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肥宅穿成仙尊心尖宠【穿书】──月白雪青

时间:2020-09-15 08:51:04  作者:月白雪青
  “你……你疯了吗?”韩疏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竟然把亲妹妹的安危和一个阴险小人绑在一起!
  “符咒是双向的,”陈宁瑜不慌不忙地解开韩疏身上的禁制,“也就是说如果谁伤害若惜,清宵兄也会受到同样的伤害。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他会害若惜了。”
  陈若惜在一边欢快地点头,一点不担心和林清霄绑在一起,会有什么风险,她只想着清宵哥哥没事就开心了。
  林清霄听到陈宁瑜的话,和韩疏一样,震惊了。
  真的绝了!他是怎么想出这么绝妙的点子的?
  既牵制了韩疏,不敢对他妄动杀机;又留了一手,预防林清霄真有什么歹心,对陈若惜不利。
  虽然这个做法说明陈宁瑜对他,也不是一百分的信任,但是已经是非常周全了。
  林清霄自己就想不出来,陈宁瑜不愧是第一门派掌门人,聪明!
  所以原主为什么想不开要和陈宁瑜battle呢?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难不成他比陈宁瑜更有心计?
  还真有这个可能,不然为什么陈宁瑜现在会这么信任他呢?连亲妹子的安危都可以和他绑在一起。
  想起陈若惜,林清霄心里还是很感动的,小女孩为了他的安危也是拼了。
  他感慨地伸手,也学陈宁瑜在她头上揉了揉。陈若惜笑眯眯的看着他,感觉很受用,像小猫一样。
  韩疏怒视着这一幕,有口难言,气得心绞痛。但也没办法,只得暂时忍耐,走一步看一步了。
  ***
  四人一行离开了客栈,向安夏城方向行去。
  盛夏的气温很高,太阳的炙烤下,林清霄走了没一会儿,中衣就湿透了。
  他瞧了瞧其他三个人都没反应,怎么他们都不怕热的吗?
  “宁瑜,我们难道要走着去安夏城吗?”林清霄抹了把额头的汗珠。
  陈宁瑜还没回答,韩疏就鄙夷地看着他说道,“你又装什么傻?到了城外僻静处,自然可以御剑飞行!”
  “韩师兄有所不知,清霄兄为救我受了伤,如今灵气受阻,无法御剑了。”陈宁瑜慢条斯理地解释道。
  “他会救掌门你?”韩疏一脸不信,“我看是他使的苦肉计吧!”
  “你能不能不要血口喷人!”林清霄怒了。
  他虽然穿成了反派,可他到现在为止没害过人啊!而且以后也不准备害人,为什么一直给他莫须有的罪名?
  “什么叫苦肉计啊!我命差点没了知道吗?要不你试试!”
  韩疏没想到他还发起脾气来了,他重生前就是被林清霄害死的。
  如今仇人就在眼前,不能杀之而后快,还敢在他面前叫板,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他激愤之下,蓦地拔出剑,又想刺向林清霄。听到陈若惜的一声惊呼,剑刃堪堪停在林清霄修长的脖子旁边。
  我靠!这人简直就是一个□□,太危险了!林清霄再次被突然袭击,吓得僵住,心嘭嘭直跳。
  “师兄,你疯啦!”陈若惜跑过来,用力把韩疏推开,“清霄哥哥就是为救哥哥受的伤,你没听到吗?为什么还要污蔑他,伤害他?”
  韩疏想解释,但又没法说,他只能恼怒地收回剑,愤恨地瞪了林清霄一眼。
  “我看韩师兄还是不宜和我们同行,你带着若惜先回栖梧山吧!”陈宁瑜一直盯着他的动作,冷静地开口说道。
  陈若惜一脸不甘愿,但为了清霄哥哥的安全着想,她也觉得把韩师兄支开比较好,便同意回栖梧山了。
  虽然只短短相处不到一天,可林清霄觉得陈若惜真的很单纯可爱,全心全意的关心着他的清霄哥哥。
  “乖,等我病医好了,就去栖梧山找你。”林清霄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哄到。
  “那你说话算数!”陈宁瑜伸出小拇指,和林清霄拉勾,得到他的保证后,心情才好一点。依依不舍地和韩疏离开了。
  韩疏离开前仍不死心地提醒陈宁瑜,一定要提防林清霄。
  陈若惜离开后,没人闹腾。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林清霄有些不自在起来。
  他不停地摇着扇子,嘴里不由自主地念叨,“这天也太热了,太热了……”
  陈宁瑜浅笑着把他额前一缕被汗水濡湿的发丝往后拢了拢,然后把手抵在背后,往他体/内引导了一股灵力,在他体/内运转。
  林清霄霎时感觉到一丝丝凉爽的感觉,从陈宁瑜身上传来,然后缓缓地在体内散开,驱散了燥热。
  “啊!凉快!”林清霄以为凉意是从陈宁瑜身上散发出来的,就往他身边凑了凑。
  费劲地搭着他的肩膀,林清霄略带兴奋地问道,“宁瑜老弟,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御剑飞行啊?”
