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柳一池事件簿【因缘邂逅】──快来看吾身上那股清新脱俗的正经气息

时间:2020-09-15 08:50:09  作者:快来看吾身上那股清新脱俗的正经气息
  “经过你们楼下的时候,地上好多鸟屎,被砸中的概率应该也不小。”
  沈墨挑了挑浓黑的剑眉。
  “那也可能是我吃东西弄脏了衬衫,不是吗?”
  柳一月也疑惑地看向妹妹过分自信的脸庞。
  “我们敲门的时候,你的声音很慌张,应该是在换衣服。可从展示柜上方便面和小票的放置方式来看,你刚买了方便面而且还没来得及拆封。对了,你还没吃饭。
  总之,前前后后这么一想,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可能;当然,也可能不对啦。”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你咳嗽是为了掩盖你肚子叫吧,我听见了。说话没鼻音还咳嗽那么多遍,很诡异好吗。”
  沈墨听后,眉头瞬间舒展。他轻轻笑了两声,好像在嘲笑自己。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很简单。”
  柳一池挑了一下眉,没说话。
  “但即使这么简单,一般人也想不到。”柳一月赞叹地看着妹妹。
  柳一池一边将得到的地址折成很小的一块儿塞进衣兜,一边告辞:“那我先走了,再见。非常感谢!”
  “等一下。”
  沈墨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开口了。
  “能让我去看看吗?”
  柳一池有些意外地看着沈墨。
  “什么?”
  “我想看你采访这两个人,我很好奇。”
  柳一池倒是一刻也没有犹豫,只是耸耸肩:“来吧。”十分爽快。
  “你去吗?”沈墨看向柳一月。
  柳一月摇摇头:“我不感兴趣,而且今天我要给一个孩子辅导英语。”
  沈墨的神情有些失望,就好像牛郎织女被银河隔开了。
  但他还是跟柳一池走了。
  三人在门口分别。
  “See you.”沈墨标准的英式英语十分富有磁性。
  “再见。”柳一月温柔地凝视着沈墨灰色的眼睛。
  这是什么情深深雨蒙蒙的场景啊……
  旁边的柳一池感觉自己的眼睛被暧昧的酸臭熏瞎了。
  沈墨和柳一池并肩走在充满夏天炎热气息的石板路上。
  虽然他们的身高差很萌,但路过的人打死也不会认为他们是情侣。
  在柳一池穿着卫衣牛仔裤带着棒球帽的情况下,他们充其量只能看上去是搞基。
  “你是不是要泡我姐?”柳一池边走边问。
  沈墨差点没噎死。现在的高中生都这么露骨的吗!
  “不是!”
  “泡可以,可要负责到底。我姐那么好的人——不然我饶不了你。”柳一池微微眯起眼睛,一脸的猫捉老鼠。
  “行。”沈墨满口答应。
  ……等一下,这真的是妹妹而不是哥哥吗?拿错剧本了吧!沈墨突然感觉刚才的对话莫名鬼畜。
  过了一会儿。
  “这次是什么案子?”沈墨看着远方的塔楼,问。
  “报纸上还没有报道过。秀丽小区连续发生的两起自杀案,被怀疑是同一个凶手的他杀。”
  “哦?警方为什么怀疑?”
  “死得太相像,又死得太诡异。”
  沈墨深思地点了点头。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和程序代码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两人停在了公交站牌下。
  “现在我们要去哪儿?”
  “你查的第一个地址,王有权的家。”
  “王有权是谁?”
  “仇秀华的男友。”柳一池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仇秀华又是谁?”
