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当病弱竹马分化成最强A──迟小椰

时间:2020-09-14 16:02:40  作者:迟小椰

 

 
  文案
  醋王酷哥A×护攻狂魔小太阳O,校园甜饼
  表面淡漠内心醋王的酷哥A攻×护攻狂魔性格超好的小太阳O受
  #私设:有种最强的Alpha,体内的顶级A信息素会攻击自身免疫系统,所以会先分化类似O信息素的物质进行中和,通常被误当成O,直到成年才正式成为最强A
  ↓
  洛星有个竹马钟年初,外型成绩都是Alpha男神配置,勾走许多小O芳心,可惜是个病美男Omega
  洛星给经常请病假的他送作业、留宿照顾、替干架、逗开心,堪称世界第一好竹马
  高中某天生理课后——
  洛星:被人咬后颈啥感觉?
  钟年初:不知道
  洛星:要不你咬我一下吧
  钟年初:你确定?
  洛星:咬嘛咬嘛,我脖子洗白白了,超干净!
  洛星说着把腺体送到钟年初面前,钟年初按耐冲动,给了他十秒钟反悔时间,一口咬上去。
  三十秒后——
  洛星紧张地翻开生理笔记:临时标记的特征是腺体发胀,心跳加速,体温升高。
  钟年初补充:并吸收Alpha信息素直至气味融合,标记最长可维持12小时
  三分钟后——
  洛星闻自己:青梅薄荷…靠,我真串味了!钟年初你个大骗子!
  钟年初:我提醒过你
  三十分钟后——
  洛星:呜呜怎么办嘛!
  钟年初:小星,我会对你负责的
 
