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在现代做巫师是一种什么体验?【强强】──玫

时间:2020-09-13 09:07:29  作者:玫

 

 
 
 
文案
谢邀,人在华国,刚下飞机。
出租屋闹鬼,小区鼠患。
新助手高冷脸臭,神秘生物搞事不停。
除了有颜有钱,班西觉得在现代做巫师似乎没什么好的。
毕竟你看,他连只猫都没有呢。
 
注意事项
1.时律攻x班西受,慢热小甜饼。
2.每晚十点更新,有事会在评论区请假。
3.纸上谈兵,如有任何阅读不适请及时右上角逃生。
希望大家可以怀着愉快的心情观看【鞠躬】
 
 
 
 
 
第1章 
  九月中的申市仍抓着夏天的小尾巴,晴空万里,太阳亮得晃眼。
  来自遥远异国的飞机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稳稳落在申市国际机场的跑道上。
  走下飞机的第一秒,班西就感受到了这块异国土地的下马威。
  他的力量凝滞难以流动,内在感知被封闭,一路上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守护灵,骤然陷入了沉默。
  如同被沉入不见天日的深海,他所能探知到的只有涌动无边的力量洪流。
  这块土地上古老而蓬勃的神秘啊。
  班西徐徐地呼吸,让异国的空气流淌进他的身体,潮湿的热度在他体内短暂地燃起火苗,平衡在能量冲击下摇摆不定的天平。
  他在机场门口打了辆出租车,司机还在对着他那张明显的外国面孔挖掘英文储备,他已经流畅地开口报出了自己的目的地。
  “麻烦去徐浦区淮清路874号,淮清派出所。”
  ……
  徐浦区是申市的老城区,高楼大厦的新兴商圈与上世纪的洋房弄堂居民区共存,寸土寸金车水马龙。
  路旁的法国梧桐投下浓阴,从淮清派出所二楼望出去,正好能看见一片令人心旷神怡的绿色。
  但这也拯救不了办公桌前奄奄一息快要见老祖宗的胡小八,她抱着自己圆形斑秃的大尾巴,兴致缺缺地翻看着今天的预约记录。
  这里是华东特殊事务管理中心的服务大厅,负责所有超自然非日常妖魔鬼怪相关的基础业务办理,包括登记注册申请审核等,采取预约工作制。
  为避免夺舍上身等身份顶替现象,预约必须要提交自己的原形照片以证真身,但化形后再如何相貌堂堂,也拯救不了某些妖怪的原型创意十足且辣眼。
  胡小八深刻觉得就是因为每天被这般荼毒眼睛,自己才会掉毛日益严重。
  她是个狐族啊狐族,就不能尊重一下他们全族颜控的尊严吗!
  喝了口芝麻糊长叹一口气,胡小八有气无力地接着点鼠标。
  这个青面獠牙……
  那个麻麻赖赖……
  咦,这个——
  胡小八精神一振,一声“卧槽”惊天动地,叫得坐她旁边的苗二十三手一抖,险些一杯水浇在新买的裙子上。
  “发什么疯呢!”苗二十三斜着眼睛瞪胡小八,一双猫儿眼从胡小八的电脑屏幕上一扫,便了然了,“不就是个洋人的巫师,瞧你没出息的样儿。”
  “但他好看啊!”胡小八捧着脸反复打量预约资料上的两寸免冠证件照,看得如痴如醉。
  在被迫审阅了一上午有毛的没毛的滑溜溜黏哒哒奇形怪状的之后,突然看到这么一张眉眼深邃肤白貌美的照片是多么让狐愉悦的事情,瞬间胡小八就找回了自己作为狐族的尊严。
  尤其那双莹润剔透如海水浮冰的蓝眼睛,即使照片上冷冷淡淡看起来没什么情绪,也让她很有违法犯罪一爪子抠出来泡进福尔马林里收藏的冲动……
  咳咳。
  胡小八赶紧舔舔嘴唇收起不小心露出来的獠牙,又对着苗二十三好奇地问:“巫师是什么呀?之前电影里拿小棍子的那种吗?”
  苗二十三白了她一眼:“说了让你多看看书。”她这么说,也知道狐族是个什么尿性,就多解释了两句:“洋人的巫师就像是我们的修士,会用法术,也会医术,很有些神异之处。”
  “不过正经的巫师一般很守规矩,入境需要的材料和监控等级都不高,而像是这位……”苗二十三又看了眼屏幕上的个人信息,接着道,“像这位罗斯巴特先生这样,由巫师议会派遣过来的官方巫师,就是管束一定区域外来精怪的负责人,跟我们一样都是给公家干活的。”
  “医生、调解员、审判者、行刑官……”苗二十三掰着手指头回忆当年考试时候关于官方巫师职责的条目,最后掷地有声地总结,“总之国外来的那群终于有人管了!”
  想到华国大结界放开后涌入的大量外来妖口和由于体系不同而产生的各种问题,不颜控的苗二十三看着照片上那张脸都觉得格外顺眼起来。
  ……
  不过等本人站在她面前,苗二十三就不这么觉得了。
  班西毫不意外地看到这位有着漂亮猫儿眼的女士对着他脸色几度变化,站起来冲出门外的时候尖尖爪子差点挠坏了门。
  “猫都不是很喜欢我。”他向满脸懵逼的胡小八解释了一句,把手上的资料递过去,“班西·罗斯巴特,巫师议会的派遣巫师,我来办入境登记手续。”
  “啊……?哦哦。”胡小八接过文件在电脑上录入信息,心里却还有点迷茫。
  的确是有那么些人不怎么招猫喜欢没错,可苗二十三也不是普通的猫啊,能让修炼三百年的猫妖控制不住变脸的,一句不招猫喜欢似乎是有点……
  解释不通?
  满脑袋问号地登记完了班西的基本信息,胡小八又拿出一叠文件让班西签署。
  班西简单翻阅了一下,主要就是承诺遵纪守法不闹事,以及手抄一份声明保证自己是自己本人/鬼/妖。
  不同于人类那说了千百遍也不会成真的天打雷劈,他们许下的誓言都有相应的力量,违背誓言就会被力量反噬。
