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逃跑后怀了领主的崽【生子】──茶查查

时间:2020-09-12 08:58:03  作者:茶查查

 

 
  文案:
  沈离是个小间谍,他的任务目标是那个残忍暴戾性情阴沉的星域大领主。
  为了情报,他摸进了楚渊房间,颤抖着去求对方,偷到手后他跑了。
  六个月后。
  大着肚子的沈离忽然在街上瞧见了楚渊,这个原本应该在另一个星系的男人。
  “楚、楚先生。”沈离被拦住,慌乱极了。
  楚渊定定看着他肚子,一直在沉默。
  “五个月,人工受孕。”沈离讷讷地解释,声音不大,想告诉楚渊这个不是他的。
  他本就瘦弱,肚子即使是显怀之后也没有普通孕妇或者孕夫大。
  面对无家可归尾随他回去的楚渊,沈离愧疚不已,难过地看着他,把门开了个缝隙。
  楚渊在的每一天,信息素之间的吸引让沈离迫切想要靠近他,却因为惧怕不得不犹豫,怀孕的Omega急需信息素安抚,夜里偷溜进去,沉睡的苍白男人没有任何反应。
  沈离睡在了床下,离楚渊最近的地方。
  而他忘了,楚渊不止脑子有病,开门的举动是彻头彻尾的引狼入室。
  Alpha的信息素轰然爆发,狂躁的精神力席卷了室内,巨狼让沈离惧怕不已,却不敢说什么,被迫一起生活。
  直到他不小心拌了下,以为要摔了,却落在一条毛茸茸的蓬松尾巴上。
  慵懒的银狼卧在地板上,它什么都不在意,兽瞳漠然冰冷,只是夜里会出现在沈离房间,熟睡的Omega会朝它腹部靠过来。
  沈离的手无意间摸到它腹部,银狼眼神依旧冰冷,不在意一切的姿态,只是垂在地上的尾巴尖轻晃一下。
  有兽型的ABO文,私设应该很多
 
 
 
