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危险关系【都市情缘】──诗人达达

时间:2020-09-13 09:05:26  作者:诗人达达

 

 
  文案:
  因为一次任务,苏雯陷入了巨大的痛苦。
  为了保护爱人,沈之亦选择让苏雯忘了自己。
  然而这就意味着,苏雯有可能再也不会爱上沈之亦。
 
  亲爱的你快把我想起来吧温柔细心攻沈之亦
  ×
  你别理我我不认识你混乱迷茫受苏雯
 
  【危险关系】
  沈之亦:苏雯,最近好吗?
  苏雯:沈医生,我不喜欢你看着我的眼神,我不是病人。不要再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你不会有任何的收获。任何活人都不会在我身上得到一丁半点儿的消息。
 
  【危险关系】
  沈之亦:苏雯,你太紧张了,放松一些,我不是坏人。不过你说的任何活人?我不太理解,可以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苏雯:和死人打交道比较方便,它们从来不说假话。活人不一样,活人都会说假话。尤其是心理医生,更会说假话。
  沈之亦:你可真直白。
  沈之亦∶你想不起来我了,是啊,我当然应该知道这一点。
  苏雯∶沈医生,你看起来,很孤独。
  沈之亦∶人都是孤独的。我也不例外。
  苏雯∶把你的视线从我身上移开,你可能会快乐一些。
  沈之亦:你为什么一直执着于这件事?
  苏雯:你误会了,我并不执着于任何事。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你的目光而已。
  忘却的记忆,消失的爱人。
 
  
 
第1章 1
  “苏雯,你很累,很疲惫,放松身体,调整你的呼吸,对,这样很好,非常好。睡吧,你睡的很深,只能听见我的声音。你的眼前是一片美丽的田野,清风徐来,夹杂着野花的香味,太阳照在你的身上,你舒服的躺在花丛中,一只蝴蝶在你的面前飞舞……”
  “上面有字。”
  “是什么字,能告诉我吗?”
  “我……不确定……好像是……是……救命?是救命!她有危险,她在哪?沈之亦,之亦她在哪?她有危险……救救她!”
  “镇定下来苏雯,镇定下来。你看错了,并不是那两个字,那上面没有字。不是吗?”
  “对……是的,好像是……没有的……”
  “蝴蝶的翅膀是什么颜色的?可以告诉我吗?”
  “没有颜色,是透明的。不……等等,沈之亦去哪了?她为什么不在这里?她去哪了?”
  “苏雯,没有沈之亦,根本没有这个人,你面前只有蝴蝶,不是吗?”
  “没有沈之亦,我……不认识她……”
  “对,你根本不认识,没有这个人。对不对?”
  “对……是……是这样……”
  “好了,苏雯,你听我说,我数一二三,数到三的时候,你马上就会醒过来。”
  一……
  二……
  三。
  “咔哒。”
  沈之亦轻轻的点了一下鼠标,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疲惫的摘下了耳机。
  满头是汗。
  许久,她睁开眼睛,深黑的眸子中透出一抹痛苦的神色。电脑的屏幕上是一个录音文件,此时播放器已经被按下了暂停,然而进度条却只到了一半。
  播放时间还剩下五分十八秒。
  沈之亦闭着眼睛都可以清楚的记住这个数字。
  五分十八秒。
  在这五分十八秒之前,苏雯还记得自己,而在这五分十八秒之中、以及之后的所有日子里,苏雯眼中的沈之亦,只不过是一个与她仅有一面之缘的心理医生……
  ……而已
  沈之亦面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轻轻的拨了拨额前的碎发,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骨节分明的手指又一次按住鼠标,似是下了巨大决心一般的,踌躇许久,终于又点下了播放键。
  头戴式的耳机挂在脖子上,微弱的对话声从耳机里传到沈之亦的耳中。
  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倒水的声音,舒缓的音乐声。
  “苏雯,你好,我是沈之亦。”
  “这是哪?我怎么了?”
  “你只是太累了,我帮你放松了一下,你刚刚睡了一觉,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我的同事呢?在哪?”
  “同事……”
  “付子安呢?他陪我来的,不是吗?”
  “付子安啊……他在外面,需要我去叫他吗?”
  “不用了。我觉得很好,谢谢。哦,你是叫……”
  “沈之亦。”
  “沈医生,再见。”
  “苏雯?”
  “还有事?”
  “哦,我是说,如果你以后,嗯……还失眠头痛的话,可以……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
  “不用了,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是我的同事太紧张了。麻烦你了。再见。”
  “再……”——
  ——沈之亦没有等到最后一个字从耳机里冒出来,再一次用力的按动鼠标。这一次,直接点了红叉。
  瘦削的面庞因为情绪的剧烈起伏变得极其苍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额角流下来。牙关死死的咬着,半长的头发贴在脸颊边上,她用力的将头发拨弄开,转而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一年了。
  一年来苏雯没有再找过她。她只能依靠这一段录音回忆她与她的过往。
  不,这一段录音当然不能够诠释她们所经历的那些或甜蜜或温馨或声嘶力竭的过往。
  一年来她用尽了一切的借口,去任何一个苏雯有可能出现的街角,超市,甚至她工作的警察局。
  但苏雯对她的目光由之前的陌生转而变成了如今的冷漠,又或者是……
  厌恶。
  是的,现在的苏雯讨厌现在的沈之亦。
  沈之亦苦笑着靠在椅子上,双腿不顾形象的双双搭在面前的电脑桌上,看着干净的电脑屏幕,黑色的桌面背景,上面只有一个回收站。
  苏雯把沈之亦放在回收站里,而且很有可能早已经点了清空文件。
  但这又能怪谁呢?
  她有些想哭,事实上在那五分十八秒之后,在苏雯从她的咨询室离开之后,她关着门趴在苏雯刚刚躺过的榻上,嚎啕大哭。
  是自己让苏雯忘记自己的,不是么?
  沈之亦面容古怪的看着回收站,忽的坐起身子拉正椅子,魔怔了一般的把回收站的名字改成了一个“X”。
  X。
  如果一定要在此时此刻给她和苏雯的关系下一个定义的话,比起被丢在回收站,她宁愿是……
  未知。
 
