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要读书,不打电竞【PUBG】──size5

时间:2020-09-14 08:51:51  作者:size5

 

 
 
  文案:
  传闻夏神从小被贺辰带到大,进YUW也是走后门,YUW终于后继有人。
  不明真相的群众:我在贺神的直播间听过夏神叫贺神叔叔。
  林夏:叔叔,我真的不打电竞。
  贺辰:没叫你打电竞,只是让你坐在我的大腿上看我打。
  恭喜YUW荣获夏季赛,同样也恭喜LSummer是本次比赛的MVP。
  林夏被推上了领奖台,手握奖杯发言,咬牙切齿道:坐在你的大腿上不也依旧我左手键盘右手鼠标,有区别吗?
  贺辰:让你抱紧我大腿。
  一个战队队长哄骗“异”心想学习的坏学生打电竞的故事,但谁说不是自愿上当的。
  ——————————————
  夏神:队长,我想学习。
  贺神:到训练室。
  夏神:队长,我想回学校。
  贺神:到我怀里。
  【骚而不自知队长攻 X 可奶可攻可盐可甜队员受】
  ---------------------
  排雷:
  1、此故事纯属虚构,请大家认真高考。
  2、 一本老不正经的电竞文,借着打电竞谈恋爱,实名举报了。请大家不要按照现实看待,鞠躬!!
  3、时间背景线2020年,纯属虚构,一切好说。
  4、PUBG绝地求生游戏。
  5、晚上六点更文,谢谢!!
 
