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柳一池事件簿【因缘邂逅】──快来看吾身上那股清新脱俗的正经气息

时间:2020-09-15 08:50:09  作者:快来看吾身上那股清新脱俗的正经气息
  柳一池得意地把手机在莫宁眼前一晃。
  然后莫宁就只能绝望地在一旁瞪着眼睛。
  柳一池看到了什么,大吃一惊瞪起了眼睛。
  “等下!珊珊你也泡过?我一直以为她是直的。”
  “什么叫泡!我是认真的交往!”
  “交往个头。而且她是我同学哎,你调戏未成年少女!”柳一池一脸嫌弃地看着莫宁。
  “我哪儿知道她是你同学!她和我那帮同学老混一起,还老浓妆艳抹很社会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高中生!”
  “所以你连你女友们的年龄都不知道?”柳一池哭笑不得。
  莫宁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哑口无言:“……”
  柳一池耸耸肩,再看看屏幕。
  “为什么你的女友们还有互相连线的?”
  “这是……互相认识的人,可能是……互相交往过也说不定。”
  “真是‘小世界理论’,她们都互相认识?”
  “我也觉得很诡异,怎么莫名其妙大家都认识。我觉得再经过几个人我就能认识张艺谋了。”莫宁仍然瘫在沙发上。
  柳一池笑笑,将手机关上。经过刚才这么一出,她脑子里的混沌清明了很多。
  再仔细看任越的资料的时候,柳一池突然想起了什么。
  自己不靠谱的表姐无意中给出了非常厉害的推理角度。
  任越与那三个人没有直接联系,这倒是真的。
  但如果是间接联系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专业助攻莫宁小姐……莫宁小五郎ORZ
 
 
第8章 大风吹(2)
  屋子里静悄悄的。上午的暑气越来越热,但柳一池连空调都没功夫开。
  多亏自己那不靠谱的表姐无意中给出的思路,让案件有了重大突破。
  对着电脑屏幕,她眯起眼睛,黑色的瞳仁中迸发出一丝欣喜,又带有一丝迷惑的警惕。
  任越有一个在五年前过世的妻子李兰兰,正是那人航空职业学院的校友。
  而且不仅是校友,是同学。同班同学,都是当年空乘专业的。
  好像这个案件的理论大厦突然拔地而起,危耸在空旷的盆地里。
  柳一池感觉有了一线光明。
  但仍然有两朵乌云笼罩在上面,就像物理学大厦那般——用的什么手法能那么像极了自杀,以及为什么要杀?
  柳一池很确信,李兰兰是这连环命案的一个纽带,将任越与三个被害者深深锁住。
  可人死不能复生,也不可能从墓里把她刨出来不是?
  她不知道该不该去找任越,因为一点证据都没有。
  所以,还要继续挖李兰兰的个人资料。这就需要沈墨的帮助了。
  柳一池一边戴上帽子一边向门外走,并踮起脚尖。要轻要轻,不然……
  “你去哪儿!”
  竟然还是被发现了,柳一池汗颜。
  果然,莫宁从客房里风一般地窜出,一脸期待地看着柳一池。
  “我去买东西。”
  莫宁挑了一下眉,紧接着哈哈大笑:“你说谎了!我能看出来!我是个心理学专家!”
  “……”
  最后,就变成了柳一池和莫宁一起去沈墨家。
  柳一池在心里一万句....也不知当不当讲。
  “嘿,兄弟。”沈墨开门时,有些意外地打了个招呼。
  柳一池笑嘻嘻地和沈墨碰了个拳头。
  “黑客同志,我现在需要你帮忙。”
  沈墨汗颜:“我什么时候成黑客了?我是正经人。”
  柳一池哈哈一笑,说:“难不成你是政(正)客?”
  “好冷。”沈墨无奈地将两人请进了门。
  “再帮我查一个人。”柳一池开门见山。
  沈墨这次不再过问细节了,直接把笔记本电脑往柳一池怀里一推:“输入那人的名字。”
  旁边的莫宁挑了挑眉,调笑着说:“哈哈,你们俩太有默契了,在一起吧。”
  柳一池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输入完“李兰兰”后,冲莫宁眯起眼睛。
  “谁是混蛋来着?”
