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柳一池事件簿【因缘邂逅】──快来看吾身上那股清新脱俗的正经气息

时间:2020-09-15 08:50:09  作者:快来看吾身上那股清新脱俗的正经气息
  看来是到处奔波了一天。
  “爸,”柳一池停了一下,“这次接的是什么案子?”
  柳頔的筷子停在了空中。
  “挺棘手的一个。”
  “跟我说说吧。”柳一池杏仁般的眼睛忽闪忽闪的。
  柳頔的眼睛微微睁大,紧接着摇了摇头:“不行,你好好学习去。”他知道女儿是什么意思。
  “爸。”
  “不行,这个太危险。”
  “您都这个样子了,我也心疼啊。万一我能帮上呢。”
  “不……不行。”柳頔的语气明显动摇了。
  “您想想贵阳那事儿。”
  柳頔整个表情跟吞了蟑螂一样。几个月前的贵阳失踪案,正是柳一池的灵光乍现提前结案的。
  柳一池看到父亲毫无鉴定可言的表情,笑着耸耸肩:“跟我说说又不能怎么样。”
  柳頔垂下松垮的眼皮,点点头。
 
 
第3章 太阳上山(2)
  “市里连续两天出现了两起自杀案件,都是自己割腕。没有挣扎的表现,在场证据全都符合自杀的推论。”
  柳一池皱了一下眉头。
  “割腕?”
  柳頔看到柳一池的神情愣了一下:“是的。”
  “割腕一般死不了。”
  柳頔惊讶了一瞬,紧接着点点头:“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你们觉得这不是自杀。”
  “……正是。”柳頔突然感觉自己的女儿更不可小看了。
  父女俩对坐着沉默了一会儿。
  “但是刀片上经技术科分析,和被害人自己割腕的指纹轨迹完全吻合。”
  柳一池的眉毛动了一下。
  “被害人是什么关系?”
  “都是航空业的,但不是一个公司的。”
  柳一池想了一下,问:“所以你为什么觉得这个案子危险?”
  “我们感觉这和邪.教组.织有关。”
  柳一池哈哈大笑:“爸,我不会信邪教的,我信科学。我跟着党走。”
  “就你这样的少女最容易被骗!”柳頔哭笑不得地瞪了柳一池一眼。
  柳一池更是哈哈大笑。
  “行,我容易被骗,我小心。”
  柳頔哼了一声,粗糙的大手继续操动木筷,吃喷香的葱爆羊肉拌米饭。
  柳一池这才止住了笑。她慢慢摩挲着瓷碗的边沿,微微眯起了眼睛。
  夜深了。
  隔壁,柳頔已经打起了呼噜,和蝉鸣一块推翻了属于夜晚的寂静。
  柳一池就着台灯光,反反复复地看着牛皮纸袋里的档案资料,眉头皱起。
  案发现场的照片里,两个女被害人死于平静的痛苦中。好像了结了什么心事,又好像未完成着什么信仰。
  两个死者都没有超过三十五岁,事业也刚刚好,但就是这么走了。柳一池感觉到一种淡淡的忧伤。
  这个案子的复杂之处便在于,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可以套用于这个案件。
  它可能是邪教组织或者是类似蓝鲸.游戏那样的引线;可能是高智商凶手的蓄谋已久的谋杀。而如果是谋杀,凶手可能是竞争对手、同事、男友、盯着女性的变态狂……
  很明显,警方的线索不够。
  柳一池无奈打了个哈欠,走向卫生间洗漱。
  “爸,你今儿干啥去?”一大早,柳一池就在门口拦住了柳頔。
  柳頔咳嗽了一下,说:“我没事,出去走走。”
  柳一池无奈地摇摇头,说:“瞳孔放大,不和我对视,手指轻微摩擦。到底干啥去?”
  “我……”柳頔真是怕了这个女儿了。
  “勘察现场?”
  柳頔一惊,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一样有些不自在:“你怎么知道?”
  “因为线索不够。”
  “……”理由这么简单粗暴的么?
  “而且你兜里揣着紫外线笔,往里放点儿,别掉了。”
  柳頔万般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将露出的笔头往里按了按。
  “带上我。”柳一池向前走了一步,把柳頔逼得退后一步。
  柳頔瞪着眼睛,面部肌肉微微抽搐。
  “你作业写完了?”
