大小,基本都要喊温衍一声哥,有些想借温衍的光行个事的,还会挑温衍心情好的时候,孝敬些纯货,温衍在黑二跟前摇的就是“要钱要货”的大旗,所以也不怕别人知道,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温衍知道黑二疑心病重,要不是这次身边实在没人,他肯定不会选择用方白,所以带着跟了几趟不大也不算小的交易,只要警方有一点风吹草动,不管是哪方渗出去的消息,统统由方白承了,警方办案讲究证据和环环相扣,黑二不用。
  宁可杀错,不可放过这种潜规则,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过度失衡不假,但是从没想过自我校正。
  温衍过了七八天日夜颠倒的日子,每次都是强撑着装出一副“黑二最有力的狗腿子”的模样,没有哪刻是睡得安稳的,而且外面还有两拨人盯着自己,一拨自然是黑二的人,还有一拨则是沈泽的人。
  温衍就在这种双重冲突挤压出来的缝隙间喘气,恨不得明天就能完成任务,然后寻个机会脱离位面,他不得不怀疑一个事实:老局长就是在借机报复。
  明明说好第一个位面只是体验装,让他试试水、热热身,结果都是假象,这里的生存规则严苛的有些过分了。
  温衍叹完第一百零八次气,发现指南“叮”了一声,在一片静寂中显得有些刺耳,久违的听到提示声,温衍被吓了一跳,凝神看着上面黑色加粗的“川香饭馆”四个字,一时之间还有些恍神。
  他抬眸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离两点还差几分钟,的确是到了吃饭的点,但指南的用意明显不是这个,温衍只好耐着性子起身。
  已经连续下了十几天的雨,屋子里所有东西都散发着一股霉臭味,温衍把顶头的大灯关掉,只留下一盏浅黄色的壁灯,将那些锋锐的光削减了大半,只比窗外的世界明亮几分,显得格外温驯。
  温衍拿起沈泽留给他的那把伞走了出去,他最近出门用的都是这把伞,原因有两个,一是其中的追踪器,二是房间里只有这把伞。
  “小白啊,又来的那么准时,”饭馆的主人是一个四十岁的阿姨,跟谁都能自来熟的聊上两句,更别提每天下午光顾的温衍了,一边拿着抹布清理上位客人留下的垃圾,一边抬头看着温衍继续开口:“今天吃什么呀?跟以前一样吗?”
  温衍站在门口随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装作拂水的样子,借着伞檐小心往四周望了一圈,天色跟落了一层灰似的,所以街道有些冷清。
  温衍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人,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心下疑惑更甚,又怕停太久引人生疑,只好作罢,可是在收伞进门的瞬间,脚步忽的一顿。
  饭馆没有特设的置伞架,所有人的伞都胡乱堆放在门边的一个角落里,雨水顺着伞面坠在地上,摊开一圈圈水晕,加上来来往往的脚印,显得有些凌乱脏污,最有趣的是,温衍在里面看到一把伞,一把跟自己手上一模一样、不差分毫的伞。
  温衍忽的明白了指南为什么要他来一趟。
 
 
第10章 破晓
  如果放在平时,温衍绝对不会注意一把伞,但现在不一样,指南像个不称职的老师,三下两下给你划了考点,却不跟你分析里面的内容,只是语气平淡,敲敲黑板,说这很重要。
  除了抹脖子,温衍觉得别无他法。
  所以现在入眼的一切,无论人和物,无论模样几何,都不能停在眼睛上,还要过脑子。
  沈泽给的那把伞其实没什么花样,黑色直柄,就是一般的防风商务伞,唯独具有辨识度的,也是叫温衍一眼认定的,便是伞柄顶端那个大写的J字。
  那个J字很独特也很复古,绝对不是粗制滥造的流水线操作,像是火漆加工过的铜版印刷体,与其说是伞的标志,更像是一个人的标志。
  温衍把自己的伞也跟着放到一旁,然后坐到黑伞的对角,一边温温吞吞吃饭,一边抬头看着四周零星几个人,以自己进门那一刻为界,直到这一批食客走完,都没拿走那把伞,温衍才更加确定,结完账撑着伞走进雨里。
  只不过他这次带走的,不是出门的那一把。
  回到房间,温衍全身上下都氤氲着潮湿冰冷的气息,只有卧伞的手心兀自暖着。
  合好的伞还在往下渗水,温衍也顾不得擦拭摆置,就拿着走到沙发那里,落身而坐,其实在路上的时候,他便草草探了探,然后意料之中地摸到了伞柄顶端半开的缝隙。
  熟悉的招式,打着沈泽的烙印。
  温衍捏起一则锋利的刀片,顺着缝隙一点一点割开,很有耐心,也很小心,他忽然开始佩服沈泽,那种上位者的“破坏力”和“生产力”,虽然只是粗浅划了寥寥几笔,却仍旧忽视不得。
  等伞柄和顶端圆片分开的时候,温衍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顺着空心的伞柄滑了下去,于是他将伞换了个方向轻轻一晃,一张卷成圆筒形的白纸倏地落地。
  温衍弯腰捡起,打开,入眼的除了一串数字和“加密,安全”四个字外,就是一个很小的塑封透明袋,躺着一张电话卡。
  温衍愣了一会儿,才明白沈泽的用意,原以为那人要布圈套等着猎物掉入陷阱呢,结果搞半天是打算内部瓦解?