 
第01章 你也是Omega?可惜了
  六月底的江市已经变成了大蒸笼,铺天盖地炙烤着万物,从远处看,柏油铺就的路面都仿佛被烫虚化了。
  周末学校放假,洛星坐在辆空调罢工的出租车上,堵车堵了一路。
  他现在正要赶去录音棚接钟年初。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洛星三步并作两步乘电梯上五楼,一进录音棚,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差点没把他给送走。
  真是赶巧,钟年初这里的空调居然也出故障了。
  洛星进来的时候,钟年初正从录音室出来,汗珠从他高挺的鼻梁上滚落,黑色的T恤也湿透了,紧紧贴在胸腹,勾勒出不似高中生的完美肌肉线条。
  “天,热坏了吧!”
  洛星连忙从背包里拿出路上帮老妈买的大毛巾应急,拆开后劈头盖脸搭在了钟年初头上。
  “空调停了一小时,还好。”
  身高185公分的钟年初刚好比174公分的洛星高半个头,他弯腰把脑袋伸过去给洛星擦,下巴上的汗珠悄声滴进锁骨,洛星还没来得及看,一下就滚没了影。
  洛星替钟年初擦完,钟年初又接过毛巾换个干净地方给他擦。
  洛星眼睛亮晶晶的,脸也小,裹在毛巾里像只小仓鼠。
  此情此景,钟年初没忍住唇边的笑意,钟年初一笑,洛星也跟着笑了起来。
  录音棚有个beta妹子一直好感钟年初,这会儿看到一向高冷的钟年初对洛星笑,激动得一把抓住旁边的Omega同事:“啊啊啊,我可以!”
  同事妹子翻了个白眼:“姐妹醒醒,弟弟才高二。”
  Omega同事走过来收设备,路过时猛吸了一口,闻到洛星脖颈淡淡的青梅味,她惊讶道:“你也是Omega?”
  “是啊。”
  她“啧”了一声:“看你们这么有默契,颜值也很搭,还以为你俩谈对象呢,可惜了。”
  “卧槽,你这也太扯了吧!”
  得知对方居然把他和钟年初当成一对了,洛星乐的哈哈大笑,那前仰后合的模样极为嚣张。
  钟年初一把揽住洛星,二话不说,直接把人拖出了录音棚。
  走到户外,钟年初还用胳膊夹着洛星不放。
  “哥,你不热吗?”
  钟年初低头,对上洛星嘻嘻哈哈的脸,热辣的骄阳下,洛星白皙的皮肤被晒出两抹粉红,像颗水灵灵的桃子。
  不知道咬上去是不是甜的。
  钟年初放开他,扬了扬手机:“今天结薪了,五千,带你去吃玉食记。”
  洛星的表情顿时垮了下来:“玉食记啊,贵死了,不是说好爱情麻辣烫吗?”
  玉食记是家喝养生汤的饭店,菜品老贵不说,还寡淡无味,简直花钱买罪受,哪儿有美味的爱情麻辣烫性价比高。
  再说钟年初不像自己有父母抚养,钟年初的父母在他上小学时就离婚去了国外做生意,只留了个保姆照顾他。上初中后,他把保姆辞退了,开始独居生活,虽然爹妈每年都给他打钱,但初中之后他就一分也没花过了。
  钟年初除了是学神,还是个小有名气的网络歌手,id独行宇宙,主页有五十万粉丝,平时的生活费就来源于唱歌和各种奖学金,但即便如此,也比洛星这个扣扣索索的小穷鬼富裕得多的多。
  “钱不是问题,不用帮我省,就想带你吃点儿好的。”
  “可是麻辣烫它不香吗?哥,咱去吃麻辣烫好不好,哥~”
  洛星拖着嗓子一口一个“哥”,直接把钟年初叫得没辙了。
  钟年初比洛星大半岁,外型看起来又比同龄人高大成熟。
  原本洛星想喊“初哥”来着,结果钟年初死活不让,他一直不懂为什么,直到有天明白了“初哥”的某种含义,脸红了好久,很长一段时间不忍直视钟年初的名字。
  爱情麻辣烫的空调开得很足,洛星选了迎风的地方坐下,让钟年初坐在他对面无风的地方。
  他开了罐冰镇汽水递给钟年初:“你刚流过汗最好别吹风,先喝这个解暑吧。”
  别看钟年初人长得好像能一个打十个,但事实上,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病美男Omega,打小就爱生病,一点点风吹雨淋都能病倒十天半月,这种情况持续到高中才有所好转。
  小学那会儿,洛星老觉得钟年初是个老天弄丢的漂亮宝贝,被他踩狗屎运捡到了,稍微有点磕着碰着他都得心疼半天。
  直到现在,钟年初变得比他高比他有力气了,他还这么觉得。
  麻辣烫店里都是学生,自打钟年初进门那刻起,就有无数道目光黏过来。
  更有大胆的Omega假装从他身边施施然路过,假装摔倒在他背上,就为了闻闻他是什么味道的Alpha,结果离开的时候一副“震撼我妈”的表情——
  这个A爆的帅哥居然是个Omega!
  麻辣烫很快就端上来了,洛星把手机扔在桌面刷消息,班级群正聊得火热。
  理综期末考的参考答案被学委发到班群了,这次的题目难度堪称变态,成绩还没出来,群里已经哀鸿遍野。
  洛星一边被辣得嘶嘶呵呵,一边被正确答案虐得顿足捶胸。
  钟年初扯了张纸巾擦掉洛星下巴上的辣油,问:“怎么了?”
  “废了废了,我这回理综绝对完蛋,光物理多选就错了两个,麻辣烫都不香了。”
  “有进步,你上回三个多选全错,其中两题完美避开所有正确选项。”
  “不是吧钟年初同志,我的黑历史你要不要记这么清楚?”
  “行了,吃东西。”
  钟年初一言堂,大家长似地直接夺过洛星的手机,不顾洛星气鼓鼓的表情给他退出了群聊。
  联系人列表里,置顶的是“祖安男孩”。
  钟年初看了半天,皱眉道:“小星,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给我把备注改掉?都用多少年了。”
  “就不就不,你打我呀。”
  洛星翘起二郎腿,大爷似地往椅背一瘫,嘚瑟了起来。
  看着洛星欠揍的表情,钟年初突然生出一股想把对面这个臭屁男孩儿按在身下揉搓一顿的念头。
  钟年初“祖安男孩”这个备注,洛星是绝不会轻易修改的。
  用他的话来说:它存在的意义就是要让钟年初时时刻刻记住,他最开始是怎么对待弱小可怜但热心的洛小星的。
  钟年初是洛星小学三年级时的插班生,成绩优异,长相讨喜,性格却冷漠孤僻,像个精致的瓷娃娃一样,那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眼睛足以劝退绝大多数试图和他说话的小朋友。
  整整一年,洛星都没能和钟年初说上一句话。
  四年级开学第一天,洛星傍晚步行回家,远远看见公交站有个人。
  他定睛一瞧,咦,那不是班上那帮女生评选的班草钟年初吗?
  钟年初背着小书包,正茫然地坐在公共椅上发呆。
  今天是他离婚的父母说好要回国带他走的日子,他专门翘课跑去机场等他们,打算谁先落地,他就跟谁走,可最终,他们谁都没来,理由是他身体太差,不适合在国外生活。
  但九岁的他已经什么都明白了,他爸妈只是不想要个拖累而已。
  这边,洛星已经蹑手蹑脚走到了钟年初身边,深吸一口气大声道:“嗨,钟年初同学!你在想什么,想班花吗?”
  钟年初瞥了洛星一眼,说了句“无聊”。
  洛星被噎住了,但没有放弃搭讪:“你今天没来上课,是不是迷路了呀,你家住哪?”
  钟年初冷冷道:“地球。”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和你很熟?”
  洛星挠挠头,下一秒,毫不意外地一脚踩进雷区:“那你爸爸妈妈呢?”
  “走开,别挡我道!”
  钟年初突然攥起拳头暴喝一声,把洛星吼傻了,他直接拨开面前的洛星往前走去。
  洛星看着钟年初突然炸毛的背影,原地一个爆哭,把钟年初吓得立马转身回来。
  钟年初虎着一张脸:“喂,你怎么了?”
  洛星抽噎道:“呜呜,你,你是祖安男孩吗?”
  钟年初听不懂洛星在说什么,低声问:“洛星,你到底要干嘛?”
  洛星一愣,吹了个鼻涕泡:“原来你知道我叫什么呀。”
  钟年初:“……”
  老师说过,身为三好学生要乐于助人,洛星下定决心,就是哭着也要把迷路的钟年初送回家!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洛星这么一哭,钟年初也没再赶人,一路上默许洛星像个小尾巴似地续在他屁股后面,进了小区,还跟着他上了20楼。
  钟年初住的是父母留下的两百平跃层,洛星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但他还没来得及惊叹,就被一扇大门“砰”地拍在了外面。
  第二天,新学期排座位,他俩莫名其妙成了同桌。
  至此,洛星和钟年初仿佛被命运线绑在了一起,这一同,两人直接从小学同到了高中。
 