  “暑假还长着呢,而且我基本完事了已经。带我去看看现场吧。”
  “不行,只有探员可以进去。”
  这是实话。
  柳一池也倒明事理,也没有纠缠什么。她让开了门口。
  “不过我会尽可能的多拍照,多取证的。”柳頔一边带上墨镜,一边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柳一池没说话,目送父亲走远,然后掏出两个纸条。
  穿着桃红色的淑女睡裙,柳一月对着镜子细细地梳她瀑布般的长发。
  “小月,我去城里和同事逛街,你自己在家好好的。冰箱里有千层面。”
  “嗯。”柳一月放下梳子。
  在吴玥走后,一月冲着镜子左照右照,面露仇容。
  是不是又长胖了,她苦闷地想。柳一月捏了捏自己的大腿,整个人万分失落。
  如果柳一池知道姐姐此刻的心里想法一定会哭笑不得。一米六六的个子才九十斤,胳膊腿儿细得堪比竹竿还嫌自己胖,神经病。
  “叮——”突然,门铃响了。
  “谁?”柳一月警惕地问。
  “姐姐,我!”
  柳一月松了一口气,走上前去开了门。只见柳一池正叉着手站在门口。
  此刻的柳一池头戴鸭舌帽,身穿T恤运动裤,雌雄同体的气质扑面而来。
  “要是不仔细看,我还以为是男生。”柳一月挑了一下柳叶般的眉毛,调侃道。
  “男生有扎马尾的吗?”柳一池笑嘻嘻地摘下帽子。
  “难说。”
  然后,柳一池就站在门口,也没有要换鞋的意思。
  “你不进来?”柳一月疑惑。
  “我想找那个姓沈的,被T大计算机录了的那个,他叫啥来着?”
  “沈墨……找他干什么?”柳一月更是疑惑。
  柳一池嘿嘿一笑。
  “给你说媒——”
  柳一月瞬间满脸嗔怒,眼珠子要瞪出来了。
  “逗你的。我让他帮我查个地址。”柳一池见好就收。
  柳一月哼了一声,紧接着有些奇怪地问:“查什么地址?”
  “两个人的地址。”
  “……”不是人难道是鬼?柳一月觉得妹妹的说话风格很让人想打。
  “我在帮爸破案。”柳一池便补充了一句。
  “什么案子啊?”
  “一串儿自杀,疑似他杀。”
  “听上去有点恐怖。”
  “所以我要采访一下两个相关人员嘛。但我又不是程序员,就只能过来有求于人了。”
  柳一月想了想,无奈地说:“查别人隐私不好吧,我觉得他不会帮你查的。”
  “没事,你带我去见他。”
  柳一月看到妹妹在直直地看着自己。那种无比坚定的眼神,让她不由自主地立刻妥协了。
  “好吧。”
  咚咚咚。
  “是谁?”里面传来一个雄厚的男声,礼貌中带有点不耐烦。
  “是我,柳一月。”
  “等下!”声音有些急促。
  过了好一会儿,门终于开了。只见一个身材高瘦,带着细框眼睛的男生出现在了门口。他五官立体,一双眉毛剑一般地斜飞在眉骨上。
  “嘿。”那男生冲柳一月抛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嗨。”柳一月轻轻招招手,脸颊微微泛红。
  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沈墨了,姐姐楼上的技术宅邻居。俩人这相见的场景就差一个月老了好嘛,柳一池在心里哈哈大笑。
  “这是……”当沈墨的目光落到柳一池的身上的时候,真真地诠释了什么叫一脸懵逼。
  这两个人长得太像了……不对,长得一模一样啊。
  他左看看柳一月,再右看看柳一池,懵逼从未消散。
  “这是我的双胞胎妹妹,柳一池。”柳一月赶紧介绍。
  “原来这是样。我知道你有个妹妹,但不知道是……”
  “你好。”柳一池伸出手。
  沈墨和柳一池握了握手:“你好。你们俩请进。”
  姐妹俩便走进了沈墨的家。沈墨的家很小,只有一室一厅,总共加起来大概才四五十平米。但房子内装修得很简约,以黑白棕为色彩基调,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杂物,仍然给人一种开阔的感觉。
  “你是中英混血?”柳一池一边换鞋一边说。
  “嗯。”沈墨点点头。
  “你怎么知道?我没跟你说过吧?”柳一月十分惊讶。
  沈墨便也有些惊讶了,微微眯着眼睛看柳一池。
  “你厨房的碗里带着泡沫晾干,典型的英式洗碗;大夏天的,阳台上还晾长袖衬衫。而且你的瞳仁有点灰。”
  沈墨愣了一下,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给你们沏点茶吧。”沈墨彬彬有礼地说。
  这让柳一池充满了好感。嗯,姐姐要是真嫁给他也是可以的。
  “不用了。”柳一月摆摆手。
  “对,不用了。我是过来请你帮忙的。”柳一池也在一旁说。
  沈墨伸向茶壶的手停在了空中。
  “什么?”