  莫宁瞬间绿了脸,看向天花板:“当我没说。”
  程序猿标志性的长手指在键盘上灵活地飞舞,沈墨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发亮的电脑屏幕。
  莫宁一脸观光动物园的表情看着沈墨的电脑屏幕,手指也跟着在沙发上乱敲。
  柳一池则背对着他们,默默看着窗外的燥热。这个高一暑假的夏天,不知为何,没有一丝青春的快乐。
  或许是自从那次失踪案,自己已经发觉了这个世界的忧伤。尽管自己平常的行事风格总是那么欢快那么无所畏惧,但心底的最深处却藏了一个深渊一般。
  “我去,五年前那个奇葩事件的女主人公原来就是她啊!”莫宁的声音一下子将柳一池的思绪狠狠地拽了回来。
  “什么?”
  柳一池赶紧转身来到电脑前。
  ——李兰兰于2009年6月24日凌晨一时三十五分,在南洋北路和秋实路交汇的十字路口被一辆白色SUV撞击后拖行五米,当场死亡。
  “我记得可清清楚楚,肯定就是那个跑到马路口上大喊‘我是鸡’结果被猝不及防的撞死的女的。想当年我还是个纯洁的高一少女啊。”莫宁摇了摇头。
  柳一池切了一下:“你就没纯洁过,自出生就是黄——种人。”
  沈墨看了看电脑屏幕,有些不可置信地说:“这死法也是挺看命的。半夜还能有车,而且还恰好撞到了她身上。”
  柳一池反反复复看了李兰兰那点资料半天,眉头皱了起来。李兰兰的一生没什么特别值得关注了,除了和那三个死者是一个学校毕业的。
  和那三个死者一个学校毕业的,无非意思是说这四个人可能会很熟。那李兰兰是纽带没差了。
  但这个纽带两头扣的是什么东西,缠绕着什么,还要从别的地方解密。
  所以,这个死,或许……
  是,这个死法十分诡异,毕竟不会有正常人午夜到马路上大喊“我是鸡”,除非是精神失常或者大醉酩酊。
  “这个案子的新闻报道查一下。”柳一池拍拍沈墨的肩。
  “喂,你吃不吃西兰花?”
  “我不吃南瓜。”柳一池的眼神空洞地盯着米饭。
  “傻子,我说的是西兰花!”莫宁伸手用筷子把儿敲了一下柳一池的头,哈哈大笑。
  在沈墨家查完资料后,三人来到了柳一月家吃午饭。吴玥一看到有客人来,立刻用神速添了好几个菜。
  但柳一池的思绪还一直停留在刚查到的新闻上面。毕竟,那几则详细的新闻报道提供了不少重要的信息。
  甚至在吃饭的时候,她都在大脑里处理这些信息的关系,思考着,以至于都无意识地屏蔽了外界的声音。
  对面的吴玥有些心疼地看着柳一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脸色有点差呀。”
  “没,没。”柳一池连忙拜拜手,然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吃饭。
  “宁儿,你这几天跟小池在一块儿可要盯住她,别老让他学习。”吴玥叹了口气。
  您老人家可不知道,这位小池同学暑假来就没学习过,瞎操警察的心。莫宁冲柳一池挑逗着挤了挤眼睛。
  柳一池也没话说,只能多吃点红烧肉然后用好胃口安抚母亲那颗敏感的心。
  吴玥看到闺女的胃口是如此的好,轻轻松了一口气。
  柳一池继续狼吞虎咽着大鱼大肉。她可不像姐那样饭吃两口就饱并且无时无刻不在计算着卡路里。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一个灵光乍现让她的心头迸出了一线光明。
  她想明白了事件的整个经过。
  “你是不是想出什么了?”回去的路上,莫宁问。
  “嗯?”柳一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她可不想让这毛毛糙糙的表姐再插手。
  “少装蒜了,你的眼神都变了。本来呆的跟个母鸡似的,现在倒好,还哼着小曲儿。”
  “那是,我想明白了。”
  “想明白什么了?”瞬间,莫宁眼睛里放着光。
  “想明白你为什么被叫混蛋了。”柳一池挑挑眉。
  “你!……你是不是跟我一战线的?”
  “咱俩一个站线过吗?”柳一池斜着眼看着蓝天白云。
  莫宁还想争辩,不过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少岔开话题!说!”
  柳一池再次挑挑眉:“看来你不傻嘛。”
  “小混蛋!”
  突然,路边窜出来一个女生。此女生长发飘飘,身着时尚,大领口短袖和热裤十分勾人。如果她卸妆前后差别不大的话,大概就是女神了。
  她风风火火地径直朝莫宁的方向走过来。
  柳一池隐隐感觉到有什么鬼畜的事情要发生,在心里默默的拿起了瓜。
  “看,那是谁?”
