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渣攻的产后护理【古穿今】──糖雪球啊

时间:2020-09-14 08:56:10  作者:糖雪球啊

 

 
 
  文案:
  楚青翘,职场精英,业界翘楚,撩人无数,欠情债无数。
  天道好轮回,终有一天霸总人设崩塌,楚青翘被人吃干抹净,而这个人居然就是家里那个从前大气不敢出一声的十八线小演员?
  肚子日渐隆起的楚青翘:???
  谢云故:咳,低调。
  从日常冷嘲热讽到宠妻狂魔,楚青翘只差一个谢云故。
  真香打脸楚青翘×外冷内热贤良好上神
  食用指南:
  1、双洁,青翘只撩人不深入交流
  2、排雷:同性可婚可生崽
  3、本文设防盗章,比例为60%,时间七十二小时,感谢大宝儿们的订阅ovo
 
  
 
 
第1章 
  夜色被灯光照的犹如白昼,楚青翘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踉跄着往家门口去。
  她喝醉了,准确的说,和谢云故结婚的这些日子,基本没有清醒的时候。
  一个靠着算计和她走向婚姻殿堂的十八线小演员,不值得叫她清醒。
  楚青翘摸索着门把手,很快喘起了气。她顺着大门一点点滑落,地面很凉,外头飘着雪花,可她一点也不期盼大门之后的温暖。
  谢云故的头有些疼,她醒来时天花板上会发光的东西照的她眼晴疼,她记得自己应该是在九重天上修缮轮回镜。
  天界刚换了新的帝姬,一大堆破事儿等着她去处理。小到裁制新衣,大到修缮宫阙。
  然后怎么了?对了,捆着她的牵引线断了。
  她,谢云故,堂堂天界的织造处领头人,轮回了……
  但是为什么情况不一样,这个地方她仿佛从来都没见过。
  手腕上有痛感传来,原本流血的地方已然结痂。谢云故站起身来,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置身在一个添满水的白色大坑,这个坑很滑,很冷。
  她站起身来,边上的架子上挂着衣服。
  这衣服很短,穿在身上也只能遮住她的小腿。
  谢云故摸索着墙手按到一处活动的地方,屋内的灯突然被熄灭。她又按了一下,灯被打开。
  “有趣。”她连续按了几下,终于失去兴趣走出浴室。
  外头比里面冷一些,却并不寒冷。
  这里是二楼,尽头处是楼梯。谢云故走下去,打量着四周的陈设,皆是从前不曾见过的东西,有些甚至还闪着亮光。
  谢云故看着会发亮的夜灯,冰箱和各种各样的现代器具。
  “谢云故……”
  外头好像有人在叫她。谢云故走到门口处,智能管家艾尔感受到了她的到来。
  “智能管家艾尔为您服务,请输入指纹。”那是一个没有感情却十分低沉的声音。
  谢云故将手指放在提示的地方,“咔哒”一声门应声而开。
  楚青翘顺势滑了进来,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谢云故略有些惊讶,面上仍不动声色:“这是谁?”
  艾尔扫描了楚青翘的脸:“主人,楚青翘。”
  “她是这个房子的主人?”谢云故问他。
  艾尔道:“是的,您也是。”
  “这样,那我们就是姐妹了。”谢云故下了结论。
  “是夫妻,准确的说是妻妻。”
  “夫妻?”谢云故有些惊讶,天界不是没有好这口的神仙,只是她从来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
  楚青翘还睡在地上,出于礼貌,谢云故将她放在了沙发上。