  陈宁瑜看着他在阳光下白的反光的脸,不经意地把手掌挪到到林清霄的腰间,细腰紧窄,线条利落。
  “不用这么麻烦!”陈宁瑜从怀中拿出一个圆球状的金色物体,“天气太热,不宜御剑,用缩地成寸阵法即可。”
  还可以这样?
  林清霄还没反应过来,只见那金色小球发出莹光。
  然后眼前一花,再看已然换了景象,竟瞬间到了安夏城城外。
  太牛了!林清霄努力掩饰自己的震惊,这特么也太神奇了!
  陈宁瑜没有留意他的反应,只是把事先准备好的斗笠拿出来,“把这个戴上吧!”
  没让他换女装,林清霄就谢天谢地了,连忙接过斗笠戴上。
 
 
第7章 
  圣医门不是普通的修仙门派,而是三界独树一帜的一个存在。
  圣医门的医者能享誉三界,除了医术精湛,还因为他们对病人族群没有限制。不管是修士、魔族或妖族的人,只要来求助圣医门,都有机会得到救治。
  因此三界的各族都心照不宣的,维持着圣医门所在地—安夏城的和平安宁。
  得益于这种安宁,这里的商市格外繁华。但是也鱼龙混杂,会有各族势力掺杂其中。
  林清宵哪懂其中的道道,只觉得这安夏城比之前的城镇要热闹很多。
  只是还没来得及好好逛逛,陈宁瑜就引着他去圣医门,拜会楚密云了。
  刚才说到圣医门救治病患不限族群,但是因为名声在外,求医的人太多。因此也设下不少门槛,把一部分人挡在了门外。
  不过这自然难不住陈宁瑜,来到圣医门所在的林泽庄外,他从容地将拜帖递给圣医门值守的弟子。
  那弟子见是凌霄门的掌门,自然不敢怠慢,立刻将拜帖传给执事的二师兄夏宣安排。
  夏宣还以为是凌霄门陈掌门受伤,斥责这个小师弟没有眼力劲儿,应该直接引进来。忙亲自到门口来迎接。
  到了门口,却发现陈掌门气定神闲的站着摇扇,旁边站着一位带着斗笠的少年,身材削瘦,看不清面容。
  陈宁瑜和夏宣有过一面之缘,微微一笑,牵着林清霄缓步上前,“夏兄怎么亲自出来了?”
  “陈仙尊来了,怎敢怠慢!”夏宣笑着一拱手,然后把两人往院内引。
  “家师尚未出关,圣医门暂由我主理,陈仙尊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说。”
  “有劳了。”陈宁瑜微微颔首。林清霄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装逼。
  三人进入一大厅,一一落座。林清霄心里暗叹,这大厅也太气派了吧!
  看来这圣医门很是财大气粗啊,光看山庄这么大的占地面积,就不简单。
  更何况从大门一路行来,一步一景,装修也很古典大气,不亚于古代贵族的行宫。
  “是这样的夏兄,”陈宁瑜直入主题,“今日叨扰,主要是因为我的这位兄弟,至七月初七受伤后,一直没有恢复完全。贵派医术高明,希望能请楚密云楚仙子,帮忙医治一二。”
  本来夏宣一直温和有礼的微笑着,可听到楚密云的名字时,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不过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原来是这样!不知这位朋友可否摘下斗笠,让在下进行初步诊断,再看是否需要请楚师姐出诊。”夏宣说道。
  陈宁瑜听了还想说什么,林清霄已经把斗笠取了下来。
  在他看来,这位夏宣的要求没什么问题,想看就让他看呗!
  只要能尽快见到楚密云,让他快点完成任务。
  本来夏宣是有点想刁难他的。这位来头不明的少年,借着陈掌门的威风,以为轻易就能让楚师姐出山,想得美!
  可是当林清霄一取下斗笠,夏宣就看得怔住了,好美好精致的少年,比他的楚师姐不遑多让。
  当他把手搭在少年的手腕上的时候,脸上不知怎么一片火热,眼睛都不敢再往少年的脸上瞟。
  他也算阅人无数了,却让一个少年扰乱了心思。
  “这位公子的体征确实有些奇怪,”夏宣凝神探查后收回手,“只是,楚师姐向来比较随性,她愿不愿意接诊,就看这位公子的造化了。”
  没有多耽搁时间,夏宣领着两人去往去往楚密云的住处。
  随在夏宣身后的时候,林清霄是不是瞄陈宁瑜一眼,暗笑,小子!你马上就要见到自己未来的媳妇儿了!开心不?
