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当检察官遇上年下小狼狗【校园】──蔷薇照雪

时间:2020-09-15 08:53:11  作者:蔷薇照雪

   

  文案:
  文文案:外冷内热温润如玉检察官受×年下高智商励志改变人生攻
  三年前,检察官温殊因为一起特别的网络诈骗案,结识了黑客少年顾彦棠。
  三年后,再次偶遇时,他不仅长高变帅,还摇身一变成了他的学弟。
  这人不仅田螺姑娘般做饭,打扫,养花,赚钱十项全能,还会撒娇打滚卖萌,为了接近他简直无所不能。这人简直就是条会摇尾巴的小狼狗啊!
  狗崽崽语录:
  一:“谁说我是小鬼?我今年都十九岁了。”
  二:“要是我快点长大就好了”,“长大了就可以保护你了。”
  三:温爸:“这个为什么不能吃?”
  狗崽崽:“这个是留给温殊的。”
  温爸:“……”
  然而交往之后日常:
  温殊:“你和我说你的舍友都是本市的,刚刚他为什么说他是……”
  顾彦棠:“……”
  温殊:“宿舍已经没有11点宵禁的规定了,你又骗我?”
  顾彦棠:“……”
  直到有一天,温殊发现自己在社交网站上那个成熟稳重、无话不谈的知音竟然是眼前这个小屁孩儿?!??他终究还是错付了,这日子终究还是没法过下去了。
  案件经不起推敲,事业线为感情线服务。受曾经有过感情经历,但是前男友是炮灰。
 
 
 
