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愿祈久安【布衣生活】──拾吾两

时间:2020-09-12 14:09:22  作者:拾吾两

 

 
  文案:
  叶久好死不死穿越了。
  城门还没踏进去,就拾到了一个身上只挂着寥寥几块布的濒死女人。
  出于狗吃剩下那点仅存的良知,叶久救下了她。
  但她没想到的是,这一救,怎么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譬如说……
  叶久捧着云城最新款的胭脂来到祁韶安面前,咧嘴一笑:“韶安,郁香阁出了新品,你试试看嘛!”
  精致粉盒,点点红泥。
  祁韶安接过来,闻了一下后,拿着小盒的手突然微微颤抖。
  “好闻吧,我也觉得很香!”
  沉默半晌,祁韶安轻启朱唇,声音异常平静:
  “兄长,你这买的是……香蜡。”
  叶久:??!
  再譬如说……
  人头攒动的闹市,叶久挺身而出,走在祁韶安前面,直起腰板,为她避开纷扰的人群。
  突然脊背被人一戳。
  叶久一本正经回头:“没事,不用谢我,这是哥哥应该做的。”
  祁韶安抬头,面上无甚表情。
  “你挡我风了。”
  “……”
  叶久觉得自己是救回来的不是人,应该是只刺猬。
  不碰还好,一碰整只手都给你扎掉。
  然而直到有一天……
  小刺猬用她的柔软肉垫捧着自己的脸,晶亮的眸子里是莹莹水光。
  她眼波流转,笑意难掩,眼角忽然有泪滑落,嗓音清冷却柔和:
  “我祁韶安,此生,只愿与你叶久,痴缠不休。”
  叶久心抖如筛,她觉得好像有辆重型推土机直挺挺的杵进了她的狗眼。
  真是,那么正经干嘛,一点都不可爱。
 
  【食用指南】
  1.这是一个情商时常下线的小暖狗和一个面冷心热的小傲娇的故事。
  2.1v1,he结局,放心入。画风常在轻松与沙雕之间摇摆不定。
  3.女主一因为剧情原因女扮男装,但两人相互知晓,不存在感情欺骗梗。
  4.排雷排雷:女主二带雷出场,雷属性**,就在第一章 。卑微的我表示,不喜欢就关了别骂我了哈……
  5.前卷布衣,后卷朝堂,总而言之前期一心攒钱,后期挨个报仇。
  6.预计40w结尾,各位等不及的也可以预估收藏养肥叭。划重点:收藏!
  好我说完了,来来进来摆~
 
 
 