第1章 
  天阴沉沉的,温度降了下来。
  光线黯淡,气压仿佛都变低了,风吹过领主府中间的那片巨大人工湖,带来阴冷潮湿的水汽。
  阴雨天总是显得这样压抑沉闷。
  沈离站在领主府前院,天空中的响动让他再次抬头,早上五六点开始,主星上空就飞过各种各样的飞行器和星舰。
  单人小型飞行器和巨型私人星舰对比十分悬殊,蚂蚁和大象的区别。
  那个巨大而坚固的灰色空中堡垒昨天就开了上去,只等今天晚上那些宴会宾客到来。
  开始下蒙蒙细雨,风将雨丝吹斜,飘落在身上,很快打湿衣服。
  沈离又走回前院的大楼里。
  一楼是宽敞舒适的客厅,面积很大,天花板离地面的距离也很高,标准的十米。
  左右两旁是两个明显不同的区域,右边是比普通沙发茶几大了一些的家具,东西一应俱全,可在这十米高的宽敞客厅里,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
  而左侧是一处铺着厚实松软地毯的巨大空间,除了地毯以外什么都没有,显得十分空旷。
  “莫管家。”
  刚进入一楼客厅,沈离就看见从厨房出来的管家,他忐忑开口。
  “沈先生。”
  莫管家微微弯腰,很快直起身后,看出他想问什么,静静等待着,做出聆听的姿态。
  “领主,还没起来吗?”
  沈离声音不大,他看着眼前的管家,不知为何,竟是有些紧张。
  莫管家笑得温和:“没有,沈先生,主楼那边没有任何信号,领主大人还没醒,估计要再等半小时到四十分钟。”
  听到这个回答,沈离依旧没能放松。
  “谢谢莫管家,我知道了。”
  朝管家道了谢,沈离却没有立刻离开,表情出神,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莫管家看他这样,想了下就说:“沈先生要是有事情的话,可以四十分钟后到主楼去找领主大人。”
  他停顿一下,又说了句:“领主大人心情应该不错。”
  话音刚落,就看见面前的Omega微微红了脸,眼神也躲闪起来,手足无措的模样。
  管家脸上的笑没有任何异样,他依旧温和,见沈离似乎有些难堪,说自己还要去忙宴会的事情就离开了。
  客厅只剩下沈离一人,除了门外的风雨声,这里静悄悄的。
  也不止是这里,整个领主府都很少有嘈杂的声响。
  住了一个月,沈离对那些低头只安静工作的佣人有了大概的了解,包括他自己,面对那个苍白高瘦的男人时,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也会下意识放轻手脚。
  一个月了,他还是没有得手。
  忧愁之下,昨晚的回忆再次涌现。
  被咬破颈后腺体时的战栗似乎还刻在记忆里,回想起黑暗中炙热呼吸和沙哑的成年男性喘息声,让他脸色白了一瞬。
  Alpha霸道强悍的信息素从腺体里注入,直到现在,那股信息素味道依旧笼罩在他周身,沈离自己就可以感受到。
  这是一个信号,再耽误下去的话……
  作为一个被送给卡斯特星域领主的成年Omega,沈离知道,如果不是楚渊一直没动他,他不会这样完好无损的活着。
  昨晚他被佣人带去了主楼,虽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东西,可临时标记让他知道,自己已经是被盯上的猎物。
  相比其他的Alpha,楚渊给他的感觉更像兽类,让他有种被盯上的强烈感受。
  心中焦虑起来,他不再犹豫,从放置架上拿起雨伞往后面主楼走去。
  主楼和前面的楼中间有个很大的人工湖,形状不规则,横亘在主楼之前,像是隔成了另一个世界,而在那片领地中,除了楚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长久停留。
  那个苍白阴沉的男人,有着强烈的领地意识。
  撑着伞快步从桥上走过,离那栋楼越近就越紧张,沈离抓着伞柄的细白手指紧了紧,指节修长匀称,指甲也剪得圆润干净,很好看的一双手。
  风把雨吹得倾斜,伞也挡不住,他带着一身潮湿雨水,不安地走了进去。
  心脏跳动的有些快,门里光线黯淡,像是进入了一个暗黑世界中,没有任何声音,只有他走路时发出的轻微声响。
  颈后的特制强效抑制贴让他有些不适,这个抑制贴不止能隐藏信息素味道,还能将他身上所有味道都暂时消除。
  如果是单纯靠嗅觉的生物,即便是从沈离身边走过,也不会发现他的存在。
  成年Omega可以自主将信息素收敛起来,不会被其他人闻到,可楚渊是个顶级Alpha,实力也深不可测,在嗅觉和感知信息素能力上远比其他Alpha更为敏锐。
  一楼客厅和前面大楼的布置很相似,只是左边的地毯铺了两层,更加厚实舒服。
  顾不上这些,把伞靠在门外的墙壁上,这里没有置物架。
  沈离放轻了脚步,很快就上楼,走到了二楼书房门前。
  紧张到呼吸都急促起来,却不得不尽量压抑住,在黯淡的光线里,他朝二楼另一头的主卧望去。
  房门紧闭,楚渊应该没有醒来。
  拿半小时来说的话,他大概只剩二十分钟了。
  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五厘米左右的细长仪器,探测出只是普通木门,没有任何防御和攻击系统,甚至都没有上锁只是关起来。
  沈离愣了下,可随即心里就没了过多的惊讶。
  他看过一个视频,楚渊去处理黑市的反抗势力,视频不到十秒。
  镜头里到处都是血红,尸体在脚下横陈,站着的人只有一个,垂在身侧的手握着一把细长的刀,刀尖血迹滚落。
  这里是主星的领主府,而且还是楚渊自己居住的地盘,能进入这里的人,除了莫管家和两个固定过来打扫的佣人和机器人,也只有现在的沈离,所以拥有着绝对的安全,不上锁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将仪器塞回了口袋,耳朵似乎都听不到其他东西,沈离手握住门把手,紧张到手心里都是汗。
  他缓缓朝里打开了门,木门发出很轻微的一声吱呀,在这个异常安静的环境里十分清晰。
  书房门打开了一个缝隙,而沈离不知为何,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冷汗在瞬间打湿了后背,瞳孔微颤,莫名的恐怖直觉让他松开了门把手后慢慢转身。
  苍白的高瘦男人出现在他身后,悄无声息,连信息素都闻不到,一头银发向后梳的整齐,露出额头来,怎么看都不像是刚睡醒。
  吓到泪水在眼眶里颤抖,沈离抬头看着他,露出小巧精致的喉结。
  白皙漂亮的Omega脆弱又纤细。
  弱小到稍微用力就可以折断摧毁。
  冰蓝兽瞳颜色在加深,暗沉沉的,就这样看着沈离。
  “楚、楚先生。”
  细小的声音响起,因为过于恐惧,眼泪掉了出来,沈离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看见了那双不正常的兽瞳,和男人俊美的外表完全不符。
  当无形无质的Alpha信息素轰然袭来时,沈离做出了从未有过的反射动作,他撕下了颈后的抑制贴。
  淡淡的香甜味道在空中逸散开来,温顺弱小,和楚渊的信息素交织在一起,努力又笨拙地想要安抚他。
  领地里闯进来的不速之客,信息素弱到让人不屑一顾,可它始终都在自己周围缠绕,颤颤巍巍的,发出的香甜味道很淡,却挥之不去,萦绕在鼻息间。
  信息素的安抚让楚渊兽瞳里的残忍暴虐逐渐褪去,转为了另一种侵略。
  他不再犹豫,将眼前这个弱小的Omega推进书房里。
  书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而沈离后背抵着房门,挡在他面前的,是那具看似很瘦的身躯。
  亲吻随即而至,被那个灼热呼吸吓到下意识闭上眼睛,眼捷还在微微颤动。
  唇齿交融,粗暴急促的吻没有任何技巧,却让人面红耳赤。
  Omega的信息素味道越发香甜,安抚着极易暴怒的Alpha,同时却也在刺激着楚渊。
  等两人分开的时候,沈离才敢睁开眼睛。
  眼前的男人脸色苍白,薄唇却殷红,冰蓝色兽瞳不知何时已经变回了人类的黑眸。
  终于正常了。
  暗暗松了口气,沈离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挂在楚渊身上,搂着他脖子,双腿缠在他腰两侧。
  下意识松开胳膊,沈离心中忐忑极了,他动作很轻,想要从楚渊身上下去。
  可后腰上有个大手一直托着他,这时手掌的温度忽然变高,透过衣服都能感受到,吓得他睁大了眼睛,没能顺利离开。
  “楚先生……”
  有很多想说的话,想让楚渊放开他,可到嘴边就只剩下这三个字,声音又软又小,明显是在害怕。
  对视一眼,楚渊垂眸,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他松了手让沈若下去,也终于开口:“转过去。”
  稍显沙哑的磁音很是低沉,命令式的语气让沈离不敢反抗,他知道是要做什么,于是就微微低头露出后颈来,好方便楚渊。
  这样做的目的,是有点想转移楚渊的追问,问他为什么会闯进书房。
  心惊胆战的,沈离等着被咬破腺体,他宁愿被临时标记,也不想事迹败露,到时候等着他的……
  光滑白皙的后颈看不出腺体的存在,很平坦,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而昨晚咬过的痕迹愈合了,无影无踪。
  那个散发着淡香的腺体藏在软肉之下,在后颈中间的位置,当Omega被安抚的放松下来后,会散发出更加香甜的味道,吸引Alpha的注意。
  感受到一只大手在他颈后摩挲,沈离不知为何有种想要逃开的念头,可他还是忍住了,配合着尽量放松身体。
  后颈有种湿热覆上来,在舔舐的同时尖牙试探着,似乎是在估计等下咬破腺体用的力道。
  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咬一口的恐惧感,让沈离紧张不已。
  周围是霸道的Alpha信息素,他就像是飘在海浪之中的小舟,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随着浪潮沉浮。
 
