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撩完偏执NPC后我跑路了【甜文】──吃饱就困

时间:2020-09-12 08:57:04  作者:吃饱就困

 

 
 
  文案:
  颜今歌死后,接到一个帮原配报复渣男小三狐狸精的任务。
  他穿成各个小世界中渣攻的糟糠妻,秉承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原则,颜今歌收获一顶绿帽,当即送出无数顶绿帽。
  系统:「颜先生,很抱歉地告知您,小世界产生BUG,有NPC在您离开小世界后追过来了。目前系统正在紧急修复,但他们无法被收回——」
  颜今歌:“?”什么玩意儿?
  于是,颜今歌曾经撩过的NPC们,都出现在他面前,一个个虎视眈眈。
  颜今歌:“……等一下,我先拉个群!确认一下人数!”
  ……
  排雷:本文尬爽尬爽的,为了剧情服务,一定会拉低一批人的智商,因为作者智商就摆在这里了,不可能再上升。觉得看文会影响到你们智商的小天使,请赶紧点X,QUQ
  缓慢穿,节奏快不快看天意,感情进展不快。
  被攻略的都是攻,攻都是同一个人,精分,中途可能切片。攻受都是第一次恋爱。
 
 
 
 
第1章 撩偏执小狼狗(一)
  “轰隆隆——”
  雷声由远及近,风裹挟着暴雨砸在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啊!”
  “不要,柏、柏先生……”
  “……哥哥在隔壁房间,您走错房间了。啊!”
  即便是在这样的天气下,恼人的声音依然顺着墙缝溜过来,像是蚊子一样赶也赶不走,且不一会儿就变得高亢起来,痛苦中夹杂着欢愉。
  颜今歌被这声音吵醒,烦不胜烦。
  他扶着有些钝痛的脑袋从床上爬起,脑海中瞬间出现许多不属于他的记忆。
  同时,一道无机质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颜今歌先生,您好,欢迎您来到“再生”,您的灵魂已经投放入小世界中,请珍惜这一次再生机会,完成任务,荣获新生。」
  颜今歌冷淡的“嗯”了声。
  传言人死后会有一次再生机会,如果做完系统发布的任务,就可以获得新生。颜今歌死之前,一直都以为这是科学院发布的虚假广告,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他的任务是穿成各个小世界渣攻的糟糠妻,报复渣男小三狐狸精,不限手段。
  颜今歌侧过头,和着雷雨和隔壁的叫声,打量所处的房间。
  这是一间婚房。
  墙上贴着红色的“囍”字,盖在身上的大红鸳鸯被做工精良,如今却只有颜今歌一个人躺在里面。
  ——颜今歌的另一半叫柏微,正在隔壁房间,和颜今歌的亲弟弟行鱼水之欢。
  就在这时,隔壁像是较劲儿一样,骤然发出一声尖叫。
  颜今歌微微蹙眉。
  这是柏微名下的一栋别墅,房间的隔音效果按理说不会差,更别说这还是个雷雨天。颜今歌之所以听得这么清楚,无非是那位亲弟弟故意叫喊出声,想让颜今歌发狂。
  可惜颜今歌对听墙角和去隔壁兴师问罪,都没什么兴趣。
  他拉开身旁的抽屉,面无表情地从里面翻出一盒耳塞,戴进耳朵里。
  噪音小了不少,让颜今歌可以认真梳理自己的记忆。
  “啧。”
  理清关系后,颜今歌有些不耐。
  在这个小世界中,他所扮演的人物是个正儿八经的富二代,从高中开始,就暗恋着班里一个男生,柏微。
  柏家生意出问题?
  攒了几年的小金库立刻奉上。
  柏微是私生子,被原配的儿子欺负怎么办?
  带人去找原配儿子的麻烦,让他再也不敢对柏微呛声。
  后来大学毕业,原主更是殚精竭虑,甘愿放弃颜家的继承权,在柏微的公司当一个小小的秘书,在生意场上无私奉献,使后者快速成为国内新一代科技新星。
  从头到尾,可谓是爱到极点,爱到卑微。
  可柏微却只是单纯的利用原主罢了。
  他和原主在一起,是看中原主的身份,以及他所带来的便利。
  压榨完原主的价值后,为了名声以及公司的后续发展着想,柏微和原主订了婚,两人没领证,甚至没有宴请宾客,而且他反抗的意思也很明显——在订婚当天晚上,他非但没进入原主所在的房间,还和原主最不对付的亲弟弟,有了实质性的身体关系。
  呕。
  这个渣攻,也就是仗着自己运气好,不会被雷劈,才敢这么作践人。
