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七寸汤包

时间:2020-09-15 08:55:14  作者:七寸汤包

   

  文案:
  位面境管局年会抽奖上
  温衍看着别人的奖金、全息游戏机、时空极致之旅……
  再看看自己手中新任boss和他爱犬的合照
  拧眉沉目、思索良久,最后面目狰狞、手起刀落
  一把撕了资本主义的丑恶嘴脸,并发出一句掷地有声的:嗯???
  这下好了,这一撕不仅撕掉了带薪休假两个月的奖励
  还被下放到“活是不想活了,死又不敢死”的“背锅组”
  不仅天天铁锅炖自己,还要炖的清清白白
  温衍表示顶不住,老局长表示顶不住也得顶。
 
  于是温衍的日常就变成了:
  你们看我铁锅炖自己的姿势是多么娴熟!
  不就一个锅嘛,多大点事,吵吵啥,给我留着马上来!
  这锅我背了!都是我干的!
  可偏偏,本该自己甩得锅,总有人替他甩了。
 
  温馨提示:1、1V1,攻都是一个人(放长线,钓大鱼)
  2、晚上九点准时更新
  3、世界:警匪、娱乐圈、电竞、星际……
 
 
 
第1章 破晓--对不起,我是警察
  “他已经有所察觉,再这么拖下去,我们楔进去的钉子全都要折掉,搭上的就是三条命。”说话的人紧攥着温衍的衣领,瞳孔间汹涌的复杂情绪几乎要将一切吞没,“你必须和我们划清界限。”
  偌大的车间,只有一点可怜的光从破废的窗缝间透进来,形成一道道支离破碎的光柱,灰尘浑浊、纷扬、毫无顾忌,温衍被眼前的人带着绊了一跤,踉跄着跪坐在地上,那股凉寒透过地面攀上脊背,叫人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温衍掌握现状之后,长叹了一口气。
  这一切都要从一张照片说起。
  ——哎,你听说了吗?就那个新来的一把手,是从上头特派的,直接空降,连档案都没交就把职衔交接了,传说中的青年才俊,年纪比老局长起码小个三轮半。
  ——弯道超车?后台这么硬?
  ——什么弯道超车啊,来我们这就是走走基层,上头宝贝着呢,你看看我们局子,资金紧缩成那样,一个茶饼都恨不得用水泡开再平均分成十几桶备着,也就沾沾味,哪有什么闲钱办年会,那句“喜迎新年”简直虚伪至极,把“新年”俩字抹了,改成“严起”,这就是目的。
  温衍坐在最边上,听着他们絮絮叨叨也不接话,就专心致志吃着自己兜里的奶糖。
  作为位面境管局的小螺丝钉,说实话,局长换了谁坐对他都没影响,什么上头特派、后台很硬,反正跟他八竿子打不到一撇去,“局长”这两个字可以泛指一群,也可以特指一个,对他来说根本没差。
  年会这东西吧,看着煞有介事,其实掰开了揉碎了,也就总结过去,珍惜当下,展望未来,话头翻来倒去也就那么几样,我们今年有多么多么厉害,明年继续多么多么厉害。
  今年还加了一条,就是新老局长交替,在老局长的劳苦功高下,业绩突出,在新局长的大刀阔斧下,相信会更加突出,然后底下装模作样掐点鼓掌、皱眉点头,不时叫几声好。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个无聊乏味且毫无灵魂的表彰大会,可当新局长出场的那一刻,场下除了倒吸凉气的声音,再无半点动静,就连温衍都微微愣神,因为这人实在是……
  过于、好看。
  那些什么“貌比潘安”之类的形容词在温衍脑中过了一个又一个,盖了一个又一个,最终自动汇结成“好看”两个干脆利落的大字,有节奏地跳动着,再沉寂下去。
  嘴里的糖微微融化,带出一丝甜腻的味道在口腔间流转,温衍低下头来,皱了皱眉,不知怎的,总觉得那人往自己这个方向看了好几眼。
  老局长知道年轻人都不喜欢冗长繁琐的贺词,他也不喜欢,口干舌燥还不讨好,于是随便讲了几句客套话,便将话筒递到严起手里,嘴上喊着“小严”,可那态度架势明明白白告诉众人,“小严”可不小,“小严”是“老严”。
  “初次见面,我叫严起,希望新的一年共事愉快。”那人嗓音低沉,在四下无声的环境中经话筒一扬,显得格外有磁性。
  新任boss话音刚落,底下便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走心又走肾,温衍能明显感受到大家肾上腺素的飙升,于是他只能躲在人群中跟着疯狂鼓掌,不怕鼓得狠,只怕鼓得不够狠,被老局长揪出来说不懂事。
  “这一年辛苦大家了,”严起微微颔首,就在大家正襟危坐,以为他要开始讲资历、摆架子、立规矩的时候,只听那人直截了当开口:“下面我们直接进入抽奖环节。”
  众人:嗯???
  这不按套路出牌的举动仅让氛围凝固了三秒,瞬间达到另一个高峰,底下的尖叫声差点把房顶给掀了,温衍也跟着满脸兴奋,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有面又有范的上司,上来直接前方高能全垒打,一丝废话都不带多捎,果然成大事就要不拘小节!
  然而这种好心情持续到抽到奖品的那一刻,瞬间土崩瓦解。
