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装哈士奇的那些年【甜文】──鸟惊庭树

时间:2020-09-13 09:06:22  作者:鸟惊庭树

 

  本文文案:
  蒋云翰身为一只狼妖,渡劫失败,被打回了原形。
  于是伟大优雅又高贵的狼王陛下……被从垃圾桶里捡了回去。
  为了讨生活,蒋云瀚不得不装成一只哈士奇。
  秋锦年看着眼前出奇听话的‘二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你未免太聪明了点。”
  蒋云翰如临大敌:不行,我要伪装自己的身份!
  于是第二天他吃完了一整盒猫砂,秋锦年急吼吼的把它送到了医院。
  蒋云翰麻醉都没过,把邪魅狂狷的表情演成了智障脑残:
  呵呵,见识到我的厉害了吧人类!只要我稍微动动脑子,就能让你跪在地上求我不要死!颤抖吧!人类!
  秋锦年:……老攻是个憨批,扔了吧:)
  【高冷成熟老干部攻x天然呆自然萌乖巧受】
 
 
第1章 第 1 章
  七月,太阳直射着北半球,过高的温度让柏油马路上的空气都发生了扭曲,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声情并茂的又把‘七月流火’的意思解释了一遍。
  突然,整个A市,所有的人的手机上同时收到了两条消息——
  【A市气象台2020年7月xx日14时25分发布高温橙色预警信号:……】
  【A市气象台2020年7月xx日14时26分发布暴雨雷电红色预警信号:……】
  “哇,有病吧?高温预警和雷电预警同时发?”
  “就是说啊,这个热的要死的天怎么可能下暴雨啊?天气预报什么时候能准一次……”
  这人刚奶完,抬头一看,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的艳阳天,转眼就换了颜色,青灰色的云层已经慢慢地聚拢起来,把刚刚不停炙烤着大地的太阳遮了起来。
  其中,A市西北方的云层尤其厚重。
  阴沉沉的雨云压得极低,里面时不时地冒出一些闪电特有的蓝光。四周无风,那一大团雨云就安静的盘踞在西北角,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蛇,正在冷冷的打量着它的猎物。
  在那朵雨云的下面,是一大片已经废弃了的工厂。
  巨大的烟囱高高的耸立起来,几乎跟雨云怼到一处去,在其中一栋楼的天台上,站着一个红衣的青年。
  他的个子很高,大约有一米八三,在青黑色的天幕下,像极了一把染血的长刀。
  那身红衣很怪,既不是古装,也不是现代装。硬要说的话,有点像藏民的藏袍——看起来都很厚实,而且上面也缀满了精致的刺绣。
  男子安静的看着那片云层,他的面容很冷淡,刀刻一般的面庞上用油彩画满了古老玄奥的符号,给他原本就硬朗的五官平添了几分神秘。
  他的腰带上系了一枚银质的方章,上面用小篆写着‘蒋云翰’三个字。底下坠着的小铃铛,在乍起的风中敲出了铿锵的乐章。
  蓝紫色的闪电,像一条粗壮的巨蟒,伴着巨大的雷鸣,轰然砸向了大地。
  “轰!”
  刚刚的惊雷把天豁了个大口子,瓢泼的大雨噼里啪啦的砸到了地上。
  秋锦年抱着快递跑到了一个屋檐下站住,雨水把他的头发打湿了,软软的贴在脸上,平添了一股子人畜无害的意思。圆圆的眼睛在碎发下亮着,湿漉漉的。
  他脸上肉嘟嘟的,像是被女娲盘了好多年的瓷娃娃,一点锋利的棱角都没有。
  但现在瓷娃娃却一改往日的腼腆,换上了一副狡黠的样子,他四下看了看,确定周围的人都回家躲雨了,这才把手拢成一个喇叭放在嘴边,小声地喊:“喂,是哪位道友在此渡劫啊?”
  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有人搭理他的,但这次不一样。
  许是看这个孩子傻的可爱,老天爷十分给秋锦年面子,也不知道他施了什么法术,一道炸雷不偏不倚的劈中了不远处的垃圾桶,动静大的把秋锦年吓了一跳。
  说来也奇怪,这道雷刚降下来,雨就停了。
  秋锦年小心的咽了下口水,抱着快递走到了垃圾桶那里。
  他蹲下,戳了戳被扔在外面的几个垃圾袋。
  其中一个袋子里软软的,还带着余温,秋锦年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一只小狗狗。
  这只狗子浑身上下灰嘟嘟的,细软的毛发被打湿了,一缕一缕的贴在身上,眼睛也紧闭着。它微张的嘴巴里,红色的小舌头轻轻地翕动着,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舌头上面细细的倒刺。
  似乎很是害怕受到伤害一般,它的四只小爪子紧紧地蜷在一起,以至于嫩粉色的肉球软软的挤在一处,像是没煮开的草莓芋圆。几只短小的指甲在芋圆里露出了透明的尖尖。
  “小崽子,你的妈妈呢?”秋锦年轻轻地揉了揉它的耳朵,随后,他发现了异常。
  这只狗狗的身上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光滑,秋锦年刚刚揉了一次之后就发现,这小家伙的皮毛上附着了很多粗糙的颗粒。他扒拉了几下之后,在这只狗狗的毛皮上,发现了很多褐色的结晶。
  秋锦年搓了搓,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焦糊味。
  有人虐狗!
  这些褐色的晶体,正是皮毛被烧化后留下的!
  在发现了这些之后,秋锦年立刻打消了自己‘在垃圾桶旁边等狗妈妈回家’的天真想法,把这只狗崽子藏在怀里就往回跑:“不怕,以后有我的地方,就是你家。”
  -
  蒋云翰在做梦,他梦见自己被一颗巨大的桃子绑架了……
  这只桃子长得漂亮又圆润,浑身上下粉粉嫩嫩的,就连头上顶着的叶子都分外苍翠,蒋云翰只要轻轻呼吸就能闻到春桃特有的芬芳。
  虽然这个桃子长得很讨喜,但是,也不知道它用出了什么法术,竟然把蒋云翰定在了地上,任凭蒋云翰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在发现蒋云翰无能为力之后,那个大桃子越发得寸进尺,它蹦蹦跶跶的跳到了蒋云翰身上,一下又一下的砸着蒋云翰的胸口,这架势,绝对是把蒋云翰当成了它的蹦蹦床,这几下锤的,差点没让蒋云翰当场吐血。
