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队长今天变异了吗【末世】──折黎

时间:2020-09-13 09:01:51  作者:折黎

 

 
  文案:
  众所周知,37 区1队有一对黄金搭档——两位大佬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关系好得羡煞旁人。
  吃瓜群众:嗷!日久生情吗?嗑到了嗑到了![兴奋.jpg]
  当事人双双否认三连:别嗑,没结果,只是普通队友。
  然而在怪物肆虐的末日里,总有那么一两回枪林弹雨能充当感情催化剂。
  出来混,总是要被打脸的。
  很久以后的某个深夜,两个人被困在一处仓库。
  眼见怪物就要把门撞开了,时七给爱人递刀,顺便问道:“队长,你到底有多喜欢我?”
  赫尔捏了捏他的指尖:“出去再说。”
  “啧,”时七拉开半自动的保险:“那走吧,亲爱的。”
  然后两位大佬相视一笑,一刀一枪杀出一条血路。
  仓库爆炸的火光直冲云霄,他仰起头,看着爱人眼里逐渐褪去的幽绿:“现在能说了吗?”
  赫尔缓缓收回背上的触手,轻拭掉对方唇角的血迹,低头落下虔诚的一吻。
  “愿意为你死,也愿意为你活。”
  紧赶慢赶前来救人的队友们:“……”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队友们每天都觉得自己多余怎么办#
  -副队受X队长攻-
  【食用指南】
  1.队长是人|1v1|HE|一切为爱情服务
  2.平行世界,全靠想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3.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4.伪废土向伪科幻伪学术,不要太在意逻辑bug
  5.谢谢支持,鞠躬
 