  颜今歌赤脚下床,提拉着拖鞋,准备去接杯水压压被恶心到的胃。
  他才刚住进柏家的宅子不到半天,对这里不熟,出门摸索着找开关,却半晌都没摸到。
  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瞬间照亮客厅。
  颜今歌视线中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就站在客厅的角落里,整个人大半身影和黑暗融为一体。
  他也不知道在那待了多久,一张年岁不大,本应该稚嫩的脸上,此刻却布满阴鸷,他微微低了点儿头,黑色幽深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颜今歌看。
  闪电消失,客厅再次恢复黑暗。
  那人便也跟着隐入黑暗中。
  颜今歌身体一顿。
  任谁乍然看到这一幕,心跳估计都不会稳,不过颜今歌面上依然保持冷静的姿态。
  这人——
  站在这里干什么?
  还一点儿声音都不发出。
  难道也是被隔壁的声音吵到睡不着?
  颜今歌搜索记忆,想起这人是原主曾经欺负过的柏家原配的儿子——柏承。
  他比柏微这个私生子还小三岁,正上大学。
  自从柏承五岁那年,母亲重病死去,柏微和柏微的母亲一同被接进家中,两个孩子就免不了被放在一起比较。
  柏承的处境也愈发艰难。
  颜今歌终于找到开关。
  “啪”的一声,客厅亮起。
  刚刚站在角落里的柏承已经不见了。
  颜今歌也不在意。
  他倒了杯水,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摸出手机,开始挨个打电话。
  “对,爸爸妈妈,柏微说今天有惊喜要给你们,请你们务必过来一趟。是的,现在确实是有点晚了,不过他这么热情,我也没办法。”
  “喂?姑姑啊,我是今歌,抱歉大半夜的还要打扰您,不过柏微说有点事想找你们,好像是说城北那块地……”
  几通电话打出去,颜今歌神清气爽。
  这个小世界不大,对颜今歌来说,算是新手村,富人区都挤在一起,大家住的并不远,没多久就到了。
  颜今歌开了大门,又特意起身去门口迎接。
  一群人的脸上各个喜气洋洋,即便身上不小心溅了点雨水,眉头也没皱起一丁点儿。
  “今天果真是个好日子啊!”
  “那可不,今天可是今歌和柏微大喜的日子,能不好吗?”
  “诶?怎么出来的只有今歌一个人啊,柏微呢?不是说找我们有事吗?”
  颜今歌面上带着得体的笑:“柏微在楼上呢,各位要是不嫌弃的话,跟我一起上楼一趟?”
  “这多不好意思?不过上去看看也好,毕竟是今歌以后住的地方,我们这当姑姑的也好放心。”颜今歌的姑姑亲热地拉着颜今歌的手。
  城北那块地,她势在必得。
  “柏微那孩子现在有出息啊,今歌真是选了一个好爱人。”姑父立刻在旁边补充。
  颜今歌的母亲扫了眼颜今歌被拉住的手,微微蹙眉,敛下眸中鄙夷的神色。
  她抬手捋了下鬓边的碎发,动作优雅,语气温和:“可这毕竟是柏家的宅子,柏微父母又不在,我们一群人闹哄哄的,直接上楼,不太妥当吧?”
  “没事。你们都是我最亲爱的家人,也是为了关心我,柏微脾气那么好,一定不会生气。”
  一上楼,颜今歌带着众人直奔房间,推开门,里面却是空的。
  众人正准备迎接柏微,往里一看,都是一愣。
  颜今歌拍了下脑门:“哎呀,看我这记性。刚来柏家的宅子住,我对这里还不熟悉。柏微不在这里,是在隔壁呢。”
  隔壁?
  可看这间的装扮,这就是婚房啊。
  ——里面的“囍”字还在呢。
  柏微怎么就住隔壁了?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里人多,挤在走廊里好不热闹,现在安静下来,倒是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东西。
  颜今歌的母亲脸色一变,当即制止道:“颜今歌!”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颜今歌伸手推开隔壁房间的门。
  ——床上,两具身体叠在一起。
  颜今歌的弟弟颜清羽,伸手攀着柏微的身体,指甲在柏微的后背上划出一道道血痕,他身体一晃一晃,余光瞥到站在门口的颜今歌,心中得意,当即叫的更卖力起来。
  声音立刻传到众人耳中。
  一时间,走廊里的人都知晓发生了什么,顿时脸色各异。
 
