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柳一池事件簿【因缘邂逅】──快来看吾身上那股清新脱俗的正经气息

时间:2020-09-15 08:50:09  作者:快来看吾身上那股清新脱俗的正经气息
  “至少我的每个字很好认啊!她这个,又歪又开,偏旁都飞到外边了。”
  柳一池耸耸肩,并打算继续嘲笑一下表姐。
  但突然,她想到了什么。
  “怎么了?”莫宁用手在柳一池眼前晃了晃。
  柳一池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一个手机号。
  “王先生,我是那天来你家的警察。你说的‘鱼肚皮’是……”
  在听到什么之后,柳一池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了。
  她立刻挂了电话。
  “啥啊?”
  “是‘余肚皮’,不是‘鱼肚皮’!剩余的余!我当时竟然没有问清楚。”
  “那又怎么了?咱们要捉奸?”莫宁莫名其妙。
  “你看看仇秀华的字!你觉得余肚皮像什么?”柳一池死死地指着纸张上幼稚凌乱的字体。
  莫宁皱着眉头想了想。
  “余月坡……”
  “徐月玻!王有权没看清楚,仇秀华出轨的那个人就是徐月玻!”
  莫宁整个人的表情也十分震惊,嘴微微张着。
  “现在……怎么办?”
  “所以,徐月玻说谎了。从他嘴里怕是能套出更多的东西。”柳一池倒是很快地镇静了一下来,带着一丝阴冷地说。
  莫宁感觉脊背一阵发凉,这简直是要把人生吞活剥既视感。
  “喂!凭什么不带我!”
  “你看着就很不靠谱。”柳一池和沈墨走在前面,无视掉后面那个神神叨叨的人。
  “你带他干嘛!”
  “他是我兄弟。”
  “……呵呵!我还是你姐呢!”
  “大姐,上次就是我们两个人,这次多了你会很可疑的。”
  “那给我哔站直播啊!”
  然后莫宁就被柳一池和沈墨乱棍打走了。
  “警察。”出示过证件后,柳一池和沈墨就像两个黑帮老大一样进了徐月玻的家。
  “你们……”徐月玻看着熟悉的两个人,眼里充满了困惑,和恐惧。
  “我们知道了。”
  “知道什么?”
  “你和仇秀华小姐。”柳一池的嘴角微微勾起,眼里带着一丝令人胆寒的笑意。
  徐月玻本来就白净的脸变得更加煞白。刹那间,他的腿好像不是他的,只能无力地向后一倒。
  眼疾手快的沈墨上前扶住了徐月玻。
  只见徐月玻的嘴唇微微颤抖,快速地说:“但我还是爱着小芝的,她们两个我都爱,我不可能杀她们……我不会杀她们的……永远也不会……”
  柳一池十分淡定地看着徐月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直到他不再说话。
  “你把他扶到沙发上。”柳一池对沈墨说。
  沈墨点点头,将面条般的徐月玻搀扶到沙发旁坐下。
  “听着,我们没有怀疑你会杀人。我们不认为是你杀了她们,这是一桩自杀,肯定的。难道你不觉得这是自杀吗?”柳一池蹲下,看着徐月玻的眼睛。
  徐月玻连忙点头:“是是是。”
  “但如果你说谎的话,就显得很奇怪。我们没有怀疑有人杀她们,我们只是想知道她们受了什么刺激会自杀,为什么会自杀。我们警察是非常严谨的。”
  徐月玻好像松了一口气,但神色依旧是紧张的。
  “那……你们想知道什么?”
  柳一池给徐月玻看了仇秀华日记的复印件节选。
  徐月玻认真地看着那字迹,然后露出困惑的神情。
  “谁来找她?”
  “这里面说的不是你?”沈墨也困惑。
  “肯定不是我啊!这我真没有说谎!”徐月玻肯定地摇摇头。
  “理由?”柳一池掏出本子记。
  “我找她她都很高兴,我也从来不责备她啊。而且,而且……”
  “而且?”
