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柳一池事件簿【因缘邂逅】──快来看吾身上那股清新脱俗的正经气息

时间:2020-09-15 08:50:09  作者:快来看吾身上那股清新脱俗的正经气息
  徐月玻愣了一下,然后说:“很漂亮,也很温柔……她穿正装很好看的,挺会照顾人。”
  柳一池点点头,然后直接起身。
  “我们知道了,谢谢你的配合。案件有进展了一定会告诉你。”
  旁边的沈墨却感觉结束得很仓促,很多事情都没问完。
  “你走得这么早干什么?明明还有很多事情要挖掘!”
  “需要的信息够了。”
  “你不觉得他很奇怪吗?”
  “你指什么?”
  “哭成那样,甚至都忘了时间。”
  “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就是那样的。”
  “所以你觉得他很清白?”
  “不,我感觉很蹊跷。如果今天采访的这两个中有一个是杀人凶手的话,我觉得是他。”
  “那你为什么不多问问?”
  “因为鬼话连篇。好了,我要回家了。”在十字路口时,柳一池说。
  沈墨轻轻一笑。
  “今天和你出来很愉快,这很有意思。”
  “所以,要不要和我……”柳一池摘下棒球帽,直直地看着沈墨。
  沈墨满脸黑人问号,一脸震惊。
  “我觉得你这人还不错,要拜把子结个兄弟吧。”
  “……”
  果然这人不是女生。
  “一,二,三……”
  卧室里,柳一池一边做卷腹一边听着英语BBC新闻。
  她尝试让自己放松一下,可今天的事儿实在让自己一直绷紧。
  两个都是空姐,岁数都差不多,一个的丈夫还是另一个的初恋。这两个人究竟有什么联系?不可能只靠一个男人联系。
  而且,徐月玻对于仇秀华的事儿明显有所隐瞒。那个描述,显然不是停留在高中时代的初恋的印象。其它很多描述也和他的行为在常理上不太相符。
  但即使是徐月玻干的,那又是用什么手法呢?他只是一个发型师,甚至连大学都没上——而这个凶杀方法未免太过高级了吧?
  咔嚓一声,柳一池听到大门开了。那熟悉的脚步声,一听就是父亲。
  她走了出来,果然看见父亲风尘仆仆地从门外走进,鞋都没来得及换就将一叠资料拍在了展示台上。
  “爸?”
  柳頔闭上眼睛,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今天我去采访王有权和徐月玻了。我觉得情杀的可能性非常大。”
  “为什么?”
  柳一池将记录本递过去。
  “这是我今天记录的新信息,看红圈的部分。”
  柳頔接过本子,细细看着。
  “第二个可能性,就是有变态专门盯着年轻漂亮的空姐,试图用一些手段从她们那里得到什么,利用她们的心鬼。”
  柳頔没有回话。过了一分钟,他抬起头看着柳一池。
  他的眼睛里带着一丝失望。
  柳一池心头一紧。
  “怎么了?有什么有没有注意到?”
  柳頔将鞋脱下。
  “如果没有今天的案子,你的推测都很合理。”
  翻看着第三个被害人的资料,柳一池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叫陈理的为什么会是银行职员?不仅是个男性,还跟航空业没有关系?
  只有年纪相仿,都是三十岁左右。
  好像天地间的定律都在一霎那间崩塌了一般。
  或许这些背景资料都不够详细,需要挖掘更深层的,柳一池无奈地想。
  “咚咚咚——”门响了。
  也不知道是谁在大晚上的过来?柳一池疑惑地想。
  “你去开下门。”父亲疲惫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
  柳一池走到了门前,从猫眼向外看去。
  此人有摇滚明星般的时髦短发,长脸高颧骨,白衬衫牛仔裤,浑身上下散发着比自己更雌雄难辨的气质。
  来者正是自己上大学的表姐,莫宁。
  柳一池挑了一下眉,十分不想开门。但毕竟这是自己的表姐,也不能装作不在。
  “大姐啊,你过来干什么。”柳一池一边开门一边问。
  “这么不欢迎我!”莫宁呲牙咧嘴地留言捏柳一池的脸。
  柳一池一边敏捷地躲开,一边作势要关门:“是啊,你走吧。”
  莫宁赶紧挡住门,央求地拉着柳一池说:“行行好,让我在这儿住几天吧。”
  “你又干什么了?”柳一池皱眉。
  “马院有个女的要宰了我!学校没法待了!”