  托这只大桃子的福,蒋云翰终于挣扎着醒了过来。
  “啊……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秋锦年停下了自己一直在做心肺复苏的手,揉了揉狗狗的脑袋,“饿不饿?给你冲了奶粉,现在喝一点吧?”
  蒋云翰觉得不大对劲,他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这只人类,觉得他未免也太高了。
  估摸着至少两米五——比渡劫前的自己都高。
  是的,渡劫。
  蒋云翰是一只地地道道的狼妖。
  他们跟灵长类一起进化,除了拥有化形的能力以外,与普通人类并无太大区别。他们也有华国的身份证,只不过只在几个特殊的政/府系统里能查到他们是妖。
  他们既没有几千年的寿命,也没有特效满分的法术。
  唯一特别的,就是他们的成人礼。
  与人类十八岁成年不同,妖的成年期并不固定,当他们的肌肉和身体到达此生的巅峰之后,就会引天雷下凡。在经历了雷劫的洗礼之后,一只小妖,才算是进入了青年妖的行列。
  所以,在突如其来的雷阵雨中,眼尖的人类总能发现云层之中出现的不明身影,那就是正在渡劫的妖了。
  不过,在渡雷劫之前,蒋云翰的身高已经一米八五了,在华国算是相当不错的了,但是跟这个桃子味的人一比,自己怎么这么低?
  秋锦年拿了一个浅浅的盘子过来,里面盛着泡好的宠物奶粉:“我试过了,温度刚好,你会自己舔着喝奶吗?”
  ……
  我为什么要喝奶?
  还要舔着喝???
  这时候,蒋云翰突然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什么。排除桃子男太高了这种可能性以外,还有可能是他变矮了。并且他还需要喝奶,那么……
  蒋云翰低头,发现自己的视线离地面只有十厘米,并且自己浑身上下都毛乎乎的。
  蒋云翰试探性的动了动左手,只见左边的那个爪爪里,伸出来了四枚尖尖的小指甲。
  蒋云翰受过良好的教育,少年老成,被自己那一对儿不靠谱的爹妈锤炼的沉稳冷静,小小年纪就成为了狼王,所以他已经不记得上次骂人是什么时候了,所以尽管十分崩溃,他还是保持了自己的风度。
  于是秋锦年就看到,小狗崽傻糊糊的盯着自己冒出来的指甲,面无表情的叫了一声:
  “嗷呜。”
  烦。
  秋锦年有点懵,他把盘子又往前推了推:“你不饿吗?小狗三个小时就要吃一次饭呀。”
  蒋云翰往后退了退,警惕的表示:“嗷,嗷呜!”
  不饿,拿走!
  但可惜,他的肚子不是这么想的,为了表示抗议,蒋云翰的胃十分响亮的“咕噜”了一声。
  ……那就喝一口吧,命比较重要。
  于是他磕磕绊绊的走到了盘子前面,期间,由于对现在的身体不太熟悉,伟大高冷强大且成熟的狼王陛下……摔了好几个屁股墩。
  没办法,虽说妖在出生的时候都是兽型,但是在一岁左右就能化形,其后就一直以人类的形态长至成年。为了防止身份泄露,在掌握了化形的能力后,妖族几乎再也不会以兽型活动。
  所以蒋云翰已经彻底忘记了,作为一匹幼狼,自己应该怎么生活。
  唔……喝奶的话,就像喝水那样,张嘴吸入就好了是吧?
  蒋云翰凝重的看着面前的一盘子奶,低头,把脑袋埋进盘子里,张嘴,暴风吸入。
  “哎哎哎!”秋锦年傻了,他连忙提溜着蒋云翰的后颈皮把他掂了起来,“你想呛死自己吗!你要伸舌头舔啊小笨蛋!”
  可惜已经晚了,暴风吸入的狼王殿下整个脸上都是奶,把毛毛糊成了一团,还啪嗒啪嗒往下滴,他本人也是呛得不停地咳嗽。
  秋锦年连忙拿来毛巾给这个笨笨的狗崽子擦脸:“你可真是……算了,你等着我给你找个奶瓶吧。”
  一听到这儿,手里的小崽子立马不安生了,它挣扎着从秋锦年的手底下跑了出来,走五步摔两步的来到了盘子边上。
  前腿伸直,屁股坐在地上,指了指眼前的盘子,黑魆魆的眼睛里都是坚定。
  秋锦年看着这个小东西的眼睛,心有灵犀,突然明白了它想要干嘛:“你打算再试一次?”
  最诡异的是,那只巴掌大的小狗崽,认真的点了点头。
  秋锦年一来没有养过狗,二来又比较呆,所以完全没觉得这只狗聪明的过了头。
  他笑了笑:“好啊,那你自己再试试吧。”
  蒋云翰照着自己回忆里的样子,生疏的开始舔食着面前的食物。由于掌握不好角度,他的舌头不听使唤,几乎把所有的羊奶都甩到了自己脸上,真就把羊奶变成了‘洗面奶’呗……
  秋锦年有点尴尬的看着这只崽子:“啊……不太聪明的亚子,给你起个名字吧。”
  说完,秋锦年也不管小狗崽是不是在吃饭,直接伸手过去,摸了摸小狗崽的……那个。
  蒋云翰狼躯一震,回头狠狠地对着秋锦年的手来了一口。
  然后奶也不喝了,目露凶光的龇着牙,恶狠狠地瞪着秋锦年。
  秋锦年被咬了一下有点疼,他揉着自己不老实的爪子,苦哈哈的表示:“这么凶果然是男孩子啊。”
  蒋云翰现在的心情特别的不好,他们狼妖团队协作能力很好,所以势力很大,在整个妖族都拥有着不一般的地位,所以其他的妖族见了他们,莫不毕恭毕敬的。
  而他身为狼王,更是整个狼族里最为高贵的存在,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侮辱过!
  可蒋云翰还不知道,这还不是最让他崩溃的事。
  紧接着,秋锦年又一拍脑袋,表示:“既然是个男孩子,那就一定要有一个霸气的名字!我决定了,你就叫‘意大利炮’吧!”
  蒋云翰一个趔趄趴到了地上,随后愤怒的扬天长嚎:“嗷呜!嗷嗷噫唔!!”
  闭嘴!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
  “啊呀!”秋锦年把小狗从地上掂了起来,抱在怀里一通揉,把蒋云翰的毛毛都揉乱了,“刚刚那个姿势我知道的!你是哈士奇对不对!就那个拆迁队御用狗狗对不对!”
  这下,蒋云翰彻底忍不住了,他愤怒的嘶吼着,什么礼义廉耻都不要了:“嘤嘤嗷呜!!”
  你个傻逼不要把那个蠢狗跟我混为一谈!!!!
  作者有话要说:
  蒋云翰:我受过良好的教育,轻易之下我是不骂人的……除非忍不住!你个傻逼在摸哪里!!!
  嘛,开新啦!爱你萌呀~预收《早知道你喜欢浪的我就不装了》球球收一下QAQ
 