  “这上面记录的找她的时间点,和我的都对不上。”
 
 
第7章 大风吹(1)
  之后,柳一池和沈墨走访了最后一个死者陈理的几个邻居。
  那些邻居对于陈理的死纷纷表示不解。他们说,陈理是个阳光的小伙子,没有理由自杀。
  但有人说,他们认为陈理可能是抑郁症。
  “为什么这么认为?”柳一池问。
  对门的邻居说,最近有时候在电梯里看到陈理和另外一个男人倾诉着什么,表情阴郁。
  柳一池微微睁大了眼睛。
  “能给我描述一下那个男人的特征吗?”
  “你还记不记得,王有权说仇秀华
  不止偷了一个汉子?”
  “……不太记得了,好像是说过。”沈墨想了想,说。
  “日记里的‘他’,大概就是另外的那个人。不一定是偷汉子,但好歹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
  “这倒很可能。”沈墨点点头。
  “我要去警局一趟。”
  “你知道了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我想知道点什么。”
  柳一池到警局时,已经是晚上了。星星在蓝带微黄的天边微弱地闪耀。
  父亲在警局一边吃着泡面,登记着什么东西。
  柳頔看到女儿,赶紧停下,将泡面尴尬地往里面推了推。
  柳一池轻轻笑了一下:“您忙啊,吃吧。过两天等案子结了再给您做好吃的,补补身子。”
  听到这句话,柳頔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其实,领导已经让这案子结了。”
  “结了?”柳一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一池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抑制不住地好奇。
  “自杀,就是巧合的自杀。”
  “什么?”柳一池愣了。
  “耗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还是没有它不是自杀的证据。只能以自杀结案了。”
  柳一池感觉像被人打了一拳,不可置信地看着父亲躲闪的眼睛。
  柳頔无奈地垂下了眼。
  “爸,不能就这样结案啊!我刚刚找到了一个重要线索!”柳一池摇晃着柳頔的肩膀。
  “说吧。”
  “你帮我搜查一下三个人手机里共同的联系人。”
  柳頔犯了难。
  “毕竟是曾经的同学,她们通讯录里相同的人太多了。”
  “帮我筛出共同的男性,男性。”
  看着三个电话号码及对应的机主信息,柳一池觉得有什么不对。
  “喂,又不带上我!”
  柳一池差点被吓了一跳。只见莫宁从外面窜了出来,吊儿郎当地叼着一根棒棒糖。
  “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现在在放暑假嘛,无比自由。这是什么?”莫宁感兴趣地看着那些表。
  “这是三人通讯录里共同的男性联系人,而且近一周内都有联系。”
  “然后呢?所以这里面哪个嫌疑最大啊?”
  柳一池顿了一下。
  “没有一个人完全符合。听邻居们的描述,那个男的长得很老,个儿很高,鼻子很塌。”
  莫宁看了看那几张照片,沉思地说:“没准他们都没有保存到联系人里呢?要么就是删除了记录?我总感觉这三个人和那个男的关系并不好,甚至不熟的样子。”
  听到这句话,柳一池豁然开朗。
  “有道理。”
  她赶紧跑到了电脑前,重新调查三人手机的存储卡信息。
  身份证的一寸照片在屏幕上如闪电般划过。
  突然,柳一池发现了什么,立刻将画面停住。
  “他!”莫宁吸了一口气。
  柳一池微微眯起眼睛。这个人叫任越,三十五岁。塌鼻子,因为颧骨高脸颊瘦削而显得苍老,身高一米八五。
  柳一池盯着这照片仔细地看,感觉脊背发凉。这个人的眼睛中带着一片死寂,深沉到黑暗无边,就好像放弃了这个世界一般。
  “他是心理医生啊,我还以为是学哲学的呢,一脸苦大仇深。”莫宁叼着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说。
  “你不经意间又黑了一个专业。”
  “……我不是那个意思。哲学挺好的,哲学使人头秃,头发都不用洗了。”
  “……”
  柳一池无语,继续看向照片。
  “哎呀,这个人不会利用心理治疗性.侵死者吧!”莫宁就像发现了惊天大秘密一样。
  “还有一个男的呢。”
  “变态才不管男女。”
  “……”
  “要不,我知道了!他利用心理治疗知道了死者的秘密!然后威胁!”
