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破春──桐石

时间:2020-09-13 15:20:39  作者:桐石
  “你不许想着他,我……糕糕不会同意的。大不了我以后每日都给买束花回来。”
  “这和糕糕有甚关系,我又不爱花,没必要费这个心。”丁三用手碰了碰被咬的奶头,对何登渠说道。
  “反正你不许想着他。”何登渠别扭说道,酸味隔着屋都能闻见。
  他下床把牡丹花从水里捞出来,毫不温柔地塞进丁三的穴里。花还带着水,朵又大,丁三不适地往外蹬了一脚。
  “定要塞进来么?有些奇怪。”丁三粗喘出声,手里抓着何登渠的亵裤。
  何登渠用行动回答了他。他把裤头一扯,上衣也没脱,把那紫红性器直直插进穴里。这阳根使得久了,颜色也变浓了。
  他俩行房时,何登渠几乎没有不做前戏。还好塞进来的牡丹是在温水泡过,自己带了水进的丁三的穴,不然他肯定被何登渠的粗鲁行径弄得明日下不来床。
  “你还没答应我呢?”何登渠把花推进了一点,用力插了几下碾出花汁,还有半朵露在外头,他自己用手把花全部推进丁三的牝户里。花汁是浅红带着微紫,和丁三的穴肉颜色有些相近。
  丁三抓着何登渠的肩,眼角湿润说道:“答应你,我本来也是想不着的,不是你提了我才说的么?”
  何登渠捏着丁三的肥硕臀部,混着花汁卖力顶弄,委屈道:“可我一说送花你便想到了人,你定是一直惦记着。”
  狰狞性器进进出出翻出殷红的穴肉,阳物的筋络暴起贴近丁三的女穴,何登渠还一手摸着丁三的性器,一手掐着丁三的饱满阴蒂。丁三禁不住粗暴的快感,双手从何登渠肩上放下,往后撑着,两只熟奶在荡秋千。他肏得如此猛,丁三的大奶子晃得胀痛,竟喷出一些白花花的奶水,何登渠连忙靠近又舔又吸。
  “好好好,我这便忘了他,你再往里插插。”丁三满足地淫叫出声。沉浸这闺房之乐里,他平日本就好说话,现更好说话了。
  何登渠得到回答,顺服地将性器带着肏烂的花入得更深。但花毕竟还是长在外面的,受了风尘雨露,纵是刚才洗了何登渠也怕不干净,又把沾满花汁的男根拔出来,一声淫靡的水响。他伸出最长的手指在丁三穴里抠挖,想把花取出来。稻香混着牡丹花香,还有奶香和淫水味,种种味道杂合在一起,又好闻又难闻。
  但何登渠顾不上什么好闻难闻,花被全部弄出来后,他急忙又把阳物塞进来,堵住已经开始淌水的软穴。
  “乐照,你摸摸这根。”丁三穴里被挖花也是美得不行,他把何登渠沾了好些淫秽东西的手放到自己的性器,等着何登渠来抚弄。
  他们做了那么多次,何登渠再是了解他不过。最好是穴里和阳根一起弄,他更能浪得没边。
  何登渠一边找着宫口,一边揉着丁三的性器,嘴里还叼着他的奶子吸着。奶水虽空了,但不妨他嘬着丁三的乳肉。
  “三哥,我们给糕糕添个弟弟好么?”何登渠吐出玩肿的奶头,舔着丁三的厚耳垂说道。
  “好,那你等会儿射多些。”丁三跟着何登渠的动作起起伏伏,背上染了细汗。
  何登渠顺势肏进宫口,丁三的子宫口似是见了熟人一般,对这庞大阳物热情得不得了,吸的一次比一次紧。何登渠的阳物当然也是热情应和,翻云覆雨似的搅弄,
  又是数不清的插送,丁三热辣的肉穴最终和何登渠吸奶一样,吸尽了何登渠这一发的精水。潮吹过后的丁三疲懒了些,他搂着何登渠的脖子,整个人瘫在他身上。
  “三哥,我们换个姿势再来一次罢。”没歇多久,何登渠的性器又邦邦硬,果然还是只有二十三岁。
  多生个孩子,三哥事忙,应是不会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了罢。