  班西用英文和中文分别把声明抄写了一遍,签下自己的名字后交给胡小八盖章留档。
  盖上“华国特殊事务管理中心”的大红印章,他就是官方认证能够合法长期居留的巫师了。
  但这只是第一步,作为巫师议会第一位常驻在华国的派遣巫师,他接下来还要跑好多手续参加至少三场面谈,才能拿到在这里进行巫师工作的官方权限许可。
  “您的字写得真不错。”看惯了自家妖怪都歪七扭八的小学生字迹,胡小八这句夸得真心实意。
  “我父亲是华国人。”班西说道,把胡小八盖章后的文件副本收好,起身告辞之前,他又看了眼苗二十三的桌子。
  那上面一盆猫草刚冒出嫩芽,花盆里装饰的鹅卵石光滑洁白,衬得嫩芽青翠欲滴。
  “我能拿一颗石头吗?”班西问道。
  “这……”胡小八犹豫一秒,便迅速沦陷在了那双波光映漾的蓝色眼眸里,“可以!”
  猫草是苗二十三的命根子,可花盆和鹅卵石都是胡小八网上九块九包邮买的,送出去博美人一笑一点都不心虚。
  闻言班西唇角扬起,脸上的疏远冷淡霎时化为春风拂面,吹得胡小八醺然欲醉。
  别说送块石头,她愿意为这位罗斯巴特先生承包一座矿山!
  ……
  办理完入境手续,班西回到了自己的暂住地。
  他目前住在一家酒店里,虽然巫师议会为他安排了住处,但是考虑到自己被调职来华国开荒的原因,他并不觉得直接住进去是个明智的决定。
  毕竟负责安排他这次调职相关事务的是他前上司的亲妹妹,而他那位前上司遗憾隐退的原因不巧正是由于他“不小心”引发的法术事故。
  相信以那家一脉相承的报复心,为他安排的住处一定精彩无比。
  倒是他的家族在这场闹剧里保持了令旁人惊讶的沉默,大概是那群长老终于受够了他的独身主义和离经叛道,想让他在异国他乡学习一下老实听话要怎么写。
  ——华国作为一个固有神秘强大无比,跟巫师体系完全不同还自带大结界的国度,被派到这边来与流放无异。
  唔,班西对这个安排倒是喜闻乐见就是了。
  班西收拾了些需要的东西放进小皮箱,按照地址前往自己被安排好的居住地。
  小区旁边有一个市民公园,有花有草有人工湖,环境优美开阔自然,很适合进行与土地沟通的仪式。
  在官方程序上得到合法居留许可后,班西还要得到这块土地的许可,才能够在这块土地上使用自己作为巫师的力量。
  公园里人不多,班西在无人的僻静处清理出一块用以举行仪式的土地。
  他拿出从胡小八那里得到的鹅卵石,从内在感知里分出一丝,轻轻敲响这块石头封闭的门扉。
  这块石头会是和土地沟通的中介与容器,当然前提是它并不拒绝作为中介和容器被他使用。
  来自本土妖怪的馈赠让他没有遭到什么抵抗,鹅卵石默认了成为仪式的一部分。
  现在班西能够借由石头暂时脱离土地的压制,他闭眼仔细感知周围跃动的能量分布,在脑内绘制出一张地图。
  添加上以自己为圆心运转的行星,添加上元素属性的不同色彩,添加上能量的高峰与低谷,肉眼不可见的线条与色彩编织成复杂而瑰丽的图案,像是某种充满野性的猛兽,涌动着蓬勃而强大的生命力。
  这就是他要沟通交流,祈求接纳的土地。
  班西将自己带来的简易祭坛摆好,东南西北摆放四个祭坛,正中央摆放第五个,接着在祭坛上放好仪式所需的蜡烛,盛满水的碗和另一块石头——这象征着火水土三大元素,开阔空间吹拂的风是不需要刻意准备的第四大元素。
  魔法的概念里,东方是风,南方是火,北方是土,西方是水。
  然后这块土地上的元素按照其分布方位,被放置在了四个祭坛上。
  放置于中心祭坛的鹅卵石被树枝摆出的三角圈起,班西划开指尖为其涂抹上血色。
  这是形式上的献祭,意味着他将自己暂时的寄托于这块石头上。
  而后,“门”打开了。
  “门”的另一边是人类不能触及的世界,班西深呼吸,精神沉入了一片黑暗而灿烂的星海。他能感觉到有什么庞大而神秘的存在通过“门”打开的通道,高高在上地审视着他。
  仿佛山林中的猛兽,爪牙尖利,皮毛丰满,在草木横斜间打量闯入领地的兔子。
  这是他脚下土地的灵魂,是这块土地上一切自由意志的集合体。
  若是用更加通俗更加容易理解的语言来解释,这是这块土地的“神灵”。
  班西俯下身,轻声地颂念文字。
  “在上的父亲,在下的母亲,这块土地上的所有生灵,与我之内的生命之火。”
  “请指引我的双手,我的思想,我的灵魂,请指引我成为这片大地的家族成员。”
  他在胸口画五芒星,稳定自己摇晃不定的灵魂。
  “我请求。”
  “我给予。”
  “我接受。”
  用他的母语颂念一遍,再用这块土地的语言颂念一遍,以确保他和这块土地的神灵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颂念的声音脱离了他的灵魂,向着那神灵的方向伸展。
  像藤蔓在黑暗中追逐阳光,经历过漫长而折磨的等待与静默。
  骤然,世界明亮。
  四面八方的风灌注而入,火焰在他胸口点燃光明,从头顶的星辰到脚下的土地,他被高高地抛起直到云端,又沉沉地坠下直到双脚踩在土地上。
  班西仍能感觉到自己被注视着,他的眼睛疼得像是要在眼眶里烧起来,视线所及逐渐模糊,直到最后彻底变成灰黑一片。
  他拿起祭坛上的鹅卵石,摸索着埋藏在几步外的一棵枯树下——他知道这是合适的位置。
  “噗。”
  蜡烛倏地熄灭了,大开的“门”缓缓闭合。
  我许可。
  冥冥之中有声音如是说。
  班西听见了鸟的鸣叫,他的守护灵飞回了他的肩头。
  他被接纳了。
 
