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愿祈久安【布衣生活】──拾吾两

时间:2020-09-12 14:09:22  作者:拾吾两
  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加上神经高度紧张,即便是九月份的天气,她身上也差不多湿透了。
  “您好,请问是‘G市通’吗?”
  叶久跑上二楼,拉住一个手拿摄影机的大哥,连忙问道。
  摄影大哥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干练女生拦住了他。
  “啊,是是,你是……”
  “刚才留言拜托你们找……”
  “‘一叶知秋’是吧,你可算来了!”摄影大哥一拍大腿,连忙叫住了前面跑老远的主持人。
  叶久环顾一圈,忙问道:“还没找到是吗?”
  摄影大哥累得够呛,叹口气:“你说你妹妹怎么那么能跑,我们找了三个小时,上上下下跑了八遍,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叶久心里一个咯噔,竟然这么久还没找到……
  难不成被人骗走了?
  她越想越心慌,脚不停的朝前面跑去。
  “哎,这位小姐姐,等等我!”
  主持人刚赶到就见着一白色卫衣的女孩子快速从身边略过去,于是她拔腿便追。
  此时直播间:
  “我去我去,我还以为是当爹的找孩子,结果是个小姐姐!”
  “这颜值有点高啊,跑起来好飒!”
  “你们说,这是找妹妹吗……”
  “有点像分手求复合的名场面……”
  “前面的等等我,我tm有画面了。”
  ……
  吃人的铁笼子,铡刀一样的梯子,时时刻刻有人在里面跳动的亮墙,衣着暴露的男男女女……
  一切的一切,太可怕了。
  饶是祁韶安心里有所准备,可面对这陌生的世界,她脑子几乎一片空白。
  整个大房子里回荡着她的名字,她只好又往角落里挪了挪。
  祁韶安睫毛翕动,嘴唇有些发白,她双手紧紧抓着衣袖,把自己团成了一个小粉球。
  抛光地板反射着灯光,倒映着她的影子,祁韶安只好盯着脚尖,死死攥着拳。
  忽然,一双黑白相间的奇怪鞋子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
  祁韶安下意识向后缩了缩。
  那双鞋子又凑进一分,头顶传来一道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顷刻炸裂在她耳边:
  “怎么,连我也要躲啊。”
  ……
  叶久跑遍了整个商场,连厕所都没有放过。
  还找人,就连影子都看不到半分。
  路人一会儿说这边,一会儿说那边,到最后索性都没看到了。
  叶久越来越不安,她站在儿童玩具区,扶着栏杆喘着气。
  “叶同学,要不我们报警吧。”
  主持人追上来,此时也已经精疲力尽,便建议道。
  摄像大哥也在用意志在撑,这一下午,溜得腿都细了。
  叶久捏着栏杆,点了点头,迅速掏出手机,拨通了110。
  “喂,您好,这里是G市新世纪广场,走失了一名女孩子,对,找遍了,等等………”
  叶久突然看着一个方向愣住了。
  “怎么停住了?”主持人探过头,顺着她的方向看去,“那个大熊……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下一秒,叶久突然放了电话,飞快的朝对面跑了过去。
  “啊啊啊我要看实况啊!!”
  “zcr姐姐,摄像爸爸,快跟上啊!!”
  “呜呜呜球球了,我带一百个人来关注你们,求直播啊……”
  主持人和摄像大哥对视一眼,咬咬牙:“追!”
