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一生一世小甜文集GL【欢喜冤家】──瞾翎公子

时间:2020-09-13 15:21:29  作者:瞾翎公子

 

 
文案:
一生一世小甜文集,内含多个甜文故事,求关注!!!
高大帅气的警官VS倾国美貌的包子西施,绝对的小甜本,甜腻到齁死人,哈哈~
“没有钱,还敢吃老娘的包子,看我不打死你!”眼前的女人靓丽脱俗,正举着棍子朝她挥过来。
“不好意思,我真没钱。不信你搜!”李云羽下意识接住混子,无赖地说道。
“那你就**吧!”
“啊?吃几个包子还**?”
“官府还是**,你自己选!”
“卖卖卖,我卖还不行吗?”
穿越时空,只为遇到你(和你的包子铺)。
“你为什么要骗我?我恨你!”
“对不起,但是我对你的心意是真的,我真的喜欢你。”
知道女子身份的包子西施会作何选择?
“我会等你,等到你回来娶我的那一天......”
 
 
 
  包子西施一
 
  “这是哪里?”被石子砸醒的人痛苦地摸着头,喃喃地问着。此人一头短碎发,身着蓝色奇装异服,浑身湿透了躺在河边。旁边做坏事的小孩子看到怪人醒了,一哄而散,笑着跑开了。
  怪人坐在河边,看了看自己身上,仔细回忆着发生的事情。她叫李云羽,是个警察,还记得自己前一秒在东大街和阿华执勤,突然听到有人大喊抓小偷。
  于是,两人立马冲了上去。等她追到河边的时候,那人居然直接跳进了水里。她也没多想,紧跟着跳了进去。游啊游啊,突然一道刺眼的光,再睁眼就到了这里。
  李云羽仔细检查了身上,确定只有一两处擦伤,便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刚迈出右脚,就发现似乎有点不对劲,刺痛的感觉从脚腕处直达全身,疼得她深吸一口气。
  她只好又重新坐下来,小心地检查了右脚,发现只是扭到了。于是她寻了根大小合适的树枝,一瘸一拐地走着。
  走过了几个小村庄,她奇怪的衣着惹得村民们像见了鬼似的,躲着走。她仔细观察着这里的人,他们身着粗布麻衣,行为举止不像现代社会的人,倒是跟古代人相似。
  得到这一结论,作为二十一世纪的警察同志的她,不由地摆了摆头,默默背起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夜渐渐深了,李云羽身上还穿着湿漉漉的短袖警服,在这初秋时节把她冻得不由得一哆嗦。
  再这么走下去,恐怕不是饿死就是冻死,起码得找个地方落脚,挨过今晚。于是她鼓起勇气,轻轻敲开了一户人家的破门。
  “这位大娘,您好,能否借宿一宿?我”话还没有说完,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门上的灰和带起的风,让她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李云羽懊恼地继续往前走,不放弃地一家一家地敲门,无一例外吃了闭门羹。此时的她累极了,不再继续尝试,无力地瘫坐在路边。
  到了深夜,温度似乎冻成了冰,她的嘴唇有些发紫。实在忍不住了,借着月光看向旁边的小院内,里面黑乎乎的,只剩几件衣服挂着。她挣扎着站起身,轻轻地翻墙入内,随手拿了几件衣服,便匆忙逃走了。
  穿上这宽大的衣衫,粗糙的料子硌得她很不舒服。但是好歹不会冻死了,她满意地抱紧自己,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一大早,被鸡叫和狗吠声惊醒,她眨了眨眼睛,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在家里,而是这个奇怪的地方。
  李云羽赶紧爬了起来,趁路上人不多,继续出发,寻思着找些食物垫垫肚子。
  许是老天爷垂怜,没走多久,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啊,是包子的味道。她兴奋地向前望去,一座座矮房子,看起来像是集市。而刚刚闻到的包子味就是左手边不远的包子铺传来的。
  于是她加快了步伐,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小摊前。
  “老板,来一笼肉包子。”她不敢抬头看,生怕被人看穿自己身上没钱。说完,便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埋着头,等着包子上门。
  卖包子的女人名叫丁香,约摸十六七岁,身材姣好,一双桃花眼衬着白皙的皮肤,煞是好看。她虽着一身粗布衣服,却难掩天仙似的的美貌。
  丁香第一眼看到这个顶着一头奇怪的头发,瘸着腿的男人时,有些吃惊。但是看其着装,还算干净整齐,便没有多想,端起一笼包子就往那人的桌子放去。
  李云羽一看到包子,顾不上手脏,直接抓了个包子,准备往嘴里塞。谁知这刚出炉的包子十分烫手,还没吃到嘴,包子就掉落在了桌上。没办法,李云羽只得拿出筷子,慢慢地吃起来。
  包子皮薄馅多,肉汁浓郁,就连吃惯了狗不理包子的李云羽也忍不住为这家的包子点赞。没过多久,一笼包子见了底,李云羽摸摸自己的肚子,还没有吃饱,索性再叫了一笼。
