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破春──桐石

时间:2020-09-13 15:20:39  作者:桐石

 

 
  何登渠讨厌丁三,尤其是他下巴那处的孕痣。
  Original Novel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双性 - 荤素均衡 - 古代
  小甜饼
  文案:
  口不对心傲娇颜控探花少女攻vs有一说一憨直人妻壮双儿童养媳受
  年下青梅竹马,没情商二人组。
  架空私设,还有很多未知私设。
  不会追妻火葬场,不会虐,虐也是攻自己脑补。
 
 
第一章 同上书院
  青州有户人家,家中资产多不可数。
  一日,那家老爷称菩萨托梦——若想代代富贵,须得在青城山上修一家书院,供青州子弟读书。
  那家老爷果然照做,还请来了当世大儒到书院授课。几年后,这位老爷有了从龙之功,成了皇商。故而这家青城书院的运作目前还是由皇商一族提供,只要是青州所有考上举人的读书人,不需任何束脩就可以有幸听得大儒的教导。
  不过,书院也只是教学住宿不收银两,其他皆要自费。
  “勾儿,是你自个儿觉着不舒坦,怨着在书院吃不上一口热饭,娘才许让三儿跟着你读书。还是你如今是个举人老爷,便瞧不起我们这青河村,嫌三儿做你媳妇陪同你去书院不体面。”方娘子向来有话直说,性子爽快,对自己肚子掉下这块肉也不例外。
  “娘,谁说他是我媳妇?”
  “你从我八岁不通情理就开始胡乱言语,到儿子如今将要过弱冠还是这套说辞。我早就说了,我娶的妻子定要是白皙貌美,温柔小意,颇通诗书,将来能在案旁红袖添香的,哪像丁三那样比我……比一般男子都还要壮硕的双儿。”何登渠不甘示弱,和他娘对起嘴来,是半分书生样子也无。
  也怪不着何登渠如此生气,他一向不怎么喜欢丁三,纵是从小一起长大,也很少与他什么好脸。这积攒下来的愁怨,是源自何登渠八岁是起了的。
  何登渠自小就爱好颜色的东西,从襁褓开始就对他娘这个十里八乡皆知的美人笑开了花。他那个又黑又壮的爹只要一抱他,这个小东西就开始扯着嗓子嚎叫。
  不过不被他待见的爹去的早,打猎时摔下山崖,何登渠那时才四岁,他爹就舍了他娘俩去了。
  从垂髫小童那般天真年纪,何登渠听大人言语之间玩笑,问男娃娃们将来娶个怎样的媳妇,他总是争着,“我要娶一个最漂亮的媳妇”。
  可他的娘亲不当回事,于他八岁时领回一个双儿哥哥,说:“小勾儿,以后这个哥哥给你做媳妇好不好?”
  看着丁三自小就比别人高壮的身材,无甚亮点的五官,小登渠吓得直哭。
  方娘子却不以为意,深觉自己讨到好处。
  她如今做账房的布料铺子是越来越不景气,不晓得哪天就把她辞了,以后他们娘俩不可能靠着他爹留下的资材坐吃山空。碰到丁三的婶母只要价两吊钱卖他,方娘子立刻把他买了下来,做个她家的童养媳。
  以后勾儿娶妻的彩礼钱省了,关键这双儿身子强壮,能帮衬家里不少。而且孕痣鲜红,一看就好生养。方娘子算了半辈子的账,最会精打细算。
  可这精明妇人哪里懂这小男娃的心思。何登渠胳膊拧不过大腿,还不能来阴的吗?一天到晚就跟丁三念叨,我将来是不会娶你的。
  “我不管,三儿必须跟你上书院去。”方娘子最会用这招,讲不过别人就撒泼耍赖,是何登渠他爹在世时惯的臭毛病。
  可这次何登渠是铁了心,说什么也不能让书院那些人知道丁三这是他家的童养媳。
  两母子大眼睛瞪着大眼睛,气氛剑拔弩张。
