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渣攻的产后护理【古穿今】──糖雪球啊

时间:2020-09-14 08:56:10  作者:糖雪球啊
  “我可能没有空。”有些事她想趁着这几天给谢云故交代交代。
  乔岚惋惜道:“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跟锦文那头争取到了这次机会,你不来捧场,我多掉面儿啊。”
  乔岚这个人套合作向来有私心。楚青翘思及她一贯的作风,不由的笑了笑:“你舍得往里头砸钱,什么样合作的谈不来呢,我去不去都一样。”
  乔岚“诶”了一声,问她道:“你知道锦文那头来的是谁?”
  “……”楚青翘没有兴趣凭空乱猜。
  乔岚故意笑了笑:“是苏名里,没想到吧,我这知道你惦记着她,这不赶紧过来给你说一声麽。”
  苏名里,楚青翘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愣了一愣。
 
 
第7章 
  她记得第一次见到苏名里的时候是在片场,小姑娘身上淋了雨,还把唯一的伞借给了别人。
  那样一个没有家世女孩儿,从龙套一直到今天一线的地位,吃了很多苦。每次楚青翘在荧幕上见到她,都能看到这个人最好的状态。
  温柔,善解人意,当时她就在想如果要结婚的话,一定要找这样的人。
  可惜天不遂人愿。
  “青翘,决定了吗,机会可就这一次啊,人家姑娘可轻易不出面谈生意的。”
  “她不容易,你别难为她。”楚青翘知道乔岚向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乔岚道:“你想什么呢,是代言的事,我是那种人吗。”
  “是。”楚青翘十分冷漠的挂断了电话挂。
  谢云故特意把蛋糕留下大部分。
  “青翘是要去公司嘛?”谢云故看她手里拿着衣裳,遂问了一句。
  楚青翘愣了一愣:“是……”
  明明也不是去什么换七八糟的地方,楚青翘却没来由的觉得心虚。
  谢云故垂眸看着桌上的蛋糕:“早点回来。”
  “好。”
  关上大门的时候楚青翘觉得心都被关上了。她骗了谢云故,或者换个说法来讲,是善意谎言。
  天上又飘起了雪,楚青翘给乔岚打了个电话,往吃饭的餐厅去。
  进包间的时候屋子里只有乔岚和她的助理。
  乔岚穿着一身正装,不过再正的装,也藏不住一颗狐狸心。
  媚眼如丝这几个字,形容乔岚外合适不过。那一双眼睛,往人身上一瞟,简直就是男女通吃。
  楚青翘很庆幸跟这样的人是发小,对她的破事知根知底,也就不会上她的当。
  “哟,楚总不是不来麽?”乔岚晃着手里的酒杯,稍稍往后靠了一靠。
  楚青翘把衣裳放在架子上,坐在她旁边道:“我得看着你,省的去祸害人家姑娘。”
  “护短了不是,怎麽祸害别人的时候你没管管呢。”乔岚就喜欢说一些让楚青翘尴尬的话。
  楚青翘没心思跟她贫嘴。
  锦文娱乐的人半个小时后露了面。
  楚青翘心里还有点乱,谢云故自打来到这儿就是跟她一直在一起的,自己在家应该不会出事吧,好歹这么大的人了。
  “楚总……”
  等到人打招呼的时候,楚青翘才注意到苏名里已经在眼前了。
  乔岚以为她心里激动,笑道:“咱们苏小姐好看,青翘这是看入迷了。”
  楚青翘礼貌性的笑了笑。
  待几人都入了座才开始谈正事。
  乔岚这个人做事虽然私心多一些,但是绝不会让自己吃亏。
  今天特意要求苏名里也到场大抵是因为想考量苏名里的实力。
  如果苏名里真的达到乔岚的标准,以后合作的机会还有很多。要是空卖个人设,就好聚好散。
  无酒不成饭局,纵使不吃饭,酒是少不了的。
  锦文那头的人起身敬酒时楚青翘摆了摆手:“要开车的。”
  喝酒不开车,这句话听着没错,可就是拂了对方的面子。
  锦文那头虽然不是什麽太大的人物,但代表的是锦文娱乐,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一下。
  乔岚放下手里的酒杯给她打圆场:“等会儿可以让司机送你回去的。”
  “不了,还有正事。”楚青翘很坚持。
  那头这才转过去继续和乔岚说话。
  生意上的事楚青翘没兴趣听,她起了身往卫生间去。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谢云故发来的微信消息。
  “早归。”只有两个字。
  眼下时候不早了,谢云故一定是要睡觉了。这个人总是一到十点就会躺下。
  她把手机收起来,一个人往大厅的沙发上坐着阖了眼。
  没多长时间苏名里走了过来。
  “楚总。”她唤了一声。
  楚青翘睁开眼睛,见是苏名里,略略笑了一笑:“苏小姐。”
  苏名里亦是一笑,十分无害的一个笑容。
  “楚总是陪着乔总来的吧。”她问了一句。
  楚青翘点头:“是。”
  只回了一个字,苏名里没想到她话这样少。听人说应该是很会博女孩子欢心的那种才对。
  “谢小姐最近还好么?”
