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余生无你,只悲不喜──流风

时间:2020-09-14 08:55:19  作者:流风

 

 
 
  文案:
  叶南爱了顾珩十年,最后把命都抵给了他。
  可顾珩对叶南的评价只有两个字:犯贱!
  后来,顾珩犯了心疾,只要提起叶南两个字,就会绞痛难忍,却无药可医……
  排雷:BE
 
 
第1章 不要命了?
  “顾珩,你弄疼我了。”
  叶南喘着气提醒,腰被紧紧箍着,背上覆着男人高大的胸膛,呼吸被掠夺殆尽。
  被男人身上的酒气搅得脑子有点混沌,叶南努力放松身体,想让自己少遭点罪,那人察觉到他的反应,轻轻嗤笑了一声:“真像个娘们儿。”
  轻蔑且不屑。
  却……不是顾珩的声音!
  叶南的脑袋轰的一下炸开,本能的咬牙,一脚将那人踹开,趴在地上一阵干呕。
  顾珩呢?不是他喝醉了酒打电话通知自己来在这里的吗?
  “操!”
  那人被咬到流血,一把将叶南拎起来砸到沙发上,抬手解开皮带,啐了口口水:“要不是顾少吩咐今天好好招呼你,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叶南被砸得眼前一阵阵发晕,喉间涌起血腥,他艰难地爬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人:“你说哪个顾少?”
  “干完再说。”
  那人说着拉开裤子拉链,那声音极刺耳,叶南觉得自己脑袋也被生生划了一道口子,血肉翻飞。
  他翻身从茶几上抓了一瓶酒猛力敲碎,用尖锐的酒瓶茬子抵住自己喉咙:“我他妈问你顾珩在哪儿?让他来见我!”
  玻璃碎茬锋利至极,说话间已轻易地划破皮肤,殷红的血瞬间涌出。
  见了血,那人冷静了一点,骂了句晦气,把叶南带到隔壁包间。
  顾珩穿着高级手工定制西装坐在角落,周身散发着暗黑冷厉的气息,眸光清冷森寒,半分醉意都没有。
  在他面前,有一面巨大的玻璃。
  玻璃是单向的,叶南一眼就透过玻璃看到刚刚包间被扫落一地的狼藉。
  刚刚顾珩就坐在这里看着他被一个陌生男人强吻呢。
  叶南觉得自己好像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再剥光了衣服丢到人群里,他的自尊他的羞耻心全部被一点点碾成粉末。
  “顾少,这小子不要命了!”
  那人告状,顾珩眼皮微抬,锋锐的眸光一寸寸从叶南脸上刮过:“不要命?”
  他的声音也冷,简简单单的反问,淬满冰渣。
  这三个字,触了他的逆鳞。
  叶南毛骨悚然,剧烈的疼痛从胸腔蔓延到四肢八骸,把酒瓶茬子丢在地上,抬手脱了自己的羽绒服。
  白天刚下过一场雪,空气里都凝着冰渣,怕顾珩喝醉酒会出什么事,叶南从床上跳起来,只抓了一件羽绒服套上,就冲出了门。
  外套脱掉,里面只有一套单薄的睡衣,动作极快的撸了短袖,把手放在裤腰上,往下一扯,只剩下一条平角内裤在身上。
  叶南本就生得白,又捂了一个冬天,更是白得刺眼,腰腹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绷成一个完美又惑人的弧度。
  “隔着玻璃看有什么意思,顾少想看什么姿势可以直说。”
  说完,叶南蹲在旁边那人面前,扯出他扎得乱七八糟的衬衣,解开皮带扣,他已经闻到了令人作呕的味道,胃里一阵翻涌,叶南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迟缓。
  只是还没扒完,那人闷哼一声,不中用了。
  “顾……顾少,对不起,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可以了!”
  “滚出去!”
 