  -----
  看了一下评论,看来大多数人选择自己生。明白有些小可爱觉得生孩子太痛了,不想让三哥受苦。放心!我会让三哥生得不那么痛苦的。
  那个断奶的环节是我私设的,如果不符合常理就当是随便看个肉吧。
  下章写三哥吃醋,有来有往哈哈哈。
 
 
第二十七章 番外二 香芦不香(慎入!会大改)
  丁三不通管家事务,何府目前由方娘子暂理。
  从府内去牙婆手里买卖下人,到府外和别家夫人应酬交际,统统是方娘子一人包揽。她做过账房娘子,下人算的账目诓骗不了她。
  还有要理清京中错综关系,哪些交好或是不必往来,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全是当家主母要做的。方娘子直爽惯了,但也不得不压抑着自己的性子。
  “三儿,虽说有些为难你,但这些东西迟早要交到你手里的”,方娘子语重心长道,“到底是到了京城,和当初在村子里不同了,有些牛鬼蛇神你不去招惹,他还不要脸皮地自请而来。”
  反正家中琐事不用丁三操心,方娘子现是培养丁三先学会看账本。
  然而当初向宋嵩学诗,丁三都费了好大工夫,尽管他有心,但还是勉强了些。他给自己备了面铜锣,觉着困了就敲一下。有时何登渠回来,丁三还在认字看账本。
  “娘,要不多请一个管家帮忙罢,三哥不必学这些。”何登渠吃饭时与方娘子商量道。
  “管家能帮你操持家里,他能帮你去面见那群笑里藏刀的妇人么?她们面上做得好看,背后不知如何耻笑你,而且又关系到你的仕途,哪个枕头风一吹,不得绊了你的脚?”
  方娘子说的话冲,但理儿是不错的。她今日又赴了尚书夫人的赏花宴,那一个个的拐着十八个弯儿来暗讽——他们一家子是从小门小户来的,出席个宴会还要婆母应付,那探花郎的发妻应是见不得人罢。
  丁三在喂何怀畴吃饭,抬头说道:“你俩放宽心,我虽学的慢,但还是有成效的。今日我拨算盘拨的快多了,还找出了账上一处错漏。”
  丁三语气中不免带着愉悦,今日教他算账的先生还夸了他。
  “我要吃一大块肥肉!”何怀畴嘴里还在嚼个不停,就先把那盘红烧肉预订了。
  何登渠故意呛他儿子道:“你不能自己吃肉么?还要大爹爹给你喂饭,又不是自己不会吃。”
  何怀畴鼓着肉脸,嘴巴油汪汪的,藕节般的小胳膊抓住丁三的手,反驳道:“我今日好厉害,学会了好多字,这是大爹爹奖励我的,小爹爹没有。”
  何登渠听罢,枯苗望雨似的看着丁三。可丁三愣是没看见何登渠要瞪出来的眼睛,夹了那块肉给何怀畴喂他吃下,然后自己慢慢扒着饭。
  请回来的厨子确实比他自己摸索出来的好些。
  方娘子左右看了两眼,乐得给何登渠夹了一筷子肉,笑道:“你光看着,肉又不能飞到你碗里来,这么大人了还要和你儿子争宠。来来来,娘宠宠你。”
  何登渠闷不吭声地把那块肉吞了下去。
  *
  香芦今年刚满十六,出落得越发水灵。
  她是十三岁那年被亲爹卖到牙婆手里,被一家商户买去后得罪了小姐又被卖了出来,如今在何府做事,照顾方娘子的起居。她长得俏丽,又是老夫人的贴身丫鬟,下人都捧着她。
  这人到了云端就容易飘。何登渠年轻俊美,香芦的心思就活络起来。她毕竟年纪小,见过的男人少,春心一动便想使尽千方百计和心上人在一块。
  这日方娘子又去赴宴,丁三在书房算账,何登渠休沐在卧房里休息。
  香芦装作腹痛,向方娘子告假。谁知这花一般的小女子便寻到了主人住处,换上一身嫩粉轻薄裙装,簪上一朵黄花,想要把自个儿献出去。
  小姑娘想得倒也简单,男人都爱俏爱嫩,何登渠日日对着那粗壮双儿定是累了。她生得好,又曾跟着以前的小姐读过几句诗,哪个男子不爱呢?