  丁香愣了愣,眼前的男人虽然身材高大,可体形瘦削,怎么一笼包子这么快吃完了,还没吃饱?还在怀疑自家包子是不是量太少的她,还是将新的一笼包子放在了她的桌上。
  李云羽吃的开心,人自然就放松了下来,对着来人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做的包子很好吃!”
  这不是她第一次听到夸奖,但能感觉到对方的真诚。“嗯,你们喜欢就好。”丁香没有多说些什么,转身继续忙她的摊子。
  这一笼包子李云羽吃的很慢,吃到最后一个的时候,我的脸纠结地皱在一起,活像个包子。作为警察的她,在正义和生存中纠结,当最后一口吃完,她艰难地选择了后者。
  “那个,老板,我没有钱给你,不过,你放心,等我有钱了我一定还你。”李云羽吃完,再次走到摊前,鼓足勇气说道。
  对方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一边,拿出一根木棍,二话不说,一棒子打在了她的身上。
  “啊!”感觉到痛意的李云羽大叫出声,抬起头,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人。只见拿着棍子的女人年龄不大,个子小小的,还不到她的肩膀,相貌也是极好的,一双桃花眼怒目圆瞪,嘴里却骂骂咧咧地说着:
  “没有钱还敢吃老娘的包子,看我不打死你!”说罢,又举起木棍,向她挥去。
  吃饱了的李云羽一把接住木棍,本来的愧疚一扫而光,继而火冒三丈地说道:“你凭什么打人?我就是没有钱,有本事你来搜啊!”
  见惯了撒泼的人,丁香没有一点害怕,奋力要将木棍从对方手里抽出来。无奈力气不够,两人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包子铺围了一圈人。
  “丁香姑娘,怎么了?又有人白吃白喝?要不帮你报官?”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问着,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忙。
  “是啊,是啊,这种人报官就老实了。”
  “听到没有,要么我就报官,要么你就给钱,要不然下辈子你就在牢里过。”丁香恐吓道,一脸淡定地望着眼前白净的男人。
  李云羽有些犹豫,若是坐了牢,以后她恐怕就不能再当警察了。可是,自己真的是身无分文啊。她想了想,无奈地说道:“那个,老板娘,我是真的没钱,要不然我早就给你了。要不这样,我给你免费当一个月劳动力,洗洗盘子,干干活,工钱抵这顿饭钱,这样你看行吗?”
  李云羽不知道这里的行情怎样,但是一个月苦力抵一顿包子的钱肯定是稳赚不赔的。再说了自己现在这个状况,还是得先找个落脚的地方才行。
  丁香听到这话,心里一愣,看对方的样子也不像是说笑的。便当是遇到个傻子吧,心里大致盘算了一下,勾起那双好看的眼睛狡黠地说道:
  “不行,你看今早都是因为你,害得我生意没做成,我看,你还是卖身吧,吃住全包,没有工钱,怎么样?说吧,卖身还是送官,你选一个。”
  李云羽万万没想到这漂亮小姑娘心这么狠毒,对她外表的好感瞬间碎成了渣。但是现在这个情况,自己还有的选吗?大不了等脚好了跑掉,到时候看你怎么找得到我!心里正盘算着,她放下握着的木棒,站直了身子说道:
  “好,今日我就卖身与你了,希望你说话算话。”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吃几个包子还要卖身?于是纷纷散开,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于是,一天还没过完,整个榆林镇便传遍了一个男人为了几个包子卖身的故事。
  李云羽虽然脚受了伤,但是身手还算灵活的,招呼客人,擦桌子,洗碟碗,看上去还算不错。丁香再次被自己的聪明所折服,心里的算盘打的啪啪响,怀里揣着的卖身契就像是一打银票似的,别提有多开心了。
  到了中午,买包子的人渐渐少了,丁香留李云羽在摊子前看着,自己则去后厨准备午饭。不一会儿,一个小小个子,约摸五六岁的孩童来到了摊前,狐疑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男人,用稚嫩的声音问道:
  “你是谁?在我们家包子铺干嘛?”
  “额,你家包子铺?”李云羽正纳闷,刚好丁香从后厨出来,笑着说道:“磊儿,怎么现在门外?还不快进来吃饭!”
  丁磊见到姐姐,像看到救星一样,连忙屁颠屁颠地跑过去,躲在丁香身后,指着面前的男人问道:
  “姐姐,这人是谁?”
  “这是姐姐刚买的仆人,以后他就给我们家干活了!”丁香自豪地回答道。
  “可是,姐姐这人长的好奇怪啊,头发那么短,磊儿害怕!”丁磊依旧紧紧地抓住姐姐的衣袖,始终不放开。
  “没事儿的,磊儿,她,她就是掉头发,你还记得隔壁的刘大爷吗?他的头发跟她差不多。”丁香随意扯了谎,这才安抚了弟弟。
  李云羽听到那人说她脱发,气的想打人。你才脱发,你祖宗三代都脱发。她咬了咬牙,收起握紧的拳头,恨恨地跟在姐弟后面进了屋。
 
