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柳一池事件簿【因缘邂逅】──快来看吾身上那股清新脱俗的正经气息

时间:2020-09-15 08:50:09  作者:快来看吾身上那股清新脱俗的正经气息

   

  文案:
  又名《高中生探案的中二故事》;《我改造人女友的惊天大秘密》
  柳一池,高中生,喜欢管闲事的理科天才。
  随便帮刑警父亲探了探案,就探出了事......
  探出了一个惊天大阴谋,顺便还探出了个女朋友。
  最后,当然还要和差十岁的御姐女朋友拯救一下世界。
  (理科天才侦探x冷艳特工)
 
 
 
第1章 楔子
  天色昏暗,乌云密布。天空好像马上就要倒出瓢泼大雨,无边黑暗吞噬着湿漉漉的空气。
  黑色的云压抑着灰蓝色的雾气,撒着腥咸的气味。
  时钟滴滴答答地走,带走永不停止的分秒。
  城市里,每个角落都隐藏着一个名为生活的舞台剧。
  有人在绝望,有人在窃喜。有人在奔逃,有人在追捕。有人在质问曙光的迟来,有人在畏惧明天的到访。
  大网下,还暗藏着无数的阴谋,正在向未来悄悄萌芽。
  或许没有什么是宁静的。
  八岁的她和姐姐蜷缩在沙发上盯着电视屏幕,耳边却是窗外的风声雨声。双胞胎的身份让她们看起来就像镜面复制的小门神。
  电视上,是一次小规模的阅兵活动。因为天气湿冷,她们裹在毯子里谁也不想动,就任电视播着阅兵而不是她们喜欢的动画片。
  屏幕里热血操练的声音被雨打屋檐的嘀嗒洗刷得很是微弱。
  她将头靠在膝盖上,因为这样暖和一些。
  “爸爸哪里去了?”
  姐姐的神情有些落寞。
  “他在抓坏人。”
  电视里的镜头闪过空军的英姿飒爽,跃过海军的一片蔚蓝,来到了那一排英气逼人的女兵身上。
  女兵们带着严酷的目光,笔直地站在烈日下。即使额角已经渗出了汗珠,长袖长裤的军警服厚重地裹着身体,仍然挺拔如松。
  她突然有些憧憬了。
  “她们是警察还是军人?”
  姐姐将身子往她的方向挪了挪:“是武警,军人中的警察。”
  “爸爸也是警察。”
  “对。”
  她和姐姐沉默下来,继续看阅兵。
  镜头渐渐拉近,出其不意地给几个女武警一个特写。脸上的细节,在高清镜头下清晰可见。
  然而,就像有魔力一般,其中一个女武警瞬间锁住了她的眼睛。
  挺拔的鼻子线条流畅如流水,高高的颧骨衬托出一丝力量。那年轻面庞上黑水晶般的眼睛清澈透亮中带着犀利与杀气,任由扑闪的长长睫毛闪烁着汗水。即使肤色不白,但小麦的颜色让人唤醒了秋天的记忆,带着温黄游荡在鼻尖。
  神情中特有的坚韧,是如此让人安心。
  这才是女性真正的美。仿佛爱神和战神交融的芬芳,在大地撒出温热的曙光……
  即使画面只停留了三秒,在她眼中,就如一个世纪之久。而即使是一个世纪,也不能让她对那张脸庞产生厌烦。
  她只是觉得,那完美融合女性柔美和力量的脸和神情,让自己着迷。她发觉,原来让一个女性美丽的,正是她如撑天柱般的强大而不是所谓后宫佳丽的柔弱。
  她别过了头,只见姐姐已经睡着;再转头,镜头也早就消失在了茫茫人海。
  然而,那女人的身影并未从她的脑海里褪去。就像一片好梦的花香,即使虚无,也萦绕在感官迟迟不会散去。
  她的心里从此多了一个神圣的存在。
  随着她长大,她知道,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个人是谁,也不可能再看到那个人的脸。
  但是,一股火焰却在她的心里燃烧,永不磨灭的光亮开始照耀她的胸膛。
  她想成为一个有力量的人,然后保护身边的人,保护这个世界。
  只是她不知道,就是那三秒的惊鸿一瞥,改变了她一生的轨迹。
  甚至改变了这个世界未来的轨迹。
 