  “干娘,乐照,你俩讲完了?”丁三打他们吵架就回来了,就是不好进去。
  何登渠那些话丁三从小听了个遍,他早就不在意了。丁三长得粗犷,性子也是憨直,还学了他干娘一点直爽,向来有一说一。往不好听的说,就是不会看人脸色。
  他刚从田里收稻子回来,身上早就一身汗,急着喝水解渴。
  何家这些年把田地都变卖了,供何登渠念书,如今就剩下村口不远那半亩地。
  何登渠是读书人,没时间做农活。丁三闲着没事就在地里鼓捣,他虽然不够机灵,但也知轻重。况且方娘子对他也好,他自己心里有杆子秤,晓得欠何家良多。无论方娘子说什么他都称是,怕要是方娘子要他去杀人,他也会磨好刀子就去。
  这个场面发生多次,方娘子和何登渠早不会红着脸尴尬了。
  “三儿,你瞧瞧这个不孝子,明明就是他抱怨书院过得不好,我才叫你去帮着他点儿。他好心当作驴肝肺,我这心里难受。”方娘子拉着丁三的手哭诉道。
  “娘这颠倒黑白的工夫越发熟练了。我还不知道你,丁三那么听你的话,你肯定要教导他到书院里胡言乱语说他……他是我从小就养着的媳妇。”毕竟人在面前,何登渠讲“媳妇”二字说得吞吐。
  村里人每次遇他都打趣他家有个童养媳双儿,何登渠觉着就是他娘到处大嘴巴。
  “娘是为你好!”
  “你哪是为我好,分明是以后不想出彩礼钱!”
  “这是你说的,你不娶三儿?”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方娘子拍拍丁三的手,说:“三儿,不是干娘不想留你,主要是你这年纪也到了,还没破春。双儿就是遭了这身体的苦,干娘帮你相看了个人家,村里秀才家的小儿子。就是人瘦弱些,但品行好,家里也富足。你嫁过去,不会受苦。到时候干娘给你备份嫁妆,找个好日子就过门吧。”
  双儿和普通男女不同,有个春事。二十二便是春限之年,丁三年纪也快到了,年纪到了不破春,双儿就容易患春残病,逐渐凋零而死。
  丁三没什么怨言,点头称好,“干娘,家里等着乐照去京城考试会更紧巴,嫁妆钱你自己留着。我这些年也攒了些钱,可以充作嫁妆的。”
  何登渠听这二人言语,心中直冒酸气。
  这丁三自己嫁妆都备好了,想来是巴不得嫁出去,早就看不上他这个还在读书的弟弟了。还有那秀才家的小儿子他也知道,瘦不拉几,根本受不住丁三那么大块头,谈什么给他破春!
  这何登渠嘴上倔的很,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如何作怪。只是一想到这十二年来说是要给自己做媳妇的人,一朝要成了别人床上的娘子。做的糕点饭菜都是别人的,夜里帮别人铺床,以后肚子还要揣别人的崽……这心里想得哪是平日嘴毒说丁三怀孕会更丑,一股无名火烧得他喉咙痛,恨不得打那秀才小儿子一顿。
  “不行!”
  “丁三,你现在收拾包袱和我去书院。”何登渠把丁三从他娘手里抢过来。
  “何登渠,你这是做什么?”
  “丁三自己存的钱也是我们家的,不能做彩礼钱。这嫁人的事,以后再说。”
  方娘子看着何登渠拉着丁三匆匆收拾了包袱急忙往外跑,鞋都差点跑掉了,心下不屑:好小子,跟你娘斗。不激激你,你天天占着茅坑不拉屎。三儿哪里不好,要是为娘真的给他嫁出去,你怕是天天都要找娘闹腾,书也怕是读不好。
  方娘子自觉赢了这一仗,心里快活不少,想着她很快要抱孙子了,嘴角都咧到天上去。她脑里胡思乱想着,回忆起一段往事。
  那时候,三儿才到他家一个月。
  -----
  方娘子:姜还是老的辣
 
