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肥宅穿成仙尊心尖宠【穿书】──月白雪青

时间:2020-09-15 08:51:04  作者:月白雪青
  “是哪里不舒服?”陈宁瑜用灵力护住他的心脉,担忧地问。
  感觉到疼痛稍微减轻了点,林清霄才缓过一口气来,“心脏疼!”
  “宁瑜,能不能让楚仙子现在就帮我看看,我快撑不住了……”林清霄抓住陈宁瑜的手,像抓住救命稻草,恳求道。
  “好,我这就去请她!你躺着别乱动!”陈宁瑜关心则乱,忙不迭地答应,起身往外走。
  “若惜……她不会有事儿吧?”林清霄的疼痛渐渐消失了,他才想起来,陈宁瑜今天在陈若惜和他身上下的什么符咒。
  自己疼成这个熊样,不会连累到那个花骨朵一样的小姑娘吧?!
  陈宁瑜听到他提到若惜顿住脚步,愣了一下。
  他回过头深深看了林清霄一眼,想了想答道,“若惜没事儿的,哥哥放心。”
 
 
第8章 
  有凌霄门陈掌门亲自去请,加上夏宣的游说,楚密云终于肯出诊了。
  林清霄正躺在床上思考,陈宁瑜和楚密云碰面了,这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吗?
  这时,陈宁瑜带着楚密云推门走了进来。林清霄看到他身后那个像紫色烟霞一样的美人,顿时呼吸都凝滞了。
  一头乌黑如墨的长发只插了一支雕花镂空玉簪,淡雅脱俗。
  一身紫色云烟长裙,明艳动人,和林清霄心中的女神长得很像。
  一股难以言喻的激动涌上心头,林清霄的眼珠子简直黏在楚密云身上了,心里扑通直跳,脸上一片燥热。
  而楚密云脸上的表情恹恹的,看不出情绪。她随意地坐在茶桌旁,根本看都没看林清霄一眼。
  陈宁瑜也摸不清楚密云的态度,但是看到林清霄脸上一片不正常的潮/红,以为他又难受了,有些着急。
  “楚仙子,这位林公子是我非常好的朋友,麻烦你……”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楚密云出声打断他,摆摆手,示意自己心中有数。
  房间里只剩下林清霄和楚密云两人,空气安静得像要凝固了,林清霄甚至可以听到自己浓重的呼吸声。
  见楚密云一直背对着他,沉默地坐着,林清霄躺不住了。他坐起身来,但是又怂得不敢开口。
  楚密云似乎察觉到他的动静,终于转过身来。
  当看清林清霄的模样后,她眯着眼仔细打量了一下,脸色稍微柔和了些。
  楚密云冷着脸走过来给林清霄号脉,眼神漠然。
  不过林清霄却不以为意,小心又热切的盯着她的侧脸。楚密云身上似乎有股淡淡的药香,冷冽中带点微苦,这香味也让林清霄着迷。
  他认定楚密云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女了,他还没有对谁这样疯狂心动过!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对她的触碰是有感觉的。
  这是不是说明真爱可以突破性向?
  他不用打一辈子光棍了。真是天不亡我!林清霄热血沸腾,感觉人生又充满了希望!
  虽然她是男主的女人,但为了自己后半辈子的幸福,林清霄决定拼死也要搏一搏。
  楚密云当然不知道林清霄脑子里,已经幻想到和她结婚生小孩了。
  号完脉,楚密云询问了林清霄的体征状况。林清霄被她迷的晕头转向,说话也颠三倒四。
  楚密云不悦地皱起了眉,她觉得眼前这个天仙似的美人,行为和形象极为不符。
  只得把陈宁瑜又请了进来,嘱咐了几句,说要准备一下明天再来,就离开了。
  楚密云一走,林清霄终于回魂了。他现在看陈宁瑜的眼神,就跟看情敌一样一样的。
  见陈宁瑜和楚密云凑在一处说话,心里就酸酸的,也不管人家现在还啥关系都没有。
  “哥哥,你躺下休息!我在这里陪着你。”陈宁瑜坐到他旁边守着,担心他晚上病情又发作。
  见陈宁瑜这么关心他,林清霄心里有些矛盾,别扭地想,情敌对自己太好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谢了!”林清霄本想赶他出去,但是又确实害怕那让人窒息的痛感,还是让他留下比较保险。
  “对了,你刚才说若惜没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林清霄一想起刚才的事还心有余悸,疑惑地问道。
  “其实,我并没有在她身上施离殒符……”陈宁瑜沉吟了一下才回答。
  “什么?”林清霄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当时出此下策,是为了牵制韩疏师兄的权宜之计。”陈宁瑜有点抱歉的释道。
  林清霄能第一时间关心若惜的安危,让他很触动,也不枉若惜这么喜欢他了。
  “也就是说根本没这回事儿!如果我受伤了也不会伤害到若惜?”林清霄还是难以置信。
  陈宁瑜啊,你还真是厉害,把人心玩弄于鼓掌之间啊!