  谢云故当时还活跃的时候两人也有过合作,现在问一问也合人情。
  “还好,最近在休假。”楚青翘不能说太多,也不愿意在苏名里面前过多谈论自己的家事。
  苏名里笑道:“谢小姐真是幸运,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一定是件很幸福的事。”
  这话很好,可惜说的既不是从前那个谢云故,也不是现在这个谢云故。
  “有时候事情不是看起来的那样简单。”楚青翘很喜欢苏名里的单纯,那种纯粹的感觉让人很放松,也更容易生出保护欲来。
  苏名里垂眸道:“我倒很希望事情简单一些。”
  似乎是有些失落,苏名里抬眸看了楚青翘一眼,又很快把目光扫开。
  两人之间,仿佛错过了一些事。
  “下雪了,苏小姐还是快点回去吧。”厅里怪冷的,她不回去楚青翘都想回去了。
  苏名里浅浅笑了笑:“我更喜欢下雨天,还有……今天。”
  言罢起了身往包间去。
  这话柔柔的落在人心里,不痛不痒的,楚青翘稍微有些晃神。
  如果说苏名里这次来没有什麽私心,她都不相信。
  车停在车库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
  楚青翘摸黑开了家门。
  屋里的夜灯还亮着,从门口一直到楼梯。
  艾尔已经进入休眠状态。
  楚青翘刚上二楼,手机收到了一条消息。
  “替我向谢小姐问好。”
  楚青翘看了片刻,按下了删除。
  谢云故卧室的灯在这时候亮起来,人出来的时候,眼角还带着些睡意。
  “没有睡觉麽?”楚青翘慌忙把手里塞进兜里。
  谢云故道:“听见声音就醒了,正好你回来,想给你样东西。”
  她伸手把那东西放在人手里。
  是一条丝帕,素白的底儿,角落开着一枝连翘花。
  两人的手隔着薄如蝉翼的手帕有一瞬间的接触。
  谢云故道:“礼尚往来。”
  礼尚往来,楚青翘看着手里的东西:“很漂亮。”
  谢云故浅浅笑了一笑,转身回了卧室。
  不写新词不写诗,一方素帕寄心知。
  丝帕是最无用的东西,容易毁坏,又没有什么实用价值。楚青翘兀自笑了笑,把这东西系在了手腕上。
  房间的灯亮了半宿,楚青翘盯着腕上的东西也不知看了多长时间。
 
 
第8章 
  离谢云故去试戏的日子不远了,楚青翘趁着这几天把谢云故应该见的人说了个清楚。当天亲自收拾东西带着她去了剧组。
  张导带着墨镜正低头看桌上的照片。
  “小刘你留下的人怎麽回事,照片修没修过你看不出来麽?”