  叶久在那只巨大的熊后边,看到了那抹桃红色的衣角。
  那只粉团子藏在消防栓旁边,小小一只,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摆件。
  粉团子窝在大熊和墙的缝隙里,不停的发颤。
  根本不用分辨,她一眼便认出了祁韶安。
  也是到了此刻,叶久心里突然像被海浪打过,难以平息。
  她没想到,真的是她。
  更没想到,她这辈子还能再见到她。
  站在她的面前,叶久突然哽着说不出半句话来。
  然而在她看到祁韶安瑟缩的往后退那么一下时,终于忍不住了。
  “怎么,连我都要躲吗。”
  那粉团子剧烈抖了一下,随后缓缓抬起了头。
  白皙的面容衬着发红的眼眸,一双柳眉微微蹙着,粉嫩嫩的唇瓣张着一道缝隙,眼中有震惊,有迷离,还有浓浓的委屈。
  叶久心钝疼不已,失而复得的感觉,不是一句半句话可以形容的。
  她蹲下身,伸手抚上祁韶安的脸颊,眼里的泪直直掉了下来。
  “对不起,我来晚了。”
  祁韶安愣了足足有十几秒钟,随后忽得朝她扑了过去,“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从来时一直忍着的泪水终于决堤,所有对这世界的恐惧和对面前这人的思念,皆化作一声声的呜咽,倾诉了出来。
  摄影大哥看着屏幕中的画面,以及疯了一样的弹幕,叹了口气,关掉了直播路径。
  而几人脚边不起眼的地板上,一串红莹莹的珠子,渐渐化作了白烟,消散而去。
  此时外面新世纪广场大屏上,便定格在了两人相拥的一瞬间,引来不少人围观。
  不知道哪个机房的cpn嗒嗒嗒在大屏幕上敲出了一行字幕:
  “世间最美的相遇,不过久别重逢。”
  ……
  两年后。
  Z市有家古风体验店火了。
  某视频app上键入关键词,前五六十条过万点赞视频都是这家的。
  里面小哥哥小姐姐要颜有颜,有身材有身材,而且店里从装修摆设到服饰餐具,都极为考究,体验感十足。
  甚至还有一些编剧前来寻找灵感。
  “我总觉得,这个店有些眼熟。”
  一白衫阔腿裤窈窕女子站在店门口,脸上带着墨镜,帽檐压的有些低。
  旁边女子凑上来,看了一眼等位的长龙,小声道:“宋姐,咱要不先撤吧,这人这么多,不太安全。”
  白衫女子哼了一下,“可拉倒吧,谁认得我啊。”
  说着抬脚就要往里走,旁边女子一把薅了回来,“宁姐给您订了隔壁lafa餐厅,那安静点,咱回头等人少了再来。”
  “哎我就看一眼嘛……”
  “听话听话……”
  ……
  z市一栋中档小区。
  “啪——!”
  菜刀快速拍在一块姜上,随后听着“当当当”几声,姜块便成了姜末。
  倒入红糖,冲进热水,祁韶安挽起袖子,小心托着水杯,走进了卧室。
  “阿久,好些没。”
  看着床上用被子捂的严严实实团子,祁韶安伸手拉开一个被角,把手伸了进去,按在某处柔软上,细细的揉着。
  那团子动了动,露出了汗津津的脑袋。
  “韶儿……”
  叶久白着一张脸,有气无力的哼唧了一声。
  祁韶安敲了下桌上的杯子,柔声道:“起来喝点?”
  叶久摇摇头,反而钻到了祁韶安的怀里。
  “抱抱。”
  祁韶安有些无奈,但更多的还是心疼。
  不知怎么回事,原来的阿久从未有过腹痛的毛病,甚至几乎没见过她来月事,而且姜沛灵白叔都曾看过,也都道无事,然而她们回了这边,每月正日子,阿久都恨不得疼死过去。
  “让你前些日子早休息不听,这下又受罪。”
  祁韶安埋怨着,声音却是轻轻柔柔,听不出半点责备的意味。
  叶久哼唧一声,环着她的腰间,嘟嘟嘴道:“还不是这两天网店要开嘛,忙忘了。”
  祁韶安看着她发黑的眼圈,有些不是滋味,捏了下她的鼻尖,“就你有本事。”
  叶久大学毕业,放弃了原本打算的读研深造,转而和叶爸商量,诓了一家店面回来。
  叶爸出资,她经营,于是两年的时间里,她的“云间酒楼”以超高还原度,服务生高海拔颜值,优质菜品服务,从一众创意餐厅中脱颖而出,甚至一炮而红。
  而在康盛玩命折腾的精神教会她,你不折腾生活,生活就折腾你。
  于是她转头又开起了汉服等周边网店,关联上体验店,以一代十,挖空心思扩展挣钱之路。
  就这样,几天的废寝忘食,让她直接卧倒在了床上。
  “我还要让你当上地主婆呢,不努力怎么行。”
  祁韶安轻笑一声,随后爬上床,抱住了那只大虫,随手按开了电视。
  “等你好一点,我们去外面玩两天吧。”
  叶久一听眼睛都亮了起来,“好啊好啊,我好久都没出去野了。”
  祁韶安眼眸微眯,“怎么,上次同学聚会没野够?”