  “那万一那姓韩的真要杀我怎么办?”林清霄气得牙痒痒。
  “有若惜在,他不敢冒这个险的。”陈宁瑜笃定地说。
  所以就是拿他的命做赌注咯?这还是一掌门人呢!太心机了!
  亏他当时还感动了呢!真是啪啪打脸!
  在陈宁瑜面前,他就像个智障。
  林清霄的脸一下阴沉了,躺下来背对着他,“出去出去!我不用你陪!”他现在是真不想看到陈宁瑜了。
  陈宁瑜本想解释,其实他在林清霄身上确实施了符咒,不过施的是反噬符。
  伤害林清霄的功法会反噬到攻击他的人身上。
  只是当时的情况,韩疏誓要取林清霄的性命,说不定拼上自己的安危不顾,陈宁瑜只能用若惜牵制他了。
  只是韩师兄为何如此痛恨林清霄,确实让他有几分不解。
  见林清霄正在气头上,估计不会听他的解释,陈宁瑜留给他一个传讯珠,“哥哥,有什么情况,随时叫我。”
  林清霄想起原主的身份,生气中又带着点心虚,“知道了!”他装作不耐烦地回道。
  等陈宁瑜离开后,林清霄就一翻身爬起来了,急切地问系统,“不好惹,快滚出来!我任务算完成了没有?我下午做的那个梦,是原主的记忆吗?”
  系统不慌不忙地上线了,“宿主,任务完成进度才20%。男主对楚密云的好感度要达到100%,才算完成主线任务。”
  林清霄对这个结果并没有太意外,毕竟他也不是真的想帮情敌追意中人。
  “那我做的梦,还有突然发作的心绞痛,是不是和原主有关系?”
  “不错,你梦到的人是魔族二公子陆衍,和原主关系密切。”
  都睡一起了,肯定关系“密切”了。林清霄吐吐舌头,撇嘴问道,“那原主究竟是什么身份?和魔族二公子在一起,身份肯定不一般吧?”
  “原主就是魔族的人,接近男主陈宁瑜是为了得到一件至关重要的宝物。”系统简洁直白的回答。
  没等林清霄有反应,又接着说道,“所以宿主接下来的支线任务,就是获取宝物的藏匿位置信息。”
  “如果,我不接受任务,会怎么样?”林清霄表面上看着还镇定,其实心里早掀起惊涛骇浪。
  要他做间/谍,还要和陈宁瑜周旋,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他要是有这个能耐,还用得着跟个破系统在这瞎BB吗?!
  其实,从林清霄得知原主是反派那刻起,他是存了侥幸心理的。
  虽然他穿成了反派,但只要他从现在开始,不做任何坏事,把自己洗白,下场应该不会太惨吧!
  “原主受制于陆衍,如果宿主不接受任务,就会心绞痛频繁发作。”系统解释道。
  “那书中原主的结局是什么样的?”林清霄神情灰败,感觉呼吸有些困难,情绪低落得都没力气骂系统了。
  因为痛感是真实存在的,他再逃避,疼痛也会让他清醒。
  让他清醒的意识到,穿书的世界,其实是非常残酷的!
  “受尽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几个字像呼啸而来地巨石,砸在林清霄心头,充满血腥气。
  靠,这么惨!
  “那我横竖也是个死,为什么还要做什么狗/屁任务!”林清霄听到系统这么说,突然怒了。
  如果努力也改写不了命运,他还折腾个什么劲!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你也别太灰心,本书作者还没有完结,所以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的。”
  “你穿书时救男主的举动,对书中世界有影响。而且系统也会做逻辑自检,所以现在做出判断或决定,还为时尚早。”系统说了自上线以来最长的一段话。
  可能是察觉到林清霄的情绪确实低到了谷底,有些不忍心吧!
  “真的?”林清霄觉得穿书后一切都不是很顺,让他真的很难受。
  他不想承受给他希望,而后又落空的打击。
  “真的。”系统肯定的回答,“最重要的是,后期系统会上线羁绊兑换道具,会有很重要的作用。”
  “宿主,你记得,一定要尽量提高和男主的羁绊值。”系统郑重其事地叮嘱他。
  林清霄觉得系统终于有一回人性了,“那我现在有多少羁绊值了?怎么才能提高啊?”
  每次这羁绊值都加的莫名其妙的,根本摸不着规律啊!
  “羁绊值20,根据任务完成进度,灵力值解封20%。”系统说完就下线了。
  才20?这玩意儿能派上用场吗?还有,他灵力解封了吗?他怎么完全感觉不到啊?