 
第2章 撩偏执小狼狗(二)
  今天是柏微和颜今歌订婚的日子。
  按理说颜今歌的弟弟颜清羽,应该在简单的订婚宴会结束后,就随着父母一起离开,但他当时喝醉了,一直闹着要睡觉,就没走。
  没想到现在竟和颜今歌的未婚夫柏微,做出这等丑事。
  真是……
  周围的人一脸尴尬,耳朵却竖起老高。
  颜今歌的姑姑敛去眉宇间看热闹的兴奋,转头假惺惺冲颜今歌的母亲宁竹云说:“哎呀,没想到清羽竟然……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宁竹云脸色铁青。
  她之前接到颜今歌的电话,根本没多想,又因为丈夫忙,就独自一个人来了,现在感受着周围人若有若无的视线,恨不得找个地缝缩进去。
  早知道就不来了!
  就算她平素更疼爱小儿子,现在也觉得十分难堪,心中埋怨胡作非为的颜清羽,同时也剜了颜今歌一眼。
  ——现在哪还有不明白的?
  颜今歌把他们一群人叫过来,就是故意给他们看这一幕的。
  颜今歌却丝毫不受影响,淡定地将门一关,歉意地一笑:“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意料之外的事。各位请先移步客厅,等我这边处理完就立刻下去招待。”
  说完,颜今歌挪开两步,拿出手机与律师联络。
  众人都是一愣。
  就连宁竹云都忍不住多看颜今歌两眼。
  这人竟然没一哭二闹三上吊?
  这个颜今歌,前几年可把宁竹云气得不轻。
  ——从小好好培养起来,准备做继承人的儿子,竟然转头喜欢上男人。喜欢也就喜欢吧,以颜家的地位,怎么谈恋爱不行?
  非要做舔狗。
  那卑微的模样,真是让人看了就来气。
  今天终于有点骨气了。
  “行了,都下去吧。”
  宁竹云掩了下唇,“在场的都是自己人,希望这事儿不要外传……”
  “晓得。”
  颜今歌的姑姑笑眯眯接话,“我们不是那种随便嚼舌根的人。”
  宁竹云扫了眼众人,见过来的,果真都是只要给点好处,就能藏住话的,心中微微放下心。
  看来颜今歌打电话的时候,也不是那么没脑子。
  ……果然变了?
  另一边,颜今歌在手机中和律师约定好半小时后见面,见亲戚都已经下楼,便重新回到刚刚的房间,推开门一看。
  嚯,柏微还挺持久。
  至于颜清羽,他也不蠢,刚刚听到外面的说话声,顿时意识到什么,他心中慌乱,但毕竟是承受那方,被柏微狠狠摁在床上,身体软的一塌糊涂,完全起不来。
  后来索性破罐子破摔。
  ——反正都已经被发现了。
  不如做个彻底。
  颜今歌安安静静靠在门框上,没去看那两人,只盯着地上的地毯看,他等了会儿,见那两人竟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兴致更加高昂,不禁翻了个白眼。
  他敲三下门,不耐烦地说:“快点做,做完下楼,律师等会儿就来了。”
  说完,颜今歌将门重重关上。
  正常人遭遇这种事,早萎了吧?结果呢?他们怎么反而还更激动了?
  ……这两人,还真是有病病。
  也可以说不愧是天生一对。
  颜今歌转身下楼。
  被颜今歌叫过来的亲戚们,正端坐在沙发上互相说话,谁也不会没眼色地提刚刚楼上的事,等听到有人下楼的动静,纷纷转头看去。
  只见颜今歌独自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
  他的脊背挺得笔直,像是棵小白杨,身材比例很好,形态也漂亮,王子一样,尤其一双漂亮的眸子,冷冷淡淡,不含任何感情。
  他面上唇红齿白,碎发撩上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鸦羽似又长又浓密,却又根根分明的睫毛十分抢眼。
  那双漂亮的像是水洗过的眸子不经意间瞧过来,动人心魄。
  明明平日里也是这样,但今天看起来,却又觉得大不相同。
  ……大约是因为之前有点驼背,总是没什么精神,眼睛也像是蒙了层雾,今天浑身气势变化巨大,瞧着更强势了些,眼睛也更明亮有光泽。
  “好几年没见今歌这样了。”姑姑突然说。
  有人低声附和。
  是啊。
  颜今歌从小就是一个乖孩子,性格虽然比较古板,但做事严谨靠谱,直到高中认识柏微,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干尽糊涂事。
  颜今歌走下最后一节台阶,来到众人面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