  “这个倒有点靠谱。”
  但莫宁还在喋喋不休地叨叨来叨叨去,而且越来越离谱。最后,她又开始重复邪教的那一套了。
  柳一池受不了了,从裤兜里掏出一团卫生纸直接塞到了莫宁嘴里。
  “唔唔……”
  然后莫宁终于闭嘴了。
  深夜里,柳一池在床上对着父亲的笔记本电脑屏幕,眼睛有些充血。
  这三个人到底怎么跟他认识的呢?他们究竟有什么联系?
  难道是心理治疗?可金芝和仇秀华经济并不富裕,怎么可能请得起任越这样顶级的心理医生?
  任越跟他们有仇吗?但就算有仇,又是怎样杀死他们的,还能如此高妙地伪装成自杀?
  而且,还有其他疑点。徐月玻和金芝、仇秀华都谈过恋爱,为什么会不知道她们互相认识?而且,徐月玻的神情并不像是说谎。
  到底为什么。
  为什么。
  柳一池仔细地翻看着任越的资料,试图找到一丝突破口。
  夜一点点地滑过时间,漆黑的蓝色一点点地低落到黯淡的星星里。
  夏日的清晨已经热了起来。柳一池和莫宁分别坐在沙发的两端。只不过一个在玩儿手机,一个在认真地看资料。
  “我勒个去!”对着手机屏幕的莫宁突然大叫一声。
  正在专心思考的柳一池差点没被吓出心脏病来。
  “你尾巴被狗咬了?”
  莫宁一脸凄楚地转向柳一池:“那女的把我照片挂到校园网上投诉了!我的微信快炸了!”
  “什么?”
  “我所有的前女友都上去吐槽我!然后还建立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关系网。”
  “……”柳一池觉得此事离谱的都不像真的。
  但打开莫宁把手机屏幕往柳一池脸前一拍。果然,上面一个复杂的蜘蛛网似的关系图。
  莫宁那张摇滚范儿的帅气照片伸出了十几条箭头,指向了十几个不同的女生;而那些个女生又伸出箭头,指向了其它女生,最终形成了一个可管的关系网。这简直营造了一种手拉手心连心同住地球村的氛围。
  这么一看,莫宁就是传说中的惹事的中心。
  关系图最上方,是一个红色荧光加粗大标题——“莫宁是混蛋”。
  “……”柳一池无话可说,这么荒谬的事情,竟然能真实发生,她也是非常服气。
  莫宁一脸欲哭无泪地看着柳一池:“小池池啊,我该怎么办啊?”
  “谁让你把脸扔了。”
  “真不是我的错!那些女生主动贴上来的!过几个星期爱情火焰熄灭了也是人之常情嘛!”
  “借口。”柳一池翻了个白眼。
  “而且我也没有伤害她们啊……”
  “她们的心都碎了你还说没伤害?”
  “……我的心现在也碎了,算吗?”
  柳一池无语,只能默默看着“莫宁是混蛋”的那张神奇网页。
  “嘿,我都不知道你有这么多前女友。”
  “都不到二十个好吗!”
  “我们一生中有五个都算多了!更何况你现在刚大三!自作孽,不可活。”柳一池瞪了莫宁一眼。
  “我脸还是要的……你教教我怎么删除这个网页。”
  “你还是把脸扔了比较好办,谁知道怎么删除这玩意儿。”
  “那个沈墨好像黑客技术不错的样子。”
  “呵呵!删一个,还会涌起千千万万个你信不信?”
  听到这句话,莫宁泄了气,葛优瘫在沙发上。
  柳一池感觉经过长时间的推理,脑子一片混沌,便打算放松一下。于是她继续看着那张网页,并当作看笑话般的休闲,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莫宁的照片不得不说,很帅;但是联系上这个网页,怎么看怎么鬼畜。
  柳一池又忍不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喂!”莫宁一把把手机抢了回去。
  “别啊,我还没看完呢!”柳一池坏笑着挑了挑眉。
  “滚滚滚!”莫宁把手机搂得严严实实的。
  柳一池耸耸肩,直接打开自己的手机浏览器搜索。果然,一输入“莫宁”,铺天盖地的“莫宁是混蛋”的网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