  刚想到这,林清霄就感觉丹田处有一股气息,缓缓运转至四肢百骸,精神为之一振。
  脑子里突然涌现了灵气运行的方法,还有一些符咒,阵法出现在记忆里。
  林清霄心情马上好了起来,稳住激动的心情,把灵力运转了几个周天,周身舒泰。
  不知道原主的武器是什么,他现在好想试试御剑飞行,感觉超酷的!可惜了!
  对了,刚才破系统说不接受任务就会心绞痛,可是如果楚密云治好了他的病,他就不用受魔族二公子陆衍的控制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林清霄立刻跳下/床来。趁天色还没暗,偷偷溜出了房间。
  他确认陈宁瑜没有跟来,才假装散步,踱到了楚密云的云散阁前。
 
 
第9章 
  虽然偷窥这件事儿呢,有点不道德。不过为了看女神,林清霄暂且厚着脸皮,蹲在隐蔽处观望,活像个狗仔,蹲明星的隐私。
  没想到他运气还真不错,蹲了没一会儿,楚密云就出现在了云散阁外的园子里,手里还拿着一个药箱。
  “该不会是去给我开药的吧?”林清霄想着要不要抢先一步溜回去,就看见楚密云朝流云轩相反的方向走了去。
  林清霄决定还是先跟在她后面看看情况再说。
  楚密云一袭紫衣,身形修长挺拔,腰身纤细,背影在傍晚朦胧的夜色中,映衬得十分美好。
  林清霄恨不能就这样一直陪她走下去,走到天荒地老。
  可惜楚密云的身影很快停在了一个庭院前。
  林清霄远远地瞧见她走了进去,就蹑手蹑脚走到庭院外门廊的墙边,偷偷观察。
  只见庭院中间有个六角小凉亭,里面坐着个穿着蓝绿色长衫的男人,似乎在等着楚密云。见她走进来,便站起身来迎接。
  由于距离太远,林清霄用力聚焦目光,也无法看清男人的容貌。更听不清他们在交谈什么内容,莫名有些烦躁。
  只是又舍不得离开,只得硬捱着。
  还好没过一会儿,楚密云就起身离开,往外走过来,男人跟在后面准备送她出来。
  林清霄忙往旁边一闪身,透过墙上的镂空圆窗往里瞄。
  只见一直面无表情的楚密云,嘴角竟微微上翘,显然心情很不错。
  林清霄顿时心里醋意翻滚,他倒要仔细瞧瞧这男人是何方神圣,居然把冰美人也融化了。
  只可惜那男人一直背对着他,容貌看不分明。
  楚密云告辞离开后,林清霄没有立刻跟上去,他有些挫败的蹲在墙根,发了会呆。
  满脑子都是方才楚密云绝美的脸蛋上恬淡的微笑。
  她什么时候才能对着自己这么笑?
  正想得出神,突然眼前光线一暗,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林清宵面前。
  林清霄吓得一激灵,差点一屁股墩坐到地上。结果被一只有力的手握住手腕,然后把他拉了起来。
  “清宵?真的是你!”一张放大的俊秀的脸凑到林清霄眼前,仔细打量他,声音带些微颤抖的尾音,“你伤得重么?恢复得怎么样?”
  林清霄不自在地往后撤了一步,这位兄弟又是哪位?
  看到男人的衣物身形,应该就是刚才在亭子里,和楚密云相谈甚欢的人。
  这男人长得倒还真不赖,一双眼角吊俏的细长桃花眼,浓眉上挑,带着点傲气。面部轮廓棱角分明,给人莫名的压迫感。
  怎么他也认识原主吗?他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见男人紧张地盯着他,似乎在等他的回答,满头问号的林清霄只得含糊其辞地回道,“我还好,还好……”
  男人不是很满意他的回答,拉着他的手腕一路回到自己的房间。
  林清霄不明白他要干嘛,但是这男人表现得和原主很熟络,他不能贸然做出一些惹人怀疑的举动。
  该死的破系统,一到需要他的时候就装死,林清霄已经不做指望了。
  只能被迫跟着男人进到他的房间。
  这个房间里的摆设和流云轩的客房差不多,林清霄只来得及大致扫了一眼,就被突然变脸的男人摁在了墙上。
  “林清霄,你是不是疯了?不要命了?我出手的时候,为什么要把陈宁瑜推开?”
  男人一连串的问题把林清霄都问懵了。
  不过他又马上反应过来,这人莫不就是那天晚上偷袭陈宁瑜的人?是那个妖族大能孔宣?
  所以原主本来是和妖族孔宣计划好里应外合,偷袭凌霄门掌门陈宁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