  “我……”
  “这不是耽误时间麽。”俩人正说着话,一抬头看见直奔这儿来的俩人。
  “楚总。”张导把墨镜摘了,看见她旁边的谢云故时,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楚总,这角色我觉得还是不太适合谢小姐。”张导知道楚青翘是投资方,不过为了讨好投资方,让他给谢云故安排角色是铁定没商量的。
  楚青翘看了片场一圈,道:“张导不试试怎麽知道。”
  “成。”张导闻言,一咬牙,“反正浪费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差这一个,小刘带着谢小姐进化妆间,咱们全副武装,好好试一试。”
  “谢小姐往这边儿。”
  “去吧。”楚青翘往小刘的方向看了一眼。
  谢云故跟着小刘过去。
  两三个钟头人才从里头露了面。
  有句话说的好,要想俏一身孝,素衣白裳向来很衬人。
  谢云故这个角色是《山河行》的女三号素和,仙门的师姐,也是仙山的灵根化成的人。无心无情,后来对男主动了心,最后的结局是为师门牺牲了自己。
  谢云故这场直接就是身陨的那段,无情人落泪就是其中的难点。
  “开始。”张导喊了一声。
  谢云故闻言即刻握紧了手中的剑,她沉默着走了一段路。
  楚青翘静静看着,谢云故进入状态的时间比她想的要快。
  “师姐,咱们走吧,留得青山在……”对戏的还是小刘。
  “不……”她道了一个字,望向被大火吞噬的仙境。
  “我要保全这里。”哪怕是这种场景,谢云故所说的话也很令人安心,不过这个安心的代价却是付出自己的性命。
  她略略弯了嘴角,一滴泪划过脸颊,没有过多的言语。
  师门的往昔和爱而不能言说的情感,大抵就在这一滴泪之中。
  之后的剧情是谢云故为了熄灭鬼火散去了自己的魂灵,化作了大雨。
  素和这个角色最后留给师门的,就是一个笑容和一场甘霖。
  楚青翘大致了解过剧本,但并不太喜欢素和这种被男主光环所吸引的人。
  可是谢云故给她的感觉孑然不同,那是一种到最后彻底看看开,愿意将用自己的性命换来整座山平安的人。
  她圣母吗,不,是用另一种方式永远活在了世间。
  谢云故这一滴泪,落在了楚青翘的心上。
  张导愣了愣,他没想到结果还不错。谢云故穿上这身衣裳的时候就仿佛天生是个没有情思人落在凡尘里。
  “就你吧。”张导道了一句。
  楚青翘愣了一愣,大抵这次的角色实在太符合谢云故本来的感觉。
  得来全不费工夫。
  谢云故换回衣裳的时候依旧是平时的状态。
  “还好吗?”谢云故问她。
  楚青翘道:“很好,对人物的把握和表达出来的状态都刚刚好。”
  她不是专业人士,但就她自己而言,谢云故的表现很不错。
  谢云故略略弯了嘴角。
  导演那头接了个电话,很快蹙了眉。
  “小刘,给星光那头联系一下。”
  “发生什么事了麽?”
  张导揉了揉额头:“江清月那头档期有问题,可能要推了。”
  “这……”
  既然给星光那头打电话,一准就是选陈熙替补了。
  楚青翘往张导那看了一眼,心道这回可热闹了。
  《山河行》的官博在不久后放出了演员表和定妆照。女主苏名里,女二陈熙,楚青翘猜的没错。
  这剧是为了捧苏名里,所以才请江清月来助阵。现在影后没了,还添了新人,热搜当天就炸了,一个是关于江清月退出,一个居然是有关谢云故的。
  楚青翘打开谢云故那条,定妆照下头是疯狂增加的评论。
  “我去,海选就选出个十八线?”
  “带资进组无疑了,女三翻身变女主啊。”
  “听说是试戏挺惊艳的,一滴泪就选出来了,我到要看看是什麽神仙落泪。”
  “等等,陈熙宝宝和谢云故,我好了,这尼玛年度大戏啊,看什麽电影,光路透的瓜就够我吃到过年了。”
  “楼上会说话就出本书。”
  “……”楚青翘沉默的看着手机。
  谢云故刚洗完澡,见楚青翘蹙着眉头看手机,过去看了一眼。
  “怎么了?”
  “你看。”楚青翘把自己手机递过去。
  谢云故看了许久,道:“仿佛不太好。”
  楚青翘挑眉:“你这表情跟看好评似的。”
  谢云故这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楚青翘还是有点不太习惯。
  状态栏来了一条信息,显示苏名里的名字。
  楚青翘瞥见慌忙把手机拿了回去。
  谢云故缓声道:“既然事情还没发生,就不必太意这些话。”
  楚青翘把手机关了扔在一边:“也不一定是坏事,没准到时候会真香呢。”
  越是骂的很,真香的时候脸越疼,这是继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后的又一本质。
  “真香是什麽?”谢云故问她。
  楚青翘搪塞道:“没什麽,说晚上该吃饭了,昨天吃的那家包子挺香。”
  话题转的还挺快,谢云故看着她的眼睛,眸子沉了一沉。她是看不透楚青翘的心,可那人飘忽的眼神明显就是在说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