 
第1章 Chapter 1
  3021年9月25日。
  新纪元的第九年,在一条荒废已久的公路旁,一个壮硕的男人从树后探了探头。
  他穿了件黑色的短袖T恤,外面套着件军用背心;此时他将手里已经空了的弹匣扔到了一旁,从口袋里掏了个新的换上。
  四周静谧得吓人,不多时,他身后传来一阵细微的沙沙声,另一张更年轻的面孔从杂草丛里冒了出来,低声问道:“赵哥,还有几个?”
  问话的年轻人嘴里叼根狗尾巴草,头发偏长,在脑后扎成一个短而凌乱的小揪揪。
  被叫做赵哥的男人的注意力依旧在空荡荡的马路上,他同样低声答道:“三个,队长那边呢?”
  沥青的路面上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痕,附近还停着几辆落满了灰的磁浮车。长长的公路两旁,除了他们藏身的绿化林,只有不远处还有些残垣断壁,勉强能看出来那里之前是处休息站。
  “队长那边还有两个,”年轻的男人戴着双黑色的露指手套,他卡在两块巨大的碎石之间,架上一把狙.击.枪。
  瞄准镜中不远处废墟里有个缓缓移动的黑影,时七对准了那两只绿眼睛中间的部位,轻声说道:“看到一个……”
  “噗……”
  装了最新型的消.音.器后,巨大的枪声被压缩成了类似放屁的气音。
  随着他扣动扳机,不远处的黑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应声倒地。
  赵哥咂咂嘴:“牛逼。”
  “过奖。”时七笑了下,然后从瞄准镜里看了看四周:“剩下两个,扫完马路回家。”
  赵哥也端好枪,瞄准了无人的马路上:“小七,咱俩也认识快一年了吧?”
  “嗯,”时七眯着眼睛仔细地检查着四周的情况:“突然说这个干什么?”
  “想在退役之前伤感一下不行吗?”赵哥白了他一眼,然后认真道:“你也老大不小了,上次介绍给你的小姑娘你觉得怎么样?”
  时七其实连那女孩长什么样都忘了,于是真假半掺地答道:“小姑娘人挺好,所以我就别耽误人家了。”
  “哪儿来的耽误不耽误……”赵哥的声音低了低:“要是真跟你成了,她后半辈子就吃喝不愁了。现在这种日子,能吃喝不愁还不偷着乐……”
  “话不能这么说,”时七把嘴里叼着的草吐了出来:“人家小护士找个医生不比我强?”
  “……人家是老师。”
  俩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着,谁的枪口也没从那堆废墟上移开。
  赵哥抬手抹了一把汗,问道:“今天晚上你嫂子带着小小来接我,回头跟我们一起出去转一圈?”
  赵哥嘴里的小小,是他五岁的儿子。
  时七刚要点头,就听见连着对讲机的耳机里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沙沙声,接着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时七,报告情况。”
  是队长。
  时七单手按开对讲机:“报告队长,赵哥和我这边还有两个,位置不明,完毕。”
  “好,我和琳达这就过去。”
  老赵皱了皱眉,也开了对讲机:“子林人呢?怎么还没到位?”
  时七凉凉道:“钱小菜估计已经被怪物拖出去吃了。”
  对讲机传出一个女人的笑声,紧接着一道青涩的男声结结巴巴地响起,仿佛还没渡过变声期:“报、报告,我……我就位了!”
  说着,老赵和时七对面的树林里闪了好几下刺眼的白色光点。
  “一次就够了,”时七调侃道:“钱小菜,晃这么多次,是生怕欧姆找不着你吗?”
  “副、副队,我、我错了,下次一定、注意!”
  “放轻松,”赵哥知道钱子林是第一次出来扫马路,会紧张是正常的:“扫马路的次数多了,只要不碰上欧姆挖的窝,基本是不危险的。”
  “是、是吗?”
  “但遇上了欧姆窝就容易缺胳膊少腿。”时七认真科普:“你知道那玩意儿最喜欢吃你这样的小男生吗?”
  “啊?!”年轻的男孩本就紧张,被时七这么一说,话都说不利索了:“我、我……”
  “子林,别听副队胡说八道。”时七的瞄准镜里,琳达悄无声息地迅速从公路的一边穿到了另一边,冲他这边比了个中指:“他就喜欢逗新人。”
  钱子林不知道是真的被吓着了,还是恼羞成怒了,老半天没说话。
  几人就这么静静地趴了十几分钟,除了阵阵轻风卷着枯叶在地上打着转,这条路上就再没别的动静了。
  “老赵,你才三十岁就老花眼了吗?”时七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你确定还有两个?”
  “你才老花眼!”赵哥是队里年纪最大的,在一群年轻人里最听不得别人拿他的年龄说事:“我亲眼看着那三只欧姆跑进那堆废墟的。”
  时七吹了声口哨:“队长,怎么办?赵哥死不承认他老了。”
  “嘿你这个小崽子……”
  “别闹了,”队长赫尔抬了抬手里的冲.锋.枪,吩咐道:“琳达准备,我跟你过去;时七准备狙包,赵哥和钱子林待命。”
  琳达包里是各种各样的炸.药,一般上遇到疑似欧姆老窝的地方,琳达就得从包里掏出点什么把它炸平了。
  既然赵哥确定有三只欧姆,时七只打死了一只;而欧姆虽然对声音挺敏感的,此时却不见另外两只冒头,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
  那废墟下面有欧姆挖的通道,另外两只可能早就顺着通道跑了,所以才迟迟不出现。
  这条公路食品运输队走的还是挺频繁的,所以经常会有特勤小队来‘扫马路’,来确定这条路上没有特别大的威胁。
  欧姆擅长挖地道,每次扫马路的时候,除了射杀地面上的欧姆,还要留意欧姆挖的洞。