  叶久浑身一颤,水润润的眸子巴巴的望着她,“够了……太够了……”
  为了不让这丫头吃味,主要还是保住自己这条狗命,她可是打了个晃就撒丫子跑了,连某些人的座位牌都没看到。
  就这样,这小妮子还是冷了自己几天才罢休。
  叶久团着藏进她的怀里,眨着星眸,“韶儿,我们要去哪啊。”
  祁韶安想了想,“我记得你曾跟我说过一个地方叫大理,面朝洱海,背负苍山,那般风月,我倒是想领略一番。”
  叶久脑子里一闪,那时古香古色的房间里,阳光照在两人身上,一床头,一地上,是她们第一次静下心来聊天。
  想着,叶久眼眶湿润了起来。
  “好啊,那我们就去云南,我们一起好好玩玩。”
  祁韶安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浅浅一笑:“先把身子养好,嗯?”
  “遵命,老婆大人~”
  “娱乐新播报,八卦早知道。”
  “今日白牡丹奖在上海落下了帷幕,各位圈中大咖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像饰演……”
  “值得一提的是,新晋小花宋初浔第一次触电,就取得了最佳新人奖的好成绩,更是以青楼女一角艳压四方,星途不可限量。”
  “噗——”
  叶久一口红糖水喷了个彻底。
  “韶儿,我是不是听错了……”
  “不,你看见她旁边的助理了没有,感觉有点像纡宁……”
  “……我去!”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啦宝贝们~~到这里,这篇文就算真正结束了。
  不出所料的话,输入法里再也不会出现 叶久皱眉……祁韶安眉眼弯弯……这样的字眼了。
  其实这篇文从开始就挺曲折,人设扛着雷,劝退了很多人。
  但庆幸的是,留下了你们这群小可爱。
  人家读者甜甜甜我好爱,我的读者四十米刀你别跑! 我:……???
  还有很多小可爱替我解释,我真的好感动,非常谢谢你们。
  第一次写文,多有不足,感念大家一直以来的包含,我会好好努力,继续加油的!
  跑毒跑这么久,到这里终于可以歇歇啦。感谢大家陪我这么久,陪阿久、韶儿走过这一程。
  久安会幸福的,我希望你们也幸福。
  爱你们,我们下本再见。
  嗷嗷嗷小可爱你们记得评个分啊,鞠躬了……
  接档文求收藏:《今天王妃咸鱼了吗》
  苏挽清嫁入王府两年了,丧偶式婚姻下在小院中独自美丽。
  直到一日柳侧妃将她一把陷害到老夫人面前,她终于见到了那个人们口中谦和睿智的温润王爷。
  那人语气柔和,温柔地敲碎了她所有的希冀:
  “苏氏无德,罚十杖,去祠堂思过。”
  ……
  慕昱珎身为洹王,是个公认做大事的人。
  朝堂边疆,三公六部,哪里都少不了她的身影。
  若不是后院闹得鸡飞狗跳,她都快忘了自己已经成婚两年。
  不过是个幌子,又何必在意。
  直到当她看到,那个与自己有着一纸婚约的纤弱女子彻夜跪在祠堂,明明疼得冷汗直冒,却仍咬牙坚持时——
  “苏挽清,固执。”
  ……
  小剧场:
  名满京都的千机画手,忽然休笔了。
  众人争相追捧,一掷千金,只求留得半片笔墨。
  洹王也发愁,和自家王妃碎碎念,“太后最喜千机画手之作,若得其一副贺寿图献给太后,那该多好。”
  王妃点头:“确实不错。”
  一月后,向来以意境深远的青绿山水见长的千机画手消失两年后重出江湖,而那出山之作——
  《福禄寿喜财》。
  众文人骚客:“……?”
  苏挽清:我马甲可能保不住了。
  慕昱珎:巧了,我也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