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肥宅穿成仙尊心尖宠【穿书】──月白雪青

时间:2020-09-15 08:51:04  作者:月白雪青
  果然行至半山腰,原本设有岗哨的地方,零散的躺着几个身着白衣教服的凌霄门弟子。陈宁瑜忙上前查看,几人伤的很重,都已昏阙。
  陈宁瑜有种不好的预感,面色变得有些难看,“看来真是魔族所为,刚才偷袭我们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我们得赶紧上去!”
  林清霄如今是一听到魔族就头疼,况且山上还有个随时要取他项上人头的韩疏。
  “我看你这弟子伤的很重,要不我留下照顾他们吧?反正我现在灵力受阻,上去也帮不上你的忙。”林清霄找了个说得过去的借口。
  “不行,你一个人留在这儿我不放心。万一周围还有魔族余孽,你如何能应付得了?”陈宁瑜毫不犹豫地回绝了他。然后一回身搂住他的腰身,便御剑飞升起来。
  我靠,不行就不行,能不能不要搂搂抱抱的!
  林清霄突然失重,吓了一跳,心里狂吐槽。
  不过总比搂楚仙子好!林清霄飘行在山中的云雾里,看着前面楚密云御剑飞行的绝美身姿,一边安慰自己道。
  为避免打草惊蛇,三人潜行到凌霄门的主殿-绛云殿。殿内竟空无一人,不过四处一片狼藉,显然经过激烈的打斗。
  “魔族竟敢趁陈掌门不在,偷袭凌霄门?”楚密云疑惑地问,“他们这是所谓何来?”
  “不管他们为何而来,我都不会让魔族得逞的!”陈宁瑜皱眉微眯着眼,语气不善地说。
  林清霄看着他的眼神,眼底都是他没见过的冷厉寒霜,不禁打了个哆嗦。
  心想万一哪一日被陈宁瑜发现了他的魔族身份,会不会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陈宁瑜缓了缓,拿出九曜剑道,“我先去查探一番,两位且再此稍候。”说罢,便要御剑飞去。
  林清霄见陈宁瑜要只身离去,心里暗暗舒了口气,不用和魔族碰面是再好不过了。
  “陈掌门且慢,”楚密云出声叫住陈宁瑜,“魔族此次显然是有备而来,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林清霄舒的一口气还没吐完,就被楚密云这句话憋了回去。看来楚密云果然对陈宁瑜有意思,不然怎么会这么热心肠!
  陈宁瑜回头看了林清霄一眼,正欲开口,林清霄别过脸,赌气般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快去吧,快去吧!我就不拖你们后腿了!”
  情况确实紧急,陈宁瑜便没有再说什么,就和楚密云一起御剑飞走了。
  林清霄仰头看着两人站在剑上的背影,衣袂翻飞,飘飘似仙,宛如一对璧人。
  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
  陈宁瑜御剑飞到了高处,果然很快就查探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发现在后山宁溪谷传来一股强烈的魔族气息,定然有魔族高手在此。
  *
  等到陈宁瑜现身之时,韩疏已是强弩之末,只能苦苦支撑。
  今日魔族偷袭凌霄门,门中长老和弟子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过凌霄门毕竟是当今第一门派,门派里几个长老都是金丹或是元婴期修为的修士,实力强悍。
  等长老们反应过来后,及时重新组织了防御,局面总算维持住了,没有什么伤亡。
  一开始,覃长老还以为魔族的人是冲着自己互送回来双极密珠来的,不禁冷笑,这帮蠢货注定无功而返了。
  不过没想到魔族却分成两拨人马,一波和他们缠斗,一波则直奔后山宁溪谷。
  宁溪谷中有一处为门派禁地,万不可让魔族趁虚而入。结果追击至此处后,出现了一个修为高深的魔族年轻人。
  这年轻人长得俊美中带着邪气,面对血腥厮杀的场面,还云淡风轻地笑着。
  这人正是魔尊的二公子陆衍,他在人群中一下就锁定了陈若惜的身影,一闪身就逼近到她面前来。
  韩疏从发现魔族出现在栖梧山,就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上一世,若惜就是被魔族二公子掳走,不堪折磨而自戕的。这是他心里永远的痛,都怪他没有保护好若惜,他甚至都没有向小师妹表白过心意。
  所以陆衍一出现,韩疏就持剑挡在他面前,“贼人,休想动我师妹!”
  陆衍懒洋洋的瞟了他一眼,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韩疏感觉眼前蓝光一闪,一股大力将他掀翻在地,后背一阵生疼。
  但他强忍住疼痛翻身而起,捏个剑诀,朝陆衍刺去,一边大喊,“若惜,快走!”