 
第2章 
  被土地接纳后,班西花了三天时间办理手续和熟悉自己的辖区。
  这块土地的神秘非常包容,虽然能量运作的体系不同,但是被接纳之后,他的内在感知很快与土地亲近起来,将他的力量流动调整到了更适合的频道。
  这三天班西还完成了申请权限许可的大部分手续,跨国快递为他送来了家族为他整理出的相关资料。
  作为罗斯巴特这一代唯一一个嫡系,哪怕被流放了他们也不敢真完全不管,不然他要是死在外头,有一个算一个都要被老祖宗半夜鬼压床的。
  当然,要是他们愿意舍弃文字只能手写的老传统,给他发电子文档就更好了。
  那厚厚二十几套文件夹足足塞满了八个大号快递箱,快递小哥搬得累死累活,班西全看完也只用了两个晚上。
  不过好歹不是羊皮纸,稍微内容图文并茂修饰过多了点,看完也足够班西对自己的辖区有了个大致了解。
  ——他的辖区在地图上被分为三部分,以申市为中心,还包含了隔壁淮清省的清市和司市的一小部分,由于这三块区域被同一条能量河,也就是所谓的“灵脉”支撑哺育,就被统一划分到了班西的管理之下。
  这是个试点区域,如果效果良好,后续巫师议会就会和华国这边接洽增派常驻巫师,解决两边都很头疼的精怪跨国迁徙等问题。
  流经班西辖区的能量河涌动着活跃而强大的力量,营造了对于神秘生物而言极其宜居的环境。班西手里的神秘生物名单里就有诸如白妖精、地精、吸血鬼、狼人、亚龙乃至于海妖等等常见不常见的品种,其中好几位还是巫师议会榜上有名的重点关注对象。
  班西在笔记本上把姓名身份居住区域一一记录下来,准备之后与这几位约个下午茶。
  初来乍到,先得通知一下老住户们这块地方有人管了,钻体系不同灰色地带空子才会在这里常住的,总要给人个连夜搬家的时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