  楚青翘的头发很长,又有些微微发卷,它们很听话的被枕在脑后。这人浑身带着酒气,整个人被染成了薄粉色,眉心凝在一起,似是睡的很不安稳。
  谢云故看着她,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好看,长长细细的眉,朱红的薄唇和细腻的肌肤,每一处看着都很赏心悦目。
  她喜欢美丽的东西,身为织造处的上神,这是她的本能。
  良久,楚青翘翻了个身,手放在沙发上,似乎是想坐起身来,她睁开眼睛勉强看了谢云故一眼,而后嘴角扯出了一抹笑。
  “是你……”她开口道了一句,起身后因为重心不稳,栽在了谢云故的身上。
  “你想要什么,你到底想要什么……为什么缠着我。”她模模糊糊地说,谢云故模模糊糊地听。
  听上去她的这个身体,仿佛和眼前的人不是婚姻美满的那种。
  她拍了拍楚青翘的后背,安抚道:“我什么也不要。”
  “骗人……”楚青翘道了一句,很快没了声音。
  谢云故再次将她放在了沙发上,顺手将一旁的薄毯盖在了她的身上。
  一个小小的泛着蓝光的圆球飞到谢云故的面前,他道:“您需要休息和……”
  是艾尔的声音,他扫描了谢云故的全身,而后道:“和伤口包扎。”
  “不用了。”谢云故看了一眼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的伤口,对艾尔道,“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好的,主人。”艾尔听到指令,降落在了茶几上,熄灭了自己的光芒。
  谢云故看了一眼昏睡的楚青翘,随后躺在了沙发的另一侧。她的脑子有些乱,她得想办法回九重天上去。
  一夜很长,又很短。日光从窗子透出来的时候,谢云故发现自已经想了一个晚上了。她闭上眼睛,稍稍休息了一下脑子。
  身侧的人动了起来,楚青翘先是把自己整个儿埋进了毯子里,而后猛地坐了起来。
  “是你……”她的头很疼,宿醉的感觉很不好。
  谢云故睁开眼睛,平静的看着她。
  又有那么一瞬间,楚青翘觉得眼前坐的不是谢云故本人,那样的平静如水的眼眸,她仿佛从来没见过。
  “谢云故,你又想做什么?”她问道。
  这许多年来,谢云故算计着嫁进了楚家,又想再算计些什么呢?楚青翘想到此处,不由地一笑:“谢云故,你放手吧,外头豪门数不清,你挑上我,还想毁了我不成。”
  谢云故有些不明白,她这个身体和这房子的另一个主人仿佛有什么很大的过节。
  “我,不是你说的谢云故。”她坦诚道。
  楚青翘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看着她道:“失忆梗吧,你不知道已经过时了么。”
  谢云故不明白她的意思,她只想实话实说,因为骗人这种东西她做不来,也不屑于做。
  楚青翘看着她迷茫的眼睛,脸上的笑容渐渐逝去,她凑近了几分,问谢云故道:“说吧,想干什么,知道我厌恶透了你。又想失忆博取同情。这麽着急,是怕怕楚家的财产落不到你头上么?”
  谢云故与她对视,两人的距离有些近,楚青翘身上浓郁未散的酒气让她有些不舒服。
  她往后挪了一点,道:“楚姑娘,我真的不是你的妻子。”
  楚青翘挑眉道:“那你说你是谁。天仙下凡?谢云故,你敢不敢再幼稚一点。”
  “……”谢云故沉默了,她确实是九重天的人,不过楚青翘大概是不会信了。
  她将楚青翘身上的被子拉了一拉,很正式的道:“在下谢云故,是九重天织造处的管事,初次相见,请多包涵。”
  一字一句说的不紧不慢,楚青翘心里就纳闷儿了,认识多少年的人了,这是突然疯了?
 