  可根本就没近陆衍的身,就又被一股气浪打在胸前,胸口一阵剧痛,吐出一口鲜血来。若惜见到他受伤哪里肯走,反倒要过来扶他。
  眼看陆衍的手就要抓到陈若惜的肩膀,却被一股强劲的剑气逼开。抬头一看,原来是陈宁瑜回来了。
  陆衍一惊,没想到自己派去的几个魔族高手,竟只拖延了陈宁瑜这么短的时间。
  “陈掌门,幸会啊!”陆衍收回手,表面不在意地笑笑,“令妹聪慧可爱,让人心生向往,想请她到我离宫坐坐!”
  陈宁瑜厌恶地看着陆衍邪气的笑容,冷冷地回道,“你休想动我妹妹一根汗毛!你魔族竟也敢上我栖梧山,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说罢欺身向前,两人立时缠斗在一起,霎时飞沙走石,迷得人眼都睁不开。
  陈宁瑜的修为已臻渡劫,剑意无形,陆衍和他单打独斗还是有些吃力。
  这时陆衍突然笑了,“陈掌门回来不是要找那焚月草吗?怎么?不想要了?”
  听到陆衍这么说,陈宁瑜愣了一下。趁着这个空档,陆衍身形急退,并大喝一声“撤!”瞬时间,魔族众人竟立时消失无踪。
  只余凌霄门一众人面面相觑,这魔族的人有什么毛病吗?
  “哥!”陈若惜泪汪汪的扑到哥哥怀里,“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没事了。”陈宁瑜拍拍妹妹的肩膀安慰道,“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的。”
  “不好了,掌门,我刚才查探,溪谷禁地有闯入地痕迹!”赵长老一脸焦急的走过来,“定是那魔族的人趁乱偷偷潜入的!”
  “我进去看看。”陈宁瑜想起陆衍刚才的话,心道不好,“楚仙子随我一起进去。”
  “掌门不可!楚仙子非我门人,不可入内。”赵长老出声阻止。
  “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陈宁瑜坚持道,“若惜,清霄也和我一同回山了,留在绛云殿了。你现在带赵长老去找他,要保证他的安全。”
  “清霄哥哥也来啦,太好了!”陈若惜听到林清霄的名字,立刻止住了哭泣,开心地拉着赵长老离开了。
  韩疏则一脸黑云的跟在后面。
  *
  陈宁瑜和楚密云一同离开后,林清霄一脸郁郁寡欢的坐在绛云殿的门口。
  唉,像我现在这么弱鸡,怎么配得上楚密云这样出尘绝绝的仙子呢?都没有资格站在她的旁边,对她霸气地来一句,“让我保护你!”
  看来还得想办法恢复灵力才行。不过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解除噬心咒,否则只能被迫当反派了。
  不行,不能太被动,还是要做两手准备。林清霄想起来,系统说目前的任务是查什么宝物的藏匿地点,趁现在没人,他是不是应该四处找找?
  林清霄在绛云殿转悠了两圈,没什么头绪,敲敲系统问道,“不好惹,这秘宝究竟什么样的?你快跟我说说,不然我不好找啊!”
  “这秘宝叫双极密珠,是上古神器,内有秘境空间。据说在秘境空间修炼,可以极高提升修为,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双极密珠可改变魔族的体质,让魔族修为上限大大提升。”系统这次很乖,配合地进行了详细说明。
  自从上次林清霄情绪悲观到想罢工,他就关心起宿主的心理状态来,比较照顾宿主的情绪。
  “原来如此!怪不得魔族二公子对这宝物这么心心念念的,原来是这么个宝贝!”林清霄恍然大悟,“那魔族今日偷袭凌霄门,也是为了这双极密珠吧?”
  “是,也不是。”系统开始和他打哑谜。
  林清霄翻了个白眼,说了等于没说,不过有件事他很清楚,要是这宝物这么容易就得到,原主也不用大费周章的潜伏到陈宁瑜身边了。
  林清霄在殿内一无所获,正准备出去碰碰运气,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陈若惜领着一群人朝绛云殿走来。
  “清霄哥哥!”陈若惜一看到林清霄的身影,便开心地朝他奔过来,脸上带着甜笑,“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见到你了,你身体好些了吗?”
  林清霄一看见如同绿色的林中精灵一样甜美可爱的陈若惜,心情一下也开朗了许多。
 
 
第12章 
  等陈若惜刚走到林清霄面前站定,韩疏就赶过来,挡在林若惜前面,一脸不善,十分戒备地盯着林清霄,“师妹,这人很危险,别靠他这么近!”
  在韩疏眼里,林清霄是一个特别善于伪装的人。当别人对他放下防备,全然信任以后,他就会进行致命一击。
  上一世韩疏就吃过这样的亏,他不会让悲剧重演。
  自从带着师妹回栖梧山后,师妹对他一直十分不满,嘴里时刻挂着她的清霄哥哥,让韩疏很是郁闷。
  他曾试图把上一世的事情说给若惜听,但是他身上仿佛有某种禁制,让他始终没有办法说出来。
  “我还好,你没受伤吧?魔族的人都走了吗?”林清霄刻意忽略韩疏的态度,关心的问道。
  其实他现在能理解韩疏对他的态度。换作重生的是自己,可能会憋屈死。
  不过林清霄自己现在也挺憋屈的,被迫为原主顶锅。
  他和韩疏俩人算得上是难兄难弟了吧,说不定哪天能坐下来互相诉苦呢!
