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神夏]大英之子【英美衍生】──依韵黎

时间:2020-09-12 14:05:21  作者:依韵黎

 

 
  文案:
  作为一个开了智商挂的穿越者,母亲死亡之后,费沃斯开始寻思目标。是同早期穿越者一样成为世界首富背后的男孩,还是暗世界之王,亦或者是世界第一情报贩子?
  然而都用不着,因为他那个素未谋面的亲生父亲就是大英**——英国的至高权力者,某种程度上操纵着国家运行的男人,MI5、MI6与GCHQ的“特别顾问”。
  费沃斯:很好,我一家子都开了挂。
 
  *短篇,不V,自娱自乐。
  *主角年纪小,主CP只在长大后的番外登场,有提示,无攻受,副CP有福华&麦雷。
 
 
 
第1章 Update:胖子的研究、Case closed
  一场噩梦。
  费沃斯惊坐而起,顺手拿过床头装着凉水的玻璃杯,一阵猛灌缓解那没由来的呼吸困难。
  他按响了床头的传唤铃,不一会儿,一位年轻的女士便端着托盘叩门而入。
  “小费沃斯,需要把窗开大点吗?”她将餐盘放到了房间一角的茶桌上,又为费沃斯取来一件大衣披着。
  费沃斯走下床,坐到茶桌旁边的沙发椅上,“是的,麻烦你了,汉娜小姐。”
  他的一言一行像个成熟的绅士,然而他那还带着一点奶音的腔调却让这种印象瞬间破灭,更别提他还有因为生病而带着飞红的婴儿肥脸庞。
  这位因误食了海鲜而急性过敏的小绅士全名为费沃斯·拉米雷斯,今年只有十岁。他并非是什么王室贵族,汉娜小姐也只是这个家唯一的保姆。
  不过准确来说,汉娜小姐也是昨天才调过来的临时保姆,因为前一位保姆疏忽大意给他吃了过敏食物,远在国外的女主人立刻将她辞退并让家政公司派了一个新保姆过来。
  年轻的汉娜小姐依言拉开厚重的窗帘,将窗开得更大些,让窗外寒冷的空气带走房内的病气,她的神色也松快了一些。
  “史密斯医生说七点的时候会来看看你的情况,上帝保佑,你可得早点好起来。”
  费沃斯恹恹地吃了几口不算丰盛的晚餐,闻言反过来安抚汉娜道:“请放心,我能感觉我已经好了许多,我几乎睡了整整一天,我讨厌脑子糊成一团的状态。对了,妈妈她还没有回来吗?”
  “昨晚罗珊夫人说会提前回来,但今天我并没有接到她新的消息,也许再晚些时候她就会回来了。”汉娜摇摇头,这个家的女主人不在,唯有自己这个刚来一天的临时保姆照顾这位过于聪慧的小主人,这让她感到了不小的压力,因此她由衷的期望女主人能早些回来,这样她也可以顺利结束她的工作。
  “昨晚?”费沃斯进餐的动作顿住了,再可爱的面庞也压不住他凝重的神色,“她发的消息给我看下。”
  汉娜的动作犹豫片刻,打开女主人的短信之后才保持着这个界面交给费沃斯。而在看到消息之后费沃斯又在汉娜的瞩目之下打开网页查询了昨天的航班信息和天气情况。
  在得知自己生病之后,费沃斯相信她的母亲一定会尽快赶回来。昨晚有合适的航班,天气虽然恶劣到影响到航班延误,但并没有使飞机停飞。正常来说,昨天深夜他的母亲就应该回来了。
  然而事实是他的母亲直到现在都杳无音讯。
  尽管心中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但费沃斯还是抱着一丝期望,输入了母亲的号码。
  就在他准备按下通话键的那一刹那,一通尾号为1212的电话进来了。
  凡是住在伦敦的人都不会对这个尾号感到陌生,因为它属于苏格兰场。
  费沃斯和汉娜接通了电话。
  ***
  碧斯顿,劳瑞斯顿花园。
  可敬的退伍军医约翰·H·华生跟着他新鲜出炉的合租室友——世界上独此一位的咨询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在连环自杀案的调查人雷斯垂德探长的邀请下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第四起离奇自杀案的案发现场,据说还有被害人留下的讯息。
  为了缩短他们待在案发现场的时间(这可是违规行为),雷斯垂德在上楼梯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介绍死者的情况,“根据她携带的护照证明,她的名字是罗珊·拉米雷斯,知名小说家兼戏剧编剧,畅销榜的常客,你应该也看过她的书。”
  “没有,我的大脑不会记住那些无聊的书。”夏洛克毫不犹豫地反驳了雷斯垂德。