 
第02章 平平无奇的小可爱
  一场久远的梦醒来,周末也结束了。
  洛星按掉闹钟,顶着一头乱发迷迷糊糊起床洗漱。
  十分钟后,他穿上三中校服,对着镜子把领带扶正,蹬了脚旁边的立地式拳击袋,飞起书包奔出房门。
  “星崽崽,老妈做的手抓饼拿上,给小初也带一份。”
  宋英红上班的厂子放假,难得不上夜班,亲自给儿子做了爱心早餐。
  “谢谢大美女!”
  洛星冲阳台上晾衣服的老妈飞了个吻,带上两个餐盒,骑车十五分钟赶到了钟年初家楼下。
  不一会儿,他就看见塞着耳机的钟年初双手插兜从大楼里走了出来。
  微风悄然吹过,钟年初的黑色领带恣意飞向一边,活脱脱一帧少女漫定格。
  洛星拨了下铃铛:“哥,我来接驾了。”
  钟年初没说话,直接往洛星耳朵里塞了个耳机,自然而然地接过他的自行车。
  耳机里是一个demo,应该是钟年初的新歌,只有简单的旋律,听上去好像和青春有关。
  洛星偷瞄了钟年初半天,见他一直没吃手抓饼里的里脊肉,终于忍不住问:“哥,你特不爱吃里脊对吧?”
  钟年初单手把里脊肉从饼里挤出来:“张嘴。”
  洛星“嗷呜”一口,吃掉了钟年初饼里的里脊肉,还顺带卷走几片生菜叶子。
  “靠,用力过猛,次多了……”洛星裹了一嘴肉含糊不清道。
  钟年初挑眉:“没事,还回来就行。”
  洛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抓饼,生菜被他咬了一口,像被兔子啃过一样寒碜。
  钟年初也没嫌弃,就着洛星的手毫不客气地把他啃了一半的菜叶子吃掉了。
  钟年初家离学校很近,一路上,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地边吃手抓饼边听demo,很快就到了校门口。
  进校门的时候,洛星一路上都在被人喊“星哥好”,认识的不认识的全有,搞得大清早特意在门口抓点型的教导主任徐正道对他频频侧目。
  其实,洛星从不拉帮结派寻衅滋事,这一切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高二(3)班有个叫刘辉的Alpha,不是什么善茬儿,他喜欢的Omega姑娘要死要活爱上了钟年初,说不论性别,此生非钟年初不嫁,还说刘辉回炉重造都比不上钟年初。
  不巧当时钟年初正好路过,恼羞成怒的刘辉就当众把钟年初嘲讽了一番,言下之意骂他是个没A要的O。
  钟年初本人倒是从不在意这样的言论,但“护初狂魔”洛星咽不下这口气,当场拳头就硬*了。
  于是他挑了个傍晚,在小树林旁边把高他小半个头的刘辉揍了。
  没错,是拳拳到肉的单方面碾压。
  此消息一经发酵,不仅整个高二年级懵了,连刘辉自己都懵了。
  好家伙,洛星长了一张人见人爱的甜豆脸,谁能想到居然这么能打?
  打那以后,他“爆娇Omega”的名声算是落下了,谁见了不得尊称一声“星哥”。
  然而,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洛星扛着老徐那两道盯犯罪嫌疑人的视线,逃命似地拉着钟年初快步走到了车棚。
  期末考的年级排名已经张贴出来了,远远看去,高二教学楼下乌泱泱挤了一堆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