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肥宅穿成仙尊心尖宠【穿书】──月白雪青

时间:2020-09-15 08:51:04  作者:月白雪青
  结果林清霄反水了,还把自己带沟里去了。
  他脑子飞快地转动,感觉没办法自圆其说,只能装病,伸手扶额,“哎呀,我头好疼啊!”
  孔宣见林清霄脸色确实不太好,又心疼起来,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下。
  “你知不知道我们的计划差点就成功了,枉费我们准备了这么久。”孔宣还是一脸意难平,“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在关键时候改变主意了!”
  唉,我也想不出理由来,总不能说我壳子换人了吧!
  林清霄有些欲哭无泪,为什么要这么为难他,他真的不是做间谍的料啊!
  “嗯,想不通就对了!”林清霄无法,只能故作深沉地说道,“陈宁瑜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其实已经察觉到我们的计划了,我只能临时改变策略。”
  “什么?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察觉?你计划得这么周全。”孔宣十分怀疑,但确实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
  对于林清霄,他一向猜不透。也是这一点,让林清霄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孔宣闭着眼叹了口气,然后盯着他说,“不管怎么样,你不也应该拿自己的性命冒险!我不允许!”
  林清霄心里一暖,他能感觉到孔宣对原主的感情不一般,是全心全意的关切。
  “放心吧,下次不会了!”其实最弱鸡的就是他。
  以后有什么危险,他一定安安分分的躲在大/佬们的后面。
  “你也受伤了?是陈宁瑜打伤的吗?”林清霄才反应过来,孔宣出现在这,应该也是受了重创的吧。
  孔宣冷哼,“如果不是我分心,他怎会伤得了我!”
  “我看,你和楚仙子挺熟的,有她医治,问题应该不大吧?!”林清霄忍不住拿话试探,他实在好奇孔宣和楚密云的关系。
  孔宣没有立刻回应他,而是盯着他看了看,看得林清霄心里发毛,才勾起嘴角回道,“不错,我和她算是生死之交吧,她对我很好!”
  “哦,原来如此!那挺好的。”林清霄听了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还生死之交?酸死他算了。
  孔宣看着林清霄委屈的小模样,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伸出手,用大拇指抚过林清霄的樱花唇瓣,邪气地笑着道,“怎么?吃醋了?”
  感觉到嘴唇上手指的热度,林清霄赶紧往后一撤。
  猝不及防被调戏,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声我靠差点脱口而出。
  “我和她没什么的,”孔宣见林清霄别扭的反应,认定他就是在吃醋,还安慰他,“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我知道我知道!”林清霄举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他感觉自己再听下去就要吐了。
  拜托!这原主外表一副纯良小白兔的模样,没想到竟是和处处留情的浪/荡公子。居然和这孔宣也有一腿?
  为什么自己这么命苦,要来收拾这烂摊子!
  “我,我得先回去了!不然那个,那个陈宁瑜会起疑心的。”林清霄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他急于摆脱窘境,紧张得舌头都开始打结了。
  他不提陈宁瑜还好,一提陈宁瑜,孔宣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细长的桃花眼里闪着危险的光,“我讨厌你和他在一起!”
  孔宣霸道地一把揽过林清霄的腰,拥进怀中。然后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间,闭上眼睛,像是在按捺某种情绪。
  林清霄浑身僵硬,孔宣鼻尖的气息染在他的脖子上,让他快要窒息了。
  虽然以前也偶尔和同性拥抱过,但是离这么近是第一次,他真的受不了了。
  “好了好了!”林清霄艰难地抬手拍拍孔宣的背,然后不动声色地推开他。
  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安抚道,“等我任务完成了,就不理他了啊!”
  然后也不管孔宣什么反应,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由于担心林清霄的身体,陈宁瑜睡得并不安稳,一大早就起来了。
  没想到楚密云起得更早,等他走到林清霄房间门外,发现楚密云已经过来送药了。
  林清霄也没想到楚密云会一大早就过来,人瞬间就清醒了。一大碗药咕噜几口就喝了,苦在嘴里,甜在心上。
  昨天一片兵荒马乱,陈宁瑜并没有注意到林清霄对楚密云的态度。
  今日仔细观察,林清霄简直把心思都写脸上了,看着楚密云的眼神里充满柔情,都浓得化不开了。
  刻意忽略心里的酸涩,陈宁瑜调整好情绪,走进去询问林清霄的身体状况。
  “林公子的灵力在缓慢恢复,并无大碍。只是他昨天的状况,像是中了……噬心咒。”楚密云说的并不是十分有把握。
  “噬心咒”?陈宁瑜皱眉,这个古老的禁术他有听过,施术十分复杂和阴损,被修仙界禁用,几尽失传。怎么会出现在林清霄的身上呢?