  莫宁转过头去,定睛看了看,然后表情十分困惑。她看向柳一池,眼神明显在说:鬼知道是谁。
  然后柳一池在心里更加抱紧怀里的瓜了。
  那女生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脸直逼到莫宁鼻尖的五厘米处。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莫宁就算是猫都死不够。
  莫宁刚想向后退,就被那女生一把抓住胳膊。莫宁一边一脸懵圈一边一脸惊恐。
  “你——”那女生气愤地开口。
  感觉这女生要破口大骂了,柳一池一边吃瓜一边想。
  “靠!你要不要这么帅!果然是混蛋!”
  ……????柳一池没太明白事情的走向。
  “哈?”莫宁更加懵圈。
  “我本来想帮我闺蜜甩你耳光的,你个花心大萝卜。但刚才观察了你半天,发现你这么帅就算了,你帅你有理。”
  莫宁感觉遇到了神经病,想要甩开那姑娘的手。
  跟那姑娘抓得太牢了,一时间没有甩开。
  “我不介意你的过去。”
  介不介意关我什么事?莫宁面部扭曲。
  “我喜欢你。”
  这句话猝不及防到让莫宁和柳一池都打了个趔趄。
  “请和我交往。”
  “你是谁啊?我都不认识你。”莫宁只好说。虽然我喜欢漂亮姑娘,也是有节操的好吗!认识都不认识交往个屁!
  “刘天琪。”
  听到这名,莫宁突然想起了什么,惊讶地盯着她:“专业第一还是是G舞社社长!”
  “是,怎么?”那姑娘仰起了头。
  莫宁重新上上下下打量了那姑娘一遍,然后嘴角微微勾起。
  “我很仰慕。”
  然后在柳一池的错愕下,莫宁和那个姑娘手挽手消失在了远方。
  两人的身影和谐得就像多年的老夫老妻。
  ……
  柳一池发现,只要是和表姐沾边的事,都无法评价。刚才的事情也不例外。
  原来传说中那种万人迷帅t真的存在——看来也不能怪表姐花心,确实是大把小姑娘往上扑。
  刹那间,她十分为表姐担忧。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总算能够清净地完成接下来的任务了。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为这篇文点一个《凉凉》ORZ不过是真的厌倦爽文了,写完这个就封笔。
 
 
第9章 冰激凌流泪
  “爸,我现在能去现场了吗?我真的真的很需要!”柳一池急切地找到父亲,一上来就大声喊。
  正在喝水的柳頔差点没喷出来。
  柳頔拿衣袖擦擦嘴角的水,有些不解地看着柳一池。
  “我已经形成一套理论了!就是需要找到一些证据支撑。”
  “哦?说说看。”柳頔翘起二郎腿,提了兴趣。
  柳一池很简短地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窗外的云染上了乌黑的颜色,天空开始不知不觉地变阴。风透过纱窗吹到柳一池的脸颊旁,吹起她斜刘海侧的碎发。
  听完后,柳頔向后一靠,脸色有些沉重。女儿推理十分离奇,但并不是不可能发生——因为根据已有的线索,它很合理。
  但柳頔叹了口气:“但我们在现场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那至少也让我看看。”
  “警察都难办,你还是省省吧。”
  “就给我一次机会,大不了让我死心得彻底一些。”
  柳頔没有说话,两只粗糙的大手默默地托着下巴。这一次,他也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给自己一个希望。
  天开始下起了大雨。豆大般的雨点倾盆倒下,噼里啪啦地打在柳一池的伞上。
  L市正式进入了雨季。即使是早上,天也暗得像傍晚。
  柳一池匆匆地向前走去,两只运动鞋被淋得很湿很湿。
  但她顾不上什么。她只知道,这是一场跟时间的赛跑,越早越能抓住点什么。再者,若晚了点,现场封锁解除,那找到什么都是徒劳了。
  一辆汽车飞驰而过,高速旋转的轮胎卷起的水花溅到了柳一池的裤子上。黑色的运动裤狼狈而湿漉漉地贴到了她的腿上。
  但柳一池完全顾不上。
  毕竟,有三个现场正等待自己去挖掘。
  “喂,你的进展怎么样了?”电话那头响起了莫宁的声音。
  “我要去找他了。”
  柳一池站在路边小摊的伞下,眼神沉思地望着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