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猛一相亲指南──许半仙

时间:2020-09-14 11:05:25  作者:许半仙

 

 
  文案:
  新鲜的破镜重圆完结文《违章处理》cp31142 欢迎大家围观
  **
  周霖x孟一
  一个找不到对象的憨憨帅比攻x一个找不到对象的老实人妻受
  两个普通人的爱情故事
  **
  周霖回家的时候撞见了隔壁沈阿姨
  沈阿姨:帮你介绍个对象好伐?
  周霖:不需要
  沈阿姨:是猛一
  周霖:好的,我去会会
  **
  手速略慢,正常情况下隔天更新
  每次更新通知会发在微博@许二分之一仙
 
 
第1章 
  周霖今天在店里待了一上午,没有接到一个客户,很愁。
  眼看就要到月底,这个月他一套房都还没租出去,业绩基本为零,回头上级领导过来,肯定会挨一顿骂。
  他上头的这位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每次火气一上来,就会拿拖鞋扔他,喊他滚出去。
  几次三番来店里一嚷嚷,周围铺面里的人都出来看热闹,搞得他十分没有面子。
  周霖想到这儿烦躁地抓了把头发,蹲在门口嗑起了瓜子儿。
  瓜子壳铺满一地的时候,来了一对年轻情侣。
  小情侣手牵着手,看看外面的广告牌,又看看闷头嗑瓜子的周霖,试探地问:“你好,这里是房屋中介吗?”
  周霖立马站起来,把瓜子壳往旁边踢了踢,挂上笑脸说:“是是是!二位要租房吗?”
  小情侣看着比较青涩,应该是大学毕业不久,说想租套一室一厅的公寓,问有没有便宜点的。
  周霖说那没有,他手里的房都是两室一厅或者三室一厅。
  小情侣表情挺失望的,眼看着要走,周霖连忙喊住两位上帝:“要不你们考虑下带独卫的单间?面积挺大的,而且比一室一厅便宜。”
  小情侣犹豫了一下,两颗脑袋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了会儿,说:“行,那你先带我们去看看吧。”
  周霖店里就他一个人,给了小情侣地址后让他们先过去,自己留下锁了店门,然后长腿一跨,骑上他的小电驴,疾驰而去。
  要看的房子离他的店就两个红绿灯,五分钟不到就到了楼下。
  这栋楼楼龄不小,总共6层,外观是普通的水泥色,经过多年的风吹日晒,显而易见地陈旧。
  然而在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这样的楼,这样的房,租金仍旧不是一比小数目。
  周霖从小电驴上下来的时候小情侣还没到,他把车往楼道里一停,掀开后备箱的盖子,从里头拿出一个木质大圆盘。
  圆盘很薄,直径大概三四十厘米,红漆斑驳,十分有年代感。
  圆盘周围一圈挂满了钥匙,起码有二十来串,每串上都标着对应的房号。
  周霖把圆盘举起来,眯起眼在一大堆钥匙头里仔细翻找要看的这户。
  小情侣刚好这时候进来,听到哗啦啦的钥匙声吃了一惊,问:“这些都是你们店里出租的房啊?”
  周霖说:“嗯,这些是目前没租出去的。”
  周霖费劲吧啦地从里头挑到了想要的那把钥匙,带着两人往楼上走。
  出租的那间在五楼,502,两室一厅,一间次卧已经住了人,另一间主卧则是他们现在要看的。