  “第二个自杀的女生。第一个女生叫金芝,你查的第二个人徐月玻就是她丈夫。”
  太阳越升越高,最终到了头顶。地面已经开始冒起了热气,把空气卷成滚滚热浪。
  路两旁的行人无精打采地垂头走着,流浪狗们无精打采地躲在汽车的阴凉下吐舌头。
  两人一下公交车,火辣辣的热就扑面而来。
  “大早上的就这么热。”沈墨抹了抹额角的汗。
  “毕竟都七月底了。”柳一池但是淡定得很,从她的脸上丝毫找不出热的狼狈。
  “你好像很不怕热。”
  “我体寒,比较怕冷倒是。”柳一池将帽沿压得更低了,以遮住刺眼的阳光。
  “嗬,行吧。”
  “10号楼在……”柳一池微微仰起头看着四周的塔楼,寻找着。
  “那儿。”沈墨眼尖,指着说。
  柳一池啧啧嘴,冲沈墨笑着:“带你来真是带对了,找楼小能手啊。”
  沈墨翻了个白眼。
  “谁啊?”铁门背后传来一个沙哑的男声。
  “警察,调查仇秀华的案子的。”柳一池很自然地说。
  旁边的沈墨一脸无语。
  但这招很奏效,门开了。只见一个瘦小又苍老的男人现在门口。
  那个男人看着柳一池,这个过分年轻的脸庞和过分休闲的打扮,一脸疑惑。
  柳一池从口袋里掏出警察的专属证件,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就是来问几个问题的。”不得不说,她正经起来的时候眼神成熟得过分。
  那个男人,也就是王有权,不信也得信了。他向后退了一步。
  “请进。”
  旁边的沈墨瞪着眼睛看着柳一池。这警察证件哪里来的?不会是伪造的吧?犯法啊好吗!
  柳一池没理会沈墨的瞪眼,一本正经地在王有权的带领下走进客厅。
  “坐吧。介意我抽烟吗?”王有权的手放到了口袋里。
  “介……”沈墨皱起眉。
  “不介意。”柳一池直接把沈墨打断。
  王有权笑笑,抽出一盒烟。然后,他露出一口乌黑的牙齿,开始吞云吐雾。
  “仇秀华是你的女朋友。”柳一池拿出一个小本子。
  “对。”王有权挤出一个悲伤的表情。
  柳一池的眼睛一直盯着王有权。
  “你好像并不悲伤。”
  “没有,哪儿能啊。”王有权哼哼着,烟雾在他的尖脑壳旁盘旋。
  沈墨都看不下去了。他只觉得对面这个人恶心油腻到极致。
  “即使你们感情不合,也说明不了你和此案有关的。请如实回答。”柳一池的笔杆敲了敲桌边。
  王有权抖了抖腿,弹了弹烟灰。
  “那婆娘罪有应得。”
  柳一池和沈墨愣了,对视了一眼。
  “请详细说说。”
  “呵,当空姐的富得流油,还一个月花我那么多钱。而且,花我的钱就算了,她还背着我搞男人。”
  “那个男人是谁?”
  “叫什么鱼肚皮。”
  “鱼肚皮?”
  “对,这起的昵称真他妈恶心。”
  “你怎么知道他叫鱼肚皮?”
  “她的信里的抬头写的是‘鱼肚皮’。”
  “你从哪里看的信?”
  “她那天写,还以为我没看见,但我又不是瞎子!我过去抢,但那信被那婆娘吃了。我只看到上面一个‘鱼肚皮’。恶心,真他妈恶心。”
  柳一池一边记一边沉思了一下。
  “你认识金芝吗?”
  “什么?谁?”
  “金芝,金色的金,芝士的芝。”
  “不认识。”王有权一点也没犹豫。
  “上周三全天,你在干什么?”
  “这我哪儿记得清……”嘿嘿地笑了两声。
  “如果你不说,嫌疑反而更大。”
  王有权一听这句话和这句话的语气,立刻软了下来。
  “上班。”
  “你在你爸的公司上班?南京路的总部那里?”
  “你怎么知道?”
  “我是警察。”
  “……是是,总部那儿。周三一整天我都在公司,一直到晚上五点多。”
  “有人可以作证吗?”
  “我的秘书可以,还有财务处的那几个。”
  “那几天仇秀华联系你了吗?”
  “周二就发生了那信的事儿,周三一整天我都没她信儿。你们都是先比我知道她死了的。”王有权的烟抽完了,将烟头随意地按到了烟灰缸里。
  “你觉得她有什么理由会自杀?”