第1章 第一章
  如同以往的星期五下午下班时间一样,今天刚处理完一宗有关砍伐森林的奇葩公诉案,检察官温殊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了市里的一家叫“浪漫假日”的饭店——T市这座小城市里最有名的恋爱约会场所。
  这次的姑娘和他同龄,也是研究生学历,是一所高中的老师,不是臆想中的老师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说话不多,十分的腼腆。
  温殊甚至在心里猜测,她是否也是因为家里的原因不得已来相亲的呢。
  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彼此的工作,大学和专业,似乎就无话可说了。
  姑娘既然不是会自来熟的人,又遇到温殊这样一个轻易不开口的闷葫芦,气氛的尴尬简直可想而知。
  温殊还想着要不要聊下对方的工作缓和一下气氛,结果姑娘用眼神示意看了一下他的左后方,问道:“那边有个小男孩一直在看你哦,你们认识?”
  温殊回头看,确实店里有个坐了三个客人的桌子,一直有个人在看他,还不时在和另外两个议论纷纷。三个人都是年轻男孩儿,顶多二十出头。
  那个在看他的人,温殊觉得十分眼熟,然而搜索脑海中的记忆却一时想不起来。
  再眯着眼仔细又确认了一眼,那人毫无避讳地和他对视,眼角眉梢均透着笑意,接着露出了一对小虎牙,整个人都明媚起来了。
  啊,是他!这熟悉的笑容让温殊一下子想起了那个几年未见的小朋友。眉眼其实都没变,只是婴儿肥没有了,整个人长开了。
  温殊也微笑着向他点头示意,心里感叹着时间荏苒,不服老真不行,当年还没多高的少年一下子长那么大了。
  少年见他认出了自己,立即“抛弃”了他的同伴,迈着轻快的几乎有点雀跃的步伐,几步就走到温殊这桌来,自来熟般得坐下。
  “温检察官,你好呀”,少年打完招呼,笑着指着自己,“你还记得我吗?”
  “顾彦棠”,温殊叫出了他的名字,问道:“你最近还玩电脑吗?”
  顾彦棠有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说道:“早就不玩了”。
  “上大学了吗?”
  “嗯,T大法律系。”
  “哦?”,少年的答案让温殊有点意外,说道:“那不就是我的小师弟吗?”
  顾彦棠那狭长的眼睛眨了眨默认了,他歪着头看了看坐在温殊对面的姑娘,问道:“这是你女朋友吗?”
  “还不是。”
  “还不是,意味着以后可能是哦”,他又转过头看温殊,一眼就似乎看穿了什么,“你们难道是在相亲吗?”
  此话一出,温殊和姑娘立刻面面相觑。
  现在的小孩儿难道个个都是人精啊!
  那个叫顾彦棠的少年,又细细打量了一下温殊,见他衬衫还有皱痕,头发也没有精心打理过,一看就没有很重视的样子,莫名又开心了。
  “算了,不打扰你们了。”说罢他又迈着大长腿回到自己的同伴中间。
  虽然话说不打扰,但是在他的紧迫盯人满分的技能下,温殊和姑娘都没吃好这顿饭。
  温殊心里挺过意不去的,想着要开车送她回家。
  虽说不可能有下文,但是绅士风度还是要有的。
  但是姑娘虽然不太爱说话,但却十分有眼色,她指了指顾彦棠所在的方向,体贴地说:“不用啊,他们还在等你呢。我自己打车就行,这里交通还是挺方便的。”
  结果是顾彦棠抛弃了他的两个同伴,上了温殊那辆白色的大众。
  温殊看了下表,九点多,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正犹豫着,顾彦棠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建议到:“我们去江边兜兜风吧”。
  此时,T城浪漫夜景向来著名,江边又正是其精华的所在,温殊想也好,兜兜风吧。
  等红灯的时候,温殊口袋里的手机信息提示音响了。
  信息是刚才那姑娘发过来的,“我是叶岚,我对你印象非常好,要不要考虑试一下呢?”
  顾彦棠注到他看手机信息的神色,看不出什么,索性直接问道:“人家对你印象很好吧?”
  “你个小鬼,你懂什么?”温殊说罢又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谁说我是小鬼?我今年都十九岁了。”顾彦棠的口气充满了不服气。
  “嗯,十九岁,你好老哦!”温殊故意揶揄到。
  “说到老,自然是不能和温检察官相提并论啊,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温检察官是××年生的,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呢。”
  “对啊,我比你整整大八岁。”
  看着温殊脸上没有任何情绪的神色,顾彦棠忽然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
  “其实,你也只是比我大八岁而已嘛。我实话和你说,我之前做过心理测试,我的心理年龄每次测都是三十多。”
  “你还弄这么少女心的玩意儿?”温殊看了他一眼,似乎饶有兴趣起来。
  “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之前被你们抓起来的时候被强迫测试的。”
  在顾彦棠的提议下,两个人一起在江边找了一个路边摊吃起了烧烤。
  顾彦棠拿着菜单,点了许多吃的。烧茄子,烤秋刀鱼,烤生蚝,看起来都十分的重口味并且容易上火。
  还真是饿了,温殊本来几乎不吃夜宵的,都不知不觉地吃了许多。
  他喝了一口啤酒,问了顾彦棠一些关于学校的事情。
  “你考上T大,没少用功吧?大几了?”
  “大二。”
  “大二?”,温殊觉得有点难以置信,这就意味着这小子从少管所出来之后,不到一年时间就考上了大学,还是重点大学的热门专业。
  “你还真是厉害!”,温殊由衷赞叹道。
  “其实当年差点没过政审那关,后来辅导员私下告诉过我的。”