  “为什么?”
  “我跟她说了不合适要分手,她非说要非我不嫁!死乞白咧不跟我分手!”
  “谁让你招惹人家。”
  “她先招惹的我好吗!我才是被搭讪的那个!”
  “一个马克思主义学院的能主动搭上你个学兽医的?我信吗?”
  “在你眼里我那么变态吗!赶紧让我进去!”
  “等一下,那你家呢?”
  “我妈也要宰了我!那个马院的女的告到我妈那儿去了!然后我的另外两个前女友都被她抖落出来了!”
  柳一池哈哈大笑:“真是典型的‘莫’须有的事儿。”说罢,让开了门。
  “‘鬼个‘莫’须有。”
  莫宁松了一口气,赶紧溜了进来。
  “谁啊?”卧室里传来了柳頔的声音。
  “莫宁姐!她想在咱家住几个晚上!”柳一池喊。
  “行,你们俩好好玩。”
  柳一池翻了个白眼。跟这变态大姐玩,逗人玩儿呢?
  旁边的莫宁一把抱住柳一池,蹭来蹭去:“啊,我可爱的妹妹最好了……”
  柳一池死死推开表姐:“你干嘛不找柳一月去!”
  “咱们有缘分啊——疼!”莫宁立刻被柳一池狠狠地掐了一把。
  “我还有很多事要忙,你自己呆着去。”柳一池转身就走。
  “什么事啊?写作业的话我可以帮你写,好歹咱也是理科生不是。”
  “我作业都写完了。”
  “那是什么事?”
  “和你没关系。”柳一池可不想表姐知道这个案子,不然……
  “啊,我知道了,你在破案!我也来破!”莫宁瞬间换成了星星眼,满脸兴奋得像个变态。传说中的快倒闭的推理社社长果然不是盖的。
  “……”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第六感真是准到爆炸,柳一池汗颜。
 
 
第6章 爆米花好累
  “给我看看档案!”
  “不给,你只会添乱。”
  “作为大名鼎鼎的推理社社长,我告诉你……”
  “你的社团都快倒闭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啊啊啊,小小池怎么这么残暴!”莫宁抱着柳一池使劲蹭,差点没把柳一池皮蹭掉一蹭。
  “离我远点!”柳一池使劲向后退,带着吞了蟑螂的表情。怎么小女生们会疯狂喜欢这种人!眼瞎吧!
  “让我看看又不会死人。”
  “别,没准明天就又死一个。”
  “我看看,我看看。”莫宁一把抢过桌子上的材料和笔记,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柳一池无奈地坐在了书桌前。
  不过自己的变态表姐一接触到跟案子有关的事情倒是变得很正常,柳一池看着莫宁的侧脸想。
  高挺而流畅的鼻子线条,高高的颧骨在灯光下的阴影就像大片,再加上那超模眼此刻认真的小眼神。
  嗯,如果这家伙在大学都是这样的姿态的话,小女生们大概确实会疯狂的。
  莫宁看完后,歪着头想了一会儿。
  “这个陈理现在是银行职员,但他是跳槽过来的。”
  “是。”
  “他在五年前是机长啊。”
  “嗯。”
  “所以也是航空业的!至少曾经跟航空业有关啊!”
  “但已经五年了。……所以?”柳一池微微眯起眼睛,感兴趣地盯着莫宁。
  “五年前他们就加入了一个邪教组织!然后秘密谋划啊!”
  “……”
  第二天早上起来,黑眼圈让柳一池有了想死的心。
  某位神仙大姐能不能不要整个晚上都叨叨叨啊!最后连国际贩毒组织的地下党都出来了是要闹哪样啊!