  “我哪儿知道,大概是因为跟那野男人的事儿被我发现了吧。”
  柳一池没有表情,继续记录。
  “仇秀华平均一周来你这里几次?”
  “两三次吧,最近跟她关系不太好。”
  柳一池点点头。
  “问题就这些了。请让我看看其它房间。”
  “请便。”王有权耸耸肩,毫不在乎。
  柳一池一边在房间里看着,王有权又说。
  “对了,那婆娘还不止搞了一个。”
 
 
第5章 太阳下山(2)
  “你觉得王有权有嫌疑吗?”出了单元门,沈墨问道。
  “嫌疑很小。”
  “为什么?”
  “脑子缺根筋。”真是简单粗暴的理由。
  “但你不觉得他在说谎?这两个死者肯定有关系,怎么可能不认识。”
  “即使有关系,做男朋友的也不一定认识。”
  正午的太阳异常的火辣,就好像来到了吐鲁番盆地沐浴一般。
  “你的警证到底哪来的?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个进监狱。”
  “我爸的。你确定徐月玻在丽江大酒店?”
  “如果不在,只能是他自己退房了。”
  对,命案现场被封锁了,这两天徐月玻回不了自己的家,柳一池突然想起。
  酒店房间里。
  “警察,来调查关于金芝的事儿的。”柳一池拿出证件,一本正经。
  徐月玻开了门。
  这是一张年轻的脸庞。白皙的脸庞,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如果不预先知道他的年龄,肯定以为这是个大学生。
  唯一不太年轻的就是他浮肿的眼睛,浓浓的黑眼圈绕成了熊猫。他的双眼皮褶皱撑不起来自己的眼睛,一看就是哭了很久很久。
  “进来吧。”
  “对于你妻子的事,我们很抱歉。但我们必须现在问一些事情,才能找出真相。”
  “你们也觉得这是有人作祟的,是吧!我要把他碎尸万段!”徐月玻突然变得很激动,眼睛睁大得骇人。他直直地瞪着柳一池的脸,上前走了一步。
  柳一池的表情毫无波澜,没有一丝惧色。
  “请坐下,我们好好了解一下情况。”
  听到这句话,徐月玻冷静了一点他重重地呼了口气,向身后的沙发倒去,然后坐下。
  “你的妻子死的那一天,你在干什么?”
  “前天?”徐月玻的眼神有些空洞。
  柳一池和沈墨对视了一眼。
  “上周三。”
  “上周?现在已经到下周了吗?”徐月玻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就好像地震后的难民。
  “是。”
  徐月玻的嘴唇毫无血色地张着。过了许久,他才平静了一些,说了话。
  “我就像平常一样上班,然后,然后……”说罢,他哭了起来。
  哭声回荡在酒店空空的房间里,撕心裂肺。
  柳一池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徐月玻,没有说话。她的表情极为复杂。
  沈墨则皱着眉头,有些不可置信的地看着徐月玻。
  “金芝那几天有什么变化吗?”在抽泣声渐渐消失的时候,柳一池问。
  “她……就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好像也有点慌张——唉,我我怎么记就没问问!”
  “但心事是什么,你不知道,对吗?”
  “对,我平常是不去管她太多的。”
  “你认识仇秀华吗?”
  一听到这句话,徐月玻的表情僵住了。他的脸更加苍白。
  “认识。”
  柳一池微微眯起眼睛。
  “怎么认识的?”
  “她是我的初恋。”徐月玻低下了头。这次他没有哭,只是静静地滚着泪水。
  柳一池警惕地坐了起来,拿着记录本的手有些握紧了。
  “你的妻子认识她吗?”
  “应该不认识吧。”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仇秀华的?”
  “她是我的初中同学。”
  “你现在还跟她有联系吗?”
  “什么?没有!”徐月玻赶紧摇头。
  “她死了,你知道吗?”
  “什么……我知道。”徐月玻点头。
  柳一池在本子上写下了什么。
  “请说说你对仇秀华的印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