  她轻手轻脚地推开门,何登渠还熟睡着。
  香芦贝齿轻咬着抹上口脂的唇,含羞带怯地靠近何登渠的床边,把外衫脱下。她酝酿了一会儿,一身细嫩皮肉就落到了床上压着何登渠。何登渠惊醒,正对着香芦的脸。
  小美人欲说还休的杏眼望着何登渠,朱唇半启道:“老爷……”
  这便是香芦年轻不懂得拿捏男人的招数。她这么傻乎乎地直接送上门,到底是降了自己的身段。况且她之前没和何登渠通过气儿,可就不是吓人嘛。
  何登渠吓得一脚给香芦踹地下。
  这大白天的,竟还有鬼压床!
  香芦吃痛,泪眼盈盈地望着何登渠,轻呼:“老爷,妾身好疼。”
  而此时何怀畴迈着小短腿,哼哧哼哧地拉着丁三往他们卧房里去。他刚拼好一块七巧板,给大爹爹看过后又要给小爹爹看。
  “小爹爹!”何怀畴一把把门推开。何登渠门没落栓,不然香芦也进不来。
  床上一人,床下一人,门口两人。
  四人面面相觑,三人尴尬。
  “小爹爹,我拼好了。”何怀畴抱着七巧板,伸手要何登渠抱他上床。
  何登渠不理他,急忙想与丁三解释,却被香芦抢先一步。
  “夫人,是我心系老爷,您别怪他。”香芦娇娇啼啼,深情地说出自己的心意,真是好一个痴情女子!
  “香芦姐姐哭什么?”何怀畴问何登渠,被他捂住嘴。
  丁三茫然地抓着头,走上前看了两人好几眼,说道:“乐照……你是看上香芦了吗?”
  丁三虽没见过何登渠他爹,但也看得出他们的恩爱。他以为互表心意后,便默认两个人就是一辈子在一起,一方死了以后也不会再嫁娶。
  原来是他理解错了么?
  乐照没想和他一直在一块儿。
  丁三难得伤心。
  之前不在意,可现见着后,他只想把之前的话收回来。
  丁三一有事只会抓头发,要不是他头发生的茂密,任他这个手法,秃个一两次不成问题。
  “看上了你也不能娶”,丁三认真说道,“家里的钱我都知道地方,不会出钱让你娶香芦的。”
  这傻双儿,连句可怜话也讲不出。
  眼睛已是红成那样子,也只会好笑地拿银钱威胁。
  何登渠哪里看得丁三难过,他拉住丁三的手连忙讲清来龙去脉,言辞之恳切,发了好几个誓证明自己的清白。
  谁能晓得竟有人会爬床上来?
  天降一口大锅,何登渠只能尽力不要越描越黑。
  还好是个探花,话说得简易明白,丁三还不好意思地觉着自己过分较真。但何登渠是十分爱重他的较真,只是不说罢了。
  嗐,三哥是离不开我了。
  香芦还是深陷自己的情意之中,哭叹道:“老爷,我晓得了。”
  她提起裙子小跑出去,途中还撞到了桌子,碰掉了一个茶杯。也不知这碎茶杯勾起她何种情怀,越发哭得痛楚,好似何登渠是个负心郎。
  目睹这一切的何怀畴刚能说话,却被何登渠打发了出去。
  “糕糕好厉害,去找祖母看看你拼的七巧板。”
  “大爹爹不和糕糕一起去么?”
  何怀畴虽小,但也感知哪里不对,想要拉着大爹爹走。
  “大爹爹累了,要和小爹爹一起休息,等会儿再找你。”何登渠哄骗道。
  何怀畴半信半疑地又迈着小短腿走了,怀里紧紧抱着自己的小板板,走到一半才想起祖母今日不在家,他又哭着回去找爹爹。
  -----
  感觉自己越码越不成形了,到底要如何找回刚开始那种状态?
  PS:谢谢各位鱼鱼的夸奖和意见,超可爱der!这章准备改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