  “啊,早,又是神清气爽的一天。”莫宁此刻已经在洗手池前刷起了牙。
  柳一池瞪了表姐一眼,默默地走过她。
  “你说这三个人会不会是青梅竹马?”满嘴泡沫让她的话模糊不清。
  “青霉素?”
  莫宁“呸”的一下吐出泡沫:“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这哪儿知道。”
  “然后就一起加入了传销组织。”
  柳一池啪的一下将毛巾拍到了表姐头上。
  “舅舅好。”莫宁打了个招呼,坐了下来。
  餐桌上,柳頔正在吃一片全麦面包,看着报纸。
  “好。桌子上的面包你自己拿啊。”
  “爸,你今儿不上班?”
  “我真的是快散架了,让别的同事先帮我继续调查。”柳頔叹了一口气。
  “我觉得这不就是传销或者邪教吗!”莫宁拿起一个玻璃杯开始倒牛奶。
  “证据。”柳一池眼睛眯成一条直线。
  “感觉。你说,这三个人都是航空业的,怕不是一个公司的吧。”
  “你仔细看了没有,并不是一个公司的。”
  “那,那哪儿能这么巧……怕不是一个大学的吧。”
  “只有陈理是本科学历。”柳頔淡定地接了一句。
  “其他人是硕士?”
  “……傻吧。”柳一池翻了个白眼。
  “这仨人哪儿那么巧,没准就是一个初中的!一个职高的呢!没准就是青梅竹马!”
  听到这句话,柳一池拿面包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她看向父亲。
  “爸,他们的小学,初中,高中资料上都没有。”
  “那些都还没查。”言下之意就是并无太大关系。
  “都是航空业的——专业相近,极有可能在一起学习过!然后自然而然就会互相认识!”柳一池看着父亲。
  柳頔抬起了头,盯着柳一池,神情有些惊诧。
  “所以快查啊!”
  警局办公室里。
  调查结果一出来,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三个死者都在L市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学习过,而且是同一届。尽管陈理大了一岁,可留了一级,最终还是同一届。
  “仇秀华和金芝肯定认识,不管熟不熟,但是一个班的。”柳一池指着屏幕。
  柳頔和另一个同事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柳一池默默地转身,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她打算静一静,让头脑好好消化一下新信息。
  突然,她又被熊抱住了。熟悉的烟草和古龙水的混合味道,莫宁没差了。这家伙是不是又偷偷抽烟了?
  “我就说青梅竹马吧!”莫宁一边晃一边得意地说。
  “高中同学是青梅竹马?”柳一池整只手推着莫宁的下巴,一脸狰狞。
  “这……差不多吧。”莫宁松开了。
  柳一池走到警局旁边的小河堤上,看着满河荷花绿油油的叶子。几只蜻蜓在花瓣上停驻,一片粉上红艳艳的。
  这个世界明明看上去这么平静。
  莫宁在旁边掏出一根烟,娴熟地点上。烟雾随着风飘到了柳一池的脸旁。
  “你个大学生抽什么烟。”
  “抽烟让头脑清醒,而且我一天顶多就两根。”
  柳一池耸耸肩。
  “那天我们采访王有权的时候,他也在抽烟。”
  莫宁啧啧嘴:“怕是心里有什么事儿吧。”
  “你现在心里有事儿吗?”
  “我在想,那个女人什么时候能放过我,然后我就可以重新在校园里快活了。”
  “……”柳一池无法评价。
  仇秀华生前的日记从案发现场的一个暗箱里找了出来。
  柳一池看着日记的复印件,皱起了眉头。旁边的莫宁也若有所思。上面有这么一段话,诡异而和这次的案件有些奇特的关联:
  ——他为什么来找我……真的不是我的错。但我的良心……梦里都是她……
  “谁找她?是金芝吗?怎么还两个人找她?”莫宁整个人莫名其妙。
  “鬼知道。”
  “对!没准是鬼!”
  “……”
  “这人果然没上过大学,字这么难看。”
  “哪里来的优越感,你的字也没好到哪里去。”柳一池挑了一下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