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渣攻的产后护理【古穿今】──糖雪球啊

时间:2020-09-14 08:56:10  作者:糖雪球啊
  楚青翘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今天的事,她更希望是谢云故为了苏名里而闹别扭,起码那是一种在乎,可惜并没有。她关上水龙头,问道:“如果要离开,你会去哪里。”
  谢云故静了片刻,道:“或许会想办法回九重天。”
 
 
第15章 
  “不打算留在人间吗?”如果谢云故留在这儿,或许她们以后还能再见到。
  谢云故闻言,略略抬了眸子看着她道:“九重天上的人要想长久留在人间,需要一些牵绊。”
  “什麽样的?”楚青翘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谢云故道:“神明与人之间大多数是信仰所系。别的,像是同袍之情,夫妻之爱,也无不可,只是这些都太不可信。”
  她从前见过不少贪图神仙灵力的凡人,花言巧语把人骗过来,又没有半分真心。更有本来两情相悦的,到头来各自厌弃。或许这情爱,本身就是一时之快,不值得人去费心费力。
  楚青翘沉默了,她看着谢云故,一时间如鲠在喉,她该说什么呢,她与谢云故之间也不过才认识几天而已。
  浴缸里的水终于漫出来,楚青翘反应过来,忙关了水龙头。
  “青翘走神了。”谢云故淡淡道了一句。
  楚青翘点了点头,把水放出去一些。
  话本里有不少仙凡相恋的故事,卖身葬父的孝心感动七公主,考取功名的诚心打动三圣母,就连往西边再走走,也是小美人鱼救下了王子从此一见钟情。
  可是没有哪个像她和谢云故一样的开场,现实又普通。
  “我出去了。”楚青翘说罢站起身出去。
  谢云故应了一声,继续做自己的事。
  楚青翘走到浴室外才喘了口气,她看着谢云故的房间,突然觉得很怅惘。
  刚才来的时候还没什麽感觉,现在心里愈发堵得慌。坦诚相对没有错,可这些话轻轻松松的就说出来,未免也太薄情。
  乔岚正在客厅里看杂志,听见关门声后,往楼梯边探了探头,果然看见楚青翘垂着头走下来。
  “怎么了,吃了闭门羹?”乔岚问她。
  楚青翘摇了摇头,往沙发上一瘫:“不是闭门羹。”
  闭门羹远比现在的状况要好多了。
  乔岚撇撇嘴:“我看你平时挺会说的,怎麽,好话全说给苏名里听了?”
  “你少说些话。”楚青翘有些头痛。
  乔岚假意叹了口气,道:“我又不是哑巴,为什么不能说话,这件事是你自己的错,不让我说话是什麽道理。”
  乔岚的话向来一针见血,揭楚青翘老底儿这事她做多了,俩人之间早已经没有客气这一说。
  楚青翘闻言蹙了眉头,没有理会。她得好好想想,最起码现在她是肯定不想离婚的。
  至于以后,她眯了眯眼睛,看着天花板深吸了一口气。
  两人的关系就这么不冷不淡,维持了许多个个日升日落。
  乔岚每天看见俩人早出晚归,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原本的热乎乎的早饭也没了影儿。
  剧组在春节前准备放个小长假。晚上临收工的时候何清城打算请大家一起吃个饭。
  苏名里和陈熙都同意了,谢云故也不好推辞,只好跟着几人一起过去。
  很古朴的一家店,进门的大厅里是一道小桥,底下是涓涓流水和几条懒得几乎静止的锦鲤鱼。
  九重天上也有神仙在自己的居所建造小桥流水,只是从来没有在室内见过。这地方,倒是也有趣儿。
  楼上的包间很宽敞,宫灯是摇曳的烛火,墙壁上嵌着柔和的小灯。
  菜上来的时候,苏名里给几人拍了照片。
  何清城是个很风趣的人,三言两语把桌上的小姑娘逗的咯咯直笑,原本还放不开的几个人,气氛一下活跃了很多。
  这两天临近年关,街上年味儿很足。不过这大部分跟他们这些人也没什么关系,越到这个时候,工作总是越忙,晚会,综艺数不胜数,细算起来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比平时还少。
  原本都已经做好在片场吃饺子的打算,谁都没想到张导会在这时候放个小长假。