 
第1章 (修文)
  地铁上,一名穿着校服的男生挤在了一群西装革履的上班族中,衬得蓝白色的校服格外显眼。
  “叮咚,下一站xxx,可换乘二号线。”车厢内传来广播。
  车厢内人与人之间挤得没有一点空隙,充斥着各种古龙水的味道,熏鼻的很,惹得那男生频频皱眉,脸上带着些不耐烦,抱着书包的手紧了紧。
  艹,什么垃圾味道,太特么难闻了。
  一到站,站在边上的男生就立马冲了出去,深呼出一口气,额前的刘海扬起,边跑边把身上的校服脱下放进书包。带上帽子和口罩,动作迅速熟练。
  口袋上的手机震个不停,修长的手指从包里拿出耳机,带上,接听。
  “林夏,你到了没,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始了。”对面传来着急的声音,“妈的,不是那个逼唧唧歪歪,你早就出去了。”
  林夏穿梭在人来人往的地铁站,护着手里的包,不带一丝停歇飞快的跑出A出口。
  “快了。”林夏皱眉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你帮我请假了没?”
  “不用请,我直接跟老李说,你不舒服回宿舍休息了。”何晖听到话筒的那边夹带着喘气还有吵杂的声音,便低声道:“你记得戴严实点,今天这场比赛我们学校挺多人偷偷看的。不然这回你可真出名了,高考复习期间去打比赛,你打比赛,估计老李得追着你打。”
  “我本来就出名好吧。”林夏看到会场门口乌泱泱的人,赶紧说道,“记得帮我交作业。挂了。”
  何晖看着挂断的电话,喃喃道:“这一个个学霸怎么就不务正业呢?”
  比赛馆门口聚集了拿着各种应援横幅的粉丝,把门口挤得水泄不通。
  好不容易进了些粉丝,让开了点位置,刚走进去一半,又被人给拢上前了,现在林夏的位置就是万花从中一点黑,林夏一身黑衣服被一群女粉丝围在了中间,进退两难。
  林夏只离选手入场通道一步之遥,无奈只好拍了拍前面的粉丝:“你好,麻烦让一下,我是参赛选手,比赛快要开始了。”
  前面拿着应援横幅的粉丝并没有任何动作嘴上抱怨:“让什么让,这都什么时候才来?不知道现在是粉丝进场的时间吗,是选手走选手通道啊,和我们挤什么?你赶着比赛我还赶着见我家夕夕呢?”
  旁边人应和:“算了算了,就让一下给他进去呗,不过就算进去也拿不了冠军。”
  林夏心情从挤地铁下来就差得要命,听到前方两个妹子的冷嘲热讽,脸瞬间就黑了,但很快又轻笑了起来。
  “哟,你们夕夕真的牛逼死了。”林夏往前侧头看了眼她们手上的应援横幅,“言夕是吧?”
  说完意不屑冷笑了声。
  前面两个妹子听到林夏的语气的轻蔑,还想反驳,但队伍已经开始向前方移动,等回头看的时候,林夏已经入场了。
  场内大肆挂着星龙杯的宣传横幅,会场灯光闪耀,广而壮观,每个场内区域都摆满了已经为人熟知的选手的应援横幅。
  星龙杯是由国内几个一线俱乐部联合举办的大型训练生线下赛,通过这场比赛可以让各战队挑选优秀的青训生,让各战队加入新鲜的血液。
  林夏并不想加入任何战队,也没有多想参加这次的比赛,没多想但也报名了。
  比赛后台吵闹喧嚣乱得很,林夏为了护着手里设备走得慢了些。
  “人都到齐了吧,比赛差不多要开始了,让选手上台检查外设。”一个拿着文件带着耳麦的负责人说。
  另一位负责后台管理人员说:“还有一个。”他低头看了下签到表,“LSummer 还没到。”
  主负责人用手扶了下耳麦,轻声说了句好,然后转头对管理人员说:“不等了,先上场吧。”
  “不是,他可是亚服的.....”
  话没说完就被主负责人打断:“赶紧让他们上台,不来就不来,等不了了,又不是缺他一个就打不了。”
  100个人的位置确实不差这么一个人比赛会进行不下去,没了他,还有九十九个人。
  林夏不急不躁的走到入场口,朝一位拿着签到表的工作人员说:“你好,我是参赛选手LSummer。”
  签到负责人看着他全副武装,用怀疑的眼神审视:“请出示有关证件。”
  林夏从包里拿出自己参赛的资料,递给了他。
  负责人确认好信息后,抬头皱眉看着林夏:“你这口罩...”
  “没有哪条规定说不可以。”林夏紧了紧帽子:“我可以上台了吗?”
  负责人点了点头,看着全身黑男生的背影,难道是丑到没法见人吗?唉,声音还挺好听的。
  林夏刚入场,导播就立刻切了镜头给他,林夏没抬头也没理会镜头继续向前走,全程被帽檐遮住面容。
  也许是因为现场观众好奇所以反响强烈,直到林夏走到自己机位上导播才舍得移开摄像机。
  解说员鸿城看着电脑上的现场直播卖起了关子:“我们最后一位选手终于到,看样子现场有很多观众对他很好奇啊,好奇长什么样还是想知道实力强不强?”
  另外一位解说严池笑着解释:“最后一位选手是LSummer,他是上半年亚服登顶的最长久的玩家,很可惜的是这几个月跌出亚服榜了,不过实力不可小视。”
  林夏边听着场内的解说边小心翼翼的从包里拿出键盘和鼠标,这可是他攒了很久的零花钱才买到的宝贝可不能弄坏。
  解说员鸿城:“比赛结束后,上一届单排赛冠军玖居将会出席为星龙杯solo赛前三名颁奖。”
  解说员严池:“星龙杯的传统正是由上一届的冠军担任嘉宾,说起来也巧,玖居的第一个比赛舞台是星龙杯,这次算是回娘家了。”
  林夏拿着耳机的手顿了一下,冷笑道:“切,这年头真是什么垃圾都可以当冠军,看来上一年的选手实力也不怎么样。”
  解说员鸿城:“还有十分钟比赛就要开始了。让我们先进段广告。我们待会见。”
  一段段的宣传某品牌外设广告,看得林夏无趣便低下了头,但场上的观众看得激动,连呼:“是贺神的新代言,我的钱包又要空了。”
  隔壁的男观众没有女观众那么激动,淡淡道:“贺神要是来参加比赛,不是我针对谁,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一百个都不够他打。”
  女观众默默的说:“别这样对比,我们贺神第一场比赛就是国内solo冠军,国内第一高冷solo王。”
  此时的林夏左手随便敲了下键盘,青轴响起清脆的声音,右手快速的点着鼠标,练着手感,耳机却被放在了一边。