 
第2章 2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霍娟呼了一口气,双手紧紧的交握着,眼神飘忽不定的游走在屋子的每一件摆设上,完全没有看面前的沈之亦。沈之亦柔和的看着霍娟,对着她点点头:“没有关系,你慢慢说,我认真听。”
  霍娟的眼神慢悠悠的落在沈之亦干净的脸上,咽了咽口水,眯起眼睛微微蹙着眉心:“沈医生,你这儿,有没有……监视器?”
  沈之亦笑着摇了摇头:“你放心,为每一位来访者保密是我的本职工作,这里绝对的安全,霍娟,你放松一下,不用紧张。这里没有什么人会害你。”
  霍娟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情,微微前倾着身子,一张苍白的脸贴在沈之亦的跟前,压低了声音说:“他的人一定一直在跟踪我。我感觉到了。”
  沈之亦往后靠了靠身子,拿了侧边桌面上的温水递给霍娟:“喝杯水吧,你放心,不管你口中说的他是谁,这里,绝对安全。”
  霍娟双手紧紧的握着水杯,手心在杯面上来来回回的用力摩擦着,坐回去又开始摇头:“沈医生,我能相信你吗?”
  沈之亦点头,面色依旧柔和:“你既然选择来找我,我相信你起码在心里对我是有些相信的,不是吗?”
  霍娟喝了口水,忽而哈哈的笑起来:“沈医生,你好像很能看透别人的心事。”说着,轻轻的将额前的长发别在耳后,微微闭了闭眼,吐了口气:“对啊,我是挺相信你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你看我的眼神让我觉得放心吧。”
  沈之亦微微一笑:“谢谢你的信任。那么,可以开始你的故事了吗?”
  *****************************************
  如果情绪是可以杀人的。
  当然,情绪当然是可以杀人的。
  沈之亦放下笔,把手中的笔记本轻轻的放在干净的红木桌面上。呼了一口气。
  笔记本上俊秀的钢笔字写着今天下午这位来访者的关键词:霍娟,二十八岁。B城本地人。职业:警务人员。目前离职。总觉得自己被人跟踪,担心自己遭到暗杀。疑神疑鬼。焦虑暴躁,谨慎小心持续七个半月。
  沈之亦凝着目光从上面的短短的几行字里看过去,抬手调暗了台灯的灯光。
  灯光亮得刺眼。
  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霍娟给她讲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她说自己曾经是一名卧底,她潜伏在军火贩子的集团里长达六年的时间,她亲手击毙了一个被通缉的军火商。但那个军火商一直在跟踪她。
  这是一个本身充斥着不合理的故事。
  “你亲手杀了他。”
  沈之亦的脑海中回荡着几个小时前与霍娟的对话:“你亲手杀了他,为什么还会觉得他派人跟踪你?”
  霍娟空洞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恐惧:“那个被我杀了的人一定是假冒的。我看见他了,我真的看见他了,我好几次都在下班的路上从我汽车的后视镜里看见他跟在我的后面!”
  “他一个人,跟在你的后面?”
  “有时候是他,有时候还有别人。”
  沈之亦双手握着撑在自己的下巴上,看着霍娟:“有没有可能,是这个人和他长的很像,所以……”
  “不会!”霍娟厉声打断了沈之亦的话,情绪有些激动:“我跟了他六年,他的样子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我每天晚上都能梦见他,醒过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在我家的窗口看着我!”说着,她舒了口气,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低垂着眼睑:“抱歉,沈医生,我的情绪有些激动。但我没有说假话。”