  这施术的人又会是谁呢?
  “那这噬心咒可解吗?”陈宁瑜问道,这也正是林清霄最关心的。
  “很难,”楚密云把药碗放在桌子上,指尖在碗的边缘敲了两下,才继续说道,“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依着林清霄的急性子,换个人跟他这么卖关子,他早就不耐烦了。
  可换作楚密云,看着她美艳又清冷的模样,就算卖一百个关子,他也愿意看。
  “什么办法?”陈宁瑜比林清霄还着急地问。
 
 
第10章 
  “你们听过焚月草么?”楚密云慢条斯理地问。
  不过并没有让他们回答的意思,又继续说道,“这焚月草就是克制噬心咒的一味关键药引子,不过这药草也属上古仙草,极难寻得。”
  陈宁瑜听了没说什么,只是皱起了眉头,仿佛陷入沉思。
  “楚仙子也不知道去何处寻么?”林清霄听了楚密云的话,不禁有些失落。他可是把希望都寄托在楚密云身上了。
  毕竟这个噬心咒发作起来,可真是疼得要人命啊!
  楚密云瞟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陈宁瑜,脸色难得的变得柔和了些,“据我所知,这焚月草这世间还存有几株,就在凌霄门栖梧山的后山禁地。”
  “啊?”林清霄刚听到凌霄门有这仙草,还高兴了一下,然后楚密云就来了句‘后山禁地’。
  这门派禁地岂是那么容易进的!
  林清霄把祈求的目光投向陈宁瑜,长臂一伸,勾住他宽厚结实的肩膀,“兄弟,能不能救哥这一回?以后咱们就两不相欠了!”
  其实当楚密云提到焚月草的时候,陈宁瑜就想起来了。
  不过本门禁地是师祖设立的,任何弟子包括掌门都不能轻易进入。
  不过为了林清霄,就算犯规,他也要试一试。昨日林清霄心痛发作时虚弱的模样,让他心疼不已。
  陈宁瑜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是顺心而为了。
  “放心!”陈宁瑜看着林清霄近在咫尺的清澈眼眸,舒展了眉头,勾勾唇镇定地回道。
  “那事不宜迟,我们就赶紧出发吧!”林清霄收回手,开心地说。
  “哥哥,此行吉凶未定。要不,你就留在这养伤吧!”陈宁瑜拍拍他的肩,商量道。
  “嗯,不错,林公子目前适合静养。”楚密云意外地附和了陈宁瑜的话,“我和陈掌门尽快把药草采回来。”
  “不行!”林清霄的脸立刻晴转多云。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让陈宁瑜和楚密云孤男寡女在一起呢,那他不就更没机会了吗?!
  见两人齐齐把询问的目光盯向他,林清霄又心虚了,找补道,“我……我一个人,万一又病发了,没人管我怎么办?!”
  “夏师兄会照看林公子的。”楚密云不为所动。
  “不行不行,我要在宁瑜身边,才有安全感!”林清霄摆摆手。他决定脸皮不要了,也要赖着他们。
  陈宁瑜哪听得这话!
  他本来因为之前隐瞒了林清霄,心中有愧。听见林清霄竟这么信任和依赖他,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那我们就一起走吧,也好有个照应。”陈宁瑜看向楚密云,看似寻求她的意见,实则已经定夺。
  楚密云挑挑眉,示意自己无所谓,反正不由她承担责任。
  ***
  三人很快打点好,楚密云和夏师兄交代了几句就出发了。
  林清霄更是迫不及待要离开山庄,生怕那个妖族大能孔宣又来纠缠。
  林清霄本来以为陈宁瑜又要用那个神奇的法术,眨眼功夫就能到栖梧山。
  结果楚密云说栖梧山离此地太远,缩地成寸阵法需要耗费大量灵力,不如御剑飞行,保存实力。
  看不出来,这楚仙子还是个面冷心热的美人儿,心思挺细的啊!林清霄心里感叹。
  “御剑飞行?我现在的灵力还飞不了啊!”林清霄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觉得在美人面前挺丢份的,这御剑飞行好像是修仙者的基础技能吧!