  包子西施二
 
  这饭菜怎么这么难吃?李云羽不相信似的,又夹了块肉小心翼翼地品尝,随即五官皱在一起,生生地咽了下去。她抬头看了看姐弟俩,两人细嚼慢咽,吃的正开心。
  难道是自己的味觉失灵了?她再次夹了根青菜,放进嘴里,咸的快要齁死她了。于是,她放弃了,三两口将碗里的米饭吃完,收拾了自己的碗筷,继续去铺子门口守着。
  劳动的时光总是很快,到了收摊的时候,李云羽快速地把桌椅收拾好,洗洗刷刷全部弄完以后,准备等着下班休息。
  “你,跟我出去趟。”丁香叫着眼前的人,淡淡地说道。
  “干什么?”李云羽问道。
  “叫你跟着就跟着,哪来那么多废话?”丁香不耐烦地说道。
  李云羽闭了嘴,不再说话。没想到自己都二十三的人了,居然还被一个黄毛丫头使唤来使唤去的。她苦笑着,拄着树枝,一瘸一拐地跟在丁香身后。不多久,她们便到了医馆。
  “坐下。”丁香不客气地命令着。
  “干嘛?”李云羽一脸无辜地问道,身子却很诚实地坐下了。
  丁香没有回她,转过身对着灰白头发的大叔,笑着说道:“大夫,她脚扭伤了,能帮忙看看吗?”
  李云羽愣住了,原来这丫头是带她过来看医生的,刚刚的烦躁和生气瞬间被感动替代,心里突然暖暖的。
  “来,我看看,伤到哪儿了?”大夫摸了摸胡子,慢吞吞地问道。
  李云羽撸起裤脚,只见脚踝处已经红肿了一个大包。大夫按了按,李云羽忍住疼痛,头上开始冒汗。
  “嗯,扭伤了,还好没伤到筋骨,开付药,吃三天就好了。记得这三天尽量不要动,好生修养,否则落下病根就麻烦了。”大夫边写着药单,边嘱咐着一旁的丁香。
  丁香交了钱,抓了药,带着李云羽出了医馆。天色渐黑,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没有说话。
  “谢谢你!”李云羽开口说道。
  “不用,我可不是为了你,以后包子铺事情多着呢,你瘸了,谁帮我干活?”丁香说着,听不出任何情绪。
  李云羽知道这丫头刀子嘴豆腐心,也就没有多说,心想着还是得赶紧好起来,在离开之前多帮帮她,算是报答她的恩情了。这样想着,李云羽便觉得日子好像不那么难过了。
  于是,接下来的三天,丁香硬是没让她下过床,不仅给她做饭,还给她熬药,直到她的脚痊愈。这让李云羽更加感动,决定要利用自己二十一世纪的知识力量好好帮帮她。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和了解,李云羽大概了解了这个时代。这是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不过类似于宋朝,有皇帝,有封建制度,不过还算太平,百姓安居乐业。但是一想到古代女子的境遇,她便下定决心,继续以男子身份示人。
  她看着眼前的房子,虽说不那么破,三个房间也不小,但是那摇摇欲坠的房梁还是让她有些心惊,生怕哪天下雨塌下来,自己就挂了。于是,她找了个机会跟丁香商量,将屋子房梁的状况描述得极其糟糕。这丁香毕竟年纪不大,除了做包子赚钱,压根就没注意到自己的屋子情况,被李云羽吓得一愣一愣的。赶紧给了些银子,让她一天内修缮好。不过,她也不是傻的,给了钱还记得让对方将每笔花销记清楚,她可是要对账的。
  这小财奴,李云羽在心里笑道。
  “姐姐,今天的菜好好吃啊!”磊儿又夹起一块肉,眼睛眯着极其享受地说道。
  “磊儿,忘了夫子说的话了吗?食不言寝不语。”丁香厉声说道,磊儿吓得不敢再说话,眼眶红红的。
  三人就这样默默地吃完饭,李云羽惊喜地发现今天居然光盘了。笑嘻嘻地收拾盘子,说道:“以后,还是我来做饭吧!”
  “今天的饭是你做的吗?”磊儿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她。
  “是啊,怎么样?好吃吗?”李云羽得意地问道。
  “好吃!比姐姐做的好吃多了!”磊儿瞬间把姐姐给卖了,还不忘伸出大拇指给李云羽点了个赞。
  “磊儿,今日功课学的如何?”丁香冷冷的声音传来,两人不由地打了个哆嗦,李云羽见她脸色不好,脚底抹油,躲到厨房去洗碗。只留下磊儿哀怨地面对着姐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磊儿弟弟,我想请教你个问题。” 晚上,趁着丁香洗漱,李云羽拉着院子里磊儿,神秘兮兮地说道。
  “何事?”磊儿看着她,坐直了身子,端出一副老成,慢悠悠地问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