  都怪这个该死的穿书系统!
  “我没事!清霄哥哥,别理我师兄!”陈若惜没理会师兄的警告,从韩疏背后窜出来,用软软的小手牵住林清霄的手掌,“魔族的人刚走,这里还不安全,哥哥让我带你去紫宸阁休息!”
  林清霄被陈若惜拉走了,只剩下气得干瞪眼的韩疏愣在原地。
  跟随陈若惜到了紫宸阁,林清霄眼前一亮。
  原本这栖梧山的风景就很美,山清水秀的,感觉特别有灵气。
  而这紫辰阁更是选了个好位置,古典大气的亭台楼阁掩映在参天大树之下。
  旁边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还有一树一树开满枝头的蔷薇花和清香淡雅的洁白小茉莉。真如同世外桃源一般。
  “这里是哥哥独居的紫辰阁,很美吧!”陈若惜看着林清霄惊艳的表情,面露得色,“哥哥在这里设了禁制,肯定安全,你就先在这休息吧!”
  林清霄听到是陈宁瑜独居的住处时,心念一动,这不正是寻找宝物线索的绝佳机会么?若惜妹子太好了,简直是神助攻。
  "好的,多谢若惜妹妹!"林清霄笑眯眯地说。
  看到林清霄亮晶晶的眸子弯成月牙,陈若惜有些脸红的低下头,用手指缴着衣衫一角,低声回道,“清宵哥哥不必客气。”
  没想到这紫辰阁还挺大的,林清霄把陈若惜哄走后,就在紫辰阁里转悠起来。仔细翻看了几个房间,也没看见任何类似宝物的东西,有些焦躁起来。
  会不会是藏在什么密室或暗格里?林清霄想起电视剧常看到的桥段,开始查找墙上的字画有没有暗门或机关之类的。
  当林清霄正专心查找时,身后突然传来声响,吓了他一跳,手上拿着的一个沉香木盒差点摔在地上。
  “哥哥,你在找什么呢?”陈宁瑜和楚密云从溪谷禁地一出来,就直奔紫宸殿来见林清霄了。
  “哦,没什么,”林清霄有些慌乱的把木盒放回原处,讪笑着解释,“我就是随便看看。”
  “你伤势还没恢复,应该多休息。”陈宁瑜没察觉什么异常,只关心的说道。
  “我还好,”林清霄看向一直沉默的楚密云,有些讨好的笑着问道,“不知道楚仙子有没有找到焚月草呢?”他可是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在这仙草上。
  楚密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哥哥,我们回来晚了一步,”陈宁瑜叹了口气,无不遗憾地说,“刚才我们进了溪谷禁地,没有发现一株焚月草,倒是看到了魔族留下的痕迹。估计是魔族的人先我们一步盗走了焚月草。”
  “啊?这魔族为什么要盗走焚月草?”林清霄心里一惊,难道魔族的人知道焚月草可解他的噬心蛊?这都是魔族二公子陆衍安排的?
  “我估计是魔族派暗探一直盯着我们,所以清楚我们的一举一动。此次盗焚月草或许是为了牵制你我。”陈宁瑜条分缕析的缓缓道来。
  “那,我该怎么办?”林清霄一想到噬心蛊发作的剧烈疼痛,就头皮发麻,一脸哀愁地看着陈宁瑜。
  难道要他去求陆衍吗?林清霄想到那个梦里陆衍低沉阴冷的警告,就一阵恶寒。
  “估计魔族会拿这个和我们谈条件吧!”陈宁瑜微微皱眉道,林清霄的眼神让他心软。
  如果魔族让他用什么重要的东西去换焚月草,为了林清霄,他可能真的会答应。
  “也不是没有完全办法。”这时,一直沉默的楚密云突然开口了,林清霄仿佛她的话,如同听到了仙乐一般,欣喜地望着她问道,“楚仙子,还有什么办法?”
  陈宁瑜带着几分意外,也认真地看向楚密云。
  “虽然没找到焚月草,但是我在贵门禁地发现了一种更为珍稀的仙草——星月花。”楚密云从容地说完,从广袖中拿出一株发着莹光的蓝色花朵。
  “星月花的药性比焚月草要更温和有效,只是更为难寻,所以我一开始没想提它。”楚密云脸上似笑非笑,“看来林仙长运气很好啊!”
  “真的吗?那太好了!”林清霄简直是柳暗花明,他顿时感觉世界都亮了,眉毛也开心地挑了起来,“多谢楚仙子费心了。”
  陈宁瑜也舒了口气,调侃道,“没想到楚仙子也会卖关子,捉弄人了。刚才没找着焚月草,可把我们吓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