  温衍看着别人抽到的福袋子,里面白纸黑字,写着奖金、全息游戏机、时空极致之旅等等奖品,再看看自己手中一张新任boss和他爱犬的合照,拧眉沉目、思索良久,发出一声掷地有声的:嗯???
  “小衍,你这照片哪来的?”人到中年的组长向来最待见温衍,做事麻利、长相精致、关键性子还乖巧,简直省心的要死,见他表情不对,探过脑袋来瞅了瞅,接着疑惑开口。
  温衍面如死灰指了指自己的福袋。
  “这是个什么意思?”组长接过照片,使劲浑身解数揣摩圣意,甚至将它举着放在灯光下照了十几秒,仍没看出什么花样,绞尽脑汁都不懂这是个什么骚操作,最后勉强稳住表情,将照片顺手传给右手边的副组长,沈声道:“下一个。”
  于是这张圣照,就在这一桌一个传一个,经过所有人的手回到了温衍手上,还附赠了很多温馨提示,包括但不仅限于以下:
  ——有钱人总有一些怪癖,更何况是这样有钱的有钱人。
  ——就是想秀秀他的狗和身后的豪宅没跑了。
  ——可能是想告诉我们,新的一年请继续做他的舔狗?
  温衍深吸了好几口气,最后面目狰狞、手起刀落,将资本主义的丑恶嘴脸揉成了团,猛吃了好几粒奶糖才勉强掐灭了心间的火星子。
  就在这时,老局长接过话筒,笑得满目慈祥,悠悠开口:“抽到照片的锦鲤,上台来领带薪休假两个月的大奖,恭喜你!特批的,仅此一个!”
  这消息如同重磅炸|弹,瞬间炸起一片水花,带薪休假两个月这样的好事,简直想都不敢想!究竟是哪个拯救了银河系的人拿到了,请自觉站出来接受群众的审判。
  而温衍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还来不及反应,身旁的同事就已经将自己的左手高高举起,激动到满脸通红,捶着桌子怒吼:“天呐天呐!这里!是我们这里!是我们组啊!”
  那架势恨看上去恨不得把温衍举起来。
  于是被温衍虚虚拢在手心的、揉成团团的、资本主义的丑恶嘴脸,在万众瞩目中滑落,掉到正下方的汤面里,溅起稀稀碎碎一片。
  众人:……
  温衍成功的从面如死灰变成心如死灰。
  老局长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这严起没给他们下马威,反而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职员下了马威。
  于是在辞职边缘试探的温衍就被下放到“我很委屈,但我不说”的“背锅组”,各色铁锅炖自己不说,还要炖的清清白白,美名其曰锻炼身体,培养基本职业素养。
  所以温衍出现在了这里。
  这个位面温衍扮演的角色叫方白,是一名缉毒卧底,他要做的就是背上“反水”的锅,在完成卧底任务之前不能死去,顺利修复该位面因为方白死去产生的系列bug。
  最重要的是,不仅要完成任务,背锅还要背出水平,背出风格,直到罩的严严实实,才能炖的清清白白,将人物的悲剧色彩和正面色彩强调出来。
  温衍敛了敛表情,提醒自己现在已经是方白了,他知道这场戏并不好演,必须咬牙硬着头皮上。
  他和陈荣靠的很近,甚至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都混淆在一起,温衍喉间有些发紧,他现在是方白,所有感官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被完全调动起来,他侧耳凝神听着外面传来的微弱的行车声,由远及近,稍一分辨就知道来的人不少。
  “这枪必须你来开!”陈荣嘶哑着嗓子死死按住温衍手中的枪,将它抵在自己正心口,“及时止损这道理你还不懂吗,小白。”
  “止损?拿什么止?”温衍还有些恍神,忍着哽咽道:“拿命吗?”
  “你这孩子怎么就是不听话,来不及了!”陈荣嘴唇都有些颤抖,按着温衍的手甚至用力到骨节发白的地步,“杀了我,把自己摘干净,这样黑二才会用你,行动才能继续,你明白吗?”
  “我不。”温衍揣摩着方白的心境,红着眼眶有些抓不稳手中的枪,陈荣对方白来说,是前辈也是老师,这拔枪相向饶是有再好的心理素质,都不可能心如止水。
  陈荣长叹了一口气,另外一只手慢慢抬上来覆在温衍的头上,温声道:“这任务不能交给阿然,他那性子,根本沉不住气,找个法子把他也换出去吧,左右不是什么安全的事,他还年轻,我都一把老骨头了,能壮烈一把也算值。”
  “难为你了。”陈荣用近乎叹息的声音紧接着开口。
  两人靠的很近,所以温衍听了个完全,心里猛地涌上一股慌乱和酸涩,他觉得眼前的陈荣有点像组长。
  虽然这样的比喻不太恰当,但是很写实。
  “我……”这次的声音带着些许泣音,没有丝毫气力,温衍说完就垂下了眸子。
  “方白同志,这是命令,你必须执行。”陈荣往门那边扫了一眼,锁落地发出一声钝响,他猛地起身将温衍一把扣在身下,作势要去抢手上的枪,但却用口型反复重复“开枪”两个字。
  温衍稍一抬头便看见那边不远处几个人影,只好用肘回击陈荣面部,那一下又准又狠,陈荣跌在身后堆积的废木板上,温衍背对着大门,觉得有什么东西死命拽扯着自己,叫嚣着要关回笼子里,几乎用着要将牙齿咬碎的力道,“砰”的一声,对着陈荣的心口开了枪。
 