  其中掺了几分善意,连着几分恶意,温衍不想深究,反正沈泽这通行事的成本不低,没有长久的观察和釜底抽薪的胆魄,这伞也到不了自己手上。
  见招拆招罢了,左右自己也不是很任人宰割的羔羊。
  黑二在之前的几下试探中,见识到了温衍的侦查、反侦查能力,所以即便外面布了眼线网,在房间里也没做手脚,不是不想,只是不想撕破脸。
  温衍确认完四周的环境后,就换了个手机,将电话卡塞了进去,对着纸上的数字拨了出去,饶有兴致等着。
  那头在响过好几声后,才接了电话,一时之间温衍都有些猜不透沈泽是故意的,还是没想到这通电话来的这么快。
  “到家了?”沈泽的声音透过屏幕悠悠传来,尾音莫名浸了好几分笑意和熟稔,就好像这只是一通好友闲聊的日常。
  温衍只愣了一愣,然后冷声道:“我到没到家,沈队不知道吗?”
  “我没别的意思。”沈泽丝毫没有被揭穿的尴尬,“只是怕你出事。”
  温衍没有回答。
  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沈泽话里话外的用意,比自己想象中的对峙或者试探,要浅薄无害很多,却又复杂得多,甚至有些荒唐。
  “你究竟想做什么。”温衍深吸一口气,直截了当开口,凉风透过窗户缝隙刮进来,打在脸上,手上,有点微微的疼。
  那头久久没有回答,温衍都开始怀疑沈泽是不是挂掉电话的时候,才听到一句很轻的“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方白。”
  我当然知道啊,铁锅炖自己。
  “你想一个人对付黑二,”沈泽沉声道,“你比谁都清楚,这趟任务跟完后,黑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取你性命,甚至不用等跟完交易,只要走错一步,随时可能前功尽弃。”
  “你是他‘身边人’不假,却也是最大的后患,方白,我说的对吗?”沈泽一字一句说道,“身边人”三个字被他刻意压得很低,在温衍耳边划出两道长长交叠绵长的痕迹。
  要不是时机不对,温衍甚至想给沈泽鼓掌。
  战栗在众口铄金下的方白,以身殉道的陈荣,游走在晦暗地带不能自拔的林然。
  沈泽如果早点出现,可能事情还不会那么糟。
  “陈荣是自杀的吧,”在长时间的静默中,沈泽忽的开口,真相就这么轻巧的,晃晃悠悠站了起来,让三个人重见天日的真相,遥远的像是与旷野融为一体的冷月,又好像触手可及,成为一瞬间的事。
  “那枪是你开的,他让你开的。”
  温衍哑口无言,眼中半明半晦,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间呼啸而过,留下一阵抹不掉的惊悸,沈泽究竟是什么人?
  陈荣还活着不假,那一粒快活大补丸足够救他一命,但是对于陈荣这种位面土著来说,温衍这种举动无异于破坏位面逻辑,是不合规矩的,所以大补丸不能及时生效,起码要缓上小半年。
  现在的陈荣跟植物人差不多,所以温衍特意将他安置在一个小农屋里。
  无论从哪边入手,沈泽都不该知道这事才对。
  温衍知道要将任务顺利进行下去,省厅那边的线一定要通,这就意味着必须在那边,先把自己炖的清清白白,这人是不是沈泽无所谓。
  但为了“业绩”好看一点,背锅必须背出水平,背出风格,现在除了开了一枪、捅了一刀之外,自己连皮肉伤都还没有。
  温衍不求山崩即至、海啸将临的那种冲击,只是觉得不该是这般温吞、毫无波澜的模样。
  可温衍不知道的是,沈泽平静话语下的不安。
  没有表面端的那般从容,更没有水落石出、窥探全局的自鸣得意,那种感觉很复杂,他既佩服于方白的一腔孤勇,又气于方白那种杀身成仁的毫不在乎。
  沈泽觉得方白就一个人站在一条横江索桥上,底下汹涌不尽,桥上到处都是漏空,生与死就一线之差,界限分明。
  根本由不得你停下,因为越是犹豫,越是进退不得,桥身就摆动的越发剧烈,能做的就只是义无反顾,风砭肤入骨疼不疼,有多疼,除了自己之外,别人都不知道,连回头看一眼的功夫都没有。
  只是这路太远了。
  “沈泽,”温衍低低唤了一声沈泽的名字,不知怎的,他总觉得可以听见沈泽的呼吸声,贴在耳边,很近,很轻,没有一点缝隙和缺口。
  “嗯,我在。”
  “你把话说清楚。”温衍没什么情绪,冰冷的开口。
  沈泽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方白在害怕什么。
  “我找到了荣哥的遗书,就在一个多星期前,”沈泽低声道,“也是那时候,找了两个人在你周遭看着,如果情况有变,以保住你为第一准则。”
  这是陈荣想做的,同时也是沈泽想做的。
  “遗书?”温衍根本藏不住诧异,这种通关必备的线索道具,指南怎么就一点提示都没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