  周霖进了屋,熟门熟路地把客厅窗帘拉开,滔滔不绝地介绍说:“这套房南北通透,阳光充足,厨房间是公用的,厨具都准备好了,随便用,外面这间卫生间是给次卧的租客用的,你们用房间里的就行。”
  周霖说着领他们去看主卧,主卧朝南,光线敞亮,房间被打扫得很干净,虽然没有住人,但看不出有什么灰。
  周霖热情地勾起男生的肩说:“你看这房间面积多大,那边放一张书桌不成问题,晚上回家可以打游戏。”
  说完又转向女生:“而且还有飘窗,那个年代的楼有飘窗的可不多,周末休息坐飘窗上泡杯咖啡看看书,多惬意。”
  周霖虽然做房屋中介不到半年,但深谙各年龄段各层次的不同需求,有针对性地对症下药。
  小情侣果然被周霖说得面露喜色,脸上洋溢着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期待。
  女生问:“这间一个月房租多少?”
  “三千四。”
  女生听完咬了咬唇。
  周霖再接再厉:“哎呀这价格可以了,你们一开始不说要租一室一厅嘛,那起码得五千吧,现在省了将近两千呢。”
  “那就干脆给我们省两千呗,三千吧。”男生说。
  周霖脸一黑,没想到这男生竟然比自己妈还能砍价。
  但周霖没办法拒绝,他怕这单不成,这个月业绩就真成零了。
  周霖咬了咬牙,痛心疾首道:“三千就三千吧。”
  说完像怕他们反悔似的,马上下了趟楼,从小电驴里拿了份合同上来,当场签字。
  女生有些诧异:“不用叫房东过来吗?”
  周霖一愣,说:“哦不用,这房托管给我们中介了,以后房租直接打给我。”
  小情侣不疑有他,迅速在合同上签了字,转了四个月的房租,正式入主了502。
  两人商量着准备周末就搬过来,问周霖这边什么搬家公司比较好。
  周霖给他们推荐了一家,然后露出一个服务行业的标准笑容:“我就住你们楼上,有事的话可以随时找我。”
  临走前女生指了指隔壁紧闭的房门,好奇地问了一句:“帅哥,你知道和我们合租的那位是什么人吗?”
  周霖怂了怂肩:“不知道,他租的时候我还没来,不是我经手的。”
  周霖说的是实话,而且他在这楼里住了有段时间了,好像从来没见过502有人进出过,他其实都不确定里面现在住没住人。
  小情侣见周霖不知道,便没再多问,同他道了个别,走了。
  客户走后周霖没再回店里,今天任务已经达成,他打算下午回家安安稳稳地躺着睡一觉。
  周霖心情愉悦,步伐轻盈地两步并作一步上了六楼,开门的时候刚好撞见隔壁沈阿姨出门买菜。
  “阿姨下午好啊,今天又年轻了。”
  周霖心情一好就爱放彩虹屁。
  沈阿姨在这楼里住了二十多年,跟谁都很熟,乐呵呵地说:“瞎说什么大实话,小霖今天心情不错?”
  周霖听到这个称呼有些介意,说:“阿姨你还是叫我小周吧,别零不零的,不好听。”
  阿姨猝不及防地掉转了话题:“小周你现在还单身伐?“
  周霖立刻浑身警惕,问:“怎么了?”
  阿姨说:“有个不错的小年轻,想介绍给你呀。”
  周霖尴尬地笑笑:“不用不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男的。”
  “就是知道才给你介绍的呀。”
  周霖吃惊:“男的?”
  阿姨点点头,凑近周霖,表情神秘又鬼祟。
  还透露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
  她说:
  “是猛一。”
  作者有话说:
  小短文一篇,隔日更新,大家可以先收藏~
 