 
第2章 第 2 章
  秋锦年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忙活,他打算腾一个空的包包出来,把意大利炮放进去,然后带它去看宠物医生。
  “毕竟把它捡回来的时候,他的毛毛被烧焦了,而且脑子似乎也不大好用……”
  秋锦年如是说道。
  好在伟大的狼族首领一直缩在沙发角落里,没听到这个胆大包天的人类这些大逆不道的言论。
  蒋云翰还是不死心,渡劫之后变为幼体形态这种事,在整个妖族都是闻所未闻的,可偏偏让他撞上了。
  蒋云翰看着自己一用力就会冒指甲出来的爪子,和那粉嘟嘟的肉垫,彻底无语了——这也太不狼王陛下了。
  必须要想个办法。
  蒋云翰皱着自己又小又短还毛乎乎的眉头,想到了自己的弟弟。
  那只傻狐狸整天不务正业,唯一喜欢的事情就是抱着手机刷C站。
  不过D站也是有高人在的,蒋云翰记得,里面有一个专门收妖的老和尚,法术貌似还挺高,曾经收过两条很厉害的大蛇。
  至少对蒋云翰这匹什么法术都不会的狼妖来说,这个秃头的家伙已经算是比较靠谱的了。
  蒋云翰点了点头,那就……姑且一试吧。
  于是,一只看起来刚刚满月的小狼崽子,颤颤巍巍的从沙发角落里拱了出来,小屁股摆在地上,小尾巴耷拉在后面,耳朵竖的直直的,端端正正的坐好,右边的爪爪举在身前,闭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