  好吧,雷斯垂德就知道夏洛克会这么说,习以为常的他完全不会感觉尴尬,拿这种正常人间的对话去问夏洛克纯属是他说顺嘴了。
  “那位拉米雷斯女士?哦不,我看过她的书,她写得非常有趣。”还没习惯夏洛克风格的约翰好心地附和道,这让雷斯垂德暗暗祈祷这个夏洛克的助手能坚持长一点。
  看起来这是个不错的人,至少是个正常人。
  雷斯垂德为夏洛克的言行操碎了心。
  他很快就调整了状态,继续向他们讲述道:“死者刚从德国回来,现场还留有她的行李和手机,我们已经联系过她的家人了。初步来看和前三次一样,没有任何的财务损失。死因也同先前一样,服用了同样的毒药自杀身亡,只不过和先前不同的是,她死前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了一个单词。”
  夏洛克和约翰都没有追问那个死亡讯息是什么,因为他们已经抵达了死者所在的房间。可以看出现场被保护的很好,雷斯垂德特地调走了所有人,给夏洛克一个安静的探案环境。
  一进这间空置许久的老房间,夏洛克就迫不及待地观察起了四周,将现场情况都记入脑中之后,他又开始翻看死者的尸体。
  [身上没有戒指,也没有戒指留下的痕迹。]
  -单身。
  [较新的宝石耳坠,名牌的服饰箱包,流行款。]
  [衣着整洁]
  [畅销书作家]
  -富裕,具有良好的教养。
  [可以塞照片的椭圆形项坠,相片为死者与一个小男孩的合照。]
  -单亲母亲。
  [项坠后面的意大利文。]
  -旅游纪念品。
  [富裕却带着廉价的项链]
  -母子关系较好/孩子已去世。
  [签证,护照。]
  -时常外出取材,搭乘深夜的飞机从德国赶回。
  -希思罗机场落地。
  [昨晚天气恶劣,深夜赶回?]
  -匆忙,发生了什么事情。
  -孩子重病?父母去世?某人的邀请?逃回国?
  [死者的随身笔记。]
  -下一本书为吸血鬼题材。
  -夹杂着票据,齐全,行程可还原。
  -特地记下的的数学书籍。
  [随身笔记中特地记下的深奥数学书籍名称]
  -小说的参考书×
  -书写的姿势倾斜,笔画与正常书写又轻微的偏差。
  -临时记录,听写。
  -买给某人的礼物?
  [记在数学笔记之下的:汉娜,项链(双下划线)]
  -汉娜,女性名,朋友?亲人?邻居?保姆?
  -项链,不会出错的礼物。
  -没有特别指定款式的项链,汉娜与死者关系一般,但是又必定会见到。
  -汉娜是保姆/管家,新人。
  [死亡讯息:fat]
  -英文fat:adj.肥胖的、值钱的 n.脂肪、油 vi.养肥
  -凶手是个胖子×
  -单词未写完。
  想到这里,夏洛克抬头看了一眼雷斯垂德,注意到他正在看死亡讯息,雷斯垂德解释道:“我已经派人去收集附近的目击信息,暂时得到消息称有身材壮硕的人来过这里。”
  “愚蠢!”夏洛克站起身毫不留情道。
  门外的安德森发出一声嘲笑,“怪胎,快让我听听你的高见吧,难道你已经连英语都不认识了吗?”
  夏洛克根本不理会他,直接将门关上,雷斯垂德无奈地耸耸肩,走出去将安德森打发走之后才回来,“说说看你发现了什么?”
  “死者年龄三十好几,单身母亲,洁身自好没有情人,去德国是为了下一本小说的取材,但她的儿子生病了,保姆汉娜通知她之后第一时间订了机票深夜赶回。她懂得处理人际关系,没有与人结仇。”
  围绕着死者走了一圈,夏洛克接着说道,“死前曾同凶手周旋过的,不是动手,而是以某种理由劝说过凶手,伺机逃跑但很可惜失败了。
  她的行李箱在房间的后中方,她的尸体却离行李有一段距离,在靠近门口的地方。衣服和手上都没有爬行或者拖动的痕迹,她的移动是在死亡之前。
  同样没有打斗和挣扎的痕迹,她和凶手没有直接接触过,却忌惮于凶手的存在,这说明凶手手上一定有什么威慑武器,很大的可能是手|枪。因为如果是刀子的话,前两位青壮年男性受害人不会没有留下任何搏斗的痕迹。”
  “太神奇了。”约翰惊叹道。
  夏洛克给了他一个眼神,这会儿竟然连雷斯垂德喋喋不休的追问也不嫌吵,显然他被约翰直白的夸赞取悦了。
  “他们给了你死者的手机吗?”无论多少次,雷斯垂德还是一样为福尔摩斯们的智慧感到惊奇,“她确实是因为保姆通知她孩子生病了才赶回来了,但她的手机被我的警员拿去联系她的家人了,我一会儿就让人拿来给你。现在快说说她写的单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吧。”