 
第2章 需要再进行一次手术
  包间一片死寂。
  叶南蹲得脚有点麻,哑着声看向 顾珩:“顾少,还要叫其他人来吗?”
  他不哭不闹,温顺到了极点,反倒让顾珩失去了兴致。
  顾珩厌恶的皱了皱眉,站起身来,掸去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提步朝外面走去,好像叶南只是他丢在地上的一团垃圾。
  直到包间门关上,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嗡的一声断裂,叶南冲进卫生间吐起来。
  从KTV出来已经四点过,叶南等了半个小时才打到一辆车,回到家正好七点,脑袋重得好像灌了铅,没办法去上班,叶南登录公司软件准备请假,系统却先弹出一个小窗,然后空荡荡的屋子响起欢快温馨的歌声。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叶南浑身一僵,拼了命的想要勾起唇角,喉咙却哽得好像下一刻就会死掉。
  连他都不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难为顾珩还帮他记着,甚至,费了一番心思送他一份这么别致的生日礼物。
  把歌听完,叶南才叉掉窗口走流程请假,把自己扔到床上。
  他浑身冷得像冰块,空调温度开到最高,再裹上厚厚的棉被也不能带来丝毫暖意,闭上眼睛,脑子里全是各种杂乱可怖的回忆,不知道过了多久,胸口传来剧痛,叶南捂住胸口蜷缩成一只虾,大口大口的不停呼吸,有种被人拿着刀捅进心脏不停翻搅的错觉。
  实在是太痛了!
  叶南痛得痉挛,拼着一口气去拿手机。
  手机里的联系人少得可怜,没有一个可以求助的,叶南自己拨了120,熟练的报出家庭住址,然后意识陷入一片暗黑。
  再度醒来,鼻间充斥着刺激的消毒水味道,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拿着病历本站在他面前:“叶北是吗?你能把你父母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下吗?我想和他们谈谈……”
  “直接跟我谈吧。”叶南哑着声打断,:“他们很忙,没时间接医院的电话。”
  “你最近胸口会经常闷痛,偶尔还会觉得呼吸困难吗?”
  “会。”
  “有出现过心脏骤停、突然休克昏厥的情况吗?”
  “有。”
  “还记得一共昏厥了多少次吗?第一次昏厥出现在什么时候?最长一次昏厥时间有多长?”
  “七次,第一次昏厥是一年前,最长一次是一天一夜。”叶南思忖了一会儿才回答,医生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问:“你的家人都没有发现吗?他们之前也没带你去医院检查过?”
  叶南唇白得厉害,已经察觉到事情可能比他想象中严重许多,却还保持着冷静:“请您直接告诉我,我的心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你的身体和心脏出现了排异现象,现在情况很危急,你需要尽快住院治疗,如果情况得不到控制,只能再进行一次心脏移植手术。”
  “医生。”叶南淡淡开口,声音又干又涩,“你刚刚那些话的意思是,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心脏再一次进行手术,我很快就要死了,对吗?”
  “……是!”
 
 
第3章 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你?
  在医院住了三天,叶南的手机一次也没响过,没人发现他不在家,连班也没去上。
  第三天傍晚,叶南收到了顾珩的短信。
  过来!
  是顾珩典型的风格,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他打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表情有多冷酷。
  医生是建议叶南留院观察的,但叶南坚持办了出院手续。
  顾珩要见他,他如果不自己过去,不知道顾珩又会想出什么法子折磨他。
  知道顾珩没什么耐心,叶南只在医院附近的商场买了一套衣服换上就打车去了公寓,饶是这样还是耽误了一点时间。
  “抱歉,路上碰见一场事故,堵了会儿车。”
  叶南主动道歉,声音平静温和,好像那天晚上在酒吧所有的难堪都不曾发生,顾珩眼底闪过讥诮。
  这人,果然完全没有自尊心。
  叶南弯着腰拿鞋换上,还没直起身便听见顾珩命令:“自己去浴室弄好出来!”
  “……好。”
  顾珩在这方面向来不温柔,刚开始叶南吃了很多苦头,还是自己偷偷摸摸在网上学的这些,五年过去,叶南现在做这些都很熟练,半个小时不到就弄好了。
  从浴室出来,叶南出了一身汗,腿有点发软,顾珩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正在看财经新闻,没有丝毫动情的命令:“过来,坐下!”
  叶南走过去,面对面跨坐在他腿上,下一刻,顾珩的眉头拧起来:“什么味道?”
  “我……我洗了澡也刷了牙的。”
  叶南紧张的回答,身体跟着绷直,害怕顾珩闻出他身上残留的消毒水味,壮着胆子去吻他,顾珩立刻偏头避开,抓着叶南的肩膀往下摁,唇角泛起狞笑:“就这么迫不及待?”
  叶南没有辩解,不想看见顾珩眼底的鄙夷,偏头咬牙承受着,眸子突然被一缕细碎的冷芒刺痛。
  顾珩的左手中指上,多了一枚简约低奢的铂金戒指。
  心神受到冲击,身体随之给出反应,顾珩倒吸了一口冷气,眸子染上黑沉的欲:“这是你自找的!”
  身体陡然被掀翻躺在沙发上,叶南只觉得有一把钝刀在身上乱捅,五脏六腑都痛得揪起来。
  顾珩他……订婚了啊!
  跟他订婚的那个人是谁?都订婚了,他为什么还要叫自己来这里?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无数疑问在脑海涌现,脖子被死死掐住,叶南回过神来,看见顾珩猩红如血的眸,还有他嘶哑到近乎哭泣的质问:“叶南,当初死的那个人,为什么不是你?”
  “可你不是已经把我变成叶北了吗?”
  这五年,他用着叶北的心脏,吃着叶北喜欢吃的菜,爱着叶北爱过的人,把叶南这个名字永远刻在了城北公墓那座墓碑上,他还有哪一点像他自己?
  顾珩眼睛一眯,猛地起身,将叶南掀翻在地。
  “我说过,你不配提他的名字!”
  叶南毫无防备,尾椎骨摔得很疼,眼角被逼出泪来,门口突然传来门铃声。
  叶南一慌,本能的冲进浴室躲起来。
  顾珩压下翻涌的情绪,恢复冷静把门打开。
  楚北悦扶着肚子扬了扬手里的保温盒,自然而然的娇嗔:“阿珩,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屋里有其他人吗?”
 