 
第2章 太阳上山(1)
  风还是挺热的。窗外的蝉鸣飘进半开的窗户,给讲台上的声音配了个嘈杂的伴奏。
  “国体即国家性质,是指社会各阶级在国家中的地位。具体地说,就是国家政权掌握在哪一个阶级手中……”
  柳一池手肘无聊地撑在桌子上,手掌托着腮,静静地等待放假前的最后一节课结束。
  她怎么也搞不懂,世界上怎么会有政治这门无聊透顶的科目。弄明白那堆政体国体有什么实质性意义吗?这种程式化的背书真的不是给学生填鸭玩儿吗?
  柳一池一脸哀怨地用眼睛顺着窗外最近的树干上的纹路走,很慢很慢。最后一节政治课,就好像占满了整个钟表。
  “铃铃铃……”
  突然,一阵清脆地铃声响起,就像一个救世主将柳一池的思绪捞了回来。
  “好了,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政治老师将书本轻轻合上,从自己陶醉的政治世界走出。
  喜大普奔!
  柳一池轻轻吹了一声胜利式的口哨。暑假过后就是文理分科,政治马上就要成为过眼云烟了。
  政治,魔鬼也,小别不结婚。
  她麻利地将桌斗里面的几本书往书包一塞。已经将暑假作业做了个大半的她,书包看起来很轻,都不像一个要放暑假的学生。
  “姐姐,走不走?”柳一池看向左上方。
  只见柳一月认真地低着头,笔尖飞速地在黄页纸上游走。整张纸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精致小楷的政治笔记。
  “马上。”说罢,柳一月停下了笔。她一边将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一边将笔记本小心翼翼地合上。
  “你真行,政治学得那么认真。”柳一池耸耸肩。
  柳一月轻轻一笑,将成山的书本塞到了书包,像撑起了的大礼包。夕阳照到她柔和的脸庞上,闪到她栗色的长发上,很美很美。
  “我帮你拿些吧。”柳一池看看姐姐桌子上的石头般的书包。
  “不用。”
  然而,柳一月怎么也拎不起来自己的书包。那白嫩嫩的胳膊,没有一丝肌肉线条。
  柳一池哈哈大笑两声,拿起了姐姐的书包背上,并把自己的书包递了过去。
  旁边几个男生本来想帮帮女神套套近乎,可一看柳一池比男人还男人全都瞬间吓跑。
  “那辛苦了。”
  柳一月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妹妹轻飘飘的书包,背了上去。
  对于人口密度较小的L市来说,即使是高峰期的地铁,也并不拥挤。
  柳一池腰杆挺得很直,脸上毫无疲惫之色,就好像背的不是一个铅球而是一片羽毛。
  “你……不累吗?”柳一月小声问。
  柳一池透着窗子看着飞速划过的楼群,摇摇头。
  “真的?那个好重的。”
  柳一池转过头,微微一笑:“你平常又不锻炼!我深蹲可以负重一百多斤好吗!”
  柳一月瞥了一眼妹妹手臂那流畅的肌肉线条,没再说什么了。
  “我把你送回去吧。”
  “那太麻烦你了!”柳一月连忙摆手。
  柳一池眼睛眯成一条直线,轻微做了个鬼脸:“那你怎么拿回去啊?”
  “……”
  “刚好,我好久没见到妈了。”柳一池看向快要消失在地平线的太阳,若有所思。
  “是的呢。”
  “你赶紧找个男朋友帮你拿书!”
  柳一月一听,立刻红了脸低下头不看妹妹。
  “诶别说,你和你楼上的那个好像还挺来电的,叫什么来着,沈……”
  “闭嘴!”柳一月满脸嗔怪。
  柳一池做了个将自己的嘴拉上的姿势,笑而不语。
  “那你呢?你不找男朋友啊?咱俩可同年同日同月生。”柳一月气势汹汹地反问回去,虽然以她的气场有种楚楚可怜的错觉。
  柳一池笑嘻嘻地晃晃脑袋,露出一口小白牙:“男朋友还没我man,要他有何用?”
  “这是你说的,”柳一月打了一下妹妹的肩膀,“有种以后都别找男朋友。”
  柳一池无辜地摊摊手,转回头继续看风景。
  她们下了地铁,并肩在夜幕向家的方向走。天空上隐隐约约浮现出了月亮的轮廓。
  夏天也有大风。风吹过她们的脸,呜呼呜呼地吞噬着热气。
  路灯下,行人们匆匆地与她们擦肩而过。偶尔会有人好奇地向她们张望,注视一下这长相几乎一模一样但气质截然不同的两个女生。
  柳一池即使放慢了几倍的速度,还是要时不时等等柳一月。她有时候会想,走路为什么要这么斯文淑女,就像裹小脚的女人?女生大步如风的向前走又什么问题吗?