  碰见洞口,就得想办法堵死。
  时七的瞄准镜中,队长和琳达一前一后地迅速向废墟移动过去。
  只见二人很快就到了废墟之间,队长首先越过了时七刚才打死的那只欧姆,爬上了一截断墙,指着墙后的什么低声跟女队员吩咐了几句。接着时七就听见赫尔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时七待命,四周都有障碍物,琳达准备手动引爆。”
  不需要他盯着了,时七抬了抬头,又活动了一下脖子。
  这时,他好像看见废墟后面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时七挪了挪瞄准镜。
  “队长,九点钟,”说着,时七开了一枪:“帮你接客了。”
  只听又一声尖锐的嚎叫,在赫尔九点钟的方向,几根长长的触手抽了两下,然后软软地垂在了地上。
  时七刚想把瞄准镜挪开,就看见已经被他爆头的欧姆被顶了起来。
  赵哥也看见了,然后骂了一句脏话。
  “队长,”时七冲着对讲机急道:“洞口在九点钟,来了!”
  “知道了。”赫尔的语气听不出一丝慌乱,只见他率先从断墙上跳了下来,突突死一只冲到面前的欧姆后,才让琳达从墙上下来:“时七、赵哥争取把它们堵死在洞口;钱子林,准备联系管理员请求支援。”
  时七叹了口气,将大狙背在了背上,也换了一把冲.锋.枪,和赵哥对视了一眼,两人便从藏身之处冲了出去。
  好在那洞口不算大,目前只有四五只欧姆挤了出来。队长眼疾手快打死一只,琳达反应也快,端起半自动也是一阵狂扫,一时间他们俩人就缠住了这几只欧姆。
  时七看着那几只挥舞着触手的生物,只觉得一阵恶心。
  欧姆这个九年前出现的新物种,水陆两栖,是一种类似八腕目的生物,乍一看酷似大头外星人。
  其触手可多达十五只,直立时可高达两米,全身长着漆黑坚硬的角质鳞片;食肉,对声音与气味也相对敏.感。
  时七忍着反胃,枪口对准那令人作呕的大脑袋,几发子弹下去,差点缠上琳达的欧姆爆头倒地.
  琳达被红白相间的液体正面溅了一身,却顾不上擦脸,几乎是吼着冲对讲机道:“钱子林!向管理员请求支援!”
  “姐姐别喊了,”时七弯腰闪过横劈过来的触手,然后顶着冲.锋.枪的后坐力说道:“钱小菜可能已经吓晕了。”
  琳达白了他一眼,反手一刀捅进了欧姆的身子,枪口抵着那滑溜溜的大脑袋砰砰砰连开三枪:“人家子林不就前两天因为低血糖晕过去一次么?那是低血糖!你个没心没肺的。”
  时七撇撇嘴,刚要问我哪儿没心没肺了,却没发现他身后一只欧姆没有死透,成人手臂粗的触手闪电般照着他的脖子袭来。
  赵哥是看见了,奈何他离得远,只能大喝一声:“时七!后面!”
  时七回头,看见的却是队长背对着他,手里的军刀带着呼呼风声,一下削掉了那两条对时七心怀不轨的触手,又一下削掉了那只欧姆的半个脑袋。
  “小心点。”
  时七没来得及搭话,就听钱子林在对讲里说:“管理员说让我们拖二十分钟,2队就过来、支援了。”
  紧接着他又结结巴巴地说:“队长,我、我现在该干什么?”
  赵哥听到钱子林的问题时脚下一滑,差点没摔着。赫尔却语气平静:“洞口有塌陷的趋势,要是有我们拦不住的,你看着拦一下。”
  “是、是!”
  “队长,”时七几枪打死一只无比活跃的欧姆,借机绕到赫尔身边:“这次扫完马路,就放钱小菜去后勤吧。”
  后勤安全又轻松,领的交易码也不少。
  “嗯,”赫尔点头,然后他想了想,认真问道:“你要不要也去后勤?”
  “???”时七迷惑:“我为什么要去……”
  他的话没说完。
  失重感来得特别快,但也就持续了一瞬间,然后时七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一同摔下来的还有队长。
  时七只躺在地上愣了片刻,然后条件反射地抬起枪,对着那张冲着他的大嘴突突突送了一波子弹,然后侧身一滚,避开了摔倒的尸体。
  “操!”时七往前走了两步,单膝跪地,朝着这条通道深处疯狂开火:“塌了塌了,队长,我好怕怕!”
  赫尔没理他,确定他能自己暂时应付一会儿后,看了看比自己高一点的洞口,脚下使力往上一跳,撑着身子翻了上去。
  然后他从旁边欧姆的尸体上砍下来一截触手,伸进了洞里:“上来。”
  时七哇哇大叫:“靠!队长!太恶心了!”
  赫尔微微皱了皱眉,反手捅死一只扑过来的欧姆:“快点上来。”
  时七撇撇嘴,从腰间摸出一颗手榴弹,拉开保险栓往前一扔,然后回头抓住那节表面粗糙的触手,蹬蹬两下也爬了上来。
  手榴弹爆炸时,时七脚下的地面跟着微微一颤。好在赫尔伸手扶了他一把,才没让他摔个狗啃泥。
  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两声惨叫。
  作者有话要说:
  你会来到死人的树下吗?
  Are you, are you, coming to the tree? —— 《The Hanging Tree》by Jennifer Lawrence
  ————
  新文新气象,喜欢的小天使记得收藏,谢谢支持。
  戳作者专栏可以看到更多预收鸭~
 
 
第2章 Chapter 2
  时七瞳孔一缩,第一声是赵哥,第二声是钱小菜。
  他下意识地朝着惨叫的方向转头,看到的就是长长的触手将赵哥的腹部刺了个对穿。接着他被高高举起,然后重重地摔在了远处。
  随着人体落地的闷响,那只欧姆伸出另一只长长的触手,朝着钱子林的脑袋袭来。
  像是吓傻了一样,钱子林虽然端着枪,但整个人呆愣在了原地,半张着嘴,竟是分毫也动弹不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