 
第2章 
  谢云故还是想认真和她介绍一下自己,在天界织造处做管事是件很体面的事。
  楚青翘思量了片刻,突然道:“你说你是神仙,施个法来给我看看。”
  “我……”谢云故迟疑了一下,道,“我的灵力被封住了。”
  从轮回镜下来的神仙,能够留下记忆已经是万幸了。
  楚青翘这算是瞧明白了,合着谢云故这是装疯卖傻,打算前尘往事一笔勾销呢。她笑了笑:“行啊你,戏精上身啊,今年百花奖金鸡奖没给你几个都算是屈才了。”
  瞧瞧这无辜的眼神,楚青翘差点就信了。
  谢云故听不懂她的话,什麽戏精,什麽百花的。想来不是什麽好话,她略略蹙了眉,道:“楚姑娘,在下深信人与人之间应当坦诚相对,所以对你也毫无保留,若是你不信,就算了。”
  她一辈子都没解释过什么,今天说这样多的话已经算是破例了。楚青翘既然不信,她也无话可说。
  这样一个人,双眉微蹙是很令人动容的一幅画。即便是同一幅皮囊,给人的感觉也是不同的。
  楚青翘瞧她这模样,突然来了兴趣。
  “口说无凭,你说你的灵力被封住了,可有其他的证据?”
  “我……”谢云故思量了片刻,道,“织造处的人是不怕冷热的。”
  楚青翘挑眉,谢云故起了身往大门的方向去。
  屋外还飘着雪,谢云故光着脚,身上只穿着丝质的睡裙。
  大门被打开的时候一阵寒意顺着冷风冲过来。
  外头是白茫茫的一片,谢云故正打算迈步,手腕被人一把拉住。
  “你……”谢云故看着她。
  “够了。”楚青翘把门带上,冷声道,“你生了病,是给我麻烦。不管你是心血来潮,还是又有什么别的计谋,最好安分点儿。”
  谢云故没有说话,只静静看着楚青翘。
  楚青翘放开她的手腕,蓦地在自己掌心看到了殷红色的一片。
  “你受伤了?”她垂眸去看谢云故的手腕,果然见到一道浅浅的伤痕。
  “无碍。”这点儿小伤,不一会儿也就全然消失了。
  楚青翘突然意识到什么,她翻遍了衣裳终于在口袋里找到了手机。
  有一条未读的消息,正是谢云故发来的。她当时只顾着喝酒,没有在意。
  “八百万,否则头条见。”
  底下的是几张带了血迹的图片。
  能摆成这样再找到合适的角度拍出来,果然是谢云故的作风。
  楚青翘心下的火当即就上来了,她看着眼前的人,直接把手机甩了过去:“你这是翻然醒悟了?”
  别说八百万,她这样耍手段的,楚青翘一分钱都不会给。
  谢云故接过手机时屏幕已然黑了,眼前只有自己的倒影。
  “这是……什麽。”像是一面镜子,谢云故并不会用手机。
  “别装了,咱俩各过各的不是很好麽,你这是何必呢?”楚青翘就不明白了,怎麽会有这样难缠的女人。
  谢云故知道楚青翘还是不信她,只把手里的东西递还给她,道:“楚姑娘若是不欢迎,我可以离开。”
  楚青翘当然不会让她离开,与其叫谢云故躲在暗处算计她,不如留在家里,好歹还在眼皮底下。
  “罢了。”楚青翘累了,她现在头很疼,既然人好好站在这儿,也没来得及制造什麽谣言,她也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
  人麽,总不能气坏了自己,她得比谢云故活的更长。
  “该干什么干什麽,别烦我。”她放下,独自去了二楼。
  浴室的场景很壮观,红的白的染了一地,还有一把看着很吓人的刀。
  楚青翘把地冲干净,解了衣裳洗澡。
  一天的好心情,从见到谢云故起就消失殆尽,她早该习惯了的。
  架子搭着浴巾和一条看着很薄的白色丝巾,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东西。
  楚青翘洗完澡后伸手去拿架子上的浴巾,突然右手被那丝巾缠了起来。
  她用另一只手去解,两只手都被绕了进去。这东西如同活物一般,居然延伸了很多,把脚腕一并缠了起来。
  楚青翘如同被缚的猎物,倒在地板之上。
  见鬼了这是。
  她冷静了一会儿,开始喊谢云故的名字。
  彼时谢云故正在鼓捣智能管家。艾尔的眼睛很好看,会放光,还是蓝色的。
  她把手里的东西放在茶机上,寻着声音的方向去了浴室。
  一进去就看见倒在地上黑着脸的楚青翘。
  谢云故滞了一滞,问她道:“楚姑娘现在可信我?”
  “信……”楚青翘咬了咬牙,她这辈子都没这麽窘迫过,现在只想快点起来。
  “朱颜。”谢云故启唇,轻轻唤了两个字。
  缠在楚青翘身上的白绫刹那间松开来。如同谢云故的宠物一般,转而绕在她的臂弯之间。
  楚青翘整个人都懵了,什麽玩意儿?
  谢云故见她还愣着,忙咳了一声。楚青翘这才反应过来,把架子上的浴巾拿下来裹在自己身上。
  谢云故这才有了机会把刚才的话说完。
  “织造处掌管天界衣衫饰物和各类陈设的打造修葺,我也正是因为修葺轮回镜,才会失足落下凡间,若是给姑娘造成了困扰,可以即刻离开。”
  “我”这个字,谢云故说的不太习惯,若是平常她可以说一声本座。织造处数百人听命于她,她也担得起这个称呼。
  楚青翘听完后整个人都迷惑了,这都什麽年代了还有这一说。她看着一脸认真的谢云故,问道:“你说的九重天,上头有多少人?”
  谢云故道:“织造处三百,百草园二百,重华殿……”
  “停停停,我也就是随口一问。”
  楚青翘没心思了解天上有多少神仙。不管她是谁,都比从前那个谢云故好了千百倍。她披了件衣裳,道:“不论你从前是神仙还是什么,既然失了灵力到了这儿,就该做个凡人。你这东西最好收起来。”
  楚青翘指了指她手边的白绫。
  谢云故捻指,那东西直接化作了一条细细的丝带缠在了人的腕上。
  能商量就好,楚青翘松了口气,道:“首先,不管你怕不怕冷,别人穿多厚,你就得穿多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