  张导今晚没来,何清城为了表示感激特地从手机里调出张导照片摆在了桌上。
  几人听他拍了张导白天马屁后,苏名里问了问在座几位这两天的安排。
  陈熙说要在家陪父母,何清城那头要趁着这几天录首贺岁的歌曲。
  到谢云故时,她目光垂了一垂,没有说话。
  苏名里笑道:“云故都名花有主了,一定是和楚总在一起过年。”
  “这还用问吗,人家感情深的很,跟咱们这群单身狗可不一样。不过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儿,前几天好像看见有人往剧组给陈熙送花了,怎样样啊熙姐,是哪位帅哥,也不让咱们看看。”何清城往陈熙边儿上走了一走。
  陈熙闻言勉强笑了笑:“也就你眼尖,以后要是没事,多看看剧本,省的后期回来配音的时候再求着导演改台词。”
  其他人听见也跟着笑起来。
  何清城有点不好意思,当年刚出道的时候的事,陈熙记得还挺清楚。
  几人都喝了点酒,话匣子被拉越拉越远。
  屋里有些热,谢云故起身去了趟洗手间。
  楼上的盆栽里种了几盆观赏的梅花,红艳艳的开在人眼底。
  谢云故走到大厅的时候,不远处站着个人,高挑的身影有些眼熟。
  她还没过去,那人已经回了身
  “是你。”走过来的是江清月,她看着谢云故,低声道,“那天的事……”
  “举手之劳。”谢云故看着她,眸中带了几分淡淡的笑意。
  江清月的目光滞了一滞,道:“你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您也是。”谢云故记得有人跟她说过,江清月这个人不近人情,是从来不会主动跟人说话的。可现在这个人分明是想跟她说一声“谢谢”。
  两个都是话不多的人,说完了勉强算起客气的话也就再没别的。
  江清月要稍高一些,看人时总是略略垂着眸子。似乎是想到了什麽,她从大衣的口袋里取出了一样东西。
  “这个,有人托我转交给你。”她指间是一张暖色的卡片,谢云故接过去,那是一张蛋糕店的兑换券。
  “是,那天的姑娘麽。”谢云故记得撞掉她们蛋糕的小姑娘,她很好看,看着比蛋糕还甜一些。
  “是。”江清月提起这个人,嘴角略略弯了一弯,道,“有些事,不弥补就永远不会安心,给她一个机会吧。”
  “是麽。”谢云故垂眸看着手里印着小熊的卡片,道,“替我谢谢她。”
  “嗯。”
  作者有话要说:
  楚青翘:凉薄
  乔岚:该!
 
 
第16章 
  江清月静静站着,她没有说明来意,也不打算说去向。这个人很有意思,明明可以在作品中演出百态人生,可是现实里却这样话少。
  究竟是什麽样的经历能打造出这样一个人。
  谢云故把卡片放进口袋里,两人之间再没有多余的话和动作,淡如流水。
  十一点半,楚青翘回到家的时候灯是关着的。
  谢云故没回来,乔岚也不在家。满大街的红灯笼都亮着,家里却灯火俱寂,这种落差让人心里有些发空。
  楚青翘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里头乔岚发来了一条消息。
  “今天去见个人,不回来了。”
  乔岚不回来在她意料之中,谢云故不回来,能去哪儿呢。
  楚青翘坐在沙发上翻着微博,没多久刷到了苏名里的一条微博。
  “小聚。”
  只两个字,下头是照片,谢云故坐在正中间,旁边是何清城和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离得最远的是陈熙。
  原来是剧组的聚会,楚青翘松了一口气,往沙发上歪了一歪。
  她看着照片上的人,越看越觉得何清城这小子有问题。听人说风评不差,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楚青翘觉得自己越来越奇怪。这才多长时间,谢云故才到这个地方没几天,她在办公室居然会对着谢云故坐过的椅子发呆了,这有些不太正常,她从来没有这样过。
  正思量着,刘经理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什麽事?”
  “楚总,您新换的电话号码没告诉令堂啊?”