 
第2章 破晓
  空气中弥漫着硫磺和硝石燃烧后的气味,眼前是应声倒地的陈荣,血从他心口处不断涌出来,温衍闭着眼睛搜索“发配边疆”的时候,组里给自己带的包里都有什么东西,看到“快活大补丸”的时候,长舒了一口气。
  幸好陈荣还有救。
  温衍平复心情,装作毫不知情的转身怔愣在原地,看见林然蓦地睁大的双眼,那种惧骇不加掩饰的铺陈开来,总算知道为什么陈荣会说“这性子靠不住”,简直就是时刻散发着“我是卧底”的气息。
  再看看一旁黑二放在林然身上的眼神,显然已经起疑。
  温衍觉得必须早点想法子把他送出去,否则露馅是迟早的事,而且直击“枪杀现场”的林然,是证明自己“反水”最大的突破口了,倒也省了那边布线的功夫。
  温衍回过神来,松了松领口,冰凉的指尖触碰到脖颈间的肌肤,带起微微的战栗,眸子里全是阴冷,有些莫名的慑人,他半勾着嘴角,低声道:“老大怎么有空到这种地方来?”
  被称为“老大”的就是黑二,一个流窜在边境地带的大毒枭,背靠着国外毒品市场这棵庞大的摇钱树,利用强大的资金流量不断购置武器、转运毒品,甚至渗透进他国边境地带一些政府军队,也是温衍拿“业绩”的主要对象。
  黑二只轻瞟了地上的陈荣一眼,就知道那人死得很透,这一枪开的准、狠,不带一丝犹豫,一时之间也有些琢磨不清这是不是特地演给自己看的一出戏,如果是,方白这定力未免他都有些佩服。
  他的眼线在内网上发现了一张很有意思的照片,一个长相酷似陈荣的警官照,抱着宁可错杀百个,不能放过一个的原则,黑二打算试试陈荣身边的人,方白、林然首当其冲。
  本来黑二打算通通毙了,全当做三个二五仔他也不吃亏,可偏巧赶上一担大生意,头马还在带家的过程中被黑吃黑,这三个又是跟了自己一段时间的,都毙了断的缺口就补不上了。
  所以用监听器听到陈荣约方白到这里来的时候,就摸了过来,还特地带上了林然,一个个试,一个个炼,倒还真被他试出好东西来。
  黑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明明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偏要穿的一身仙风道骨,他顺着陈荣淌过来的血一步一步走向温衍,越过温衍的肩头半蹲下身子看着陈荣,用脚尖在他脸上左右刮擦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后猛地转身拿枪对着温衍的头,低声道:“小白啊,阿荣跟我的年头比你久,你知道吗?”
  温衍有些紧张,任谁被以枪抵头都不会好到哪里去,尽管他是“外来的位面修复者”,他不会死,不代表他不会痛,温衍觉得自己有些顶不住,但事实就是顶不住也得顶。
  温衍慢慢转身,伸出食指将枪口轻轻往左边一撇,他指节修长净白,在黑色枪口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的清瘦,也带出一股叫人心惊的寒意,“老大,跟了你最久的人,不一定就是你的人。”
  “哦?”黑二往后退了一步,“那你说说看,今天陈荣非死不可的理由是什么。”
  “因为他是条子。”温衍干脆利落开口。
  入职指南上都写明白了,黑二已经查到陈荣的警察身份,甚至是林然和自己的,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破釜沉舟,让他们都相信自己反水了。
  “有意思。”黑二放下枪,他现在反而开始相信方白了,那种眼神中流露出来的贪婪和杀气,自己多么熟悉,这人不惜命、够胆量,足以成为一件衬手的武器,只是还欠些火候。
  该加点柴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