  “我带着哥哥吧!”陈宁瑜已经踏上自己的七曜剑,回头自然地朝林清霄伸出手。
  其实林清霄很想和楚密云一起御剑,可是两人毕竟不熟,而且男女有别。只能不情愿地伸出手,让陈宁瑜拉一把,站到了剑上。
  七曜剑剑身逐渐变得宽大,并缓缓上升。
  林清霄一开始还挺兴奋,觉得新鲜刺激。可当剑升到了一定的高度,他又开始有些害怕了。
  剑身周围没有遮挡,让他感觉就像漂浮在半空中,心也晃晃悠悠,悬在了半空。
  当剑身开始向前飞驰,林清霄立刻感觉头皮发麻,发根都竖起了,浑身发冷。
  感觉自己随时会掉下去一样,一点没有他想象中的潇洒。
  “哥哥,你不舒服吗?”陈宁瑜低头看了一眼,发现林清霄脸色惨白,似乎很难受。
  林清霄现在是勉力支撑自己站着,实则胃里翻江倒海,手脚发麻,他怕自己一说话就会吐出来!
  靠,他这是“晕剑”么?
  陈宁瑜见林清霄不回答,反而闭上了眼睛,担心地握住他的手,“哥哥你没事吧?”
  不知道是不是陈宁瑜手掌的热度安抚了他,林清霄感觉心里安定了一点。
  他本来站在陈宁瑜前面,现在顺势转过身,把头埋在陈宁瑜的胸口,努力缓解自己的不适感。
  没想到还真有效果,林清霄感觉没那么难受了,好像陈宁瑜坚实的胸膛把外界屏蔽了一样。
  陈宁瑜看着自己怀里的脑袋,有点手足无措,半晌,才伸手在林清霄背上拍了拍。
  突然,林清霄感觉陈宁瑜搂住他的腰,然后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哥哥小心,有魔族的人在跟着我们。”
  听到魔族两个字,林清霄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狂跳,魔族的人?不会是来抓他的吧?
  林清霄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睁眼从陈宁瑜的肩头往后瞄了瞄,只看见楚密云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并没有什么魔族的影子。
  “魔族在哪呢?”林清霄一边轻声问道,心里还担心楚密云,“楚仙子不会有事儿吧?”
  “许是施了隐身符,看不见,但是我能感知到魔族的气息。”陈宁瑜镇定地说,“魔族是冲着我们来的,楚仙子暂时不会有事,她的实力也足以自保。”
  林清霄半懂不懂地点点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心头大震,“我靠!他能感知魔族的气息?我不就是魔族!那他……怎么……我……”
  脑子里乱成一锅粥,林清霄眼珠滴溜乱转,内心惶恐不安。担心暴露,又不知该如何伪装。
  慌乱中求助系统,“不好惹,这到底怎么回事?原主是魔族,为什么陈宁瑜一直没有发现啊?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宿主,你先别慌,”系统总算做了回人,安抚道,“原主的体质经过特殊秘法改造,已无魔族气息。而且修习的是正统修仙法术,暂时不会有暴露的风险。”
  林清霄听他这么说,悬在半空的心才稍微回落了点,“哦,怪不得原主能混在陈宁瑜身边。那魔族要是出现了,我该怎么办?”
  “和我擅长的一样,”系统这次倒是回答得很迅速,“保持沉默。”
  林清霄听了,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这家伙居然有脸提这茬。
  不过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吐槽系统,因为陈宁瑜极快在他耳边说了句,“来了!”
  然后剑身就开始极速下降,林清霄感觉身体突然失重,不由得紧紧回搂住陈宁瑜。
  耳边有什么东西呼啸着飞了过去,剑身开始左突右闪。陈宁瑜一边护着林清霄,还兼顾着楚密云的安危,却应付自如。
  来袭的也算魔族精英,但在陈宁瑜眼里还不够看,造成不了多大的威胁。
  林清霄担心魔族的人会认出他来,就干脆装鸵鸟,一直躲在陈宁瑜怀里。虽然有些懦夫行径,但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矬就矬点,也无所谓了。
  陈宁瑜很快发现魔族的几个人只是在缠斗,拖延时间,心下生疑。难不成魔族的人是在阻止他们回栖梧山么?难道栖梧山发生了什么变故?
  一想到这,陈宁瑜心里一紧,担心若惜会出事儿,立刻祭出雾影珠。
  他半搂着林清霄,飞向楚密云的方向,然后三人一齐消失了踪迹。
  魔族的人眼睁睁看着他们消失在眼前,只能愣在当地,面面相觑。
 
 
第11章 
  “这里就是栖梧山?”林清霄再睁开眼时,发现他们三人已经到了一座苍翠覆盖的高山脚下。
  “陈掌门为何要用这雾影珠?那几个魔族的宵小,还不至于难住你吧?”楚密云打量了一下周身的环境,略带疑惑地问道。
  这雾影珠虽可瞬间移形换影,但要以血气催动,有损修为。
  陈宁瑜做了个手势,示意两人安静,然后带头在前往山上走,戒备着周围的动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