  “什么意思?”是档案里有记录吗?正常情况下,只要不是性质非常恶劣的犯罪,未成年人的档案里一般不会留记录的,这也是国家为了给未成年人一个从头再来的机会。
  温殊略一思索,问道:“是因为在少管所里表现不好吗?”
  顾彦棠正在细心拨弄一条秋刀鱼的鱼刺,听罢抬起头笑道:“才不是呢,是因为表现太好了,上了报纸。”
  温殊一颗心放了下来,因为表现很好,成为“改过自新,痛改前非”的正能量案例上报纸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被T大招生办的人正好看到,所以引起讨论的吗?”温殊继续问道。
  看到顾彦棠终于弄好了那条鱼,正准备笑他这孩子吃个鱼也这么讲究,出乎意料的是他看到那条鱼被夹到自己的盘子里。
  少年的表情动作都十分的自然,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似乎期待他在说点什么。
  温殊抬了下下巴,不知道是应该说感谢还是说点别的什么。
  毕竟这样的事,温胜利对自己也做过,可是那至少是二十年前的事。可是即便是性格清冷如温殊,面对别人这样主动散发出来的善意与关怀,也会觉得心仿佛被熨帖过了一样,暖暖的。
  然而这样的好却总是让人觉得有点说不出的怪。
  温殊对他笑了一下,小声说道:“自己吃不就好了”。
  顾彦棠也笑,拿出手机,试图寻找当年那篇报道“失足少年痛改前非,变名牌大学学生生”的新闻。
  没想到还真找到了,互联网果然是有记忆的。
  温殊一边吃一边看这篇新闻报道,这篇新闻写得十分套路,也没有什么新意,但是因为这是自己认识的人,并且这“改造”的过程也应该有自己的一份功劳,温殊莫名读出一种自豪感来。
  “怎么做到的?”温殊皱着眉头问,皱眉是他的习惯,他一思考就习惯皱眉。
  顾彦棠吃得很快,似乎已经吃饱了,在那里摆弄一直放在温殊的手机,似乎没听清温殊的话。
  起初温殊还没太在意,以为他只是想研究下手机的型号之类的,结果发现时已经晚了,顾彦棠已经不知不觉已经破解了他的密码,正在看刚才叶岚给他发的信息。
  在温殊抢回手机的同时,顾彦棠笑道:“你说怎么做到的吗?考大学还是破解密码?原因是什么不是很明显吗?因为我聪明啊。”
  本来还想夸奖他几句的温殊顿时换成了平时的冷漠脸,起身准备结账。
  没想到却被小孩儿一把抓住账单,他有点担心地问道:“不会真生气了吧?”
  温殊松了手,依然不说话。
  顾彦棠继续可怜巴巴地认错道:“对不起,其实我就是想看看她和你说了什么。”
  “你想看别人的信息你就看啊,你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当年为什么进的少管所?”温殊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很严肃。
  发现小孩儿的眼睛立马红了,温殊又觉得自己说话是不是太重了。毕竟他现在是个意气风发的大学生,一定不希望有人提起这段不光彩的过往。
  沉默片刻之后,温殊叫来老板结账,却被顾彦棠抢先买了单。
  “你还是个消费者,逞什么能啊?”温殊嗔怪道。
  “我现在可以赚钱了,不仅能养活自己,还能交学费呢!”
  “赚钱,不会又是非法的吧?”温殊的心里到底还是有气,所以什么难听讲什么。
  顾彦棠听罢也不气,只是抿了抿嘴,解释道:“放心吧,都是干净钱。我平常在大学城帮人修电脑,还帮人P图,生意好着呢。”
  见温殊点一点头,以示赞许,顾彦棠又赶紧加了句:“绝对不会给你丢脸!”
  开车的时候,温殊还一直在想,这句“绝对不会给你丢脸”到底来自于何处呢。两人非亲非故,既不是朋友,也不是亲戚。
  想不明白,可能这小孩儿虽然聪明,但是语文却不太好吧。
  等到温殊把车开到T大校园某男生宿舍楼下时,顾彦棠才懒洋洋地说了一句:“哎呀,我忽然想起来了,超过十一点,宿舍大门就会上锁。”
  说罢,就伸胳膊展示自己的手表给温殊看,表上的指针正好指向十一点半。
  温殊气愤地拍了一把方向盘,心里暗骂道兔崽子你怎么不早说?
  T大确实有这个规矩,由来已久,只是温殊毕业的时间太久了,早忘了这茬。
  温殊观察眼前这位夜不归宿的大学生,脸上并没有半点焦急神色,有那么一瞬间,倒真想不管不顾地把他从车里踹出去。
  两个人的眼神就这么针锋相对地对峙了两秒,顾彦棠忽然好像感觉到了脖子上,有来自西伯利亚极寒之地的烈风吹过,立刻败下阵来,瞬间换上了另外一幅面孔。
  看着面前像只流浪小狗般可怜兮兮请求收留的眼神,温殊终于还是没讲出“你可以去宾馆睡啊”那句话来。
  算了,看这小子这一米八几的健壮身材,还有这一看就属于运动系男生的麦色皮肤,应该大概率上是个直的。
  而且即便真是中了奖,难道他作为一个曾经被自己审查的嫌疑人,还敢胆大包天,非礼自己的检察官不成?
  想到这里,温殊把这只看起来可怜巴巴的无家可归的狗崽崽带回了家。
  作者有话要说:
  求预收《ABO之与偶像朝夕相处之后》
  年少成名咸鱼翻身偶像alpha攻×大龄追星平凡西点师omega受
  安知野是年少成名却陷入转型危机的过气偶像,夏亦尘是迷恋他多年的西点师小粉丝。
  一个是二十二岁到哪里都万众瞩目桀骜不驯的顶级alpha,一个是二十九岁却从未有过初恋的平凡omega。
  除了粉丝为偶像花钱的关系,他们的世界本没有交集,然而缘分却悄悄来袭。
  “《悠长假日》——一款明星与粉丝的大型真人秀恋爱养成节目,正在火热招募素人嘉宾中,你有没有让你怦然心动的明星偶像?你是否做梦都想能与他/她进一步亲密接触?没有看错,这不是做梦!”
  夏亦尘看着手机,心想微博真好,还能做梦。当按下报名键的那一刻,他没有想到,他的命运被改变了!
  当发情期撞上了“悠长假日”,当平平无奇的小雏菊(受信息素)遇上了邪魅狂狷的迷迭香(攻信息素),两人经历了一晚上不可描述的成长。
  本文又名《ABO之大龄男粉追爱记【娱乐圈】》
  ABO世界的娱乐圈故事,会有追妻火葬场,带球跑等情节。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