  “……”楚青翘突然想起来,她还真没告诉,前些日子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人夜里跟踪她,手机号也给打听出来了,一天无数条骚扰短信。本来打算换了电话号以后当天就往家里通知一声的,谁知道转眼的功夫就忘了个干净。
  “有要紧事吗?”楚青翘问他。
  刘经理那头还挺着急:“夫人说您今年过年要是再不领着谢小姐回去,这辈子就别回来了。”
  刘经理原本手机静着音在加班,好不容易下了班准备放松放松。一看手机,好嘛,十个未接来电,还都是董事长夫人的,赶紧的给打了回去,一问才知道是关于楚青翘的事。
  “我知道了,麻烦您了。”楚青翘十分淡定地挂了电话,然后开始发愁。俩人自从结婚,她还没带谢云故回过家。
  老两口从前知道她性取向的时候,气的把她从总公司贬到了分公司,缓了好长时间都没缓过劲儿。
  本来以为楚青翘好日子过惯了,在那儿待不住迟早会回来服软,谁知道这人在分公司混的风生水起,手还伸到了山海娱乐。俩人一合计闺女既然能养活自己,也就索性放了手。
  后来楚青翘结婚,婚礼办的匆忙也没来得及让老两口过来。她爸忙着生意没怎麽过问,倒是母亲方晴一直在念叨着想见一见谢云故。
  原来的那个谢云故是肯定不能带回去的,她电话里没说实情也算给谢云故留全了面子。谁知道方晴这麽执意。
  这才风平浪静了没多长时间,楚青翘寻思着要是真把谢云故带回去,也不知道家里会是个什麽情形。
  她想了半天给在国外的邵樱打了个电话。
  邵樱小她三岁,是她姑姑家的孩子,这孩子从小就招人待见,在她家的地位比自己要高上不少。
  那头的接通电话的时候声音听起来懒懒的。
  “谁啊?”
  “是我。”
  “青翘?你换个时间点儿吧,有时差人家还睡觉呢。”邵樱拒绝的很干脆。
  楚青翘挑眉道:“大小姐,总共就差了三个小时,您是晚上九点就躺下的人麽?”
  邵樱那头绷不住了,才压低了声音道:“什麽事快说,我这儿有人呢。”
  “过年回家麽?”楚青翘开门见山。
  “回。”邵樱顿了一顿,突然反应过来,“你不会是想让我去探风吧?”
  “你说呢。”老两口疼邵樱疼的紧,邵樱要是去一趟,能省不少事。
  邵樱想了一会儿,道:“也没什么不行,但你得帮我个忙。”
  “什麽忙?”
  邵樱那头笑了笑道:“我过年往回家带个人,你就说是你朋友,来谈生意的,你家不方便所以在我们家借住几天。”
  “那也不能住到你家去呀。”楚青翘也不知道她往回带的是个什么人,得这样遮掩着。
  邵樱道:“那我就得考虑考虑了,这段时间挺忙的好像也没空去舅舅家。”
  “成交。”
  邵樱的要求也不过分,楚青翘有事求她,也不能不答应。
  门外恰好传来开门声,楚青翘说了两句忙挂了电话。
  谢云故回到家里的时候客厅里只开着夜灯。楚青翘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也没做什么事。
  “你回来了。”楚青翘问了一句。
  谢云故嗯了一声,换了鞋准备上楼。
  楚青翘起身往人跟前儿站了一站,问她道:“还在生气?”
  “没有。”谢云故记得她跟楚青翘说过,她没有生气。
  楚青翘看着她,放软了声道:“我知道是我的错,她一个女生,我只是顺路送她。我那天是专门去接你的,真的。”
  这话不假,那天匆匆忙忙把手头的事做完就直奔片场了,生怕谢云故一个人回来也被不怀好意的人跟着。
  她说的很真切,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急于去解释自己的过失。
  谢云故看这架势就知道自己上不去楼了,她回身坐到沙发上,道:“没有必要的,解释这些。”
  “有必要。”楚青翘走过去,道,“你们不一样,她是个外人,我做事只是客气一些。”
  谢云故抬眸看着她。
  楚青翘继续道:“你是本来在天上,又落在我眼前的人,咱们不能生分。”
  “为什么,不能?”谢云故问她。
  “因为……不只想让你落在眼前,还想让你在落在心里。”楚青翘的脸有些烫,耳根处红了一些,整个人愣愣的在哪儿,显得有些窘迫。这和平时在公司的楚总判若两人。
  谢云故的目光动了一动,她垂下眸子道:“你这些话,是谁教的。”
  “没人教我,我看见你的时候就想说了。”
  谢云故是天上的神仙,无论样貌如何,她的人,她的眼眸,一颦一笑,都能轻易扰乱人思绪,如果谢云故走了,她会舍不得。感情这种事很多是靠争取,她不想两人之间如此淡漠。
 
 
第17章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麽。”谢云故最后问了一句。
  “没了……”有些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谢云故性子冷,楚青翘相信自己有这个耐心。
  两人静了很久,茶几上艾尔已经进入休眠状态。
  谢云故没有说话,她看着楚青翘,颇为无奈的弯了嘴角。眼前这个人,幼稚的有点可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