 
第2章 
    周霖的脑子轻微震荡了一下,等回过神来,嘴巴已经擅作主张答应下了这桩相亲。
    他倒不是真的想要相,他活了28年,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会找不到对象。
    他一直觉得,相亲是给没有条件的人准备的,而像他这样外貌出众的男人,只要他愿意,找对象谈恋爱是分分钟的事,根本不需要相亲。
    可他还是答应了下来,因为他想看看。
    这个1,到底有多猛。
    周霖自认也是个猛1,但他一般不会把属性这种事放到台面上来讲。
    一是显得没有档次。
    二是说出来容易招别的0惦记,徒增烦恼。
    没必要。
    而眼下这个人,竟然和人家阿姨大肆宣扬自己是猛1,要么是脑子拎不清,要么就是素质不太高。
    周霖心中冷哼,十分不屑。
    沈阿姨看周霖二话不说点了头表示愿意去,开心极了,说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说完热心地帮两人决定好了约会地点和时间,就在离这儿不远的一个茶餐厅,晚饭。
    当天下午周霖没再顾得上睡觉,直接奔去了健身房,举了两个小时的铁。
    回到家洗完澡,换上件工字背心,露出左边一头肌,右边一头肌。
    像极了电影里不回头看爆炸的猛男。
    他打算让对方好好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又猛又低调的高素质1。
    周霖骑着他的小电驴前去赴约,刚行驶了几百米,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雨。
    黄豆大的雨点砸下来,落在周霖刚抹完发胶的发丝上,他赶紧调了个头,回到家拿了把伞,改为步行。
    周霖掐着点赶到了茶餐厅,餐厅里没有一位顾客,只有两个服务员小妹靠在门口玩手机。
    这家茶餐厅在附近已经开了很多年,周霖小的时候常跟他爷爷奶奶来吃,可以说是他的童年回忆。
    那年头像样的饭店很少,在茶餐厅吃饭算是件挺有面子的事,所以就算价格贵点,客人依旧络绎不绝。
    然而现在世道变了,整个店里就空空荡荡地坐着周霖一个人。
    周霖挑了个靠窗的位子,服务员小妹拿着菜单过来问要点什么菜。
    周霖说:“我等人。”
    服务员问:“那要先喝点什么吗?”
    周霖想了想,他其实有点想喝丝袜奶茶,但感觉不太符合他现在的猛男气质,便改为了喝啤酒。
    啤酒上来后周霖又等了十多分钟,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毫无暂停的趋势,撑伞的行人低着头步履匆匆,没有一个人往餐厅里瞧。
    周霖的手指“哒哒哒”地敲着桌面,心中越发不耐烦,心说这位“1哥”还挺拽,相个亲都能迟到,看来自己之前的那些推断准没有错。
    茶餐厅空调打得很足,周霖穿着件背心刚好坐在出风口,没过多久便感到一丝寒意,连好不容易膨胀起来的肌肉都有了收缩的迹象。
    周霖烦躁地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感觉自己似乎被放了鸽子,想着要不走了算了。
    这时候茶餐厅的门终于再次被推开,迎来了今晚的第二位顾客,是一个带眼镜的男青年。
    青年个子不高,身型单薄,手里抓着一个湿漉漉的包,衣服的袖口和额前的发丝都在滴水,看起来有些狼狈。
    周霖闲得无聊多看了几眼,谁知那青年一抬头看到周霖,立刻向他走了过来。
    “你好,请问是周先生吗?”
    周霖有一瞬间的迷惑,没有立刻接话。
    男青年很不好意思地说:“实在抱歉,今天下雨不好打车,让你久等了。”
    周霖愣住,他赶紧重新捋了捋思路,紧接着迷惑化作一记重锤,在他脑门上重重砸了一下。
    “你,你是?”
    “你好,我是孟一。”
    周霖傻了。
    就这?
    眼前这位叫孟一的男子长得白白净净,五官清秀,说话斯文腼腆,让周霖感觉有点似曾相识。
    像谁来着?
    周霖绞尽他那没看过几本书的脑汁想了想。
    哦,像唐僧。
    总结就是一句话,既不猛,也不像一。
    孟一在周霖的对面坐下,等着周霖给点反应,哪怕是像他一样做个简短的自我介绍也好。
    然而并没有。
    周霖就这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嘴唇紧抿,一言不发,脸上不加掩饰地写着不可置信。
    孟一被他盯地有些局促,放在桌下的手不安地握了握,最后鼓起勇气主动提议道:“要不我们先点菜吧?”
    周霖回过神说:“好,点菜。”
    两人问服务员要了两张菜单,低下头安静地翻看。
    菜单只有一页纸,两人的动作在这一刻出奇地同步,看完正面看背面,看完背面再看正面,来来回回翻了好多次,就是没人说话。
    服务员没什么耐心,开口问:“看完了吗?”
    孟一瞬间尴尬地头皮发麻,只好率先报了几个菜名:“一笼虾饺,一笼豉汁蒸排骨,一碟叉烧肠粉。”
    说完询问式地看向周霖,想让他再加几个。
    谁知周霖依旧不在状态,脱口而出说:“哦,我跟他一样。”
    服务员:“?”
    服务员收走了菜单,餐桌上又剩下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孟一的袖口还没干,被空调的冷风一吹,贴在手臂上很不舒服,他微微起身,从桌上的纸盒里抽了两张纸,垫在袖子里。
    周霖问:“你没带伞?”
    孟一点点头。
    周霖又问:“刚下班?”
    孟一又点点头:“是的。”
    “在哪儿上班啊?”
    “实验中学。”
    “哟,老师啊?”
    “嗯,教美术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