  “姐啊,你放开点儿走路呗。”
  “不行,太不雅了。”
  女人真麻烦。
  “……你们怎么那么小女人啊,潇洒自信才是女性之美好不好。”
  “我觉得柔美才是。”
  “好吧,审美多元化。”
  两旁的车灯不断地变换投影到她们身上。她们继续向前走着。
  柳一池仰头看着天上尚亏的月亮,眼睛里闪着微弱的星星。
  “妈最近好吗?”
  “挺好的。”
  “有没有桃花运?”
  “什么鬼啦……”
  “妈孤单太久了。”
  “那你为什么不盼着他们复婚?这样不才好吗?”柳一月的眼神突然有些尖锐了。
  柳一池没有看着姐姐。
  “没了感情就离,强扭的瓜不甜。”
  “你……”柳一月十分失望地看着妹妹云淡风轻的脸。
  “他们社会经验更丰富,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是吗?”
  听到这句话,柳一月的眼睛突然有些湿润了,只能无言地点点头。
  “妈妈,一池来了。”柳一月一边换上拖鞋,一边冲厨房的方向大声说。
  “妈!”柳一池把姐姐石头般的书包往沙发上一扔,大喊一声。
  母亲吴玥裹着围裙从厨房里急匆匆地走了出来,两手白花花的沾满了面粉。一看到柳一池,她的眼睛就迸发出了喜悦的光芒。
  “小池……”
  柳一池直接跨步走上前去,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母亲围裙上的面粉蹭了她深蓝色的校服一身。
  吴玥赶紧抽身出来,哭笑不得:“瞅瞅你,衣服弄脏了吧!”
  “面粉可不脏,更何况是您身上的面粉。”柳一池耸耸肩,笑道。
  吴玥的食指在柳一池鼻子上一刮,皱纹都笑到了一起。
  “贫!留下来吃饭吧。”说罢,她走回了厨房。
  “不,不用了……”柳一池连忙摆手。
  “跟你亲妈还客气!”
  “不是,爸他今儿回来吃饭,我得做饭。”
  然后就是可怕的安静。
  当吴玥的声音再次响起时,冷了很多:“你还要给他做饭?”
  “您知道的,爸他太忙了,但也不能老吃外卖……”
  吴玥又走了出来,直直地看向柳一池。
  “所以你一周做一次?”
  “两三次吧。”
  吴玥轻轻松了一口气。
  “你平时学习任务那么重,就不要再操这心那心了。那老家伙,你少管他。”
  “学习任务不重,您放心。”
  “话精。”
  “我是说真的。”
  吴玥看向柳一月:“真的假的?”
  柳一月侧着头思考了一下,回答:“一池效率高又很聪明,各科都一学就会。”
  吴玥点了点头,用标准的慈母眼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柳一池:“没瘦倒是。行,去吧。”
  柳一池笑笑,背上了自己的书包,并做了个再见的手势。柳一月冲她挥了挥手。
  然而她刚踏出家门,母亲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小池!”
  柳一池停下,回头。只见母亲眉尾微垂,带着忧伤的目光看着自己。眼角的皱纹已经深深地刻下——不知何时,母亲的脸已经这么苍老了。
  “多回来看看。”
  柳一池感觉心里一酸。
  父亲还是没有到家。
  时针已经悄悄地走过了八,带着夜的黑色一块黯淡。
  不等了。
  柳一池将手里的大学物理一扔,打开冰箱。食材整整齐齐地列在一个个小隔间里。
  她拿出羊肉片和大葱——葱爆羊肉是父亲最爱吃的,今天他工作又这么忙,可要犒劳一下。
  随着油热热地嗞起了烟,羊肉片和葱丝在她的锅铲下舞蹈翻腾。旁边的电饭煲开始飘出了湿润的米的气味。刹那间,整个房子都香气四溢。
  突然,门咔嚓一声的开了。之后,就是父亲柳頔的熟悉而沉重的脚步。一听,就疲惫得不能再疲惫。
  “爸,回来啦!”柳一池将油烟机关小一些,大声说。
  “哎。”父亲沙哑着嗓子答应。
  “爸你在沙发上歇歇,饭马上就好!”
  “好,谢谢……”
  柳一池赶紧加快手脚,一边盛米饭一边拿筷子。准备好后,她赶快端了上来。
  茶几两侧,这父女俩静静地对坐着吃着饭,一言不发。
  柳一池一边用筷子往嘴里拨饭,一边睥睨着父亲的脸。黑眼圈,脸颊粗糙而泛红,裤子膝盖上没有鼓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