第1章 女人你别死
  一脚踩在枯枝上,发出一声脆响,叶久吓得浑身一抖,余光偷偷打量起四周。
  除了树还是树,偶有几声鸟鸣。
  叶久反复观察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这才缓和些。
  其实,这也不能怪叶久,但凡一个正常人在深山里走迷了路也特么会心惊胆战。
  何况她走了整整一天了。
  没错,这丫的还是个女人。
  “早知道就不拍什么破猫了,这是什么鬼地方啊,能来个小仙女救救我吗…”
  叶久来回戳着手机,依旧什么信号也没有。
  “啊……”
  她大喊一声壮壮胆,两眼目视前方,振作一番继续往山下走。
  偏偏这山还贼气人,你说下山就下山吧,走两步它又突然往上凸那么一截,一会上一会下,仿佛能爬到个天荒地老。
  就这样上上下下也不知绕了多少趟,在叶久准备俩腿一蹬高呼天要亡我的时候,茂密的树林突然明朗,淡淡雾气也变得透明了,她大喜过望。
  天无绝人之路啊。
  叶久胡乱抹掉脸上的鼻涕眼泪,深吸上一口气,铆足精神,抬脚一个猛子俯冲下去。
  “扑通——”
  “哎呦,他大爷的!”
  不知被哪来的破木乱枝绊倒了,叶久顿时摔了个狗啃泥。
  “还真是祸不单行啊喂。”
  叶久抱着摔疼的膝盖滚了几滚,又委屈又气愤,一个咕噜爬起来,刚想要报复两脚这破木枝子,结果定睛一看,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哪里是什么树枝,那是个人!
  虽然泥泞斑驳,但透过那寥寥几块布料,她还是能看出是个人形的!
  叶久脑袋一热,差点厥过去。
  什么意思,这还赶上案发现场了?
  她吓得忙闭上眼,紧紧的攥着拳头。脑袋里像放烟花一样,花花绿绿的啥都有:
  完犊子,手机没信号,报不了警,也没证人,尼玛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哎,对了,有手机,能拍照……拍照!
  叶久一个激灵睁了眼,只是还没来得及摸到手机,映入眼帘的一幕,怕是她这辈子也忘不掉。
  眼前之人,被落叶草草的掩了大半,可能是被叶久惯性带出来的过,露出了不少,只不过这露出的部分,竟是大片的青紫红肿!
  这个场景……
  怎么有点像今日说法里的执法现场呢……
  好像还约摸是个女人……
  叶久此时又惊又怒又害怕,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去探那人的鼻息。
  万一……万一是个活的呢。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不忍叶久受如此大打击,女人还活着。
  叶久长舒一口气,还有救的不是吗。
  她闭紧双眼狠狠吸上两口气,拼命把快要逃逸的心脏压回肚里。终于,叶久鼓足勇气去扒拉掉女人身上的落叶,待露出整个身体之后,她的手僵在了空中。
  那是个怎样的画面呢……
  眼前的女人身上没有一块好皮肤,青紫,暗红,抓痕,指印,交错布满了整个身体,脸上红肿隐约还能看出巴掌印,某些地方还布满血污……
  叶久直接傻掉了。
  她实在找不出个合适的词来形容眼前的场景,眼里忽然蓄起了泪,为一个素昧平生的人。
  心里百转千回,悲怒交加。
  靠!哪来的王八蛋这么狠得对待一个女孩子!
  满清十大酷刑都特么不够伺候你!
  叶久恨恨的揉几下眼,忙脱下自己的外套,又在包里掏出一条短裤。
  多亏这次自己为了睡觉方便还夹着一条短裤,不然还真有些难办。
  她三两下便给女人套上,左右看看感觉大致能蔽体,便一把背起女人,只是刚一抬脚,就觉得有什么东西砸到了自己的脚面。
  叶久低头一看,有个枝杈一样的东西,挂在了自己的脚踝处。
  她凝视了几眼,腾出一只手,微微屈身,把它勾了起来。
  这形状……
  目测是个木簪。
  簪身光光滑滑,却被折成了两段,中间的纤维虚虚地连接着两截。
  该是这女人的吧……
  那先装走再说!
  叶久略思一瞬,便把它揣到兜里,稳了稳背上的人,抬脚向山下奔去。
  ——你且坚持一下
  ——我一定要救你
  然而,好景不长。
  土道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望着城楼上“云城”二字,叶久懵逼了。
  什么情况这是,城门楼子?
  我柏油马路呢?
  我景区电瓶车呢?
  骑个马我当你旅游项目,你推板车几个意思?
  还有你们这清一色的古风套装想做甚?
  我这徒步到影视城了?
  叶久深吸一口气,伸手抓住了身旁正急着赶路的小哥。
  “您好,请问这是哪儿,横店吗?”
  小哥上下扫了眼这不男不女还背了个人的叶久,奇怪道:“什么什么店,小兄弟不识字吧,这里是云城。”
  “省份。”
  “你我又不认识,自然生分。”
  “我问的是省份!省份啊!”叶久一把攥住小哥领口,“我问你这是什么省?浙江?江西?”