 
第4章 害她流了血
  浴室没开灯,叶南连鞋都没穿,没一会儿,身上就凉透了,黏糊糊的让人难受,但他不敢用水冲,拿纸随便擦了一下,忍着酸软摸黑把衣服穿上。
  刚穿完,外面传来女人奇怪的声音:“浴室的门锁坏了吗?怎么打不开?”
  叶南胸口闷得厉害,有种被人捉奸在床的错觉,深吸一口气打开门,看见一个穿着家居服、鼓着肚子粉黛未施的女人站在外面。
  下意识的,叶南看向她的左手。
  她的中指上,也有一枚闪亮的铂金钻戒,比顾珩手上的男戒要有设计感得多,钻石切面很漂亮,一看就价值不菲。
  原来,她就是顾珩的未婚妻呢。
  “你是谁?”
  女人拧眉,似乎不明白没有开灯的浴室里,怎么会凭空出现一个男人。
  顾珩双手环胸站在一边,丝毫没有要帮叶南说话的意思,叶南喉咙发干,缓缓开口:“我叫叶北,是顾总的高中同学。”
  女人身材很好,肚子却有非常明显的凸起,应该已经怀孕好几个月,叶南脑子乱糟糟的,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干巴巴的补充了一句:“浴室的灯坏了。”
  灯坏了?
  女人狐疑的往浴室里看了一眼,叶南动作自然的把门带上,女人收回目光,面上带了笑:“你好,我叫楚北悦,是阿珩的未婚妻,前天我们订婚,叶先生好像没来。”
  前天,他刚在医院醒来,从医生那里知道自己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嗯,刚好有点事,耽误了,不好意思。”
  叶南颔首道歉,后知后觉的发现,顾珩这位未婚妻的名字里,也有一个“北”字。
  楚北悦脾气很好,落落大方的笑起:“没关系,明年年初等宝宝降生,我们会举办婚礼,叶先生到时可以来参加。”
  明年,他不一定能等到那个时候了。
  况且顾珩应该也不希望在婚礼上看见他。
  叶南正想回绝,顾珩抢先开口:“我和他不是朋友,北北你不用管他。”
  顾珩的语气很冷,唯独念出“北北”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温柔,且低磁性感得让人尾椎骨都酥了。
  楚北悦没想到顾珩会这么不留情面,歉然的冲叶南解释:“叶先生,请不要介意,阿珩就是说话严肃了一点,其实待人很好的。”
  是啊,顾珩对所有人都好,只是对叶南深恶痛绝而已。
  空气越来越稀薄,怕自己情绪失控会干出什么不好的事来,叶南提步朝外面走去。
  楚北悦跟了两步想送送他,余光瞥见茶几下面的毛毯上,有两滴熟悉的污浊。
  眼皮一跳,楚北悦想也没想抓住叶南的手:“叶先生,请等一下!”
  叶南停下,回头看见楚北悦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己,脑子轰的一下炸开,本能的想要甩开楚北悦。
  力气太大,楚北悦被甩得踉跄的后退两步,虽然被顾珩及时接住,楚北悦的眉头却痛苦的拧起,她靠在顾珩怀里缓缓往下倒。
  在她身下,有殷红的血涌了出来。
  叶南脑子一懵,浑身的血都冷凝成冰。
 
 
第5章 叶南,你怎么这么会装无辜?
  啪!
  叶南站在急救室外面的走廊上,迎来第五个响亮的巴掌。
  他舔舔唇,默默咽下嘴里的血腥,声音极哑的道歉:“对不起。”
  “要是北北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任何闪失,我要你给她们偿命!”
  来人极厌恶的吼,恨不得叶南能立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见。
  叶南脑袋灌了铅,沉得厉害,低着头柱子一样杵在那里一动不动,片刻后,急救室的灯熄灭,医护人员推着人出来,一直守在外面的人呼啦一声全围上去,叶南被挤到角落,听见医护人员安慰的声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