  “显而易见,这是一个未写完的单词。看看她的姿势和停笔的动作,她的笔尖没有停在右下角,而是停在了‘t’的左上角,很明显她正要写下一个字母。”夏洛克用手指虚虚画了个圈。
  说到这里,夏洛克忽然点名约翰,“你觉得她的是什么单词。”
  “我?”约翰指着自己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思索了一会儿,小心地答道,“也许是‘fate’,我是说人名的那个费特。你说她和凶手有过交流,也许他们两个认识?她知道凶手的名字叫做费特。”
  “错得离谱!观察!观察她的动作,她的落笔位置显而易见要写的个高字母——b-d-f-h-i-k-l-t!”
  紧接着,他公布了答案。
  “——father。”
  出乎意料的是,一道稚嫩的声音同夏洛克一起说出了这个谜底。
  屋内三人均是一愣,雷斯垂德看向门口,一个穿着白边藏蓝针织衫的男孩站在那里。他和华生对视一眼,他们都怀疑这是对方的孩子,但很快他们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雷斯垂德走上前,半蹲下来挡住男孩的视线,同时对着外面的警员怒斥道:“是谁把孩子放进来的!”
  这是谁也没想到的插曲,雷斯垂德试图将男孩抱出房间。
  “躲过他们轻而易举,探长先生,请让我去见我的母亲。”男孩拒绝了雷斯垂德的环抱,冷灰的眼睛竟让雷斯垂德感到了一丝熟悉。
  此时明白他身份的约翰也走了过来,他语气温和地说道:“孩子,很遗憾你的母亲在这里陷入了长眠,这可不是适合你看的画面。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真正的凶手。”
  唯一没有走过来的夏洛克则用他那双蓝眼睛打量了费沃斯一番,他的眼神如鹰一样锐利。
  费沃斯也对上他的视线道:“我是费沃斯·拉米雷斯。很抱歉,先生,我打扰了您精彩的推理,但请您不要在意我,继续寻找那个可憎的凶手,我只想见见我的母亲。”
  “哈,那本数学书籍是送给你的。”夏洛克说了句与案件无关的话,在短暂的审视过费沃斯,并将他与死者身上的情报融合之后,夏洛克有个猜测:这个孩子有着异于那些金鱼们的头脑。
  夏洛克从死者罗珊夫人身边走开,而费沃斯也用巧妙地从雷斯垂德和约翰的双人联防中突破进来。
  “阿森纳①为你们感到羞耻。”瞧见这一幕的夏洛克冷嘲道。
  雷斯垂德深刻意识到,虽然小孩子不太听话,但最熊的毫无疑问是大的那个。
  突入成功的费沃斯已经在他母亲面前蹲下了,这让雷斯垂德和约翰都感到一丝无措,他们似乎不该打扰这对已经天人两隔的母子。约翰放下拐杖蹲了下去,他揽住费沃斯的肩膀,无声地安慰这个失去了母亲的可怜男孩。
  夏洛克没对费沃斯的存在说什么(这真不可思议,他向来不喜欢有人吵到他的思维),他将话题拉回了案件本身,“她写的单词是‘father’。”
  雷斯垂德茫然地问道:“是哪个father?神父吗?”
  “不,动动你们的小脑袋。我说过,死者在死前曾用某种理由凶手言语周旋过,难道你们以为是作家和粉丝的身份吗?那只会然凶手的注意力凝聚在死者身上,死者无法做出小动作。”
  夏洛克的语速飞快,就像翻书时的哗哗声,这让雷斯垂德和约翰不得不集中精力去听,“显而易见,那必然是种能打动凶手的说辞。临死之人最常见的求情说辞,还记得她是为了生病的孩子赶回来,有什么比这更好的说辞吗?”
  “哦……夏洛克!”雷斯垂德想指责夏洛克在受害者家属费沃斯面前说出这件事,却被夏洛克接下来的话语打断了。
  “她的说辞成功了一半,这说明凶手被触动到了。凶手是一个有着重病的孩子的父亲,或者凶手是个单亲父亲,他很爱自己的孩子,她的求情让凶手产生了共鸣,险些放走了她。”说到这里,夏洛克突然喃喃自语起来,“她认识凶手?不,这不是一场熟人作案,她一定是通过某种方式得知了凶手的情况……”
  夏洛克忽然朝着死者转过身,在他想要蹲下获取某样东西的时候,费沃斯好似能得知他的想法一样,将罗珊夫人的笔记本交给了他。
  这确实是夏洛克想要的,他顿了一下后接过,飞速翻阅过后,几乎是跑跳着朝着门口走去的。
  “嘿,你要去哪里,不能带走证物,还有凶手是谁?”雷斯垂德冲出房间追问他。
  “票据!”已经走下楼梯的夏洛克高举着笔记本,“死者这次行程所有的票据都夹在了本子里,她最后留下的踪迹却是在机场,是凶手将她带到了这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