  十分钟后,比赛开始,林夏做了个深呼吸,慢吞吞地带上耳机。
  “好,回到比赛现场,我是解说员严池。”
  “我是解说员鸿城。”
  解说员严池:“单排赛一共五局,根据每一局的排名和击杀人数统计总积分,最后累计得分者最高的就是单排赛的冠军。”
  “这一次的比赛改用了新赛季的积分计算,人头分只记1分,第一名记10分,第二名记6分,第三到第七名以此类推5~1分,第八名记1分,第九到十六名不得分。”
  “前两局是沙漠图,后三局是海岛图。”
  “好,现在比赛正式开始。”
  第一局沙漠图,航线狮城到皮卡多偏西侧。
  林夏在素质广场,一头扎进了水里,越潜越深,脑海里又出现了这段对话。
  “你说如果正真的游戏里,可以真的不用肺部游泳,那会怎么样。”
  “那你可以去玩捕鱼游戏了,砰的一炮还能变成钱。”
  自己怎么就这么找贱呢?林夏拍了下自己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他第一场选择跳了新山城,这条航线虽然不经过新山,但离得不远,但好像也有挺多人对这个跳点有这个想法的。
  林夏完全没在怕,真人Solo都不怕,还怕这个?
  和他抢一间房的有两个人,一个穿着小裙子,一个没穿衣服。落地之后,他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从窗户跳进去了,迅速捡抢,上膛,冲上了门口对着刚进来的小裙子,一通扫射,枪枪击中。小裙子倒下变成小盒子,整个过程不到10秒。
  耳机里传来脚步声,林夏疯狂跳着躲了个侧身,子弹打在了墙上。他仔细留意着耳机里的动静,一栋楼整整安静了半分钟。
  传来细微的手榴弹拉弦的声音,林夏从窗户跳了出去,就在爆炸声响了那瞬间,他飞快的冲进屋,把屋里的人击杀。
  导播把视角切到林夏,只见林夏迅速的解决完隔壁楼的人,正在快速的舔装备。
  解说员期待选手碰上打架有点兴奋:“现在LSummer和言夕之间一个山头之隔,他们有很大的机会遇上。但他们现在似乎还没发现对方,如果现在言夕翻山露头的话,应该会遇上正往西部走的LSunmer。”
  积分榜是随时更新积分,目前看只有淘汰分(人头分),第一名是Yanxi,第二名的是LSummer。
  “不好说。”鸿城道:“看LSummer的操作感觉不像是按照常规出牌的人。”
  第一个安全圈,中心圈偏西部。
  果不其然,言夕在山顶堵人了。
  可是林夏是什么人,只要他敢想,就没他做不出来的事。他搜完山野穷林后,没往西边安全区进圈,而是往南边方向,再搜了一轮,然后才晃晃悠悠开车往刚经历完一场大战的狮城方向进圈 。
  解说间咂然,果然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选手。
  林夏可以说是个老大不小的中级玩家,中级玩家是指接触这款游戏虽不久,不是第一批的老玩家,但是可以用年来计算,新玩家是用小时计算的。
  中级玩家对地图有六级的熟悉程度,可林夏对地图的熟悉程度起码有八级。
  沙漠图不比海岛图,沙漠图的色调偏黄色,又都是荒漠,没草堆可隐藏,所以沙漠图定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沙漠图山丘多,所以跑毒也不是一件很简单事,被人击杀是实力问题,被毒圈毒死是运气问题。但有利就有弊,沙漠图的资源比海岛图多,凭这一点却很受新玩家的欢迎。
  但他还是比较钟情于海岛图,念旧也许是件好事但或许不是。
  林夏一路打打杀杀,从未平静过进了决赛圈,和平宣传大使处处劝架,劝架不成便加入战斗。本来打得好好的两个人,又被他收人头了。
  场上的最后一个人头被林夏收入囊中。
  第一局比赛结束,林夏单局排名第一,击杀人数十人,总积分20分,排名第一。
  结束了第一场比赛之后,现场的观众对林夏又多了点好奇,这人到底是谁,以前在线下赛根本没见过。
  第二局比赛,林夏单局排名第三,总积分排名还是第一。
  他看了眼屏幕积分榜,言夕紧跟在他身后,分数咬得很紧。上局就是言夕把他杀了的,挑眉,又是你夕夕是吧。
  第三局,最后的决赛圈林夏和言夕碰上了。
  严池笑着说:“LSummer和言夕什么仇什么怨,留对方一条活路可以吗?每次这两人相遇就是绝地修罗场,不你死就是我活。”
  嘴上是劝架,但语气却极其兴奋,他们想要的就是修罗场,厮杀场面越激烈越好。
  林夏扫了眼击杀公告,终于遇上你了,夕、夕。
  他在圈边静静的等待最后的安全区到底是刷在哪一边,可是林夏并没有幸运加持,圈刷到了他对面,实打实的天谴。
  还是一如既往的非。
  没办法,只能绕着圈边走了,只是他也很小心,当毒圈秒数倒数的时候,才慢慢的往前压。
  在他的右侧,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公屏显示言夕击杀的刷屏。林夏静步的摸了上前,往他的右方连续扔了几个手|雷。
  “炸了炸了,LSummer的手|雷百发百中啊,炸掉了言夕起码百分之60的血条。”严池飞快地解说,“右上角公屏没有显示公告,所以说LSummer并不知情,这次不知道LSummer会不会压上去。”
  鸿城:“我觉得会压上去,据我观察,LSummer枪法准而狠,遇人从来是不怂,但言夕也不是没有试过绝地反击。”
  林夏是有点刚,手|雷响了之后,他立刻提着枪冲了上去,在掩体后找到了剩丝血的准备后撤的言夕,但始终慢了一步,林夏迅速开枪,言夕反应不过加上状态不佳,直接被击杀。
  【LSummer使用M416击杀了Yanxi】
  导播视角还没从林夏身上撤离,林夏击杀了言夕之后的心情舒爽了不少,趴在盒子旁挑拣装备,并手脚大方的把言夕盒子上的M24丢在地上,视角也转到现场的林夏,他抬眸扫了眼镜头,空出左手向镜头对着自己比了爆头击杀的动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