  “莫名其妙!你这人真是奇怪,胡言乱语些什么!这是云城!通州的云城!还有,你撒开我!”小哥怒气直往上飙,这人,简直不可理喻。
  叶久怔怔松开了手,眨眨眼,惊愕的脸上仿佛刻了几个大字:你莫不是在逗我?
  “我可好心提醒你啊,你这一身怪异的行头,进城可是要被抓起来的。”
  小哥看叶久一脸颓废,便多提醒了几句,奈何叶久脑子完全处于当机状态,哪顾得上他说什么,小哥一瞧气哼哼地走了。
  云城,通州,古装,还听不懂我说的……
  叶久越想越心凉,心里有个不想承认的答案呼之欲出……
  我@¥*%……
  老天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什么意思你这?
  玩笑不要这么真OK?
  叶久气得直跳脚,却不想背上的人因着她的动作差点翻了下来。
  她赶紧把女人往上颠了颠,甩甩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个医院,不,医馆才是。
  思及此,叶久抬腿就往往城门处走,全然没理会方才小哥说的警告之语。
  所以……
  “站住!你什么来路?”
  直到一个官差模样的人拦住了叶久,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这身太招摇了。
  看着眼前官兵模样的人目露凶光,叶久内心一阵抽搐,只得硬着头皮上前道:
  “这位官爷,我兄妹二人是从通州南边来,不成想路上遭遇劫匪,又劫财又劫色,你看看我这可怜的妹子……”
  叶久一边说一边哭,发挥了十成十的演技,“我二人千辛万苦跋山涉水才到云城,官爷您行行好,让我们进城,不然我妹子就没救了啊。”
  官差看了看女子露在外面布满伤痕的腿,瘪了瘪嘴。
  啧啧,真惨。
  “行了行了,赶紧进去医治吧,我告诉你啊,沿着这路一路向北,路东有家百善堂,你去试试没准还有救。”
  叶久千恩万谢,没想到这官差不仅放了行还告知了医馆的位置,心里也涌上一股暖意。
  好像还不是那么糟糕。
  顺利得到了放行,她连忙扬起一个笑容,可在她脏兮兮的脸上显得尤为突兀。
  “还不快去!等着给你妹子收尸吗?”
  “是是是,我这就去!”叶久连连称是,快步走过了城关。
  就这样,叶久人生第一次踏进了传说中古代城池的大门,城外青山绿水,城内人影杂乱。
  压下心里那份惆怅,此时夕阳正好,叶久眯眯眼,偏头对背上的人轻声道:
  “喂,小姑娘,坚持住知道没,你瞧老天爷都给你开绿灯了,你可不能有事知道吗。”
  她也没指望女人能醒过来,只是将她往上颠了颠,快步向医馆找去。
  救命要紧呐。
  云城百善堂。
  “大夫!救人!救救我妹子!”
  叶久刚踏进医馆就一通乱喊,把坐诊的老头吓了一跳,顿时堂内许多双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
  她这才发现,原来有很多人在看病,当下喊也不是不喊也不是,脸憋得通红。
  “这位小哥,带着姑娘去里间吧。”一个小药童及时出现,看着叶久心急火燎,有看到女子衣衫不整,心下了然。
  “好的好的,快救救她,她快不行了!”叶久边走边急声道。
  医馆里间是正堂后的一个个小屋子,房里能放人的只有正中的一张床,有点像医院里的病床,秃秃的什么也没有。
  叶久刚把女人安置在上面,一个老头便跨了进来。
  “令妹是何缘由?”
  “老先生,我……我兄妹二人路遇强盗,舍妹她……被…被人……”叶久半响也没说出下文,急的直攥拳。
  老头点头示意,此时刚好诊完了一只手的脉,便伸手指向女人:“把她衣服解开。”
  “???解…解开?”
  叶久一脸懵,这是不是不太好啊老头。
  “对,还请小兄弟快些,老夫要为令妹施针,”老头放下女人的另一只手,淡漠的扫了叶久一眼:“不快点可没得治了。”
  叶久闻言便顾不得许多,连忙除去了女人的衣服。
  老头快速将一条白帕子搭在了女人的胯上,在针包里抽出一支银针,手起针落,就扎在了女人肚脐周围,接着又是一针,落在了另一边。
  就这么一针接一针,不一会儿,女人就被扎成了个刺猬。
  叶久一阵恶寒。
  “令妹经此一事,失血过多,肾气亏虚,致使她气血两亏、经脉瘀堵,看现在又气若游丝。且……她求生之愿很微弱。”
  老头顿了顿,继续道:“老夫救得了命,可救不了心呐。”
  叶久蹙紧了眉头。
  求生之愿很微弱?
  确实……碰上这种事……
  她稍微一愣,还是拱手道:“还请老先生一定要救,我……定能唤回她的心志。”
  “那是自然,只不过这救命的药也是不菲……”
  老先生摆摆手,打量了叶久几眼。
  叶久眉头蹙得更紧了,这不是要命吗,她初来乍到,哪有什么银子铜钱啥的,谁没事背着些古董在身上?
  而且看样子这药钱也是不便宜,这要上哪偷去啊。
  “老先生,不瞒您说,我二人堪堪捡了一条性命,现在更是身无分文,但您放心,我无论如何都会付上药钱,请老先生宽恕几日,大恩大德,叶久没齿难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