 
第2章 
  临时标记带来的影响让沈离缓了好一会儿,他泪眼朦胧的,却依旧小心翼翼,不敢发出大的动静来。
  以前从未被这样临时标记过,无论是昨天晚上还是现在,因为不适应陌生信息素的侵入,楚渊的信息素又过于霸道,让他忍不住战栗。
  额头轻轻抵在房门上感受着凉意,这让他能舒服点,可那一小块地方很快就被体温捂热了。
  等楚渊松开牙齿,沈离才抬起头,他稳住后转过身。
  心里一直都记得自己要来做什么,而刚才的亲吻更是让他有了危机感,楚渊是有欲念的。
  现在进了书房,就算不能直接去找,也要先记住这里的布局。
  这样想着,但面前的高瘦男人挡住了他所有视线。
  楚渊虽然看着瘦,却能将他整个人覆盖住,如果要看清书房,必须从旁边探头,可如果什么理由都没有,这样的动作只会引起怀疑。
  抬头看着楚渊,跟那双冰冷的眼睛对上视线之后,沈离眼捷微颤,Alpha过于强横的信息素带来的压迫感让他想要立刻逃离这里。
  楚渊的信息素从来都是霸道的,哪怕是对着天生柔弱的Omega,他也不会收敛起来变得温和,沈离第一次面对的时候,几乎以为这个Alpha把他当成了敌人。
  他曾见过两个Alpha针锋相对互不退让的场景,无形又强大的信息素碰撞到一起,要将对方压制住,可即便是两个Alpha,也比不上一个楚渊给他带来的压迫感。
  那种沉重的威压,带着不可抵挡的锋芒寒意,信息素袭来时像是锐利武器,被利刃从四面八方围住,脑海中隐隐传来刺痛,是楚渊的精神力试探,好在他很快就收回了。
  可沈离无法忘记,短短两秒的接触中,那片暗黑无际的磅礴精神海域如同凶兽,狂暴因子在翻腾,像是要将他吞入黑暗沼泽中。
  “来书房找什么?”
  没有忘记沈离的异常举动,楚渊淡漠到凉薄,仿佛刚才动了欲念标记了沈离的人不是他。
  这个“找”字让沈离心提到了嗓子眼,呼吸都像是凝住,不敢发出大的动静。
  楚渊,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背后冷汗一下子冒出来,单薄的身子在微颤,因为过于恐惧,手无意识抓住了衣摆,紧紧捏着,指节用力到泛白。
  嘴唇微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害怕到轻轻咽了下口水,在那个冷冰冰的眼神中,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我以为这里是卧室。”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