  沈之亦点点头:“没关系,你慢慢说。我也希望我可以帮你。”
  霍娟认真的看着沈之亦:“沈医生,我现在每天都睡不着觉,每天都头疼。我已经搬家了,我把窗户都封起来了,但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你有没有办法让我睡着觉,让我不头疼?你知道,我这种高危职业,如果不能保持精力的话,我没有办法反抗的。我还不想死!我看了太多的死亡,我好多同事都因为这些事情突然就死了,不见了,”她越说声音越大:“他们有的消失了,有的被报复,还有的失踪了很久,最后在不知道什么山沟沟里发现了他们的尸体残块!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如果情绪可以杀人的话,它可以兵不血刃。】
  沈之亦换下身上的衣服,穿上外套。窗外已经是深夜,从十二楼看下去,来来往往的车辆,忽晃闪烁的灯光,所有的一切都会在寂静的夜里逐渐安静下来,唯独内心的声音和潜意识的作祟。
  作为一个心理医生,她见惯了歇斯底里声嘶力竭,也听多了苦大仇深捶胸顿足,间或无礼的挑衅和肮脏恶毒的粗鄙之词。
  关灯,锁门,电梯开门,关门,开车,点火,一脚油门。
  沈之亦摇下车窗,冰凉的风夹着细雨吹在面上。
  她清楚的知道,这一切绝非他们所愿。只是无法控制。
  当情绪脱离了掌控,当重压无力承担,当经历了人不可想的事件,所有的一切都轻而易举的让一个人精神崩溃。
  霍娟的情绪和精神显然出现了巨大的问题,这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她的日常生活,长此以往,后果更加不堪设想。所以她对于霍娟给她讲的故事的真实度打了一个问号。是以她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将车子开向付子安的小区。
  这个时候,她需要有一个人出来证明霍娟所言的真实性,尽管这些东西是被保密的,很多是不能与外人言说的,抛砖未必能引玉,但若能引出另外一块石子,也未尝不可。
  “茶还是咖啡?”付子安对着沈之亦笑了笑,没有等她说话又说:“好吧,我知道你不喝咖啡,龙井还是普洱?”
  沈之亦摇头:“白开水。”
  付子安倒了杯水给她,顺势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胡子拉碴的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沈之亦放下水杯,对着付子安笑了笑:“抱歉,我似乎来的有些不凑巧。”
  付子安摆了摆手:“刚出了一趟任务回来,你来的挺凑巧的,我就比你早进来半个小时。只有洗个澡的时间。”他看了看沈之亦那并不轻松的面色,用力眨了眨眼睛,最终又打了个哈欠,拿起茶几上的烟盒叼了一根烟点了,对着沈之亦晃了晃:“来一根?”
  “不了。”沈之亦吸了口气:“付哥,我想问问你,是否知道一个叫霍娟的警察。”
  付子安愣了愣,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眼神从沈之亦的脸上移到了窗口,口中喃喃的叨念:“霍娟?霍娟……”
  沈之亦没说话,她看得出来付子安正在认真的想,而且,十有八九对这个霍娟是有印象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