  陈宁瑜不明白林清霄为何一直嘴角含笑的看他,神情还隐隐带着一丝促狭和得意,眼神亮亮的。
  他继续不动声色的走着,好似没有察觉一样,只是嘴角也不由得噙了笑。
  来到楚密云所住的云散阁,结果侍女说楚密云正在接诊,不可打扰,让明天再过来。
  还真是好事多磨!
  林清霄叹了口气,这楚密云不是很少接诊么?怎么他们一来就正好碰到了?
  “清宵兄,再等一日可以吗?”陈宁瑜有点担心林清霄的身体。
  林清霄算算,任务的时间还比较充足,不过戏还是要做足的,“啧,这楚仙子果然是高人,看来我们也只能等一等了。没关系,我还撑得住!”
  夏宣听了他的话有点不好意思,忙道,“委屈二位,今天就到流云轩留宿一晚吧!明日师姐定会安排好接诊的,林仙长要是有什么不适,可以随时找我。”
  林清霄本来也没准备发难,见夏宣态度这么好,就着台阶就下了。
  这流云轩应该圣医门专门待客的居所,平日有人打扫,房间很整齐干净,装饰得很淡雅古朴。
  林清霄和陈宁瑜各自回了主人安排的房间,林清霄真正闲下来才发现,真的好无聊,好无聊。
  没有手机,没有游戏,也没有无止境的加班,他感觉很不适应。
  林清霄坐在窗边,夏日的风裹着院里草木香,拂过脸颊,让人昏昏欲睡。
  半梦半醒间,林清霄恍惚置身于一个宽敞奢华的黑色宫殿里,高大华丽的穹顶,透露出冰冷而熟悉的气息。
  茫然四顾,空荡荡的没有人影,风撩过他的衣摆,透心凉。
  再一转身,自己又侧躺在了一张宽大的床上,身上搭着黄色丝绸被。
  绸缎凉凉的,滑滑的,贴着皮肤,非常舒服。这也让他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
  这时最怪异的事出现了。
  林清霄刚准备起身,突然从身后拥过来一个滚热的身体。熟练地把他拥在怀里。
  林清霄惊得一比,立刻想挣扎离开这个怀抱。
  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身体竟然一点都提不起劲,就这样懒懒地继续靠在这人怀里。
  更让人欲哭无泪的是,这时身后的人凑到他耳边,暖烘烘的气息扑到他的耳垂。
  男人用低沉略带暗哑的声音说,带着一丝狡黠,“你说过永远不会背叛我,要记得哦!否则会有惩罚的!”
  心里一凉,林清霄蓦地惊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刚才梦里的情形太逼真了,甚至他还记得梦里那个男人的胸膛,贴着他脊背皮肤的真实触感,真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这究竟是自己的梦境,还是原主的记忆呢?梦里的男人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呢?
  可惜没看到那个男人的样子。
  听他的声音也很陌生,应该不是自己这几天见过的人。
  管他的!
  林清霄想半天没理出什么头绪,干脆不想了。
  反正原主是个反派,这梦里的男人和他这么亲密,估计也不是什么善茬儿。
  林清霄想着,感觉嗓子发干,准备起身倒杯水喝。
  突然心脏一阵锥心的疼痛,让他猝不及防,差点把茶壶扔出去。
  靠,怎么回事?林清霄捂住胸口,又一阵绞痛,让他疼得眼前发黑,有点呼吸不过来。
  努力大口呼吸,林清霄想喊陈宁瑜,但是根本就痛得发不出声音。
  “我是不是要死了?”林清霄腿脚发软,摔倒在地,疼得冷汗直冒,就地打滚,“不好惹,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系统没有吭声,剧情偏差没有修复前,他不能介入。
  就在林清霄在心里把系统咒骂了无数遍的时候,他听到了门外陈宁瑜的敲门声。
  这时陈宁瑜的声音在林清霄耳中,简直比仙乐还好听。
  “救、救命……”林清霄拼命从腹腔挤出一点声音,但是简直细若蚊吟,只有他自己听得到。
  门外,陈宁瑜见林清霄没回应,以为他睡着了,就准备回房了。
  林清霄听到他要离开的脚步声,急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他挣扎着滚到桌边,努力伸手掀翻了茶盘。
  茶壶、茶杯摔了一地,清脆地响声终于引起了陈宁瑜的注意。
  陈宁瑜听到响声觉得不对劲,回过身,挑开门栓走了进来。
  “哥哥,你怎么了?”看到林清霄脸色惨白的倒在地上,陈宁瑜急忙上前查看,吓得心都漏跳了几拍。
  林清霄看到救星,伸手想让陈宁瑜扶他起来。
  结果陈宁瑜二话不说,直接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大老爷们儿的,能别公主抱么?!
  林清霄十分不情愿,但也没力气吐槽,任由他抱到了软塌上。
  “和男主羁绊值+10。”系统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句提示。
  林清霄疼得满脑门的汗,都没听清他说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