  “我早就听说了你的电脑非常强悍,实在佩服。能不能帮我调取两个人的地址?”
  “这是违法的。”沈墨眯起眼睛,并咳嗽了两声。
  “信息时代个人隐私早就不是隐私了。”
  “你这是诡辩。”
  柳一池上上下下打量了沈墨一下。
  “我在帮忙破案,三区的自杀案。”
  沈墨瞬间换成一种看智障的眼光看着柳一池,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他显然是不相信面前这个少女的狂言的。
  “你和一月同岁吧?”
  柳一池没有回答,只是直直地看着沈墨。那眼神中带着一丝怜悯,又有一丝恼怒,还有一丝嘲讽。
  “恭喜你度过了一个倒霉的早晨。”
  旁边的柳一月听到这么不善的话,有些吃惊地拉了一下妹妹的衣袖。
  而沈墨则先是下意识恼怒,紧接着却是警惕和惊恐。
  “什么?”
  “买方便面的路上被鸟屎砸中。”
  沈墨的表情变得更加诧异,嘴半张着却说不出话。很明显,柳一池说中了。
  柳一月也转过头,惊异地看着妹妹。她知道妹妹的推理能力过人,可怎么也不知道竟然这么神。妹妹该不是学了玄学了吧?
  只见柳一池得意地笑了一下,说:“别怕,这是猜出来的。”
  沈墨皱了皱眉头:“猜?怎么猜的?”他向后退了一步。
  柳一池挑了挑眉。
  “帮我查地址,我就告诉你。”
  作者有话要说:
  我能说cp要到第十章 才出场么……
 
 
第4章 太阳下山(1)
  沈墨十分不悦地盯着对面这个比自己矮半头的女生。
  明明是姐妹俩,怎么性格差别这么大?柳一月可是各种女神范,但她妹妹怎么一股欠揍的样子!他的内心正在风中咆哮。
  而柳一池则静静地看着沈墨,没有说话。
  气氛越来越尴尬,就好像结冰的空气倒了一桶大粪。
  “一池曾经帮我爸爸破过案,她是不会耍你的。”柳一月赶忙对沈墨说。
  沈墨看了一眼柳一月,表情瞬间柔和了许多。但他仍然绷着脸。
  他咳嗽了两声。
  “哪两个人?给我信息。”
  柳一池递过两张纸条。
  沈墨接过纸条,打开电脑。随着他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地飞舞,各种代码在屏幕上纷飞。
  这是程序猿之舞。
  不光是柳一月,柳一池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电脑高手的表演,极为叹服。
  过了不到五分钟,沈墨将打印机打开,打印出了柳一池所需要的信息。整个过程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给。”
  柳一池立刻接了过去。
  “所以你是怎么猜的?”沈墨灰色瞳仁的光仍停留在柳一池身上。
  柳一池微微一笑。
  “你的衬衫是新换的,但裤子是昨天的,肯定是因为上衣脏了不得不换的。”
  “衬衫?新换的?”
  “一股洗衣粉味。”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裤子是昨天的?很脏吗?”
  “不是,是膝盖处有鼓包,应该昨天坐了一天吧。在通宵用电脑?”
  “你怎么知道?”沈墨的脸有点绿了。
  “电脑是热的,你的眼睛有红血丝。而且你刚高考完,暑假应该不会拼命学习。”
  “……”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