 
第二章 戏称由来
  日头当空,暴烈滚烫,不宜下河摸鱼,宜扮新娘。
  何登渠家里聚了四个孩子,分别是村长的儿子何文宝,隔壁邻居的女儿何白苗,最小的何登渠,还有才来一个月的丁三。
  丁三没有名字,只是在家里排行老三,故而称作丁三。
  往常玩扮新娘时,只有三个人,何文宝和何登渠就在抢谁当新郎官,谁做小宝宝。何文宝比何登渠大,每次白苗就选他当新郎官,何登渠早就不服气了。
  况且何白苗是目前村里长得最好看的小姑娘,月牙儿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还有两个小酒窝,经常被她娘梳着油光光的小辫子,还会唱一些小调。
  如今丁三来了,情况就变了。
  丁三和何文宝差不多高,甚至比他壮比他黑一些,可下巴上那颗明晃晃的红孕痣,彰显着他是双儿。
  何文宝没何登渠那么强的美丑观念,又是一个好奇心重的男娃,十分慷慨地说:“那这次白苗苗做你新娘子,丁三做我的新娘子,我们今天一起成亲。”
  “不要!”八岁的何登渠气鼓鼓地说。
  何文宝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主,是村里的孩子王,平时何登渠再不服气,也不会出声立即反驳他。可何文宝的村长爹每次教他要以理服人,所以他想跟何登渠讲道理:“小勾儿,你平时不是想当白苗苗的新郎官吗?你不想当了吗?”
  何登渠皱起了山字眉,一只嫩生的包子脸出了好几个褶,嘴里嘟嚷着:“我想当白苗苗的新郎官。”
  何文宝松了口气,“那不就好了,我们现在要拜堂了。”
  何文宝把何登渠的手放到何白苗的手上,示意白苗拉着他,自己拉着丁三的手。
  这一拜天地还没有喊呢,何登渠就哭着跑进另一个屋子找娘亲了。
  方娘子正算账,就被何登渠一打岔。等着何登渠打着哭嗝说出原委,她实在哭笑不得。
  “小勾儿,你平日不是最想和白苗姐姐扮新娘了吗?这次文宝哥哥都让着你了,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方娘子压制着自己的火气。
  “可是,可是……是丁三不愿意当文宝哥哥的新娘子!”何登渠泪汪汪地说着拙劣的谎言。
  方娘子先是拍了何登渠的屁股一下,呵斥道:“没大没小,叫三儿哥哥!”
  “三儿,你不愿意当文宝的新娘子吗?”方娘子问丁三。
  丁三向来憨直一根筋,不晓得何登渠为何不乐意。他只记得平日里何登渠对他嚷嚷隔壁的白苗苗比他好看多了,以后她才是他的媳妇儿。
  丁三对待自己人没脾气不记仇,不记着何登渠总贬他不好看,想着何白苗扮他的新娘子,何登渠肯定会高兴的,应该就不哭了。
  “我愿意的。”丁三点头,诚恳地说道。
  他完全想不到何登渠是为何哭的。
  “小勾儿,你看三儿哥哥都答应了。”
  可何登渠哭得更厉害了。
  “何登渠,玩个游戏你还要哭,以后不让你玩了!”方娘子凶着这个八岁的水娃娃。
  她今日本就被掌柜骂了一顿,直接被他赶了回来。照着掌柜这般没来由地挑刺,她就明白她之后做不久了,正为以后生计心烦呢。何登渠自从他爹去后就很少哭了,今日不知着了什么魔。
  何登渠甩开方娘子,直呼“娘亲说话不算话”。然后他鞋也没穿,赤着脚往外哭着走。
  方娘子再气也不能看自己儿子顶着个毒日头不穿鞋,匆忙拿着鞋子跟着他赶。丁三就跟着方娘子,他跑得快,一下子就追上了方娘子。剩下一个十岁的何文宝还有九岁的何白苗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何登渠长得晚,个子是后几年长起来的,现在就是一个矮冬瓜,不过也是白净秀气的矮冬瓜,讨村里人喜欢。
  何生,也就是青河村的村长,何文宝的爹,正在驾着牛车往家里走,碰到了走在路上哭得正伤心的何登渠。
  “小勾儿,这是怎么了?你娘打你了?”何生停下牛车,“怎么不穿鞋,上车来,生伯伯送你回去。”
  何登渠正委屈无处倒,这就来个大罐子。
  “娘亲骗人!她把我的媳妇给文宝哥哥了!”
  何生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多了个儿媳,但是他也晓得何白苗常和他儿子还有小勾儿一起玩,以为何登渠说的是她。
  “没事没事,你娘亲给不了,白苗姐是天禄叔叔家的,以后你长大拿好多银子就可以娶她当媳妇了。”
  “不是……嗝……是三儿哥哥,三儿哥哥以后是我的媳妇,娘亲给我说了的。她把三儿哥哥给文宝哥哥了,我就没有媳妇了,也没人和我一起睡觉了……娘亲好坏……”
  家里没多余的床,方娘子就让丁三和何登渠一起睡。
  何登渠自小分床分的早,其实自己怕得很,但小小的一个人又特要面子,不敢向爹娘说害怕。
  他嘴里嫌弃得不行,还在床上划了线,可一到夜里,他总是滚到丁三身上。这大热天,两孩子睡醒一身汗。何登渠欺负丁三不会抱怨,自己先倒打一耙,说“我先原谅你这一回,你以后别过线了”。
  丁三还真信了。第二天夜里,丁三故意靠边睡,生怕自己挤着他。何登渠总是有理由找茬,质问他为什么睡那么远。
  赶上来的方娘子直接被何登渠这倒霉孩子逗笑了。一开始是谁自己说不要这丑媳妇,就玩个游戏给了别人当一会儿都不行,害得她大热天跟着他跑了一身汗。
  “好,你三儿哥哥是你的,何登渠你先把鞋穿上。”
  得了娘亲的许诺,何登渠才逐渐止住哭,自己乖乖穿鞋。
  可何登渠的话直接把丁三搞迷糊了,所以自己到底是不是这个小了两岁的弟弟的媳妇?
  他脑子想不来那么多,琢磨半天,得出个“以后再说,他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的说法。
  何生莫名其妙听何登渠哭诉半天,却得了一个消息,他逢人边讲今日发生的事。于是乎,村里人都晓得了何登渠家有了个童养媳,是个双儿,孕痣在下巴上。
  何登渠如今埋怨他娘到处宣扬,其实是自己忘性大,把自己做出的傻事忘得一干二净。
  方娘子想起这事就直乐呵。何登渠模样与小时候变了许多,褪去了婴儿肥,五官更加硬朗。为了不比丁三矮日日坚持拼命蹦高,虽说目前就比丁三高了那么不到一寸,终究还是高的,和往日那个矮冬瓜不可同日而语。
  然则这性子却是半分没变,心口不一,对他三儿哥哥特别霸道,他自己却没觉察出来。三儿做的糕点一块都不能给旁人分,连她这个做娘的也只能分得两块。
  还有从小三儿给他惯坏了,连自己铺个床自己都睡不舒坦。近日中元书院休假,他回来直抱怨,还说书院的饭食又贵又不好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